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88章 何许人

第七百八十八章 何许人

真是没见过这种,光天化日之下,枪杀五人,致残一人,齐天林还毫不怜惜的把伤员拉在身前挡住自己做掩体,等安妮问清他没受伤就赶紧挂了电话,他才自己打电话报警,连带给那个内政部的主席也打了电话,实在是总统先生没给他名片啊。

语调也没什么激动:“我刚从总统府出来,一切都达成了协议,就有六名枪手来袭击我,这里距离总统还不到五百米……这是,打算要把谁定性为恐怖分子么?”

那边有点惊讶的停顿一下,问明了方位,也赶紧挂了电话。

所以总统府的安保单位“总统安全组”很快就拉着警报飞驰过来几辆车,立刻开始在周围拉起警戒线,也算是让华国游客们见识了一把外国人在遇见事情的时候,再也不是一贯温文尔雅的样子,毫不客气的就把周围几百米范围划为警戒区,跟国内的作风也没什么两样。

但他们不靠上来跟齐天林交流,他们的任务只是控制事态,确保不会影响到总统府,远远的看着站在桥下拱洞边的齐天林,为了防止什么高点有狙击手,齐天林换了个更安全的地方,那个倒霉的伤员反而被他撕开对方的外套做了个简单止血包扎,甚至还拆了两把手枪套筒来做个临时夹板,只要对方放弃了攻击,脱离敌人身份,齐天林就没兴趣继续杀戮。

所以当他蹲在桥弓下面抽烟等着律师和警察过来的时候,目光依旧警惕的看着周围,也能看见那个伤员靠在桥弓角落下,目光复杂的看着他:“我现在拉你在旁边,是防止你被灭口,我不问你是哪个单位或者团体的,自己想好怎么办,实在想跑,我还可以把你扔进水……”

个人,在齐天林看来,都是各种政策或者利益下的棋子跟牺牲品,自己已经逐渐拥有了话语权和别人难以理解的生存权利,所以看待这些人和事,都有一种俯身看蝼蚁的感觉,不在意,却殊不知,正是他这种不知不觉的心态变化,让齐天林逐渐开始拥有安妮最喜欢的那种人上人的气质。

伤员嘴皮都有些发白了,失血过多的后果就是身体降温很快,看着齐天林穿着衬衫,上面沾满了血迹,他摇摇头,没说话,勉力的转头看了看那边几具尸体,还有那个已经飘远,只有一艘小汽艇伴随在旁边,都没有伸手捞起来的尸体……

为了保证现场,谁都不会去动这些尸体,可是看看远处那些武装人员,却都不靠过来的感觉,也许就是那种骤然变化的心态,让这名伤员不停的摇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齐天林还起身很有文明风范的把烟头扔到岸边的果皮箱,算是为出国旅游却不太

讲礼貌的国人做个表率,才看见一大群警察和便装,从河边的台阶冲下来,中途有几名警察还咋咋呼呼的拔出了枪,总统安全组有人过去低语了几句,就过来没有对齐天林做什么,仿佛就好像他这个人不存在,拍照的、在地面做标记的、画现场示意图的、拿着小塑料袋拣弹壳、枪支零件和用棉签把每一处血迹都蘸点编号保存的,总之刑侦现场勘查是个很细致的活儿,但就也没有人来问这名伤员,好像他也完全透明一样!

齐天林饶有兴致的看着伤员:“开口啊……开口求救啊,说不定等他们就会马上把你送到医院,你已经失血过多了……”

伤员看着他,张了张有点干裂的嘴唇,就这么十来分钟,失血加体温降低,就让他已经有种濒死的气息,但还是没说话,又无法控制自己似的摇摇头,给齐天林的感觉就是脑袋下面有个弹簧的那种泥娃娃,机械的摇着,眼睛里面已经失去了光彩神气……

直到所有现场勘查完毕,后面才跑下来一帮人开始收尸,这个时候,才不闻不问的把伤员也抬上和尸体一样的橘红色担架框带走,齐天林还给对方摆摆手做了个再见……

这时候,一帮急匆匆的律师才先后驾到,警察直接跟他们接洽,还是没人问齐天林,齐天林实在是觉得河边的风有点大,肚子有点饿了,干脆走过去:“还有我什么事儿没?”

