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77章 不一样

第七百七十七章 不一样

齐天林是在登上直升机的时候,听见自己老婆车队被袭击消息的……

他跟蒂雅还有买买提等人呆在营地里,就是在等AW101回来,只有用过这种东西,才会感觉多么方便,可毕竟AW101的速度还是不能跟C17相比,略慢一点。

跟小老婆相聚的时间也就这么一点,蒂雅还得继续留在加图拉带着自己的分队维持秩序,但是齐天林就必须立刻又要出发。

买买提绝口不问阿腾的现况,只是把自己这部分人的情况对齐天林做了个简单扼要的汇报:“来自各个军区的都有,但还是以维疆这边军分区的比较多,所以反恐作战训练强度是有,技战术强度不够高,需要再加强训练。”

齐天林指指机头的方向:“先试试吧,你的分队注意在整个行动当中,不要担任尖兵,负责贯彻我的思想就好,战术上熟悉演练适应为主,想想你们当时刚上战场的时候怎么做的,好好把人给带出来……”卫星电话蜂鸣声响起。

听完电话的齐天林却没有任何激动的情绪反应,哦一声,反复叮嘱接下来一定注意安全就挂掉了电话。

另一边的玛若还有点莫名其妙:“他不是应该马上哄哄老婆孩子么?”

安妮靠在沙发上舒心的笑:“这就是你的选择了,你是要一个成天陪着老婆孩子转悠的男人呢,还是要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这种时候,他啰里啰嗦一堆没营养的话,不如马上着手开始清查事件!”

柳子越就靠在另一边若有所思……

的确是,齐天林挂了电话就开始连续给好几方打电话,首先是苏珊,叮嘱丈母娘一定保证公司安全,加强各处基地武装人员的护卫,第二就是萨奇,让他立刻带个痕迹小组到袭击发生地点勘察结果,最后才是给那位一直跟他联络的法西兰内政部的非洲事务委员会主席,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做了个通报:“这是在法西兰境内发生的恐怖袭击,我目前可以保持克制的态度,等待国家宪兵以及国家安全局的调查结果,但如果再有类似的事件发生,我就只能按照我们的规则来处理这件事了。”

这位主席先生还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回答:“我现在才知道这件事,我会立刻去了解一下,并把这件事跟总统先生汇报的……”

齐天林要的就是一个态度,他始终不过是一个个人,一个公司,面对的是全球排名前几位的国家,不可能狂妄到不知道自己的位置,所以自己的口气也不是很生硬:“我在非洲的土地上为你们的公民以及企业提供安全,而我的家人和企业却在你们的国土上发生这样的恐

怖袭击,我需要得到一个明确的说法……我重申一遍,战场应该在这里而不是法西兰,你说对么?不要来试探我的底线,我期待您的好消息……”暗示的意味已经很浓重了,如果把战场移到法西兰,那就是恐怖袭击了,难以控制的后果。

买买提能听见齐天林跟各方打电话的内容,这个时候瞥眼看看他头仰起来靠在机舱壁上,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想想摸了两颗烟出来递过去:“要不……让老板娘回国内去?总还是安全的。”

齐天林笑着接过去,凑过去让买买提帮他点燃:“这就是命!是谁在背后动手,我肯定要揪出来,还得做给别人看,敢破坏游戏规则,对家人动手的下场是什么样子……回国就算了,哪能这样随便当缩头乌龟,我倒是要看看了,谁敢伸手,老子一个个的斩断!”

这才有点铿锵的感觉!

下了直升机,这边呈现出来的就是跟加图拉完全不同的地貌,周围葱绿的大树跟湿润的空气让人似乎不太容易相信这是在非洲,同样用折叠钢丝网和纤维板构成的沙土高墙构筑的军营里面,密密麻麻都是东欧长相的汉子。

还别说,买买提等人的相貌融入进去真有点分辩不出来的感觉,除了极少数的六七名黑人混在其中,其他都是乌克兰周边几个国家聚集起来的哥萨克,一水儿的AK步枪,一脸的期待。

齐天林简短的要求了一下各个分队必须服从他刚带来的这些纪律管理人员的监督,却没有讲太多的战斗走向,只是提醒很快就有交通工具来运载他们到前线,自己就单身跟随直升机离开了。

他过来只是把买买提等人交付给波波维奇带领的哥萨克各分队,这支部队的战斗力和纪律性都还有待了解,在接下来的行动中需要买买提他们相当的约束!

