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70章 选个屁

第七百七十章 选个屁

军用直升机驾驶员是有特殊身体要求的,一般人的视野视场是一百二十度左右,这些人就得具备一百八十度,据说就是为了在这个极为狭窄又极为复杂的环境里面全面关注所有情况。

直升机降落一般都要求是三点落地或者双橇落地最稳定,现在显然是非标机动,齐天林抓起自己那支比部下的马萨达都更沉重的步枪,从两名廓尔喀打开的侧门跳下去,看这两人稳稳守住的模样,齐天林不走,他们是不会先跑的,下面依旧也是两名廓尔喀在等待,因为是临时机动,两人单手抓住机身上的把手,用膝盖担当齐天林最后一步阶梯……

齐天林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无论雷斯特这个管家,还是迪达这个白眼狼军师都在开始给下属灌输自己高于所有人的地位,廓尔喀本来就有一种对阶级感的仰慕,齐天林帮他们推平了这种东西,可根深蒂固的思维还是让他们表现得更加尊敬。

齐天林真没这么娇惯,踩着机舱门翻出来的阶梯,最后一段直接跳过,伸手就拉两人:“走了!不准给老子搞这种东西!”躬着身就冲开!

另外十名小黑默不作声的过去砍掉天线方便其他直升机降落,然后靠在另一头的天台矮墙内侧,那些直升机上冲下来的咨询公司员工们已经开始驾轻就熟的搞爆破了!

三条路线,一队人直接用减装药的混合塑胶炸药炸开反锁的天台门,从那边攻击下去,另外两队就在呈对角线的屋顶两个角进行地面钻孔爆炸,齐天林带队就在其中一组!

一名PMC手中抓着一把尖头锥,就是鹤嘴锄那种,但是是美国特种部队攻门常用的器械之一,狠狠的挥动砸在地面,把水泥隔热层地面砸出一个四棱的十多厘米深孔,并不大,就擀面棒粗的一个方孔,一砸开就闪了,就跟武生一样,甩手就把长把锥锤给插进背上的皮套里,一看就是经常砸门砸什么玩意儿的熟手!

另一名PMC紧跟着就冲上去,还有两人协助他,动作同样熟练得就跟演练过多少遍一样,飞快的把插进深孔里面的一根破洞器外侧的支架拉开,就好像一个一般的相机三脚架,只是中间的那根轴插在孔里,动作相当协调的把这个家伙支好,拉出一根线,三人同时散开,那个砸坑的家伙已经从腿侧包里拉出一个小型引爆器,这边过来就把线绕在上面,手都懒得撒开,直接用手指固定,轻轻一拧,嘭的一声闷响!

那个屋顶地方就出现一个七八十厘米直径的圆形大洞!

其实这玩意儿很多国家都在研制,是用来挖单兵坑的,方便士兵筑工事,没想到这帮家伙用在这儿!

旁边站着的人早就抓着绳索站着了先扔一个闪光震撼弹,然后当头的一人抓着绳子就跳下去!

后面的人接二连三的跳下去,下面能听见一声声响亮的口令叫喊:“安全!控制!”

等齐天林一帮人下去,前面都已经又炸了两层楼了!

也就是说两个角的PMC就这样直接从顶楼一层层的炸开孔落下去,每层再冲出去几个人控制楼层,一大栋楼,就这么飞快的被打通,耳机里面就是一片片的叫喊:“八楼E2已经占领!”

“D3占领!”

“E3有人,重复一遍七楼E3!警报!”

其实只是为了确认是不是友军,没有得到回答,就直接冲击突入!

齐天林带人走的三楼,这一层是总统会议室,根据内线的安排,今天上午这里有个很重要的会议,总统亲自在这里跟议会议长还有内阁成员出席,内线也在其中,截止齐天林他们飞临上空,得到的反馈都是都还在……

中情局没有派任何人跟随齐天林一起,这是个传统,中情局从来不会让自己的人员直接参与行动,只是通过齐天林头上那个头盔附带的摄像机实时监控现场,所以齐天林这一队就是十六个人,他最核心的人全在这里,说到底,其他人都是为这一小撮人服务的。

耳机是单边的齐天林没有戴很多美国PMC戴的那种降噪耳机,不习惯,亲卫队员们也是戴的他这种单边骨震耳机,所以他们能够很清晰的听见整栋楼到处都有突突突的激烈急促枪声,但是用了消声器的声音几乎压住了所有其他枪声,说明进攻者完全占据了优势。

小黑们挨个砸门冲房,无论怎么纠正,他们还是觉得用枪托来砸门锁然后冲击是最方便的,廓尔喀则是最标准的脚踹组合方式,快速的冲击开这帮人下楼来经过的每一扇门,但是有两名小黑一直都没有做动作,身材稍微粗壮点的那个低着头在最后,背身扫尾作掩护,另个人也低着头靠在他背后小心的前进。

齐天林自己提着步枪戴着单目显示器跑在最前面,他才不管身后会不会有什么武装人员会突然冲出来,他有这个自信自己的下属会清扫所有危险因素,他要做的就是快步找到那个总统以及内应!

