叛徒

第751章 乱说话

第七百五十一章 乱说话

纽约长岛湾这一段一百多公里的冲刺赛段,就好像最后的展示!

不用比赛,其实奥塔尔号跟另外一艘欧洲艇已经在分段赛中遥遥领先,两队之间的时间差距只有不到半小时,而半小时,就可以把这个赛段跑过一小半了,所以从比赛开始的时候,奥塔尔号基本就已经锁定了最终的冠军,只要这艘米黄色基调的漂亮三体船帆船不出现事故翻覆的话。

于是美方船艇相互鼓劲加油,也就是想直接夺得家门口的这一个分段赛的冠军,聊以**。

齐天林以完全放松的心态来对待这最后的展示,放手让船长指挥每一个细节,在近似于持续不断的欢呼声中,从大西洋一直奔驰到纽约港,尽可能把自己阳光爽朗、热爱生活、热爱运动的形象展示在美国民众和欧洲电视观众的面前。

老实说,这个样子的他比之前那个纵横搏杀的美国英雄更容易被大众所接受!

十五万的观众拥挤在这一片沿线的海岸上观瞻了这一次激烈的最后赛段比赛,密密麻麻的私家游艇差点就堵住了整个港湾,最后是在海岸警卫队的驱赶下,才清理出一条赛道给帆船赛艇的,所以任何人想观察齐天林就在咫尺之遥。

齐天林吊在船侧的时候,就得不停跟远处那些拿着望远镜观望他的粉丝挥手,口中却给洛克开玩笑:“你说拉尔森会不会准备一颗水雷在我们的航线上,这才是能够阻止我们夺冠的唯一方式了吧?”

洛克相当的大度:“他本人估计是没有这个兴趣,所谓心败,就是他已经全身心的都放弃这件事了,说不定朝阳号都会被卖掉,他也许对海上生活都感到厌倦了,当然,前提是他的股价稳定下来,他要是敢在股价下跌的时候卖,一定会让他跌到谷底变得一文不名!”

齐天林稍微小肚鸡肠点:“那向中情局举报我们要买岛屿的就不是他了?”

洛克终于呸了一声:“多半就是他的人了,要知道拉尔森可是靠着中情局起来的!”

齐天林惊讶万分:“一个做生意的,全球第二的富翁是靠着中情局?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洛克随口介绍:“他做数据库的,跟盖茨一样,当年都是靠着IBM起家,但是他初期最成功的一单生意就是让中情局采用了他的数据库,之后这个活广告就成了他生意上一往无前的利器,老实说,那套数据库软件很差劲的……”

可是当齐天林他们最终获得了冠军,在喷洒着彩条跟碎屑的码头领奖台上庆祝的时候,他就利用站在高高奖台上的机会,一眼看见下面拥挤的人群外面,几辆车停在

那里,下来的居然是布伦!

那个中情局的头子!

颁奖结束以后,布伦带着和煦的笑容,作为一名政府高官跟不少人握手,颁奖礼是纽约市长主持的,现在也陪着布伦挨个介绍,到齐天林的时候,布伦露出点夸张的表情:“保罗!你每一次跟我会面前,都会给我带来无数的惊喜?”这可是在全球各大媒体的面前,这样的说法,不啻于宣传齐天林跟中情局有什么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是要帮拉尔森出头么?

带着墨镜跟奥塔尔号标志棒球帽的齐天林穿着短袖T恤,但里面有件紧身的长袖贴身运动衣,双手手腕上各戴一块硕大的昂贵钻表,这都是赞助商的要求,顶级名表赞助美洲杯都是惯例了,这两块都分属两家厂商,都是所谓的美洲杯纪念版,售价都是好几万美金的那种,虽然价格不能跟百达翡丽之类的顶级老牌比,但是这种一线量产品牌的价位也很可观了,齐天林就顺手把右手那块抹下来,热情的献给布伦:“如果这不算是行贿的话,我想跟您一起分享这一次的胜利!”

布伦明显是稍微愣了一下,就被齐天林笑着把手表帮他细心的戴上,引来周围一片片的闪光灯!

以至于晚上他跟齐天林坐在纽约一家酒店豪华套房会客室的时候,还在笑骂:“你这是在坑我么?明天全世界的报刊头条都是我当众受贿!”

