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80章 炸雷

第七百八十章 炸雷

齐天林没有他自己惯常的全副武装,居然是身上涂得五颜六色!

花花绿绿完全涂满了!

从头到脚都是先用黑色打底,然后再用红绿红几种颜色涂满……

要是马克在现场,一定又会为了齐天林这种为了做业务,完全不惜牺牲自己色相的做法感动流涕了!

耶米斯基纳拿着麦克风开始叽叽咕咕的颂扬天神!

那一群原本武装的小黑都放下步枪开始跟着耶米斯基纳神叨叨的跳大神!

原本非洲就是典型的拜物教,也就是原始宗教,身边的任何物质都可以作为崇拜的对象,从天上的云彩到手边的一棵草一块石头,而且通常就是一个部落一个崇拜,所以说不同部落之间才会经常打得头破血流!

点子是迪达最先提出来的,他认为在非洲进行这种类型的革命,必须要带有一定的宗教色彩,别的殖民主义都是带着宗教色彩来侵略这块土地,可迪达却不知道是在太平天国还是义和团之类的项目上面找到点灵感,就觉得他这个泛非洲主义的革命必须要带点这种玄幻的东西,才容易凝固信众,也更容易架构那种不同国家的国家领导人却来自一帮人的特殊构造,也就是说,国家可以由耶米斯基纳这样的人来领导,但是在他们之上还应该有个神化的人物,阿腾觉得也不妨一试,所以就给这个计划里面添加了太多的花样!

说起来,阿腾这个研究军事政治的专业人才,脑海里面关于这样的把戏真是不要太多!

耶米斯基纳念念叨叨一番之后,就解下背后的步枪,拉开枪筒,就对着七八米外的齐天林猛轰一枪!

这就是当年著名的义和团刀枪不入把戏……

无非就是用香灰做弹丸,弹丸放在火药的后面之类的,声势惊人,香灰还要在枪口膨出一大堆烟尘,齐天林是毛发无伤!

耶米斯基纳这跟着迪达学出来的家伙,还真是个好演员,一脸惊讶的高叫一阵才扔了枪挥手,几个小黑就从旁边抬出一口大锅,往里面倒满了**,立马点了火堆,那叫一个熊熊大火,然后就挥挥手绳子慢慢的把齐天林放下来,就在火焰之上,油锅之上!

刚才那一波的枪击,都已经引得下面惊呼连连了,现在除了音响还在放着一点徐徐的背景音乐,几乎所有人都有点屏息凝神的看着聚光灯集中的空中!

其实齐天林就穿了个大裤衩,不过这油彩是真涂得他自己都认不出自己,算是豁出去了,不然这事儿还真没法叫别人来代替了做。

没多一会儿就烧得沸腾起来!几乎所有人都看见

那口跟浴缸似的大锅里面满满当当的**都烧开了,滚起来比锅沿还高!

那直升机下吊着的齐天林居然就单手抓着绳索慢慢的滑下去,滑进了沸腾的油锅里!

数万人的体育场那叫一个热闹,顿时就跟这油锅一样沸腾起来!

混了点油的锅里全都是白醋,沸点才四十度,也就比体温略高,为了保险,阿腾还叮嘱加了小半锅的硼砂,结果温度甚至还没有体温高!

齐天林只担心这跟洗澡似的,要把自己的油彩给洗掉了露出黄皮肤,那该怎么办?

看来这不搓洗还是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挥挥手做做手势,直升机就升起来,齐天林慢吞吞的被拉离滚油,毫发无损的样子,立马就让周围台下的人在那些工作队的带领下俯身跪拜了!

就算是开水这也烫脱了皮吧?

但是数万人,总还是有人懂点科学不相信这种鬼怪之说的,譬如自来水电力公司的老板,好歹也是个工程师,在初期的惊讶之后,就跳起来挥手要质疑!

齐天林已经腾空十来米了,双手这么一放,翻滚着落地!虽然没有吊威亚那么腾云驾雾,但是在手臂腋下紧紧贴住的战刃帮助下,还是丝毫无损,又引来山呼海啸的叫声和喇叭声,落地以后,头上戴着古里古怪羽毛帽子的齐天林随手接过耶米斯基纳恭恭敬敬递上来的香烟,打个响指,两人交接手时候抹到两根手指上的不同化学物质一摩擦就燃起来!

齐天林带了一层防火手套,也给涂得花里胡哨的,所以骚包的把两根手指竖着烧了一会儿,听着山呼海啸一般的尖叫声和喇叭声,才点燃了香烟,估摸着也烧得差不多了,才故作轻松的甩甩手,灭了火……转头满带不屑的看着那个自来水电力公司的老板!

