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72章 乱战

第七百七十二章 乱战

时间回溯到十多分钟前,齐天林刚撞开门,迪达在跟随其他小黑包围议员们的时候,腰间挂着一个没有接耳机的步话机,嘈杂的环境下,里面还是传来了几句恶狠狠的:“大厅里面的议员全部杀掉!”

正是这只言片语的几个词,就让原本可能和平交替的局面陡然紧张和惊慌起来……

齐天林现在可不要美国人操纵的政变那么和平的交替……于他没有多余的好处啊!必须在其中拉扯出缝隙来,换汤不换药的新政府除了会听从美国人的吩咐,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所以齐天林必须不着痕迹的在中间穿插点私货!

不过在政变中的这点针对个人的格杀,已经是很慈善的行为方式了,死的人越少,反弹才会越小,齐天林耳机里面已经传来中情局和麦克满意的声音:“首都市区里面和港口城市那边的情报人员都已经收听到关于政权变动的广播,没有出现混乱……你们再稳定一下局面,等终于新政府的军队来接手就完成。”

但这个环节还是出了问题……

之前在计划设定的时候,齐天林就提出过切断所有通讯手段的基本要求,但是中情局说新政府的议长还有国防部长都因为前总统的严密监控,他们不敢提前调动军警,只有完成以后才能用民用通讯设施联络,而且只能是他们的手机本人联系,军警才会听命,所以这一次政变居然从一开始就没有切断所有手机固话通信,这才近现代的政变当中几乎是个优先完成的先决步骤了。

其他PMC的枪战很激烈,在总统府里毕竟还是有驻扎前总统的护卫队,数百人的军营就在别墅区和总统府大楼之间,于是降落在后方游泳池等别墅区域的PMC兵分两路,一边开始搜索所有的房间,另一边就形成防守线堵住护卫队往别墅的增援,主力攻击军营的还是从大楼一路血杀出来的PMC们。

这维持了一个多小时的战斗基本就是因为谨慎小心的搜索占据了太多时间,PMC并没有什么伤亡,甚至护卫队被击毙的人数也只有几十人,这些号称精兵的总统护卫队几乎是争先恐后的投降,这好像是这片大陆上的特点,只要面对白种武装分子的成编队袭击,只要发现自己没有什么人数上的优势,黑人们很容易就放弃了抵抗!

真好像是被打怕了一样!

齐天林站在议长的身边,静静的等待他的答复……

根据麻桦腾的总结,非洲政变有几个特点,以国防部长或者将军发动军人政变为最常见,可这样的军政府除非完全得到了欧美国家的认可,否则很难马上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这个时

间拖得越长,各地勤王的可能性就越大,政变失败的可能性也比较大,所以这一次,美国比较认同的新领导应该是议长,毕竟对于用军政府控制的国家,美国自己也觉得以后比较难管理,而且在议长和国防部长这两个新的总统与总理之间,设下点绊子,也是惯用的手法,避免再出现类似卡菲扎那样的强权人物,颠覆政变的工作也是要与时俱进经常做出改进调整的。

所以文官系统的议长瞟一眼还在跟军队打电话的国防部长,齐天林提到的79年跟83年都是这周边发生的政变,虽然不在这个国家,但都是军政双方合力政变,最后却是军方在稳固以后就击杀政治官员独揽大权,惨状历历在目!

以齐天林这种文化程度,以前哪里会这种挑拨的招儿,这都是麻桦腾跟迪达商议出来的,在狂热的兴奋激动情绪下,眼前看见整个国家权力就在招手的紧要关头,五十六岁的议长呼吸的声音都变粗了……

既然已经得到,就绝不能失去了!

站起身来:“我希望大家明白……这个国家被独裁专制了太久的时间,我们需要的是民主,我可以保证大家都将得到相应的机会跟权力,我们一定是个民主的政体,让我们一起到长廊上看看我们的首都吧,大家都不希望出现持续的动乱跟烽烟四起……”带头往大门那边走过去,给国防部长做了个手势,让他继续联系军队,自己就开始走进议员、内阁部长们中间进行交谈。

这才是合格的政客,杀伐果断,快速的判断局势根据自己的优劣势做出策略的调整,现在很明显,来自国外的武装承包商在达到目标以后就会撤离,军方会成为最后的关键保障,对于没有军权的新总统来说,政治力量就是他的倚仗,之前他跟国防部长也就是现在的新总理之间的协议都已经演变了……

