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71章 天知道

第七百七十一章 天知道

如果被禁锢在会议厅的官员们,老老实实在拥有国防部长,警察总长外加四个内阁部长的引导下选出那个必然结果的议会议长担任新总统,然后对外宣布,等国际社会马上认可新政府,国防部长的嫡系部队到达首都周围,全国第一大的港口城市作为议长的老巢也宣布拥护新政府以后,齐天林他们就算完事儿收工,说不定还能回去吃个蒂雅做的夜宵!

但刚才还明明鸦雀无声,大家都明白怎么回事儿的会议厅里,突然就开始喧闹起来!

不是应该乖乖的顺从投降么?

怎么会这样不识时务的闹起来?

老总统有些灰暗的眼神陡然亮了,被简易塑料手铐反绑起来的总理以及外交部长等人也有些神色异动!

齐天林头上的摄像机也捕捉到了这样的情形,通过卫星传输的美国中情局以及非洲作战司令部都在看着现场的一切,但是他们不会出言指挥,现场就是现场指挥官的控制区域,美国人在这个环节一直做得不错。

齐天林拿眼角瞟了一下坐在墙角的那两个小黑,其中一个偷偷抬起头来对他点一下头的,赫然就是迪达!

另一个一直埋着头的粗壮大汉,不是把头发推光肤色都涂成了黑色的德让还有谁?!

摄像机当然不会捕捉到这个细节,齐天林听见外面吵嚷声音相当大,终于起身拉开休息室的门,耳中能听见其他美国PMC作战人员们的各种汇报,别墅、总统府护卫处、交通工具、大门、前后院全都被控制住,高点的直升机也在通报已经有好奇的民众开始朝枪声大作外加直升机盘旋的总统府山体靠近,但是没有军队的踪影……

这看热闹的还真不怕死!

两架羚羊也到了,他们没有降落而是在周围开始巡航监视,必要的情况下,随时可以掩护撤走!

但盘旋在空中留给齐天林他们的时间也不多,必须要得到一个结果,明确局势,空中监视的直升机才敢降落下来。

已经有完成枪战的PMC在合力把地面的直升机推到一起,给空中的直升机腾地方……

齐天林一打开门,撩开主席台的帘子,就看见整个会场吵得不可开交!

下面的议员们正在跟主席台上的高官们唾沫横飞的争论!

图像传输是不带音频的,需要齐天林的单通道通话解释,齐天林侧耳听了一下摁动通讯系统:“现场的议员们不相信议长跟国防部长,要求联合国介入保证他们的人身安全……”

政变的情况下,人人自危是最常见的,原本这些墙头草只要结成新政

府就可以获得新的权力分配,怎么会这样?

耳机里面传来麦克的咒骂声:“这些该死的政客!”

中情局的人也有点疑惑了:“他们的掌控力这么差?”

齐天林很简单:“时间紧迫,给我一个底线授权!”那就是要动手杀鸡儆猴了。

中情局依旧谨慎:“我们不会挑动,批准和支持谋杀行动!”这是他们一贯的官方口吻。

哦?那外面是在放爆竹么?

真是又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典型!

齐天林哦一声:“我自行处置?”那边保持沉默,连麦克都一言不发,这几乎都是美国人的惯例了,自从水门事件以后,他们在各种政治事件上面态度是明确的,但是对任何行动的要求是非常谨慎的,避免被抓住国际舆论的把柄,不会给齐天林任何语音或者文字上的证据,这不是信不信得过的事儿,也不是对国际舆论多看重,纯粹是他们的体制决定了,如果有把柄被另外党派抓住,事情就大条了,美国人更在乎自己两党之间的斗争甚于国际压力。

那就是默认,齐天林摁动另一个频道:“进来吧……”

他撩开帘子的行为和声音不大,并没有人注意到他这个角落,随着高大的会议厅大门打开,五名全副武装的廓尔喀走进来,毫不掩饰的黄种人皮肤相貌顿时让这里更加炸锅!

开始有议员跳上桌椅开始大骂卖国贼、殖民主义之类的词语,言辞越来越激烈,有几个人甚至往主席台冲,看来有挟持领导的目的!

齐天林是在这个时候撩开帘子走上主席台的,就在那个议长的耳边轻声:“需要解决谁?”

正在跟下面对骂的议长开始指人:“他是总统!不!是前总统的女婿……”,齐天林的步枪都还是挂在腋下,直接拔出手枪,顺着议长的手指方向扣动扳机!

五米左右的距离,黑色的P226没有消音器,带着急促清脆的枪声,砰的一枪,几乎就在这百多号指手画脚的政客面前,一个满脸油光,满脸愤慨的四十多岁黑人胖子迎面中弹!

手枪子弹直接击中头部,距离太近直接撕裂脑部侧面的头盖骨,炸开一个可怖的大孔!红白色的粘稠**直接溅出来!