齐天林嘿嘿嘿:“一块表嘛,在我们非洲那些国家,可没什么了不起的。”

布伦已经把表交给美洲杯组委会,这块冠军赠送给中情局长的手表,也许会作为一个荣誉的体现一直展示在美洲杯博物馆里面,布伦处理得也算是驾轻就熟,信手拈来了。

最大的获利者也许就是那家表商吧。

不过齐天林带点恶作剧性质的做法,倒是诠释出他跟布伦之间,也许不是那种上下级关系的亲热。

现在他再一次感受到这种区别了,上一次跟布伦的一系列会面时候,布伦对他一直持怀疑态度,跟他之间的地位也有很大的区别,作为堂堂中情局局长,期间也不过就是跟他谈过两次话,其他事情都是由下属官员办理的,现在两人坐在会客室里,都靠在沙发上,再也不是布伦坐在办公桌背后带点俯视的样子了。

布伦的态度的确也有了实质性的改变:“我是真没想到,你居然会去参加这种什么美洲杯的比赛。”

如果是以前,齐天林可能会随意的回应是老婆的安排,现在他就会很云淡风轻的调整一下坐姿:“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试着感受不同的东西,可能会更有利于

工作的进展。”

布伦对他这种态度相当满意,点点头:“非中的事情进展得确实不错,我们很期待你下一步的发展,实质性的发展。”

齐天林做个简单的工作汇报:“差不多就是这次休假结束,我返回以后就会集结开始对首都发起攻击,然后由这个地方政府先作为代理政府,运行一段时间,彻底肃清全国的叛军跟安抚民生以后,再搞民选,保证高票当选,接着是全国境内的经济发展,在欧美国家帮助下的优良发展,作为非洲的一个标杆,当周边不那么抵触跟欧美合作……”

布伦听得很满意:“我的非洲部临时办公室的报告也分析这一次的结构具有很大的创新性,没有那么多的对抗,这种模式我们需要再总结和不同地点的实验以后才能公开谈推广。”就好像利亚比模式一样,美国躲在背后,怂恿法西兰跟意利大等国家外围打击,挑动国内反对派动手,再辅以局部的精兵支持,成功推翻几十年的死对头卡菲扎,之后美国人是很得意了一番的,誉为新的反恐模式,所以现在齐天林的方式他们当然也要作为向国会或者民众交代的功绩了。

美帝国主义也是要粉饰太平,报喜不报忧的。

齐天林就有点皱眉:“现阶段最好还是不要暴露有欧美国家太多的影子在里面吧,你们应该竭力否认这个事情,无论是俄罗斯还是华国,从国际舆论的层面肯定会反对,而非洲国家也会串联起来抵抗,让我的难度无端端的增加多少!起码也要等到下一个阶段以后才能说吧?”

布伦有点无奈:“你这不是个秘密计划,是需要向国会解释的国家战略,而且是必须早早的解释,不然国会议员就会闹为什么这样的机会我们没有参与进去,所以国会是必须知晓这件事的……”

齐天林瞠目:“那我不是作为美国人的滩头阵地那么大白于天下了?你们不怕全世界都来指责你们操纵非中政权?”从实情上面来说,这样的暴露,的确也是很不利于输出革命,在周围国家操作的,非中共和国嘛,倒是已经没多少难度了。

布伦摇摇头:“国会内部肯定有规定要求保密,但只要交到国会的事情,因为两党之间的争斗,就没有绝密的事儿,我只能说是从我和总统的角度,尽可能的要求这件事不要展开来,你那边也抓紧了,一两年内还是不会太过暴露的。”这话就说得很明白了,可齐天林还是不懂啊:“为什么是一两年?”

布伦对这一点没政治敏感性的家伙不知道是欣慰呢还是想踢两脚,没好气的笑:“总统中期选举!是个坎儿,什么鸡毛蒜皮的事情都

会拿出来吵吵,我们也需要业绩说话!”

哦,齐天林才算是明白了!

相比之下麻桦腾那种意外救出来的华国人,才真的是鸡毛蒜皮的事情,布伦问都没问,在把非洲的事务讨论明白以后,就把话题锁定在关于大西洋的那个岛上:“我很赞同这个事情,因为接下来的美军非洲基地,肯定也会有一个阶段是以你的名义进行承包经营,这就算是先拿一个无关痛痒的基地给你熟悉和了解一下管理结构。”

齐天林会做人:“直接把你们的基地管理人员用退役的方式转交给我吧,实际还是你们管理,我没那么多专业人员,我试着在这个岛屿基地上面学习转化为民用的感觉,说老实话,我去现场看了,灰蒙蒙的军用基地,的确很不讨当地人的喜欢,我不希望以后的非洲基地也是这样,谁都会把那里视为眼中钉的,要知道,我最烦的就是被圈在绿区这样的围墙里面,那不是占领,那是到人家的地盘上去当囚犯!”

这话就有点过头了,把美国在伊克拉跟阿汗富,乃至大多数国外基地都说得可怜兮兮!

可布伦居然都只是有点讪笑:“谁愿意呢?”

齐天林看来是真有资格乱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