还是有相当部分的议员是拥戴议长的,气氛顿时为之一变,有点恭喜祝愿他的口吻到处响起,只是他带着慷慨激昂的说辞中间,偶尔回头给了齐天林一个对视,齐天林会意的跟过去,一名廓尔喀不经意的在齐天林的眼神指挥下上到主席台,看着上面的两位将军一名警察部长频繁的跟外界联络。

长廊上是有落地玻璃窗的,极目远眺,如果忽略脚下各处的零星枪声,整个巨大的首都城市还是相当的安详,新总统先生终于在一个跟齐天林并行的时候低声:“如何保证我的人身安全?”

齐天林适时的递上一张名片:“我们是负责非中全国全境军事武装任务的绿洲工程技术有限公司,可以提供所有跟军事作战相关的业务,包括非中共和国新民主

起义军这样的大型作战任务,所以这边我们可以为您留下一支不受任何国内政治环境影响的黑人精锐护卫队,一旦您有人身安全,他们绝对能保证您逃离险境,到您的地区组织反击或者出国都可以,直升机跟车辆都会在郊区随时待命,当然价格也是不同的,我们只看钱,绝不背叛雇主……能帮您防备甚至来自美国人的威胁!”

知道么,在非洲的政坛上,最头疼的就是信任……

任何一个将军或者政客,小到一个基层军官,大到身边的副总统甚至直系亲属,只要有机会都有可能政变,任何一个身边的护卫都可能被收买随时杀掉执政者,所以非洲的军队为什么一直都有点吊儿郎当的,就是这个原因,没有谁认为自己可以完全掌握军队,特别是在欧美国家背后插手的情况下,都根本无法保证百分之百的军队忠诚,所以非洲的军备一直都很低下,当政者永远都在防备自己的军队。

而现在,齐天林的说法真能提供一种看得见摸得着的信任感!

人家只看钱,看合同的!

新总统确认自己的规模:“我有十多位妻子……”

哦!齐天林才想起卡隆迈是实行两种结婚证的,一夫一妻或者一夫多妻都可以,这是绝对合法的,就在面具下笑了:“相应的为您提供人手就好现在我们就会为您留下一个五人贴身护卫,外加三十人的强力特种作战队,他们曾经在阿汗富击溃过塔利班还有美军,还为欧洲王室提供过安全护卫,这三十五人的收费是每天两万美元,只要您能安全度过这段时间,这点钱算什么?”分摊到每个人大概就是五百美元一天,小黑和廓尔喀们最喜欢这种工作了。

新总统没有任何的犹豫:“好!我还要直升机和车辆保护,人数加倍,先预定一个月!马上到位,我要看到人,你们才能撤离!”

齐天林就差跟店小二一样拉长声音喊一声好嘞……

立刻就当面用卫星电话要求游弋在外面的一个潜入分队还有那个在油料中转站的分队都用直升机接过来!

贴身护卫就是迪达带着的四个人,德让负责其他所有七十名精锐小黑立刻就到新总统的大宅院里面去把他那一百多号人的家庭给接过来……

立刻入住总统府!

前索马里青年军的毒蛇其实只具备基本的用枪技能,但是那四个人就是齐天林的亲卫队里最悍勇的小黑,齐天林的指令很简单:“保护迪达,保护总统,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在任何情况下来营救你们……”

这帮人连迪达在内都多轻松的:“一定完成任务!”

一支忠于前总统的军队跟国防部长召来的军队在郊外接敌了!

非洲军队内部打仗还是蛮热闹的,而且这种作战带有一定的部族性质,就是恶狠狠的往死里整,激烈的枪炮声立刻就从城外传来!

如果说之前总统府所处的山上发生枪战,但还没有看见任何乱军在城区作乱,甚至非洲政变常见的装甲车都没有,直升机们攻打下山头就守在了那里,将动乱的可能性降到了最低,紧接着接到指令的警察们也开始在街头履行起了职责,看上去和平移交就在眼前了。

出乎齐天林的预料,不知道是谁用手机短信之类的讯息在第一时间就把消息传递出去了,现在虽然廓尔喀们收缴了一大包各种手机,还不乏很多华国品牌,但前政府的军队终究还是来了,呼啸着从城郊开始作战并往总统府的山上以及城里开始冲锋……

乱战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