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86章 拔枪

第七百八十六章 拔枪

马嘉考虑再三,最后是把甘玛从乌克兰培训基地调回阿汗富顶替自己的总指挥位置……

作为整个廓尔喀团队里面,跟齐天林接触最多,最明白齐天林为人,信任他对廓尔喀的器重,思维模式上最接近英兰格人,却也饱受过英兰格人歧视的廓尔喀总指挥官,当他被调离阿汗富的时候,考虑得最多就是怎么把老板这块自留地给牢牢的咬在嘴里,这是廓尔喀们一贯的作风,自己的东西就绝不松口。

作为一个要跟英兰格基地方面、北约军事系统还有阿汗富当地人多方面打交道的特别行动队指挥官,还要兼顾缉毒对外应援队以及苏威典PMC公司的协调工作,马嘉自己明白这个位置的重要性,同样他也经历过好几次的诱惑,所以保证这个位置对老板的忠诚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那个在拉达村狙击战中被打断了手腕的侦察小队长甘玛,就成了忠诚性排名最高的选择,数百人的总指挥了,不用到前线厮杀,下面的分队长都已经是熟悉业务的好手,而且廓尔喀确实有服从的天性,不会觉得这个同胞是空降过来不服管教,而且忠于老板的人才会得到重用,这也是马嘉希望在廓尔喀中间大力宣扬的风气。

所以已经把断掉的右手手腕换装了一个简易机械手的甘玛,带着五名跟随自己的伤残亲兵来到了阿汗富南部基地,原本他们有三十多人都因为伤残被派遣到乌克兰培训基地工作,但就是以甘玛为首的这群家伙,一直都不愿当白吃饭的,这次推选了五个能正常行走的跟过来。

于是这六个人跳下沙狐,站在一大群廓尔喀PMC面前的时候,绝大多数算是刚轮训上阿汗富战场的廓尔喀新PMC们有点惊呆了。

甘玛的机械手是英兰格领先全球的义肢产品,不算很贵,八万多英镑,能用残肢手臂肌肉生物静电能做点简单动作的型号,得过马嘉叮嘱的甘玛刻意没有戴手套,就这么带着被涂成沙漠迷彩色的机械手就跳下来,全身标准的PMC打扮,战术背心外右侧依旧挂着一支短版的马萨达步枪,机械手在上面拨了一下,很显然他已经能用这只手操控步枪。

但最引人瞩目的是他的脸,在那一次战斗中,他的脸曾经两次被炸弹爆炸击中,最后在脸上一共挖出八枚弹片,所以一张没有整容的脸完全就是横七竖八的骇人伤疤!

跟在他后面的五个人,不是完全缺掉一整条手臂,就是齐肘断掉,总之双手就没有一个是完整的,脸上也不同程度的有烧伤或者刀枪伤,但都是一身戎装,枪械加身。

六个人,顿时就有一种极为凶残的杀戮感!

一来就把气氛搞得这么杀气腾腾!

所以甘玛的总结呈词就是:“听老板的话,做老板的事,老板一定不会亏待大家!”说完还把自己的机械手一拨弄步枪,就单手挟在右腋下,快速的对操场边八十米左右距离外飘扬的米字旗打了几个极快的点射,所有廓尔喀都能看见旗帜上明显的烧灼弹孔!

依旧能战!

只有这些行刑队知道,他们在那个培训基地,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疼才能跟正常人一样操作机械义肢射击,甘玛又是多么坚持的才能练出这样的准头!

但只有这样的汉子才值得尊重,才压得住场面,所以阿汗富的整个作战团队,在甘玛来了以后,和马嘉率领的时期有了一个明显的变化,更主动和凶残了一些,所以才折腾出了一点跟以前不一样的东西……

齐天林是不知道万里之外自己部下的这些细节的,他现在只知道自己心中一喜!

他希望是想来对他动手的人!

长期混迹在欧美国家,齐天林还是明白,总统或者政府也不能如臂指使的控制全国的每一个角落跟部门,这些政客不过也是代表了国家利益或者国家意志的团体代言人,别以为刚从总统府出来就不敢对他动手!

