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85章 瞥见

第七百八十五章 瞥见

就好像英兰格人见面喜欢问候天气,法西兰人见面喜欢赞美女性一个道理,政客说话的开头喜欢相见恨晚,齐天林自然不会当真,态度略微尊敬的欠了欠上半身,笑着坐正一点,他不是毛头小伙子了,没必要在这个时候摆什么空架子,人家是掌领全球最强大几个国家之一的总统,自己目前还差点,态度尊重点没错:“很荣幸能够得到跟您谈话的机会……”

没多激动,他现在见过的国家领导人也不是一个两个了,总统先生笑着继续自己的话头:“你是在法西兰注册的军事承包商,也一直都在跟随外籍军团相关的业务,更是熟悉法西兰利益最广泛的非洲,早就应该有合作的机会了。”

齐天林心想老子不在外面翻浪搞出这么一片天地,哪里有资格坐在你面前说这番话?笑着不开口,只是点头,听对方继续说下去:“结果一错过,你现在代表的就是美国、英兰格的利益了……”

齐天林看对方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等自己回应才开口:“其实不限于这两国的利益,只是他们给的承包合同大一些,苏威典或者德国的经济合作也要更多一些。”

总统点点头,靠在椅背上:“说说吧,怎么才能让你的行为更符合法西兰的利益。”

齐天林眼力好,飞快的在对方桌面上这么掠过,就看见最上面刚才秘书递给总统的那份文件第一页上角有张自己的照片,肯定就是关于自己的资料了,目测一下厚度,好像没有黑格尔给自己看的那份美国人对自己的搜集资料多,就耸耸肩:“我不太明白政治,也没有国家的倾向性,就是个作战的商人,是英兰格人认为我有操作非洲族裔武装人员的优势,我们才开始合作,所以我才是MI5的外围情报官员,都是为了工作方便,至于美国人,您了解一下就知道,我们之前更是有好几次动手的经历,但相比在非洲的利益,那都不算什么,所以我们也有合作,反倒是法西兰这边,我已经为您的政府服务过好几次,我得说,您这边不是舍不得开价码,就是不愿意把工程承包给我们,所以我也觉得挺遗憾的。”

总统先生的谈话技巧基本都是不做正面回应:“你现在主要的业务范围就是跟美国人的合作?”

齐天林不避讳:“美国非洲司令部有个一揽子的合作计划,不用我解释,您也应该知道大概是怎么回事,对我来说,回报肯定丰厚,所以我也会不惜血本的做,当然这种带有新殖民色彩的东西,为了不让我成为美国人的替罪羊,我肯定是欢迎欧洲乃至俄罗斯还有华国这样有实力的国家一起来做,美国人也知道他们为了舆论上不出

问题,默许了其他国家的参与,至于其中的比例,就要看各国支持的力度了,这里又得说一句,法西兰是合作度稍差的国家,这种情况下,为了工作目标的发展,可能您看起来我就对美国或者别的国家倾向要多一些。”

总统的表情终于有点没那么泰然:“那本来就是法西兰的利益所在!”语调都重了一些!

齐天林稳坐不动:“这是大势所趋,都想去瓜分利益,您能阻挡么,别把气撒在我身上,有我这么一个集中的人手势力去干这件事,比各个国家胡乱出手更有效,也更能寻找利益吧?”这句话暗有所指。

总统依旧不回应是不是在齐天林身上撒气的说法,手指在自己面前的文件夹上面敲几下,没说话,目光却是透过眼镜看着齐天林,仿佛要把他看个透心凉。

齐天林不跟他玩对视的把戏,手指也在自己的古典椅子扶手上面敲击几下开口:“美国人选择我来做,是因为我没有美国的背景,我不做,依然会选择别人去做,就连我在阿联酋的单子也是虎口拔牙从美国人手里拿下来的雇佣军团,我还是那句话,愿意得到利益的国家跟家族,都在尽量的合作,这时候搞什么袭击或者对抗,纯属浪费精力,我听见这样的讯息,都懒得马上回到欧洲来处理……”

充满儒雅气质的总统终于深吸一口气:“你在卡隆迈倒是争分夺秒的捞了好处?”他们虽然说不上扶持前总统,但作为卡隆迈最大的外国投资方,经营了几十年,各方面的关系都打造得基本符合法西兰的国家利益,结果却被齐天林突然带人都推翻,新上台的摆明一副亲美的姿态,怎么让人不呕血三升?!

