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89章 组织

第七百八十九章 组织

再豪华的轿车或者说房车,都没有MPV多功能车的后厢来得宽敞,嗯,就是面包车。

作为一个经常护卫VIP客户的保镖来说,齐天林是最有深切体会的,所以沙狐的贵宾VIP版本后面的车厢就极为宽敞,这是黑格尔以及特里他们使用过后赞不绝口的一个最大原因。

买车都讲究个空间大小,面包车跟大型SUV后面空间较大是不争的事实,可是齐天林踏上这辆法西兰牌子的高级MPV,和不久前看见总统先生的感觉不同,后面一个极为高大的胖子坐满了最后一排,用一种极有压迫力的目光看着他!

如果换做以前的齐天林可能真会觉得有些下意识的想避开这个目光了!

怎么说呢,从他接触过的那些顶尖人物来说,落魄的凤凰也有几分威严,所谓眼神或者气势真是这些人在长期的领导生活中积累沉淀出来的气度,可面前这位六十岁以上的白人男性胖老头,有点皱着眉头眯着眼的样子,目光有种穿透人心的审视感,很容易不自在。

得益于刚刚跟总统先生这么谈过话,换上新衣服的齐天林觉得还算神清气爽,高级专卖店的更衣间里面还有小巧完备的化妆间,顺便洗了个脸,所以按着刚才的路数的,伸手转动一下中间的两把座椅坐下,半侧身对着这位皮洛瓦先生:“您找我有什么事情?”

说这话的时候,还顺便看了看车顶棚,没有跟总统那部车那样,有一个视听播放屏,才笑笑转头把目光锁定在对方的脸上。

也许就是他这个不经意又有点莫名其妙的小动作,让对方的目光也跟着看了看顶棚,应该是在观察他,所以不愿放过每一个细节,老头儿开口说话的口吻居然有点伦敦腔,这是齐天林这两年经常在伦敦混迹出来的感受,就好像华国人有不少装大瓣蒜的卷着舌头学首都口音一个道理,但这位的口音明显就是略带点影子,却不是故意装的:“你……是有神论者么?”

这个问话的确来得很突兀,齐天林稍微的有些奇怪,但能秉承应对审讯的基本原则,能说实话说实话,关键点修改一下就行:“当然……我相信有神……”如果没有神,怎么会有奥塔尔给予他的神奇力量,哪里会有他波澜壮阔的现时一切?

老头儿脸上的神色一变,眉头都打开了:“你信奉什么?佛教还是基督教?”

齐天林依旧耸耸肩:“都不是,就是在非洲呆久了,算是当地的拜物教。”

皮洛瓦先生的眉头又皱上:“拜物教?跟伊斯兰教或者犹太教有什么关系么?”

齐天林有点不耐,的确是

饿了,哪有什么兴趣唧唧歪歪的跟你讨论什么宗教信仰:“没关系,就是非洲中部随处可以可见的小教派,部落宗教,没有什么根底,你知道我们成天杀戮刀口舔血,还是要讲点运气保佑的,有些人每次出战一定会带上幸运子弹或者用刀在身上划一刀,都是类似的做法,好了,如果你是要拉我入教,我就不奉陪了,我得去吃饭……”

终于换到老头儿有点惊讶了:“你……不知道我是谁?”

齐天林重新再看看他,多有名么?摇摇头:“真的不太清楚,我长期在战场的,跟外界接触较少,没有冒犯的意思。”

那种审视的目光再次在他身上转悠了一下,老头儿摁动旁边的通话器:“开车到餐厅吧,这位先生饿了……”放下手指:“我们边吃边谈?”

齐天林无所谓:“我们老家的说法是食而不语,吃饭少说话,免得咬了舌头。”

对于这句谚语,皮洛瓦居然还咀嚼思考了一下,看来是种习惯:“有那么一点道理……那么重新介绍一些,我叫让.保罗.弗朗索瓦.皮洛瓦,目前是总理府特别顾问。”

跟总统府的总统相比,听起来很不起眼的一个职务嘛?

齐天林还是点点头:“回头我找找资料,自然明白你是个什么样的大人物了,说说主题吧,跟我谈话是什么内容,我再重复一次,我擅长的是战场,所以希望能直来直去,那些隐喻、暗示、象征手法的交流技巧别指望我能懂。”这方面法西兰跟英兰格两个国家很有点登峰造极的地步,和华国不相上下。

皮洛瓦看来是真有点意外齐天林的这种沟通风格,停顿了一下,看看外面:“餐厅到了,先坐下慢慢谈吧。”

这个齐天林不反对,不过他起身的时候,很有点作狭的看了看后面的大胖子:“需要我扶你一把么?”这就是他的特点,那种奥塔尔赋予他的半神心态,对对方是什么样的人物都有点满不在乎。

皮洛瓦笑笑,摁动旁边又一个按钮,那最后一排被他占据了一大半的皮沙发居然慢慢的升起来,算是帮助他起身,同时门边的座位也前移,腾出一条宽敞的上下通道来:“有钱有技术,就能有点这些小东西方便自己的生活。”

这方面齐天林不敢苟同:“上天赐予我们这具身体,就要善待和使用,靠外物是没多大意思的……”还是伸手搭了一把,这辆MPV的台阶也跟着降下来,但是对一个看上接近两百公斤的大胖子来说,还是个老年人,齐天林有礼貌。

皮洛瓦的秘书已经从前座下来扶另一边,车厢前后是隔音分段的,

皮洛瓦却听了齐天林的话:“所以你赤手空拳也能搏杀其他人,就是来自这种信念?”