因为这接近两千人的作战行动才是只会按照他的临时要求展开,跟已经在这片土地上作战的黑人士兵们拥有完全不同的目的。

其他地区的小黑们也需要去检阅一下,直升机马不停蹄的就先到非中跟卡隆迈的边境一带找到亚亚,叮嘱他时刻注意邻国的动向,随时可能过去支援,顺便肃清非中西部这一带的安全,逐渐建立桥头堡,让运输物资跟后援一步步开始在这个区域建立起生产秩序来。

亚亚才是这块西部地区的总督,这个带着人马驻扎在这边比较富庶区域的家伙颇有点束手束脚的投诉:“迪达派了人一直在我身边指手画脚,不许这个不许那个!要不是你叫我别跟他们计较,我早就把他们几个杀了!”

齐天林拉着自己弟弟到窗边看外面

:“我们都是打仗出身,你看看外面,你想过没有,如果没有这些政治人员每天念叨,你的人打下这里是什么结果?你是不是觉得应该抢掠一番才带劲?那我们在这里也呆不长!我们是要拿下这里当成自己家东西的,你觉得自己的东西还能随便乱抢么?”

亚亚一直都对迪达有些不感冒,这个时候也颇有些不太适应这种不是很符合小黑价值观的做法,挠头……他更习惯风一般的掠过,搜刮一番换下一个地方,典型的土匪作风,但齐天林和迪达灌输的显然是另一种方式。

但对齐天林的信任是毋庸置疑的,瓮声瓮气:“嗯!我学着保护好自己家的东西!”

齐天林蹲在窗边给亚亚讲述了今天刚从欧洲传来的消息:“我们现在的情况并不是一片大好,反而非常危险,你是想我们被打得一无所有,只有回到索马里那个海边当海盗,还是跑回欧洲躲在哪个地方不敢冒头?”

“很多方面都在想从我们手里分好处,这个时候,我们只有把自己手里的东西紧紧的握住,再把这些东西变成刀枪拳头,狠狠的打疼这些想伸手的人,我们才能站稳脚跟,谁都不敢把我们怎么样……”

“你现在就在图安跟迪达的中间,他们任何一边有问题,都需要你去救援,所以我才会把你放在这中间,记住了,我要的是这两个国家的繁荣富强,成为我们的基石,而不是烧杀抢掠,试一试,我们要把非洲,把你的家乡都建设得像欧洲华国那样繁荣漂亮!”

亚亚张着嘴,眼珠子不停的转,显然是把自己去过的那些漂亮国家都回忆了一遍,才想起自己那个破烂穷困的祖国:“能……行么?”

齐天林笑着搂弟弟的肩膀:“你哥哥大熊经常都说他想挣钱以后把你们都接出来,接到欧洲过好日子,可是他也经常抱怨欧洲人歧视非洲来的,你自己这些日子在欧洲也能感觉到,对么?那为什么不把我们的地方也建设得那么好,为什么非要跑到欧洲去呢?”

这种描绘的景象,让亚亚呼吸都有些急促,关键是他现在也不同了,不再是那个拿着一把弓箭跟在齐天林背后的小黑人了,虽然他一直都在尽力的把自己定位为齐天林的管家或者战斗助手,可随着雷斯特这样的专业管家、越来越多的战斗人员加入,他有时候都有点迷茫自己该做什么,当然他不会想到自己该怎么定位,只是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来帮齐天林,所以才会对贸然加入,却地位逐渐升高的迪达有种由衷的抵触感。

作为齐天林最信任的弟兄,作为其实管理着所有黑人军队,超过两千人的首领,这样的

情绪是相当危险的:“这……才是您的梦想?”不知不觉说话的口吻又变得非常尊敬,他是知道齐天林那些神奇的地方,所以他也是把齐天林挡做一个崇拜的象征,现在似乎也只有这样的目标才衬得上那些神迹。

齐天林笑着点点头:“对于我来说,目标也是在逐渐完善的,几年以前我们一起寻找那个叛徒,我以为那就是终点,可是我们现在有力量有能力,难道就真的躲回岛上去过那种每天闲极无聊的富翁生活么?你的阿爸他们都还在那个地方艰难生活,难道把他们全部接出来就好了么?邻近的部落村子呢?都接走?蒂雅的村庄呢?迪达的族人呢?难道都接走?”

亚亚沉默了,抿住嘴唇不停的点头!

思想工作做得正开心的齐天林又感到电话在震动,摸出来接通:“我代表法西兰政府,对你的家人遭遇到的恐怖袭击表示遗憾……”还是那把之前齐天林和那个内政部主席通话时候听见带点南部口音的法西兰腔调。

齐天林态度相当的平和,顺手做了个抽烟的动作,亚亚就笑着从齐天林战术背心背后众多的口袋里面掏出两支切头点燃递过来,一人一支,美滋滋的蹲在那里,耳朵却不怎么在乎齐天林说什么,眼睛用另外一种感受看着眼前的这片土地……

的确是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