这个时候,对方吼叫什么台下的人都听不见,只能看见那个肥胖的黑人对天神一般人物的不恭,咒骂声四起,但那几个老爷相互看了看,又看耶米斯基纳,这年轻首领就从腰间拔出一把手枪递过去:“我是信他的,你们不信,就过去对他开枪……”

数万人的吼叫,去过满座足球场的人就知道,或者参加大型演唱会的也差不多,那种齐声高喊或者嘶吼的时候,有时连自己的声音都无法听见,只有全身心的震撼,这种震撼甚至会带动人的情绪变得无比狂热!

所有人的都看着那个高于球场,但也只是略高几米地方的平台上的一举一动,站在看台高处的人甚至比平台还高很多,眼睛都是雪亮的,听不见说了什么,但是能看懂台上的动作,就跟看哑剧似的!

头当然也是改装过的,可耶米斯基纳是真没想到,那个自来水电力公司的老板狂吼着:“你们这些装神弄鬼的东西!”

转身一把就抓过了这把手枪朝着齐天林冲过去!

叼着香烟的齐天林脸上都给画得跟个莫西干武士一样白一道黑一道的,这个时候很有点神棍气质的对着这个胖子黑人摘下香烟,用拇指跟食指掐着烟头,看准了烟头里面事先藏着的打火石给烧得通红,用无名指这么一弹!

啪啪的闪光带着炸响,就好像电光雷似的飞着朝那个自来水店里老板砸过去!

体育场里面的声音真的瞬间爆棚!

香烟才多大,又没有格外的追光灯,刚才齐天林点亮手里的火焰就很招眼了,现在很多人几乎是没有看清他手里的香烟,更是看不清他手上的小动作,只觉得他就好像天神一样发了两颗雷啊!

神迹一般!

拿着手枪的老板对着齐天林就扣动了扳机!

枪声几乎都被巨大的喧哗声掩盖了,但是齐天林熟视无睹的接受了这连续的几枪!

空包弹罢了,哪里有什么弹头打到齐天林身上?

浪潮一般的人群从球场上往中间涌,这个时候才体会出悬空的台子有什么好处,要是还在地面搭建台子,多半就一下被冲垮了,要不就会冲上来搅乱情况,哪里还有后面的精彩表现?

齐天林把烟叼回嘴里,闲庭信步一般走近对方,那个法官老爷却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把手枪,二话不说就对着齐天林又扣动了扳机!

这就真的是计划之外了,按照耶米斯基纳的剧本,应该是他用那把手枪来射击齐天林的,可是被对方抢了去也算是符合事件发展,看看呆若木鸡的那个自来水电力老板,估计他的脑海里面都在转悠齐天林是不是真的天神附体……可居然这一把枪就突然冒出来!

还好齐天林身上涂满了花花绿绿的油彩,两发子弹猝不及防的打中他的腰腹部,少量的血迹迸发出来就被掩盖住了,深色的地板也看不出来血滴,但剧烈的疼痛让齐天林还是有些狂怒,上前两步右手一拳就格挡开了还想继续射击的手枪,右手腕顺势这么一别就把手枪熟练的换到自己的手中,毫不停歇的在对方头部快速扣动!

如果说刚才瞬间的惊呼安静一刹那,绝大多数人都听见了枪声,去看见齐天林依旧生龙活虎的扑上去,现在看见他那近乎于神技的娴熟动作,那种黑人尚武的因子又发了他们对这位天神的更加崇拜!

齐天林手中是一把极为罕见的维克托手枪,这种南非的手枪能装满

十五发子弹,现在打发了性的他,右手抓住手枪,左手就直接揪住这名法官的领口,手枪放在对方下颌骨上连续射击,弹头立刻朝上击穿了对方的头盖骨!

就跟当年蒂雅在安妮号上杀人的手法差不多,但是齐天林操作起来就显得格外轻巧,单手几乎把对方提离了地面,单手举起这个看起来足有一两百斤以上的黑人,右手的扳机传出清脆的枪响,血迹跟白色的浆体飞溅在四周和他的身上!

暴力杀人的场面永远都是最有震撼力的,单手高举挥舞人体,齐天林飞速的就打完了手枪弹匣,弓身顺手从烧得极旺的火堆里面抓出一根燃烧的粗木,狠狠的砸在尸体头部!

请注意,齐天林是活生生的抓着一根燃烧得极旺的火棍啊,手就在火焰之间,绝不是夏威夷武士表演的两头燃火中间空余的棍子,而是通体燃烧的火棍,那种挥舞起来的动作,就好像恶神舞动火焰在怒吼!

连耶米斯基纳都看呆了,他可是直到齐天林只有右手手指上套了点防火指套,这左手完全没有防护的!

然后齐天林一边砸一边不小心的把火苗溅到了自己剩下的香烟上,还有几颗打火石一下就在他的脸前面炸开来,那效果!

全场人看见的就是他连嘴里都能吐炸雷了!

(最后这个不怕火的细节请大家猜一下是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