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73章 笑了

第七百七十三章 笑了

齐天林的第一反应就立刻调集直升机升空,开始靠近城郊准备灭杀前政府军……

可已经走到会议大厅门口的新总统转身回来低声:“堵住不让进城就好……让他们在城外相互缠斗……”

齐天林有点惊讶的隔着墨镜看了一眼这个新总统,点点头同意了,发出指令:“直升机首先注意安全,保证自己的安全,保证双方军队都不得进入首都市区即可,不需要加入战团……”

这就简单多了,不用陷入近距离的鏖战,直升机们也觉得安全得多,三架AW101就晃悠在三百米以上的空中,利用携带的红点低倍瞄准狙击步枪和机炮火箭巢远距离监控城郊,一旦有靠近就先用步枪警告,接着才用机枪封锁,几乎是单方向压制啊,地面根本无法造成威胁,火箭筒打上来都吃力。

新总统一脸阴沉的告诫新总理:“必须要控制住局面,把这些忠于前政府的武装全部歼灭!”

新总理大以为然的点头,只是不知道他有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嫡系军队也在消耗……

另外的AW101就负责运送油料,搬运德让的新总统护卫队部署,从总统府到郊外以及那个补给点,都留上人,一条安全撤离线很快就建立起来。

天色已经接近黄昏,城外的鏖战还在继续,直升机们只是轮流升空警戒,但油料真不多了,还要回去呢,齐天林看见新总统的脸色越发有点黑,不过本来就黑得很吧,跟新总理商量几句就向齐天林提出:“请你们的直升机直接把叛军消灭吧,他们确实是死硬派……”只是这么说的时候,却对着齐天林使劲的眨眨眼睛。

哪有这么多默契,齐天林放下手中的吃食,这是总统府后面别墅区开伙做的,新总统居然一口都不吃,反而是那个新总理好像真是个心宽的人,一边不停跟下属打电话询问战况,一边就吃得西里呼噜,和齐天林的吃相有一比。

不知道这位新总统的意思是让齐天林拖延一下,再消耗一些士兵,还是直接……齐天林选择全灭!

两架AW101直接升空突然在空中调整一下编队形式,机头下沉,两边挂着的火箭巢开始嗖嗖嗖的集束发射!

夕阳下的首都郊外夜景其实很有些非洲惯常的瑰丽景色,但是带着耀眼的光芒,这些高爆火箭弹直接在地面犁出一条条火光爆炸带!

两边的六管机枪也旋转着喷射火舌,朝着下面有些隐隐约约的战群胡乱扫射!

十分钟的梳理,下面就只剩下到处燃烧的火苗或者惨叫哀嚎声了!

直升机直接收队……

天亮了,议员和政客们都被关在会议大厅里面,躺在厚厚的地毯上蜷了一夜,只有那个总统和总理以及他们亲信逐渐离开,开始在外面收敛势力,掌控局面……

美国一早就正式承认了这个新政权,齐天林办公室的电话响得是此起彼伏!

蒂雅抱着猴子跟沙狐坐在沙发上,跟没听见声音一样,自己玩自己的,熟视无睹……

只有一些关系比较铁的人,才通过安妮或者别的渠道打卫星电话找到齐天林:“是你干的?!”

齐天林毫不掩饰的承认:“嗯,美国人要求我做的,拿钱办事……”

绝大多数人都关心自己能分一杯什么羹,齐天林嘿嘿笑的答复都一样:“先把非中的事情搞定吧,饭要一口一口的吃,吃错了是要噎死人的,局势稍微稳定我马上就回非中的。”

剩下就看这些欧洲国家自行选择了,是继续把宝压在齐天林身上,跟着他经营那个已经基本占领全境的非中,还是慌慌张张的赶着在卡隆迈去伸脚呢?

这个选择应该不算难,所以大多数电话听了齐天林的说法都是嘻嘻哈哈一番,列出一系列在卡隆迈需要齐天林照看一下的企业就挂上电话了。

只有法西兰,接通电话的那边居然就是那位法西兰内政部的非洲委员会主席,参加过迷雾岛上欧洲各国木桌会议的,开口就是怒火万丈:“保罗!你在做什么?!你们在践踏一个主权国家!”

齐天林坐在总统府的一条长廊边,步枪就放在翘起来的双腿上,难得可以这么放松的半躺着,身上的战术背心确实有点硌人:“别跟我绕这些官方辞令,你明白是怎么回事,别兜圈子,说点实际的!”

只有法西兰才是在这里拥有最大利益的,甚至卡隆迈加入的英联邦其实对这里都没有多大的关联,必须要承认英兰格现在确实下滑得很厉害,英联邦更多是一个商业上的联盟而不是政治联盟,而法西兰却实实在在的在这里经营了上百年,虽然独立了,但是各种千丝万缕的联系依旧存在,每年做的各种经济援助不比华国少!

