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81章 诱惑

第七百八十一章 诱惑

齐天林是真气蒙了才随手抓火棍的,原以为自己反正不会烫伤,可这么一抓,手上真的不疼,扔掉火棍的时候,还奇怪的看了看自己没有丝毫伤痕的手掌,难道自己进化了?

但腰腹间的那两枪的痛感残余还在,说明一切都是真实的,齐天林怒吼着转身面对那个已经吓得趴下去的自来水电力公司老板:“造反!?你们还想对我谋反?!全都给我滚出来吧!”

高高的手一挥,那些混杂在体育场看台下面,和耶米斯基纳的人躲藏在一起的数百名密谋叛乱者,其中一部分还是邻国派来的协助人员,突然就遭遇到周围毫不留情的扫射剿杀!

密密麻麻的枪声响成了一片!

在数万人的场所搞这种枪击是极为危险的,很容易形成踩踏事故,可齐天林这个时候是真敢……

因为从他的高度看过去,几乎全场的人都趴下去了,听到枪声,惊恐的抬头,但第一动作基本就是看他,齐天林给耶米斯基纳使个眼色,那边用麦克风跟个主持人似的开始吟唱:“这是天神的怒火,天神要灭杀那些心不诚的叛乱者,只要追随天神,我们终将获得庇护……”

齐天林偷眼看了一下,附近一根细钢丝还在几米之外,不动声色的胡乱鬼跳几下,接近了钢丝,挥舞手臂中抓住扣在自己后颈的环上,使劲拉两下,高空的直升机得到讯号就开始收卷钢丝,这么闹,直升机那点高空的声音可以忽略了,只是这距离能放下钢丝在平台上,就不错了!

这时候的齐天林就真的成了吊威亚,摆个莫名其妙的童子拜观音造型,好像无端端的升空了,从后腰摸出一把纸片,随手就撒出去,雪花一般的在空中飞舞……

下面的民众跟疯了一样冲上去捡拾,凑着光线一看,全都是耶米斯基纳的照片,还是艺术照!

这个时候的新非洲民主党领导人也眼观鼻鼻观心的摆个神棍的模样,站在高台上,背着那杆步枪,做出神圣高傲的姿态……

下面的小黑们开始把那些作乱者的尸体抬出来,堆在高台之下!

麦克风被另一个耶米斯基纳身边的同期学员拿走,饱含深情:“天神一定会在天上看着我们,保护我们……耶米斯基纳就是他的代言人,我们将会引领大家走上更为美好的生活……”啰里啰嗦的煽情一阵才说到重点:“从明天一早开始,所有人重新登记户籍,获得新身份,获得新生命,得到一份新工作,开创我们美好的明天!”

那语调,铿将有力得好像华国央视的主持人!

齐天林这个时候就坐在一架AW101直

升机的舷舱门边,嘴里叼着一根副驾驶过来给他的香烟,两个驾驶都忍不住笑:“老板,您这副打扮,要是不给封口费,我们会告诉所有苏威典的媒体爆料的,一定会大赚一笔!”他们在高空还是用高清摄像头记录和观看了这一场闹剧。

齐天林不尴尬,哈哈笑:“安妮他们家族几百年前不也说自己是天赋神权么?道理都一样,关键是怎么少杀人,早点达到效果,你们的薪水才能水涨船高啊,这么多人,我容易么?”

俩苏威典驾驶员也哈哈笑,一边嘲笑着这个感觉相当亲密的公主未婚夫兼老板,一边就拉动操纵杆快速离开这片空域……

首都,应该是能稳定的拿下了!

这原本就是不知道齐天林神奇异能的迪达和麻桦腾两人结合非洲巫术加华国跳大神捣鼓出来的闹剧,齐天林明白这一幕其实有很多国家都在看,不光是周边的邻国,欧美国家同样注视着这一切,说不定这俩驾驶员一回头就会把视频传递回苏威典,空中的卫星说不定也记录了什么。

但所有稍有常识的人都会把齐天林的这些行为视为魔术,就跟当年他在洛克那里利用战刃骗了五百万一个道理,除了一笑置之的讨论齐天林这种手法,不会有任何人怀疑其中有什么非科学性的东西,可以解释的理由太充足了。

可原本只是打算拿下这个数十万人首都的造神运动,却没曾想给后面留下了相当多的影响。

齐天林坐在机舱边抽完烟,就起身拉上舱门,在后面换上自己的战术背心跟枪械,脸上的油彩都懒得擦拭了,就这么靠在驾驶舱后面的门边从驾驶员大幅窗看着外面黑漆漆的非洲土地……

驾驶舱里非常多的暗绿暗红色开关显示屏,两名驾驶员相当娴熟,在夜间也没什么复杂的,一个喝口饮料回头跟他小声聊天,另一个就注意观察各种仪表转入自动巡航驾驶,很安静,偶尔能听见一些空管台的查询呼叫,不予理睬,对于这样的军用直升机来说,被动主动防导弹监测系统都是有的,只有被锁定才是大事儿,不过这一带,谁有防空导弹啊?所以说简直就是如入无人之境。

但直升机的方向仪上面却不是朝着北面的三角洲地区,而是一路向东!