所以他跟苏珊之前就判断应该还是跟法西兰政府或者商界有关的人实施的袭击,想对齐天林警告或者下手,目前坚壁清野的公司没有任何再被袭击的意义了,那么孤身前来巴黎的齐天林是不是个好目标呢?

不管怎么说,刚才齐天林进入总统府已经被检查过是没有任何武器的,无论绑架劫持或者杀掉,看起来是比较容易的。

所以原本打算随便走进一家餐馆的齐天林还是选择就在路边的报刊亭买了份报纸,有点慢悠悠的翻看着往南边走,塞纳河边安静的环境,是个不错的动手地带……

果然,贴在报纸之间的手机摄像头传输出身后的画面的,那辆轿车有点慢的跟行在后面,察觉他在过马路,没有顺着车行道的意思,四个穿着夹克跟风衣的男性下车散开,跟过来!

结实粗壮的个头,加上那种因为肱二头肌和股二头肌过于发达走路双手双脚都有点分开的动作,一看就是行动人员,其中一个还戴着一顶没有任何标记的保暖绒帽,别人不熟悉,长期在穆尼混迹了好几年的齐天林一眼就看出是外籍军团的冬季训练帽,虽然他们都若无其事的东张西望,但眼角余光或者扫视的过程,都会不经意的看着齐天林。

低头看着报纸的齐天林穿过颇有些熙熙攘攘的石块路街头,这里本来就是旅游团的重

点区域,几十米之内就能看见两大堆华人游客,兴奋的照相讨论,说起来华人现在的消费力是真的可观,到处都能看见华人了。

齐天林下意识的想远离这些国人,不想待会儿万一要是对方开枪误伤到他们,就信步走上塞纳河面的石桥,桥下是六七十米宽的河面,河岸两侧还有两条林荫道也穿过桥下,桥上有很多艺人在给游客画像或者兜售廉价艺术品,齐天林穿行其间,发现这是个不太靠谱的选择,因为能看见桥那边的游客更多!

齐天林穿得说不上很正式,都是在军营那边决定过来才临时换的,但非中炎热的天气和这边阴冷的秋冬气温还是有很大的差别,所以齐天林一件细条纹的灰蓝色衬衫扎在休闲裤里的打扮跟周围不少穿大衣夹克的比起来,有点另类,也容易被人注意到。

又是在异国他乡,所以真有华人姑娘试着跟他打招呼,齐天林不予理睬,因为他的眼角余光瞟见那四个人开始散开加快步伐靠近他了,也许是觉得要是过桥那边的人太多,看齐天林的动作可能担心他发现被跟踪,要是到对面人更多的地方借机逃脱就算是失败了。

所以他们的手都已经或从大衣插入腋下,或在夹克后腰处,都是最方便自己服装出枪的地方!

不想再啰嗦和伤及无辜了,齐天林肯定不会束手就擒,他怕自己这样一个华人面孔在这里被抓捕,引起这些游客的轰动做出什么来,随意的左右一看,毫不犹豫的突然就把手里的报纸一扔,手在旁边的石头栏杆上一撑,飞身跃下桥面!

让两个自认为长得还算可爱漂亮的华人姑娘惊呆了,自己是有多不招人待见,这个很有些成熟气质的亚裔帅哥居然一搭讪就跳桥了?!

然后她们更加惊讶的就看见四个外国帅哥,突然加速前冲,口中嚷嚷着就冲撞开身边的人直接飞奔上来,也接二连三的就跳下去了!

这是什么风俗民情的表演么?!多少华人游客都冲到石桥栏杆边,看热闹!

要知道华国人可算是天下第一喜欢看热闹的团体了!

齐天林跃下的当然是两边的林荫道,七八米的高度,不需要战刃,他也能轻盈的落地,反而是后面四个人,有两人是用跳下以后顺势前滚卸力,有两人是用手指扣住桥面尽量减少高度才下落,这都是标准的战术动作,纯粹因为体质偏厚重或者灵巧采用的方式不同罢了。

下面的人就少了很多,齐天林正打算前冲多跑远点动手,就看见对面也过来了两个打扮差不多的男人快步迎上来,手部隐藏的动作,表明他们也是一伙的。

结果对方肯定是以为他要翻身跳入河面,对于他这种级数的作战人员,对方肯定不会怀疑他的潜泳能力,所以立刻就拔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