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78章 带坏

第七百七十八章 带坏

作为一家专业的PMC公司,没有那些大型上市公司复杂的体系,一旦遇见事情的时候,反应还是很直接快捷的。

沙漠鹰公司主要就是在穆尼拥有那么一处几层楼的大型办公室,立刻就有好几组携带沉重枪械包的便装人员陆续进入公司驻扎,所有文职本地员工放假一到三天,作为自己都是在随时为客户提供VIP护卫方案的公司,自己当然也是有预案的,只有苏珊漫不经心的靠在窗边手指挟着一根长长的女士香烟给女儿打电话:“正好,你们去了伦敦就在那边多玩些日子,最近别回来。”

玛若总算是对母亲有点担心的情绪:“要不您也来这边?”

苏珊笑得轻松:“多大回事儿,你忘记了?之前不是有人来找罗伯特寻仇,保罗不是还救了你么?这个行当成天都在跟枪械弹药打交道,再正常不过了,我说你们就是有这个运气,所以根本就不会有事儿,我这边几十号人呢,还是没有谁敢在市区这样肆无忌惮的,宪兵系统和国家安全部都在查了。”街道口也停了两部警车,主要是防止专业火并啊!

玛若的岛上也立刻收紧,这次的袭击就是靠近这边,所以这一部分的警惕性更高一些,岛上毕竟距离岸边有几十公里,架上几部大口径机枪在城堡城墙上,还准备了几部肩扛式防空导弹,就足以防备大多数船只或者飞机的袭击,只是得二十四小时进行高密度的监视,有点费眼神,阿腾不是在岛上么,他更警惕一些,觉得水下更危险,捣鼓着给玛若申请,能不能装几部声纳和雷达,民用级的费用也不高。

玛若大笔一挥就同意了,这才几个钱,反而是延伸决定要把圣玛丽岛那边从建设开始就要准备好这些东西,万一再有个什么事情,所有人马都可以拉过去防备,只是刚开始跟设计施工的单位打电话,安妮就叫住了她摆摆手,搁下电话才开口:“别……迷雾岛上你怎么折腾都没事,圣玛丽岛就不一样了,那始终是靠近美国的大西洋跳板,会有负面影响的,而且,保罗不是说那边还留下了一个雷达站么,那才是美国人的专业级设备,有什么事情,你也可以借用他们的讯息,没必要自己搞。”

玛若才悻悻作罢,但圣玛丽岛的建设就催得更紧了,要求把原有的军用设施推平以后,就开始建设,优先建设自己的家园别墅,然后再一边迁徙员工家属过去,一边建设,两边不耽误,只是有点嘟哝:“真不知道是谁这么讨厌,居然盯上了我们家!”

安妮云淡风轻的:“跑不掉的,这种事情在欧洲,怎么都会留下痕迹,保罗现在也不是以前了,必须要给他一个交

代。”

齐天林这边真的得到答复:“初步调查,这是一个以非洲移民为主的民族主义团体,因为之前贵公司在非洲的一系列业务活动,对你公司以及家人的袭击,我们已经责成安全部门进行调查……”

齐天林有点诧异:“我这些公司之间的关系我自己都觉得错综复杂,有这么多国家交错在里面,你认为那些只能勉强辨别字母单词的非洲移民已经能娴熟的搞到内部情报,找到我的公司跟非洲发生一切之间的关系?能那么准确的找到我家人的行动路线?”

那把声音还是安静而温和:“这只是一个初步的调查,具体的内容都还需要大量的查证……”有点官僚主义的口吻。

齐天林笑起来:“好的……那我就等待一个深度调查以后的查证。”不再多问什么就挂上了电话。

怎么可能?齐天林怎么都不会相信这是个非洲移民团体对自己家人的袭击,这件事无论如何背后都有法西兰的影子,所以几道新的指令发给迪达,再给苏珊打了几个电话,齐天林就从亚亚这边直奔非中首都了。

在没有亲卫队的情况下,当直升机降落在首都那个已经被最近两三次政变者战斗打得有些残缺的总统府广场前,提着步枪走下来的齐天林被耶米斯基纳和图安带着人迎接进去的场景,被不少当地有心人注意到了,直升机没有停留,加满油就直接腾空而起,返回北部了,这边现在还不具备完整的地勤能力,加加油就不错了。

在非中的首都,有不少的眼睛在窥探着这一切……

毕竟对于周边的这些国家来说,目前的这一切太惊悚了!