就这三个人……

在吉班发生的这一场欢乐盛会,最后是在又一次离场每人获得一份饮料小吃跟宣传手册中圆满结束的,那些混在人群中蠢蠢欲动的人彻底被打消了念头,要知道就算是邻国派来的细作,也不会有多高的文化程度,就连那些欧美国家买通的探子,在回头汇报的时候,也是结结巴

巴描绘得神乎其神,但是一夜的时间,也足够让这一幕传递到很多地方了,邻国距离最近的反而要渡过河才能传递消息,因为整个吉班市是有电力,但没有外界通讯的,除了卫星电话,几乎不能和外界沟通,这是耶米斯基纳控制首都的一个重要步骤,管制了最大的那家来自华国的手机通讯公司,通知不得到他的许可,不得开放。

但显然,所有人,所有方面都知道,吉班市已经变天了,那些在平台上面趴在耶米斯基纳面前瑟瑟发抖的大老爷当场就被枪毙了两个,剩下的也被严格控制,除了派人立刻去查封占领他们的家,还在大会上宣读了相关的罪行,欢迎所有民众明天下午到这些大老爷家参观他们的奢华生活,这是不同阶级之间最有煽动力和同仇敌忾气氛的做法了,跟开仓放粮的效果差不多,是阿腾的提议……

得到最终结果报告的迪达也非常满意,自从跟上了齐天林,他以前各种策划却总是不能实施的那种无力感终于消失了,在齐天林的身边,无论他想做什么,那种得心应手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的智力终于得到了充分的发挥!

但看看那个站在窗边一声不吭的阴冷目光护卫,迪达笑着招招手:“我的一切都是老板给的,我明白……但我也知道欲壑难填,我是个不安分的命,所以我才愿意你一直跟在我身边,如果我有什么你觉得在背叛他或者背叛非洲的时候,就直接杀了我,我打不过你的……”

身上依旧没有一把枪的的人冷哼两声不说话,只是拿手指指桌面上的单兵步话机,迪达明白他的意思,拿起来开始给遍布全城,利用中继台能够收听他讯息的小黑们发布指令,马嘉的人马是重点,要求他们撤出所有跟法西兰人产业相关的区域,然后转头迪达又用另一个频道呼叫一组待命的小黑可以开始打砸,目标当然就是刚刚撤离保护的那些区域。

在蒂雅实际控制的加图拉还没有这么做,卡隆迈首都的做法不过是一个讯号,催促的讯号,但同时苏珊也离开了穆尼,除了在这边留下一组武装护卫,其他人都撤离穆尼,就当是放假,一起拉到圣玛丽岛去旅游,得到消息的柳子越也开始调动公司员工放假,放出消息打算在德国或者英兰格成立新公司,把公司资产以及规模都转移到这两个国家。

对于法西兰政府来说,两三家公司的资产不过是千牛一毛,不值一提,但是齐天林是通过这种做法表达一种不满,如果无法在法西兰得到保障,那就只有撤离,由此而带来的一系列后果,都跟他没有关系,法西兰也别想再有什么把柄来抓握他。

之前刚刚传递

给齐天林又转移到迪达手中的法西兰产业名单,简直就成了一份按图索骥的打砸指南。

法西兰在卡隆迈的投资数量相当大,一百多家公司占了卡隆迈的国外投资总额百分之六十以上,而卡隆迈又是法西兰在中部非洲的第一大贸易国,可见法西兰在这里的投入和产出有多大了!

但是这一夜,路上的砖头就是跟长了眼睛一样的朝着那些法西兰企业的办公室、商场、门店砸过去,不乘机抢掠,就是暴砸,留下一地狼藉,没有任何影像监控资料,只有烂摊子!

成队的武装承包商在街头巡逻,却总是避开了这些区域,让法西兰的产业就这么**在外面,却没有出现任何人去哄抢法西兰超市洞开大门的财物。

因为已经宣布宵禁的首都街头,只要略微有异动,一定会招致这些武装承包商的枪杀!

但是等到天亮以后,首都市民都上街了,这个拥有过百万人口的城市重新苏醒过来以后,在这些法西兰财产的诱惑之下,那就不是数百名武装小黑能够控制的乱民潮了,紧急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打向法西兰本土!

可法西兰这边却找不到齐天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