主席还是在咆哮:“保罗!这是法西兰的国家利益,这是挑战!”

齐天林有点不耐烦了:“这是你们的利益,我收钱做事,自己找美国人投诉去,别跟我这个小卒子嚷嚷,有事说事,没事我挂电话了,我还要去帮英兰格人收拾保护他们的企业呢。”

听得出来那边在强行压制语气:“保罗……这件事你为什么没有事先知会我们?”

齐天林奇怪的反问:“我为什么要知会你?这是我的商业

机密,你们要求我去援救索马里人员的时候,我是不是也要把你们的要求全部交给娱乐小报宣传一下呢?这是我的职业操守,政变是个很有技术含量的工作,保密是基本要求吧?”

憋住了!

委员会主席真的咳了两下,可能才把一大段法西兰国骂压下去:“你……现在能为法西兰做什么?”

齐天林的语气还是很奇怪:“我凭什么要为法西兰利益做什么?就因为我的公司在法西兰?我随时可以移到英兰格或者德国苏威典去,哦,这几处我已经有公司了,要不我移到西牙班去,可以开拓那边的市场,他们也可以提供西牙班外籍军团的人手给我,我希望你明白,我是商人,我也没有对法西兰的任何义务,我给法西兰政府交了税的!如果你们实在要逼我走,我连这点税都会拿到摩纳哥去,还有我们现在所有的资金流量都要弄走。”

电话那头又沉默了几下,也许是摁住了话筒在大骂,所以重新说话的时候,还是有点粗喘气:“保罗!法西兰政府已经宣布要派遣军队到卡隆迈保护侨民……我们都不愿意看见这样的局面,我需要你保证法西兰在卡隆迈的经济利益。”口气有点重,但齐天林似乎能听见话筒的声音有点开阔,打开了扬声器,还有别的人在听?

他不在意:“您别威胁我……我这边完成业务就收钱走人,剩下的事情跟我无关,这种一揽子业务是不提供售后的,当然要是这边再出钱请我们来维护秩序,我们肯定当仁不让……我建议你还是调整一下心态,别以为这就是你家后院的果子,真的,我啥都不算,只是个支到台前来的代言人,你们都明白这代表着什么,就跟之前谈过的那个道理一样,别只会嚷嚷,抓住机会揽住实际利益,不然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什么都没有了!”

那边又沉默了一下,但没有静音捂话筒的感觉,这次就是明显的有低语了一下,换了个人的声音:“我希望代表法西兰政府跟你谈谈……”声音有点齐天林在穆尼经常听见的法西兰语地方尾音,但是他没有问这是谁,总之知道肯定地位比那个主席高就是了,现在齐天林是真能听出来这种人上人的表面谦逊实则倨傲的口气了,没准儿就是内政部长或者更高身份,只是这种带有很多密谈内容的电话,谁都不会说得太明了,免得留下把柄。

轻轻的笑一下:“我当然愿意谈,我做生意的,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

那边就跟念稿子似的:“首先是希望能保证法西兰侨民的安全,接着就是保证一系列法西兰公司的安全,我们希望这一次的政局变动不会有违反人

道,违反国际法以及当地传统……”

齐天林真有点腻歪:“您……还是这么说吧,您需要多少人,多少天,到什么地方保护谁,我给您报个价,同意就打款付钱,我这边立刻就安排人手做事,保质保量完成任务,皆大欢喜,不是么?”

哈哈哈的那边就笑起来:“也好……干净利落一些,来吧,我会让人整理好了通过你的公司安排这件事!”

然后也干净利落的挂掉电话。

齐天林耸耸肩,挂了电话,看看通话记录被保存为一个新的音频文件,听了一遍没什么问题,就直接接上腰间的数据线发送上传,在左手臂键盘上点击一下,左目显示器里面就有一封邮件传递到了非洲司令部!

要知道齐天林坐在这里,腰间可是接了一根电源线在身后的墙上插座充电呢!

麦克显然很快就听过了这封齐天林算是表明自己态度的邮件,不是通过电话,而是实时网络呼叫通话:“目前的进展非常顺利,还有哪些国家跟你联系过了?刚才半小时之类,有七个欧洲国家承认了新政府……”

齐天林一一报上:“这些通话乏善可陈,我就懒得跟你说了,那我就顺便接点这些活儿,不过估计我自己今晚就回撤了,最多再调点人过来……”

麦克没在意,还是赞扬了一下:“这种合作模式非常好,我今天也受到了参谋长联席会议的表扬……会给你追加合同!”

齐天林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