警察莫名其妙的摇头:“我们的取证已经结束了,周围的目击证人也有很多,您的律师不是已经来了么,给您做了担保,随时可以离开了……”

连姓名都不用问?齐天林真想厚着脸皮报上自己的姓名,免得人家搞错,远远对另一边的几位律师招招手,也懒得过去白话,就真的顺着台阶往街面上走,无论警察还是总统安全组都很有礼貌的给他让了道儿,齐天林只能归结为,有钱真好……

总还是要交代一下,走到警戒圈外围的时候,那名主席就从一辆等待的毫不起眼MPV车上下来,齐天林笑笑走过去,主席却做个上车的动作,齐天林也不抵抗,弯腰就上去,车却没有开走,总统先生就坐在最后一排!

谁都没想到这个停在警戒圈边上,好像不在总统安全组护卫核心位置的一辆普通得外面还有泥浆的车上,居然坐着总统。

齐天林侧身坐在车门边的座位上,他已经看见驾驶员都没有在车上,主席也没有上来,就他们俩,不知道要是他突然把车开走,算不算绑架总统。

总统的语调还是那样温和:“刚刚见过面,没想到你就给我这样一幕完全不同的印象。”

总统看着他,露出点笑容,伸手拨下车体顶部的一台娱乐中心屏幕,摁了一下开关,一段较远距离的监控视频就开始播放,从齐天林跳下桥面开始,前后一共就一分半钟,所有的动作没有丝毫遗漏,一气呵成,包括最后枪杀那名在水上的枪手:“这份东西,我们已经在总统府看了超过十遍,所有国家安全部、国防部还有我的安全组成员都看了,都承认,在单兵作战技能上面,你真的是他们所见过最强的。”

齐天林不谦虚不骄傲:“这是我一直在战场上面磨砺拼杀的结果,还有我的运气一直不错。”如果说以前的他还经常需要依赖于战锤战刃,现在齐天林的自信心算是彻底的被激发出来,愈发有大将之风。

总统还是不解释不开脱:“也好……这样的画面可以解释为什么我选择跟你合作,因为你这样的人,在战地才是最有说服力的,对于那些为了自己的利益希望用既成事实来达到目的的人,也是个震慑。”

齐天林不奇怪的点点头:“这是第几次试探了,我怕我的耐心越来越少,所以如果再有一次,我希望您能直接告诉我,我不介意采用各种方式保证我以及我的家人安全。”

总统笑着靠在椅背上,很一般的汽车座椅被总统先生这么靠一下,还是很有档次的感觉:“我不崇尚暴力,可能这是以前我对你有点误解的原因,试试看吧,有些时候,适当的暴力也是任何政治都需要的,让一切都恢复正常,我还是有这个信心的。”

那就是说总统先生自己能利用眼前这个极不明智的袭击行为,达到他的政治目的,但并不排除不得以的时候可以采用齐天林的武力手段解决,齐天林就不多问了,指指车门外:“我打算去吃点什么,您有兴趣么?”

总统先生终于哈哈哈的笑起来,摆摆手:“去吧去吧……说实话,我才是有点羡慕你的,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的确是,再崇高的总统,也没齐天林这样来去自由。

齐天林就笑着起身主动跟总统先生握一下,就拉开车门下去了,身后传来总统的声音:“记得换身衣服……”

齐天林看看,的确有血迹,对站在几米外的主席先生摆摆手,就自己顺着大街走了,这边穿过去就是香榭丽舍大街的一部分,众多名牌时装店可供选择。

有钱的感觉真是好,只需要看橱窗,选择一家男装店,直接进去,指着橱窗里面的模特要求:“给我照着来一身……”然后就掏出信用卡递过去。

虽然有血迹,但是他的表情太笃定了,还有信用卡作为身份查询,所以店员有点见怪不怪的

双手接过去,笑着安排奉上服装请客户到更衣室。

只是等齐天林换了衣服,签字拿卡出来,这次又有一辆MPV商务车停在了服装专卖店的门口,一名秘书模样的中年典雅女性穿着OL装,站在后面的车门边:“皮洛瓦先生希望能跟您见一面……”

这个时候,齐天林就觉得自己以后出门,还是前呼后拥的带点秘书亲卫队比较靠谱,起码现在,要是有个人给自己附在耳边轻轻说一句,这位皮洛瓦先生是何许人也,那就好了!

不过不要紧,齐天林刻意从总统府出来转悠一下,就是想看看有没有什么鱼儿上钩,既然先等来的是一场血腥搏杀,自己也从中间表现出了毋庸置疑的强势和血腥,那么现在,这位什么皮洛瓦先生就应该是总统提到的那些为了自身利益,企图用击杀齐天林,要挟齐天林之类的既成事实来改变状况的人吧?

所以,带着点好奇探询的笑容,齐天林躬身上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