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84章 很后悔

第七百八十四章 很后悔

安妮都被连夜打过来的电话吵醒了,公主就是公主,没有任何的火气:“保罗现在人肯定在非洲,家里和公司发生的事情他着急也没有用,那边还有那么大的一摊子事情要处理……”

实在是法西兰政府这边迫切的需要找到他,在法西兰的空军基地里面已经有两百人的外籍军团在集结待命,随时准备起飞前往卡隆迈。

因为他们在卡隆迈首都的企业真的在被有计划有目的的进行打砸!

和以前派出外籍军团士兵过去表面上说是保护侨民,实际上是炫耀武力,控制局面不同,这一次是真的要过去保护那些专门针对法西兰企业的攻击!

他们都没有想到齐天林的动作来得这么快!

而且是相当有分寸的行动,所有企业都是被砸掉玻璃跟门窗,没有一点抢劫财物或者伤人的情况,这只能说明齐天林的控制力!

特别是当他们紧接着得到消息,知道在千里之外的那场数万人聚会上面上演的闹剧以后,就知道齐天林完全是在遥控指挥卡隆迈的行为,很明确的发出了一个讯号,他很不爽!

只是从齐天林离开了体育场以后,就再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三角洲城市的法西兰人更加惴惴不安,之前他们就因为石油勘探冒进的事情被摆过一道,现在是很明白这个地方新军阀什么都做得出来,还没法打压,谁叫他背后站着美国呢?

至于英兰格,这个游离在欧洲大陆边缘的国家,一贯都喜欢看法西兰的笑话……

德国则是自从跟法西兰争夺欧洲的霸主地位以来,现在觉得跟齐天林方面的合作他们更顺手一些,也笑而不语……

所以连三角洲地区的法西兰人都连夜得到了警告,千万别惹事,别被抓住了把柄,然后就是好几个同时在卡隆迈首都和三角洲地区都有办事处的公司经理扎堆在兵营外面等着要见齐天林。

把门儿的黑妞面无表情的摆手说不在……

几个西装革履的经理就守在了军营门口边,黑妞倒也不撵人,直到听见空中传来的直升机声音,这几个人才急着要求跟齐天林联系,征得蒂雅同意以后,终于被带进去了。

齐天林脸上的油彩都还没有擦干净呢,斯条慢理的等几位经理说完:“那边的事情……现在凌晨三点钟,六点钟以前我能解决,不然天一亮,当地人开始抢掠店面办公室财产,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被完全砸掉了落地幕墙和橱窗的商店,对于非洲人来说,就是自助超市,还是不给钱的那种,他们骨子里面似乎有一种极为随意的

游戏心态,只要是别人搞乱的地方他们不介意更乱一点,打破规则就是他们的爱好。

说完齐天林却没有任何跟那边迪达联络的举动,只是看着等待的这几位:“怎么?难道不是应该你们先汇报给你们能沟通的人,让他们先给我一个答复么?我们承包商公司做事,一贯都是先拿定金,先签合同,然后办事的!”

他不急,真的不急,自己所有的人员跟企业都收缩防御状态了,就等着法西兰方面给他答复了,一个满意的明确的答复!

这几位不知道是不是明了背后的事情,但也知道自己是被牵扯到什么中间来,赶紧退出去打电话,很快齐天林重新开机的那部公开的卫星电话响起来,还是那把温和的声音:“有空到巴黎来谈谈么?这些都是小事情。”

齐天林盘算一下周围的形势同意了,洗个澡即刻启程……

还真是个劳碌命。

因为圣玛丽号卸下超级财富,又回到了工场做装修,所以齐天林还是搭乘半夜的运输机返回欧洲,那边迪达已经按照他的命令派遣一部分武装巡逻队站在了一连排的法西兰公司外面警戒。

齐天林就是用这种雷厉风行的手法为自己换来一个正面对话的机会,听口气和态度,应该不是什么普通身份的官员,那就行了。

从他自己的本意来说也不愿意四面树敌,现在不过是要借着法西兰展示给其他国家看,最好是大家一起赚钱,别背后使绊子,他作为非国家一方,在有些事情上面更肆无忌惮和没有把柄一些。

只是当齐天林天明时分到达巴黎,登上一辆来接他的雷诺旗舰型轿车时候,他的电话就开始不断的响起了!

麦克是询问他在吉班体育场的那一幕效果怎么样:“你还用这些鬼把戏来蛊惑民众?”难得听见这白头将军有点嘻嘻哈哈的口吻,带点熟人之间的嘲讽。

齐天林回应轻松:“那不然怎么办?你们再给我拨点款,我也好笼络人心?现在全都是我跟那些商人在掏腰包。”

麦克抓大放小:“得了,别跟我哭穷,我知道你在卡隆迈还是捞了一把,懒得问你而已,听说你跟法西兰有点问题?”