齐天林不否认:“商人是趋利的,肯定有收益我才会去干,这只是第一步,接下来会有能源公司,生产制造公司很快伴随我们的推进开展商业发展,这些新的经济增长点,仅仅在华尔街股市上面通报一下公司刚刚在非洲找到的业务,都会带来股价上扬,但如果不抓住机会,法西兰现在在卡隆迈的一些产业,不可避免的就会受到损失了……”

儒雅气质也能目露凶光:“你这是在威胁我?”

齐天林赶紧摆手:“没有,绝对没有,我不是政客,我不熟悉你们的那些外交辞令和口吻,我只会按照这种交流方式来,我期待法西兰方面的诚意,而不是上一次那家石油公司不服从规则,被圣战组织袭击以后还得我们去营救,救出来以后一点表示都没有……”有点财迷心窍的模样。

总统估计也不习惯他这样的交流方式:“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齐天林志

向远大:“就是做一家跨国的大型军事资源公司,前提当然是合理合法,为各位各个国家提供简捷有效的军事行动服务,您看看我们在索马里帮法西兰安全部门营救特工以及这次在南苏丹解救大量人质都是应该拿到丰厚报酬的业务,对吧?”

总算是他这个钱串子的口吻让总统笑了起来,语调也轻松多了,也许作为总统考虑得更多的是国与国的问题,太高端了,要不就跟美国总统那样随时都在演戏,一旦正儿八经谈事情,总统这个级别的人考虑的问题总是不太一样的,就连独眼、卡菲扎之类的想法都不能用常人去猜度:“你啊……你多少岁?哦,这里有,我看看,才三十多?我在这个年纪……嗯,也在见世面了。”

齐天林觉得气氛比较好,居然主动问:“您这个年纪在做什么?”

总统可能是在繁重的领导工作中终于感到点轻松,笑着就靠在椅背上有点缅怀:“我在这个年纪刚进入总统府担任顾问……”他的手指其实一直在做那种抚摸总统雕花座椅扶手的小动作,这时候停下来:“好了……我的宗旨就是谋求共识,我希望我们能够达成共识,我需要让法西兰在非洲得到利益!”

齐天林看看门边已经有好几个人在有意无意的晃来晃去,显然排队见总统的人真不少,就主动起身弓腰:“我期待您的业务合同,也期待为法西兰的利益服务……”

总统这才笑着起身跟他握了一下手,齐天林脑子里面还在转悠是不是应该有人给这时拍个照片,就被送出来了,从头至尾,齐天林跟总统先生都没有关于自家人受到袭击,或者法西兰产业被打砸的事情交流过一句,那不过是个由头,显示双方钳制力的手段罢了,现在需要的是一个结果。

走出类似旅游景点的总统府,那辆雷诺礼宾车本来滑过来问他需要送回到哪里,齐天林想想老婆孩子都不在巴黎,自己一时半会儿还没想好去哪,就笑着摆摆手,随手指指,轿车就无声的滑走,剩下他慢慢的顺着街道走,这边的车很少,还有鸽子悠闲的到处停留在路边广场上,到处都有游人,气氛相当的祥和……

好久都没有这样无所事事的感觉了,齐天林已经脱离自己原来那种单兵生活好久了,随着他接触的层面越来越高,做的事情也越来越复杂,不可避免的也积聚起了自己的势力,算是有得有失吧。

想想还是先打开刚到总统府关闭的手机,身上好几部都打开,接二连三的都响起来,他选择先看看那些留言短信,有柳子越发的俩大儿子合力欺负小王子的照片,玛若的拍照角度不同,但是一样很乐于

看见这样反抗权贵行为,安妮出奇的不吱声,估计是不在乎这样的小事儿,也有图安汇报吉班现在已经各个街道都在办理户籍登记,重新清理人口,制定城市重新规划的步骤,这段语音留言当中提到三角洲的建筑商们已经纷纷搭乘运输机过来,看来是要在这个战火纷飞了好几年,似乎终于要安定下来的首都建设中分一杯羹了,阿腾显然是也听到了这个消息,发短信提醒他要注意重建工作不能重蹈美国人在巴格达的覆辙,花了海量资金却一无所获……

一部独立的手机上面弹出一长串的数字,这是投资局接收到了那笔卡隆迈前总统资金给他的确认,维拉迪的电子邮件说他准备到非中或者卡隆迈建立一家汽车制造厂,生产类似甲壳虫这样的国民汽车,在非洲正式开始工业投资,希望齐天林准备合作……

最后看见的却是苏珊的留言:“下周是罗伯特五十岁的生日,有机会带我和玛若去那片荒原上看看……”

齐天林笑起来,不管怎么说,自己总不是以前那个孤魂野鬼了,收起手机正打算随便找个地方吃饭再联系下家人,就瞥见后面似乎有一辆轿车的车速挺慢……

被跟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