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75章 好日子

第七百七十五章 好日子

对于整个卡隆迈政变的项目调整计划是迪达提出来的,他认为每个行动都应该是机会,既然美国人要在卡隆迈动手,老板就应该顺势在其中捞好处,他自己主动请缨带着以政治教员为班底的人马过去尽可能的靠在新总统的身边,帮这个总统出谋划策,当然前提是要孤立这个总统,让这个总统和各方面都有矛盾,这样才会更依赖齐天林这支邻国的雇佣军。

所以他们才会那么不遗余力的挑起议员和新总统之间,原来的国防部长和新总统之间的各种大小矛盾……

阿腾还在适应整个体系,只是提出了一些大局观上面的意见,首先是反复告诫,不能击杀前任总统,这基本是欧美国家搞政变的一个通例,尽量在过程中保证前领导人的生命安全,不但能保证政权和平移交,也能给自己手中留一张牌,对卡隆迈新政府和美国政府都是能起到威胁的棋子,齐天林多习惯收集国家领导人的,当然点头称是。

其次就是下手要干净利落的狠辣,虽然不是作战人员,但阿腾在这方面的看法和迪达有着完全相同理念:“搞革命真不是请客吃饭,从来都是你死我活的政治军事斗争,上层建筑的人流一滴血,意味着下面少流一大堆血,军队灭杀一个,就意味着民众活下来更多……”

更心狠手辣的还在后面,齐天林这边刚落地,德让的汇报信息已经发过来:“军队的清洗活动开始了……”

在卡隆迈剩余的两万多军队中,从首都的近处开始,迪达跟新总统合计以后,打着帮他肃清军队,建立忠于新总统新军队的旗号,开始对第一支三千余人的卡隆迈首都近卫军进行大清洗整风!

首先就是搞军事政治部,在部队里面进行极为严苛的体能军事训练,再同步进行思想教育清理,凡是嘲笑、说风凉话的人,一律撵出军队;凡是偷奸耍滑钻空子的人,一律关押乃至审判;凡是敢于抗拒命令串联作乱的,一律直接枪毙!

这是阿腾给迪达总结出来的三个凡是,反复强调团体氛围才是最需要严格维护的,保证了激昂的团体气氛跟士气,才能保证所有的思想转化有效进行。

当所有人都以为齐天林的新三角洲才嗷嗷落地,不过谨慎的开始往首都进发,战战兢兢的准备拿下非中全境的时候,他其实已经暗暗的把手插到了邻国!

几乎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包括美国……

别以为非洲人都是傻子,对美国人做的这些小动作,被扶持上台的人心里都很清楚,要么各取所需,要么就从一开始留下心眼防备,谁知道美国人什么时候会不会另外扶持人来

代替自己呢?

所以潜伏在新总统马丁内斯身边的迪达,就好像一条毒蛇一样吐着蛇信子,谦卑的以幕僚身份传递各种不安的信息给总统……

有时候齐天林都庆幸自己不是这种总统,那该是有多么的烦心啊,特别是当他看看那个刚下台的前总统走下C17运输机时候那种陡然老得都要接近垂暮的样子,真心觉得这位这一辈子又是图了个什么?

勾心斗角,殚精竭虑了一辈子……

帮自己打了工?

作为一个面积比之前齐天林政变斩首的那个非洲小国家大了好多倍的总统,就算这位几十年来没有那么横征暴敛,荒**无度,但独掌大权的结果就是他的家族或多或少都卡住了这个GDP400多亿美元国家的经济命脉,这也许就是下面人想推翻他的原因吧,时间太长了,长得他的根系已经吸干了整个国家的资源。

能一起逃出来的自然都是老总统的直系亲属,齐天林现在腋下挟着的文件夹里面清晰的列出了一百多亿美元的资产,包含国际信托基金、海外存款、国际金融股票以及海外不动产等等,还有几十亿美元财产是属于卡隆迈国内的不动产,来不及转移和外送的,齐天林一口允诺自己代管了,争取帮忙转移出来,当然手续费也是不菲的。

所有的财产凭证、手续以及银行户头,装满了八只皮箱,已经被五名廓尔喀亲卫队武装守在上面的休息室,等会儿就直接搭乘被紧急调过来的圣玛丽号,直飞伦敦亲手交给安妮,然后安妮再交接给曼苏尔,一系列的金融洗钱由投资局去专业完成。

真是枪炮一响黄金万两,齐天林之前到非洲所有的投资都回来了,还有盈余……

当然他的脸上没什么得意的表情,一本正经的押送老总统走下后舱斜板,下面有几个西装:“我答应过他保证人身安全,所以他才会合作宣读退位声明,希望你们也给我这个面子……”说完招招手,这边等着迎接他的蒂雅就叫了两个武装黑妞过来,陪着老总统一起被美国人带走询问了。

