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87章 讲法律

第七百八十七章 讲法律

这是几支齐天林一贯使用的SIGP226系列手枪,因为太熟悉,所以齐天林几乎能从对方手指的移动方式判断出对方立刻就会击发的可能性。

不对……

因为身前的几个人都在纷纷拔枪,齐天林飞快的把目光闪过其中一支手枪侧面的时候,淡淡的偏咖啡色枪身套筒座上面缺少一根熟悉的切铣槽,他一下就反应过来这是法西兰自己国产化的SIG手枪,因为改成了塑料套筒座,所以细节也有些不同,脑子里面一边确认对方肯定就是法西兰军方有关的人员,脚尖已经钩住身后的铁链栏杆,猛的往后面一倒!

整个身体就翻下河岸!

几名围堵人员应该有所估计,这应该也是齐天林最方便快捷的脱身方式,快步冲上前,两人准备直接射击,两名还没有拔枪的就在准备脱衣服跳水了!

两排铁链构成的栏杆,没怎么绷紧,中间有些下垂的弧线,正好符合一贯以来,所有游客对巴黎浪漫的看法,一草一木一细节,都体现出散漫的感觉,而在齐天林看来,这就跟拳击台上的两根围栏绳没什么区别,脚尖勾住下方的铁链,上半身却倒靠在上面那根铁链上,身体怎么会掉下去?

反而是因为好几米长的沉重铁链压住脚尖,身体很舒畅的来了个类似功夫里面铁板桥的动作,全身放平,腿部九十度弯曲的动作,就这么一个时间差,射击的,跳水的就一下扑到了他的身边。

沉重的铁链又成了压舱物,一下把齐天林的身体压住反弹回来,双手展开,以猝不及防的迅猛姿态顺势砸向最近的这名跳水者!

有时候高手对决,就是这么零点几秒,齐天林要是对着一帮傻大兵,可能人家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就是这几个训练有素的家伙,刚刚看他的举动就知道他要做什么,身体近乎于本能的就做出了下一部的反应,也正好就被齐天林骗了。

所以这名马上就要解开大衣扣子准备跳水的家伙,眼睁睁的看着齐天林反弹着伸手扑过来,自己的手还在最上面一颗扣子上!

刚才描述不过就是个慢动作,其实就是瞬息之间,齐天林的动作真就好像本来是放慢的突然加快一样,双手目标不同,左手直扣对方的咽喉,右手却直插大衣趔开的衣襟,左手的动作太大,也接近解扣子的手,所以这位下意识的反应就是翻腕扣手,试图一把控制住齐天林,知道他战力过人,所以双手上,总能翻过来吧?

殊不知齐天林左手突然握拳,手腕一紧就绷住了,放任对方双手抓住,右手快捷的伸进去一摸,就扣抓住对方在腋下的手枪,有快拔

枪套,真不适合抢枪的,他就顺势这么使劲一拽,硬生生的连枪套撕扯下来!

只有经常用这种快拔枪套的明白,这玩意儿好是好,有个缺陷就在于枪套跟后面的连接之间,是用三颗螺帽连接的,工程塑料还是有点伸展性,力气用得够大,就可以直接让这三颗螺帽脱落,只是枪套还在枪上而已。

没有第一时间拔枪,左手还在跟对方角力,身体就顺着右手撕扯枪套的动作带歪对方的交叉位置这么一别,就让这名跟他连在一起的家伙成了肉盾,挡住了几名同伴开枪的角度!

袭击、夺枪其实都是幌子,当被六七个枪手围住,还有数百眼光众目睽睽之下,不想刀枪不入的变成怪物,齐天林的第一选择就是抓个挡箭牌!

近百公斤的对方身体跟他扭在一起就轻飘飘的用右手一拉,这死心眼还在跟齐天林掰腕子呢,口中还在惊呼:“抓住!枪……我抓……”

可能他还是觉得自己起码控制住了齐天林没能掉下水,但齐天林的脚尖还挂在铁链上啊,顺势又是一倒,接着这位自己傻力气一下就甩进河里!

这几个动作就是眨眼之间,周围几名枪手双手持枪,单肩向前,标准的战术动作,正要开枪就被自己的战友挡住,当他们收肩换位,想另外找个角度的时候,齐天林又把人甩开了!

中间响起的两三枪甚至都是已经停不下扣动扳机的手指,临时硬生生拉开枪口,免得误击到自己人!

还是时间差,这才是高手!

就是让对方的每个动作都不在步点上!,齐天林也是对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有信心,对各种战术动作有信心以后,才感觉自己真的上升到了一个极高的层次。

不用对方重新瞄准了,单手拿着一支在枪套里的法西兰SIG2022手枪,食指在锁扣上一摁,趁着甩手的动作,一下甩开枪套,手枪就在空中开始射击……

一旦射击就毫不留情!