光亮的石材地面上还有拼花,齐天林的战术靴当然也是旧的,跑起来并没有太大的声音。

齐天林右眼余光瞟见饰面木板的墙面上似乎挂着一幅山水画,看来应该是华国赠送的,脑子里刚转过这个念头,就看见左手边已经是那扇包裹了皮革的会议厅大门,刚要伸手去推

拉,门就动了!

不用想了,齐天林原本伸手变成了另一只手把枪送上来端好,左脚狠狠的就是一踹,蹬在门扇中央,砰的一下,三米高的大门一下撞开!

里面一个人被门扇跟着撞开两三米踉踉跄跄坐在地上,还好地上有地毯,没有摔伤,齐天林瞟了他一眼,自己左眼的显示器当中只显示了两张照片,都不是,他就已经端着步枪直接冲进去了!

其实这个在三楼的会议厅大门连接的会一定占据了上下三层,这里从最后一排座位到第一排有一层楼的斜梯,前面才是略高的主席台,头上还有一个二层座位,也就是可以坐上两三百人的会场,顿时鸦雀无声,只听闻外面炒豆子似的沉闷枪声连成一片!

齐天林见过的世面不小了,这个会议厅的图纸他也研究过,也许是为了防止刺客,又也许是为了别的什么原因,总之这个会议厅除了主席台连接后面的休息室,可以让总统从一条通道直接撤回后面的别墅区,就这一个大门了。

他基本熟悉这里的每个转角跟台阶的感觉,图片上已经反复揣摩了,之前也知道这里在开会,可是当自己真的武纠纠的这样冲进来,上下过百人的目光一起看着自己的时候,那种包含了各种各样情绪的目光交织在自己身上时候,还真是有点奇妙!

很喜欢这种感觉!

就是自己能掌控面前这些人,掌控这个局面的感觉!

看来奥塔尔改变的不光是他自己的身体,还改变了一些心态?

一种类似统治者的心态……

没有坐满,但是主席台跟一层还是坐了大半西装革履或者穿着民族服装的黑人官员,一起惊诧的看着他!

还有后面一拥而入的武装小黑,迅速分成两队顺着两边的墙,快速冲上主席台!

之前刚刚听见枪声,有些六神无主聚到一起的官员们,这才过去多少秒?

这些神兵天降一般的武装分子就站在了面前!

所有的人目光立刻就在齐天林和那个有些颤颤巍巍站起来的高大身影上轮番交替!

关于政变,齐天林很早就听说过一个论调,越是实权人物,在政变的时候就越喜欢观望,只有那个首领才是最无助最没有退路的,因为只要掌握了资源跟权力,实权人物能见风使舵的在新政权当中找到自己的新位置,而首脑只能被枪杀或者废黜。

现在呢?

齐天林一身标准的黑色作训服,脸上除了墨镜,带着一张黑色骷髅面具,作训服的袖子是高高卷起来的,可里面却贴身穿着一件黑色丝光的

聚酯纤维降温紧身长袖T恤,前面一双手套,把自己的肤色遮得严严实实,可是稍微有点军事概念的人,看见他头上戴着的重型头盔,以及那支步枪,就知道他是西方来客!

这把马萨达步枪居然在枪瞄的位置上加装了一台硕大得比掌上宝摄像机还大的设备,枪管护木下面还挂着一个同样大小的电子设备,活脱脱的比一般步枪重了一倍!

非洲任何国家跟士兵都不可能有这样的装备!

齐天林也很不习惯那个所谓的白光视频瞄准器和枪身计算机控制设备,实在是觉得除了左眼显示器以外多此一举的东西,可人家这套系统是全套的,不带上就会报错,真是画蛇添足!

但这个时候他的诡异造型却不会影响他的说话地位,大喇喇的站在会场中央:“我代表人民和民主,宣布政变,我们期待更有建设性的民主政权来领导国家发展!”

啊呸!这段台词齐天林真是觉得太恶心了……

但还是就得说,那一队小黑冲上主席台,有几名官员试图阻挡,当头就是一枪托,没有开枪,但已经足够吓唬人,单目显示器中开始闪现一张张头像图片,齐天林飞快的在主席台上指人,上面一共十来个人很快就只剩下五六个,齐天林挥挥手:“我们不介入政府,但希望你们能马上选出一个过渡政府,让国家平静的度过动乱,早日进行民主选举!”

然后哗啦啦的就押着这些人跟那个有些老迈的总统进入休息室,廓尔喀们一直堵在大门外。

把会场留给了议会官员以及剩下的内阁官员……

嗯,主席台上的全都是中情局联络好的反对派!

还选个屁!

这才是民主的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