非中的内乱他们并不是很在意,这个内陆国家并不会对周围国家造成什么威胁,但是国外势力的插手,让非中共和国瞬间变天,眼瞅着这个国家就要出现一个跟以往似乎有点不太一样的政权了,周边各国在非中首都的眼线肯定是都看着耶米斯基纳的那些均贫富宣言表现的。

自己不敢直接出兵来非中平乱,但是在背后怂恿非中首都的官僚以及有钱人,既得利益者们发动动乱,还是可以做到。

更何况……

爆发在卡隆迈的政变,结合之前周围每个国家都被小型动乱干扰的事实,谁都明白跟非中的这批神秘力量有关,他们恐惧了!

既然能发动在卡隆迈,就可以随时发动在周围的任何一个国家!

这还没有完全摸清的情况下,到底在非中首都吉班能做什么,周围的好几个国家都在观望。

其实吉班是个很有点特别的首都,这个目前有

二十多万人口的全国最大城市,居然是在国境线边,城市隔着一条河,就是邻国扎伊尔,这不知道这样一点没有战略纵深含义的首都,当年是怎么定下来的。

所以邻国想要渗透进来也太容易了。

当然邻国自己也好不了多少,扎伊尔跟布刚果的首都也是在边境线上的,还是隔河相望的那种,河岸西边是布刚果的首都,东岸是扎伊尔的首都,所以这几个国家自己本身的动乱频频让首都建设一直停滞不前。

不过吉班本来也就是个从部落发展起来的城市,说是有几十万人,其实都分散居住在周围密密麻麻的没有什么规模,除了华国和法西兰援建的一些标志建筑看着有点气势,其他都脏乱得很,基本就是个乱糟糟的丛林小房子聚居区。

总统府距离边境河边就三四百米,这样奇特的设计不知道是不是就是便于万一有事好逃过国境线,齐天林有些匪夷所思的站在总统府办公楼白色的栏杆边看着宽阔平坦的大河,耶米斯基纳和图安带着十多个人站在他身侧。

看着周围起伏的山体丘陵还有河水,其实很有点悠闲的山野气息,但收近目光就能看见总统府的墙面到处都有零星的弹孔,不少建筑也有损毁的痕迹,图安等人算是捡了个落地桃子,攻进来没有遭遇太大的战斗,但是之前叛军跟政府军在这里犬牙交错的打了好长的时间,破坏得很重,而眼前的这俩显然也没建设的心思,一点修补都没有做,很多地面倒是清洗过,那些深浅不一的痕迹说明原来有很多血迹已经浸到水泥或者地砖的缝隙之间了:“怎么样?现在你们已经算是拿下了这个国家,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图安就只知道嘿嘿笑,指耶米斯基纳:“他们知道该怎么办,我只按照您的要求作战就是了。”和亚亚一样是从部落里面出来,跟着齐天林成长起来的作战指挥官,他的心思更简单一些,也许在部落里面他们都只是把自己定义为作战领头的,还没有拥兵自重的习惯,对他来说,齐天林不光是兄长,更像是族长一样的身份。

耶米斯基纳就要有条理的多:“我们在等待机会把本地的权贵和反动派一网打尽!必须要解决这些人之后,我们的国家改革才能推行下去!”

齐天林顺手把步枪背到背上,笑着看这个打扮要明星派头一点的家伙:“这个一网打尽的行动,你们是怎么准备的?”

耶米斯基纳也露出点图安那种嘿嘿笑的表情,但是绝对其中有点本质的区别,没有图安那个表情来得憨厚,老实说,有点迪达的影子,背了背自己背上那杆装饰性大于实用性的单发步

枪,上前两步凑在齐天林的耳边小声:“我们把这边的情况了解以后,走之前主任就留下了一个计划,现在跟研究员先生沟通以后,调整一下,就盼着您来呢……”

主任自然就是迪达,凡是从那个民主大学出来的学员都这么称呼他,研究员先生则是内部给阿腾的代号。

齐天林略微好奇:“等我?需要我怎么做?”

耶米斯基纳的声音还是很小:“在北部地区就传说您是外国人支持的实际掌权人,这边也有人知道,更何况还有些别有用心的消息从外国传进来,说您就是美国人的爪牙,只要扳倒您,就群龙无首,所以……有人在收买我们,准确的说,是在收买我。”

齐天林哈哈哈的笑起来,再次打量一下这个原本的非中叛军小头目:“收买你?能给你开什么价码?”

耶米斯基纳继续嘿嘿笑:“嗯,说得天花乱坠,但他们是真想不到,以后会是我当总统,我还会有多少个也能当总统的同学,他们以为我们还是只为了钱才来战斗……哦,我打算同意他们的收买,带您参加一个他们举办的宴会,并且让他们准备好在这个城市发动一场军事暴乱,研究员先生说这个叫……将计就计……”

这个词他说起来是真困难!

齐天林有时候都觉得把麻桦腾跟迪达放在一起,不知道谁会把谁给带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