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76章 凶险

第七百七十六章 凶险

关于卡隆迈陡然发生政变的消息,这二十多个小时是传遍了整个非洲大陆和全球的。

绝大多数非洲以外的民众反映几乎都是一样,哦?又有一个非洲国家政变了?

习以为常……

作为一个称职的媒体人,柳主播肯定也注意到了这个国际新闻,忍住打电话给父亲询问国际形势的冲动,这点起码的避嫌她还是明白,跟老人家的沟通都是抱着儿子用视频通话的,现在想想还是跟玛若联系,相比遥远祖国的长辈,这姑娘貌似才更像是家人或者朋友。

玛若忙得不可开交:“嗯,是他们做的,我问过蒂雅了,这妮子没去,在守家,周末你回岛上去么?要去就我从巴黎兜个圈子接你一起……麻烦!”

的确是有点麻烦,这是安妮灌输的东西,现在齐天林干的事情不一样了,家里要格外注意安全因素,不要让她们成为累赘,所以无论是在巴黎的柳子越,还是在穆尼跟迷雾岛的玛若,进出随便走个哪里,都会有成组的保镖随行,以前最多一两个的,现在动不动就是五到十人的武装小队!

柳子越开始还笑称自己是银行的运钞车,每次都被荷枪实弹的护送着去跟人谈业务,别提多有面儿了,可时间稍微一长,这俩姑娘就发现生活真不是那么轻松的,东欧籍的高大女保镖和身材健壮的黑妞伴随在一起,那种不由自主紧绷的心理,很容易让人疲惫,然后更别提柳子越喜欢到街边咖啡馆坐坐,玛若没事儿逛逛街,连个洗手间试衣间都肯定会被护卫警惕的检查一番,走到哪里,再低调都会被当成侧目的中心,太痛苦了!

安妮毫不怜悯,乐成一朵花:“我从小就是过这样的生活,怎么样?找个男人,当他成了大人物,你们就必须忍受这随之而来的改变。”她在伦敦那边更离谱,亨克管理的公主卫队现在都有二十多号人了,谁让还增加了一个小王子和小公主呢?

柳子越只是有点怀疑:“他的工作不是都局限在战地么,真会影响到我们?一两个武装护卫足以解决身边不识相的家伙了吧,真有恐怖分子会针对我们?”

玛若就比她更明白:“安妮是防恐怖分子哗众取宠,我们要防的就是保罗的敌人,各种敌人,各个国家的都有,还要避免某些国家拿我们来跟他讲条件……”

柳子越看看能摇摇摆摆走路的儿子,叹口气:“好吧,快到了给我打电话……”实在是她跟玛若都有自己的工作要忙,特别是最近事情比较多,周末回迷雾岛上一来是欧洲人习惯的休假行为,二来就是让各自的儿子还是到那个岛上有更多孩子交流的环境亲

近一下比较好。

所以等她下楼的时候,一辆小型沙狐外加三辆越野车组成的车队就停在了巴黎郊区的这个家里的独立别墅庄园外。

因为和阿联酋的公主扩大了媒体公司的合作,所以柳子越的公司规模也在扩大,不再是那个靠自编自演点节目卖给国内电视台的小公司小工作室形式了,现在俨然是在强大资金背景支持下,开始向收购国外电视媒体、自行开发大型电视节目以及组建电视传媒集团的方向走了!

简单点说,这家命名为星云传媒的新兴企业已经在多个方面的协助下展露出越来越庞大的身躯。

其实在欧洲有相当多的小型私营电视台,柳子越作为业内人士很快就注意到这个细节,她现在的做法就是直接收购这些地区性的小型企业,然后把多个电视台的覆盖区域跟面向客户串联起来,就形成一个略大的电视网络,在这个基础上再收购稍大一点的电视台,总之就是在德国、法西兰以及英兰格作为三角区域,逐渐扩大影响。

这个方案是她自己跟阿联酋公主商议出来的,目的很简单,在做大做强的同时,占领舆论点,控制一些欧洲的声音,能够为齐天林营造出某些不同角度的说法,当然现在这一类的目的还掩藏在海面之下,所有员工都只知道这位戴着东方典雅美的女性跟那个政治没什么关系,相当专业和善的气质获得不少拥戴。

于是扩大规模的公司就选择的面积比较大的这个巴黎郊外庄园作为总部所在,在不改动原有历史价值别墅楼的基础上,在周围设计建造了好几栋颇有些LOFT风格的几层玻璃房办公楼,让传统跟现代的建筑在这片绿草茵茵,原本用于打猎的庄园里面呈现出很有特点的和谐美感。