齐天林看他已经站好,就放开手,理所当然:“不然呢?我们所有的信念就是不会束手就擒,命运只会掌握在自己手里。”

皮洛瓦笑着做个请的动作:“你这样的人果然是最适合在战地生存的……很难得你离开那些地区以后,还能经营得如此成功。”

齐天林看看这家很不起眼的小餐厅,甚至没有豪华的门脸街道,就在一条黑乎乎的巷子里,MPV车体有点宽,就等他们几人下车以后就立刻开走,不然会堵塞这里的交通,米灰色的四层楼古典房屋跟齐天林在穆尼的沙漠鹰公司风格差不多,那楼下现在苏珊也开了一家餐馆呢。

没有台阶,就这么走进去,昏黄的灯光,墙面还是石砌的风格,壁炉也是略微残破的古老造型,地面倒是斑驳光滑的灰绿石材很精细,也许自己老婆未婚妻女朋友来了能说出点子丑寅卯,现在么,齐天林就随意的看哪里有空位置,因为餐厅里面就几张桌子。

皮洛瓦的秘书站在门口就没有跟进来了,老胖子不需要拐杖,自己就有些慢但熟悉的走到一个角落,这里有张黑色的橡木桌子,一盏淡淡的黄色泛光射灯投射在旁边粗糙的石头墙面上,侍者很尊敬的过来躬身:“先生……您来了……今天是C型菜谱?”

齐天林过来看见他隐蔽而快捷的收走了桌面上一张带有名字的订座卡,看来这里就是这老头子长期的包座?

自己拉开一张黑色带点设计风格的椅子:“就按他的A型B型都来一份?”您当吃套餐么?

侍者没有任何抵触的微笑着做好记录,留下两杯开胃酒就消失了。

皮洛瓦的手指抚摸着酒杯:“快三百年了……这个餐厅那时候起,我们的家族就拥有了一张座位……”

齐天林一边腹诽华国现在玩瓷器的人动不动就要几百年,您这算什么,就只会去抢人家的东西,一边笑着看看周围:“今天的人是您派去的么?”他实在没有兜圈子的习惯。

皮洛瓦没有回应他:“听说过共济会么?”

齐天林隐约听安妮提起过:“传说中的高级团体?”如果说这个世界上面还有什么最顶尖的秘密团体,那就是共济会了,也就是安妮之前提到过的那个神秘的带有犹太人色彩的金融团体,掌握了从美联储到几乎所有传媒企业,甚至能把美国玩弄于股掌之间的组织,可想而知,只是眼前这个胖子不是说自己是法西兰总理府的么,怎么跟共济会又拉上关系了?

皮洛

瓦笑得有气度:“一个历史悠久的团体,名人辈出的团体,只有最顶尖的人物才能进入的有神论团体……你有兴趣么?”

齐天林看三五位侍者已经把菜肴端过来,就抓起面前的餐巾轻轻展开,稍微让开点身子方便侍者把大量盘碟摆上桌,怪不得皮洛瓦这么胖,他喜爱的食品都是烧鸡肝色拉、蔬菜生鸭肉再加烤鸡炖牛肉一类的荤菜,连甜品都是红酒梨冰淇淋巧克力酥这样高热量的东西。

等侍者摆好撤离,他立刻就开始大快朵颐,嘴里塞得满满当当才对慢条斯理吃东西,不催着等他回应的皮洛瓦嘟嘟囔囔:“你们邀请每一位成员进入你们的组织,前提就是先对家人进行一场袭击,然后对本人再来一次绑架或者枪杀,算是考验么?”对他来说,现在先吃饱,没准待会儿还要用这把刀叉直接杀掉对方,算是对最近被袭击打扰事件画上一个句号,总不能先杀人再吃饭吧。

皮洛瓦笑笑,放下自己的刀叉,端起酒杯:“一般人都以为美国人建国的时候,签署《独立宣言》的五十六人中有五十三个是共济会成员,似乎共济会就代表了美国,殊不知那不过是共济会在北美的一个分支而已,时至今日,共济会的影响力已经大到随处可见,所以你在卡隆迈和非中的行动,让我们损失了多少,你知道么?”

很有点扔下酒杯,就会破墙而入五百刀斧手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