齐天林不哭穷哭惨:“对啊,要不是我老婆女朋友运气好,保不定儿子都没命了……”他知道美国人就最喜欢看见这种局面,一个跟欧洲各国好得蜜里调油的他对美国是没有好处的。

果然麦克很有点居心叵测:“把公司迁到美国去,就在华府旁边,五角大楼的业务也方便接,多好!”

齐天林嘿嘿两声:“我在法西兰

政府派来接我的车上呢……”

麦克骂一句谢特就挂了电话:“早说嘛,说不定有窃听呢!”

齐天林才不在乎窃听与否,刚挂了莫森的电话就打过来:“发财了就不叫我一块了?!”

齐天林笑着邀约自己在宙斯盾公司名义上的顶头上司:“你在那边,有些跟美国的业务就不好找你嘛,有兴趣我们一起做么?单子很多的……”这个毋庸置疑,莫森虽然是挂着武装承包商管理人员的头衔,但肯定和英兰格政府有割不断的联系,比齐天林这个挂牌的MI5情报官员更正宗一些,所以他跟莫森的往来更多是从私交上面抱紧相互关系。

内容基本都一样,先问之前在体育场的装神闹剧,嘲笑佩服一番,关注跟法西兰之间的龌龊,说两句风凉话,约定过段日子,莫森就过来三角洲地区找齐天林讨论共同组建宙斯盾非洲分公司的事情,这就是英兰格方面看齐天林和美国人在非洲的局面打开,要来摘桃子了,本来齐天林跟王子的关系更熟,但显然没莫森好插手,这个切入点找得不错,齐天林依旧是巴不得多拉点人上船,欢迎得很。

看来是有好事者把昨晚的视频传上网了,洛克跟维拉迪都满带好奇的打电话过来问是不是他,特别是洛克,心痒难耐:“上次你踩鸡蛋那事儿都没告诉我怎么玩的,这次这么多花招?不会是华国功夫吧?”这世家子更喜欢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就连阿布也打电话过来,约齐天林抽空见个面,很隐晦的提了一句:“你带走的人里面有眼线……”

这算是个示好的表态,齐天林肯定不排除那一千多名哥萨克里面混进了探子,只是属于美国方面还是俄罗斯方面就难说了,那就见面谈谈吧。

所以从他飞机落地手机开始有信号,就不停的接到各方面的电话,一直到宽大的商务轿车停在一处米色石砌宫殿面前,齐天林感受到车辆停顿,才抬头一看,有点感慨,真的来到总统府了……

他已经去过了美国总统的白宫,英兰格的皇室宫殿也瞻仰过,都是去领勋章的,之前听那把温和的声音是在内政部的主席之后出现,他就觉得这位的地位只高不低,估摸着不是总统也该是内政部长。

收起打得发烫的手机,揣进兜里,身上任何枪械刀刃都没有,连战刃战锤都交给了蒂雅在保管,这姑娘恶狠狠的调集了数十号人马在军营周围,看样子是要把齐天林的**当成孵蛋一样的重大工程来做了。

就是考虑到来见这些达官贵人携带东西不方便,又难得解释,齐天林现在是真有自信不惧任何情

况,所以空着双手就跟着副驾驶下来的一位秘书官员走进爱舍丽宫的一个侧门,和很多亚非拉的宫殿不同,欧洲的宫殿特别是近现代的宫殿,也许是为了宣扬平等,大多都没有长长的阶梯,没有那种一步步走上去朝圣的感觉,不过齐天林腹诽也许是因为这些欧洲国家面积都太小,没地方显摆!

没有什么繁复的手续,齐天林直接被带到一个议事厅,等待了半个小时,就见到了法西兰第一人,目前的总统先生带着一副金丝眼镜,就好像个文质彬彬的商人一样,在办公室里面接见了他……

相比之前那个身高可以跟拿破仑媲美的前总统,齐天林对目前这位的印象稍微好一点,从他对法西兰政坛不多的接触了解看来,这位起码不会像之前那位那样善变,不过政治家就没有不善变的,也许眼前这位不过是善于隐藏一点罢了。

总统先生显然从一早开始就很忙碌,齐天林被带进来的时候两名官员刚捧着文件出去,周围这富丽堂皇带着巴洛克时期风格的古典办公室也没吓住齐天林,最近两年无论是在苏威典还是英兰格都看得比较多了,顺着秘书指给自己的蓝色缎面描金古典椅子坐在办公桌的对面,看总统先生接过一份文件,还顺手把之前的几份文件签字合上,才抬头面向他:“我很后悔,没有早点约你来谈谈……”

果然还是那把带着南方口音的温和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