玛若有点悻悻:“我想开恩佐,安保人员都建议我最好还是乘坐沙狐,就因为防务公司内部网络上把所有相关产业的保护等级提到了A级!”那当然,齐天林那边开始在两个国家同时动手,无论是针对哪方面都有值得防备的理由。

柳子越先把儿子扶上踏板有些高的沙狐,自己再上车,还要接过助理递上来的电脑跟文件夹,笑笑在玛若对面宽大的真皮沙发上坐好,顺手把笔记本电脑在车壁内侧翻下来的小桌上固定好开机,才回应:“我也一样……喏,都得跟着回岛上,要不是天骄说要回去看哥哥和阿棕小猫,我都不想兴师动众的回去了。”

外面形色匆匆的十来个男女安保人员都穿着西装,分别踏上前后的不同品牌越野车,小车队才重新上路,三部越野车拉开距离,不着痕迹的混在其他公路上的汽车中间,

对略微有些抢眼的沙狐提供保护。

柳子越是决心要试着开始了解齐天林的事业,试着让自己力所能及的提供帮助,所以最近的工作相当繁重,上车就蹬了鞋,一边用穿着丝袜的脚丫子控制儿子,一边快速的在电脑上查看什么东西,口中还不停歇的询问玛若:“他发动这样的事情会死很多人么?”

玛若就稍微专心一点照顾儿子:“他不是第一次搞这种事情了,自己心里有分寸,不会滥杀无辜就是了。”

柳主播主要是从新闻媒体的角度来解读这个事情:“很……怎么说呢,他这种做法有点类似剃刀边缘的感觉,媒体稍微控制不好,就容易偏向刽子手之类的定位说法,很头疼的。”

玛若嘿嘿两声:“这方面我以前也担心,但是安妮不是说声音都掌握在强者手里么,你不是也鼓吹任何媒体的声音都是有自己解读角度的么,所以说你的声音还要更强大才能帮到你丈夫啊……”

柳子越信心满满:“肯定会的,只要你们持续给我投资……”

玛若正要开玩笑的哭穷,电话就响了,安妮的声音:“来伦敦吧……圣玛丽号在伦敦附近的机场等你们……”

玛若要反抗权贵:“凭什么!过周末呢,我们回岛上去,以后就要搬到圣玛丽岛上了,再感受一下。”

安妮兜圈子:“别怪我没跟你分享哦,这架圣玛丽号可是临时被齐天林从改装工场里面找到非洲,然后马上就带着武装护卫回来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财迷姑娘立刻就屈服了,还得劝说想带儿子去看宠物的柳子越:“收获!一定有收获的,你不是要投资么,等投资局那边把钱倒腾出来就投给你!”

柳子越做了几秒钟的思想斗争,给儿子许诺:“我们明天去动物园看!”

马上通知车队修正路线,赶到机场看见了一身脏兮兮的圣玛丽号,原来的漂亮色块刚刚被打磨掉,还没来得及喷涂新的花色呢,就被调过去了,等登上舷梯就更加瞠目,里面给拆得那叫一个简陋,连空调管道口都是直接露在外面的,所有的装饰面板和沙发都给拆了个干净!

五名全副武装的廓尔喀一声不吭的坐在地板上,他们中间就是堆在一起打着封条的大小皮箱!”

最后柳子越跟玛若不得不一人坐了一个廓尔喀搬过来的皮箱当座椅,其他保镖也都见怪不怪的席地而坐。

直到到达伦敦,所有的箱子即刻送入帝国银行的金库VIP保管室,三位姑娘才终于有机会打开那份清单文件,那份价值一百多亿美元的各种财产清单,

纵然安妮在提醒玛若这中间只有百分之六十是自家的,玛若还是豪气的对柳子越说:“明天你干脆带儿子去把动物园给买了!”

柳子越只能幸福的做晕厥状……

但就在这时候,把她们送上飞机,再自行返回岛上的那个车队驾驶员反馈回来消息,他们在接近迷雾岛那个上岛中转站的时候,遭遇了突然袭击!

当场造成两名护卫驾驶员身亡,一人重伤,只有沙狐里面的那个驾驶员保得安全,因为整支车队其他人都跟着圣玛丽号飞往伦敦了,所以就这四名驾驶员。

纵然这四人都是欧洲籍PMC,经历过不同程度的战场历练,还是在措手不及之下遭受重挫!

而且根据反馈,这绝对不是什么偶然随机的行为,是有意在等着他们,摸清了规律以后就是在这个周末度假的时候等在那里。

也就是说,柳子越跟玛若要是按照原定计划直接返回岛上的话,也会被这些袭击人员拦截到!

还真是阴差阳错的躲过了这一档子事儿!

刚刚还充满喜悦的三位姑娘有点诧异的面面相觑?

真的有这样凶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