这个国家也许是被一个人统治了太长的时间,这些政客太久没有看见这样以前习以为常的场面,惊声尖叫!有几个穿着浅色裤子的人明显有打湿的迹象!

议长是真没想到齐天林动手这么快,但是已经动手,他也不会犹豫:“现在必须马上形成新的政府对外发布声音,我们都不希望整

个国家动乱起来,让所有变动仅限于上层,只要确认军队不会由此混乱,各位都将得到人身安全,自行选择继续参与这个国家的民主进程还是离开这里……”

鲜血永远都只会吓住一部分人,总有些人不知道是天赋异禀还是思维模式不一样,怒吼着往上冲,齐天林没有丝毫的犹豫,继续开枪!

但有些人却选择扑向身材矮小的廓尔喀,也许在他们看来,如果要战斗就从身边抢枪可能是情急之下的有效选择……

回答他们的就是雪亮的狗腿刀!

一名穿着白色短袖衬衫的中年议员刚接近廓尔喀,那个把右手扣在步枪上,左手跟小学生抓在双肩背包带动作差不多,握住了那柄挂在心脏部位的狗腿刀,面对身材胖硕得几乎有他一倍体积的黑人议员,后退半步,另一只脚绝对一动不动,对于以防守坚若磐石而著称的廓尔喀来说,退开就是奇耻大辱,这半步不过是为了方便他挥刀!

连枪都不用!

唰的就是一刀,拔出来斜着由下而上的画了一个勾!

狗腿刀那种独特设计的拐角带着巨大的加力速度,哗啦一下就拉开了对方的胸腹腔!

鲜血蓬出一片血雨洒在这名廓尔喀的身上,表情都没什么变化,就是冷冷的看着眼前的黑人表情一下就变得惊慌失措!居然还想试图捂住自己的身体!

没有那么快死掉的,无论肌肉惯性还是大脑思维,都促使这看着自己红绿色内脏倾泻而出的议员手上还有个抱住自己胸腹部的动作,似乎想把迸出来的内脏按住,但是腿部已经一软,身体倒下去,口中连惊呼的力气都没有,胸腔无法提气,双眼极为惊恐的瞪大,白色的眼仁在黑色面部皮肤上面格外醒目!

这一幕比刚才的枪杀更加骇人!

呕吐的声音立刻就响起来,而且似乎有连锁效应一样,好些人都开始呕吐,当然不排除更多是选择用这个动作把自己躲藏到桌椅下!

面对纷繁复杂的局面,杀戮永远都是最简单直接的震撼,敢于直面死亡的人,必须具有极为坚强的信念和意志,否则都会这样选择屈服!

齐天林骷髅面具下脸色没有丝毫得意的意思,后退几步,把手枪插回快拔枪套,重新把自己退回那个主席台边角的位置……

在血腥面前,政变的发起者们似乎也看到了权力和利益在向他们挥手,撕下之前还在伪装的样子,直接开始声嘶力竭的给各自的部队、管辖团体打电话,而一个个跟相关区域有关的将军和省份地区议员被指认出来,廓尔喀们过去一个个带出来,国防部

长和内阁部长们开始分别跟对方在主席台上谈话,这个过程中还杀了两个人,几乎所有人都选择了屈服!

场面沉闷而诡异,一个拥有一千多万人口的国家,就这样被十多人的暴力胁迫开始改变国家命运……

不过说起来卡隆迈一共也就三万军队,其中大半都掌握在国防部长的麾下,剩余的一万人都是总统家乡的子弟兵,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这支部队给绞杀了。

对外的手机通讯并没有被中断,因为整个三百来人的袭击队伍太过强大,基本就不需要切断所有对外联络,一口气就把整个总统府全面掌握,终于在一个半小时以后初步宣布政变成功!

两架AW101甚至专门返回了一次那个中间的补给站,吊装了几吨油料回来,大有在这里驻扎下去的气势。

议会大厅的里面还是弥漫着浓烈的血腥气息,从最初的亢奋之后,政变者们的情绪开始有些萎靡,只有武装人员们一直冷冷的靠在墙边,看着这一切,国防部长的军队已经开始分散进入首都市郊,警察部门也开始陆续控制广播、电视、市政大厅以及议会大厦等各处政治建筑。

形势终于稳定下来……

齐天林却看着那些有点畏惧但眼光绝不友善的议员们,再次在议长的耳边:“总统先生……请注意那些反对派的态度……当军队明确是拥戴你们的时候,我们将立刻撤走,并带走前总统,但是为了保证您个人的安全,我建议您接受我们绿洲工程公司的私人安全护卫工作,能保证在瞬息万变的情况下保证您和家人的安全,不然一旦我们撤走,您别忘了79年和83年的事儿。”

天知道会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