SIG这个系列的双动手枪就有这个好处,只要子弹上膛,是没有保险的,就算机头击锤没有张开一样可以扣动射击,只是力量稍重而已,砰的一声,带着让周围人惊声尖叫,还伴随着那个跟齐天林使劲的家伙被甩进河里,齐天林半躺的挂在铁链上的身体已经横荡开来!

都熟悉射击,齐天林刚才几忽闪的动作就把自己的劣势转为优势,五名枪手站立在他周围两到十米的不同距离上呈半圆形包围,都是完全暴露在射击空间中,而齐天林是膝盖以上折弯水平在铁链上,具有最小的中弹范围。

这些枪手几乎都不会胡

乱开枪,所以刚刚射击角度不佳才会有一瞬间的停顿,现在齐天林还击的第一枪就击中了最远的那一个,只有一枪!

只来得及一枪,荡开的齐天林就弹起来用手枪砸向远处的另一人,自己的身体扑向最近的一个……

这一弹几乎是匪夷所思的身体横着甩过去,离开铁链的另一条腿狠狠的抽在对方的腿部,让抓枪的手都变了方向,不能正常射击!

除了躲避手枪的枪手,中弹倒下的一人,还有两人一个看中弹者,一个要扑过来帮忙肉搏,其实无形中就又成了齐天林的遮挡,但他的确也无法开枪,因为齐天林单手在地面一撑,就跃起来反手抓住被他抽中腿的家伙持枪手翻腕一别!

一般擒拿都是反方向别住让对方失去抵抗力,甚至踮起脚尖来,可齐天林不停,直接别断!

这种时候,对方都已经有开枪的行为和决心了,对自己毫不留情,齐天林当然也不会假惺惺了!

在他手里,那个强壮的手臂也就跟烤鸭的大腿差不多,直接这么折断!

伴随难以忍受的剧痛带来的惨叫声,白生生的骨头直接从掰断的手肘内侧斜撑出来!直接就是开放性骨折,鲜血和带着断裂面的骨头极大的刺激了周围人的视觉!

甚至比刚才枪声响起的时候,更加多的尖叫声响起来!

这样的尖叫声,甚至让已经冲上来准备帮忙的同伴都煞住了脚步,齐天林稍微多用点劲,肌肉中的骨头断口就露出来越多,惨叫声就越凄厉。

齐天林才不会什么挟持人质要求对方放下枪的举动呢,在他看来只要对着他的枪口就是不安全因素,主动权永远都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单手扣住对方手腕,手肘上抬折着那个伤口,另一只手轻巧的就从这条已经完全无力的手中抄走手枪,用对方的身体作为掩护,砰砰砰的连续开枪了!

毫不停顿的快速双发射击,都是按照两发一个人的节奏,连那个刚躲过掷过去手枪的家伙腰都还没有直起来,就被击中倒地!

也就三个人,几乎还没搞清楚为什么,就干净利落的全部躺倒在地!

而且都是朝着击毙的方式去!

绝不会留手,一个苟延喘息,这些久经训练的枪手就会给自己留下伤害,那个落进水里刚浮出水面的家伙简直惊呆了!

他完全难以想象,自己就是掉进水里一个沉浮,自己的五个同伴就被撂倒四个,剩下那个却是最惨的,因为一直都连绵不绝的在长叫,稍有停顿,齐天林手上就加劲!

在所有的游客看来,没有子弹横飞

的危险,只有眼花缭乱的近身搏击加血脉贲张的射击!

似乎有那么一刹那的安静!

连河里的白色玻璃观景船都好像失去动力一样静静的飘在水面上!

只有齐天林,泰然自若的用手中的手枪指着水里的家伙:“上来……按照我说……上来……”

水中那名枪手刚做了一个下潜的动作,齐天林就开枪了,两枪!

尸体马上就浮起来,鲜血立刻围绕在失去生命特征的身体周围!

杀戮永远是这样,战斗中的杀伤远不如静态的毙杀更有震撼力,刚刚有些嘈杂的声音又安静!

齐天林一摆手就把肩膀上的枪手翻到地面:“我希望你不要移动你的手脚……”然后快速的在对方身上搜摸!

没有找到任何证件……

用枪口指住这唯一一名一动不敢动的幸存者,齐天林快速搜查了其他几人身上,同样没有任何证件。

看着眼前那张三十岁左右,因为手臂大量失血加上紧张,面部已经有些苍白的伤员惊恐表情,这正好是那个戴着外籍军团冬季训练绒帽的家伙,几分钟以前,他们几个人还自信满满的来打算围捕或者袭击齐天林,现在却只剩下他一个人……

齐天林拖着他背靠在桥下石壁边,防止还有枪手袭击自己,考虑了两三秒钟,就放弃了跳河游走的决定,重新摸出电话,还是给安妮打过去:“我在巴黎街头……有人袭击我,被我正当防卫枪杀,请给我安排律师……”

咱一贯都是讲法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