中情局的人点点头:“我们也是例行询问,还得征求他的意见送到哪里呢,最好是别去法西兰。”天知道法西兰什么时候利用一下这个前总统折腾卡隆迈的话,就真真是多事儿了。

齐天林小声:“那不如干脆留在这里好了,你们也方便控制……”

中情局的人觉得也不错……这下台的总统就跟落毛的凤凰差不多,只要别被人利用,随便扔哪都可以。

齐天林不再看被废黜的老总统,转身走向自己的小老婆了,那些总统

家人可能原本是真想攀附一下他这个类似欧美总督的家伙,可现在趴在机舱边偷偷看看,那个裹着黑纱,个子极为高挑的蒙面姑娘,被十多名全副武装的黑妞簇拥着过来,自己也在腰间腿边挂着手枪,露出来的一点肤色一看就是北非那边的种族,特别是那种双腿因为髋部特别靠上,长得有点惊心动魄的感觉,标准的非洲基因,绝对没有欧美亚国家姑娘的文质彬彬娇滴滴,那种杀气腾腾中的妩媚,流露得淋漓尽致,真要是这点心思被她发现,估计这一家子都得被灭门!

蒂雅露出点笑容,顺手就扣开齐天林胸前的枪带扣,解下他的步枪,扔给旁边的黑妞拿着,自己就跟他并行:“还顺利么?”就跟在家做饭的太太看见丈夫提着公文包下班差不多。

齐天林在飞机上就解了面具什么的,现在也摘了棒球帽,随意的扇扇:“还行……人都到齐了么?”

蒂雅点点头:“都到了,全都在尼达拉市外军营里面……有点挤。”尼达拉就是三角洲地区那个森林资源城市,以前兵营里面是七八百人的容量,驻扎的都是绿洲咨询公司的欧美籍PMC,这次到卡隆迈的行动,抽调走了这边所有的美籍PMC,剩下少量的欧洲籍人员,这几天呼啦啦的就成批转了一千多名东欧哥萨克武装人员过来!到卡隆迈的三百余名美籍PMC在稳定局面以后,也随着C17运回来了,美国人还是很珍惜自己的生命,而且这帮人这次算是完成了一个大任务,大部分人就休假回国,以后估计也不会再来,再来的也许就是换上跟建立美国基地有关的技术人员,真是符合工程咨询公司的名号了。

所以在绝大多数人发现三角洲地区的所有黑人武装人员都被抽调走,似乎有点后方空虚的时候,突然就补充过来这么大的一批东欧作战人员,不禁对齐天林到底有多少兵源,好奇得很了。

齐天林不需要对谁解释这些人是来干嘛的,美国人也明了他是找的雇佣兵来补充兵员,除了告诫他不要让非洲人觉得受到了白人入侵引起反弹,就也不说什么了,也许让欧洲人来背这个殖民侵略的黑锅还是他们乐意的呢。

回到军营的齐天林靠在椅背上眯着眼睛打盹,身上的战术背心都只是解开没有拆除,双脚搭在营房前面的栏杆上一摇一摇,他现在身边一个亲卫队都没有,但买买提却带着自己那个华籍少数民族裔分队三十多人蹲在附近的房檐下面,也都是全副武装,身边没有军队转移的那种大包小包,就是典型的PMC作风,除了保命的枪械装备,其他能省就省。

在非中午后的毒辣阳光下,这帮人都躲

在阴影里面,聊天的都没有,略微紧张的抱着自己的枪械,听买买提等几个已经参加过几次行动的用英语轻声告诫各种细节……

蒂雅的还是那身打扮,不紧不慢的坐在齐天林身边,给他削水果,大耳猫专心的拣地上的水果皮来吃,塔塔不抢小东西的零食,自己拿个果子啃,偶尔还吐点皮喂傻乎乎的大耳猫,姑娘轻声:“你再把最后这一批人带走,城里除了警察,就没有别的军队了,我这边会随时防止出现问题,一定会镇压的。”语调平缓,内容却有些让人不寒而栗。

齐天林跟大老爷差不多,屁股下的椅子,只有后面两个脚落在地上:“嗯……这会儿不会有谁有精力在攻打这里的,你们主要就是维护好秩序,不许本地人闹事就行,关键是让他们有饭吃,有工做,但是一旦有谁冒头,那就毫不留情了!”

姑娘嘻嘻笑得轻松:“这种事情,我们乡下的老爷最会做了,我还能让他们吃饱过好,已经很仁慈了,没谁敢闹事的……这两天我还组织了一个联欢节,是那个阿腾发消息来要求做的,他把怎么做的环节步骤都写好了,我们照着做就好。”

嗯,对非洲人来说,吃饱过好再有点娱乐,那还真就是好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