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90章 角色

第七百九十章 角色

共济会啊……

多么璀璨和辉煌的一个团体!

伏尔泰、孟德斯鸠、歌德、贝多芬、莫扎特、华盛顿、富兰克林、马克吐温、牛顿、爱因斯坦……

这些如雷贯耳的名字代表着他们所属于秘密团体的档次!

而另外一个最为惊骇的说法就是,所有历史上的美国总统,都是共济会的成员,唯一两位没有参加共济会的就是林肯跟肯尼迪!

没错,就单单是没有加入共济会的两位总统,就成为美国历史上最有名的两位被刺杀身亡的总统,一共才有四位被暗杀的总统啊。

一直都有一种阴谋论的说法,美国政府就是被共济会控制的下一个政体,连奠基的时候就在共济会的操纵下完成了,所以这个国家运行的一切都是在共济会的利益前提之下。

还需要证据么?看看一元美钞吧,背面左边的金字塔和上面那颗眼睛,那就是共济会的标志之一,这个徽记旁边的拉丁文NOVUS ORDO SECLORUM绝大多数美国人自己都不认识是什么意思,这也是共济会的口号“新纪元的秩序”!

在钞票上还有无数的解读都是跟共济会有关的,从建国伊始,共济会就把自己的烙印深深的定格在了美国历史上!

可这仅仅是传说跟美国的关系,共济会的根子在欧洲!

安妮对齐天林只是泛泛的谈过这个组织,因为最顶尖的共济会保守派团体是不接纳女性成员的,所以从英兰格王室到只有女王储的苏威典王室都没有加入,而各级王室成员因为历年来跟共济会在各次政变、战争中交缠太多,有点又爱又恨的感觉,所以安妮有点下意识的避开了这个环节。

齐天林没这么了解,但知道对方是个大个儿:“关于战略什么的我就不用啰里啰嗦再重复,这段时间我也对太多人解释这码事了,有种自己跟美国人叨叨去,你不是共济会么,那你们自己跟他们讨论,我是接单子做业务,你给钱价码够高,我觉得按照你的方式行事不会损害我的利益,我也会做,对吧?美国人现在是最横的,我就抱大腿赚钱了……”说着把美味搅在一起大口的吞下去,真有点牛嚼牡丹的感觉。

皮洛瓦总算是完全明白这就是个大老粗,但又是个无法忽略,有点特殊的大老粗:“你在非洲究竟要达到什么目的?”

齐天林诡异的笑一笑:“你们共济会在美国做了什么,我在非洲就会做什么。”说了当没说,又似乎什么都说了。

皮洛瓦喝下一口酒,沉吟一下终于开口:“总理府特别顾问这个职务,就是法

西兰中央情报行动局局长的对外头衔,你还真是一无所知?”

齐天林有点无辜的抬头看看对方:“我真不了解,之前听见总统先生在电话里面的声音,都不知道是他,但,这个机构我还是知道的。”那当然,和MI5,联邦调查局、还有克格勃齐名的对内国家情报顶尖机构!

皮洛瓦摇摇红酒杯:“中央情报行动局的使命就是维护法西兰国家本土安全和非洲地区的利益所在!什么地方我们都不在乎,却惟独要把非洲列入我们的职权当中,你可见非洲对于法西兰的重要性!你却恰好踩进了我们最强烈维护的地盘!”口气终于有点黑社会老大抢地盘的不忿!

齐天林笑着也喝了一口酒,纯粹是为了方便吞咽:“这不是上百年前的殖民地时期了,法西兰也不是那个时候的法西兰,索马里你们搞得一团糟,脸都丢尽了,是你下面的人去干的吧?还不是得我们出手才能搞定?马里呢?你们更是乱打一气,连为什么发生那些事情都不知道!一切是靠实力说话的,就好像你们刚才企图袭击我的那几个人,还有坐在我面前的你,我随时可以格杀你,然后泰泰然的离开,你信不信?”

皮洛瓦拿酒杯的手都停顿了一下,显然不是因为齐天林的生命威胁,而是他这种迥异的风格!

这就叫横蛮!

所谓一力破十巧,就是齐天林这种说话行事的风格,我就是一头冲进瓷器店的蛮牛,你们这些精细活儿腻腻歪歪的搞这么久,无论是眼前这些袭击、绑架的布局,还是在非洲的经济军事投资,老子就是用最强硬直接的攻击手段掀翻一切!

齐天林也没什么嚣张的动作,抬起头:“我只是好奇的问一句,既然你都是共济会的成员,什么事情自己跟美国人商量不好么,我只是个小卒子,跟我谈有个屁用,现在你的身份暴露在我面前了,冤有头债有主,我家里要是再有什么事儿,我肯定找你说话了,划算么?”

胖老头那种特有的审视目光在齐天林脸上再看了看,才摇摇头:“真不知道你这个怪胎是怎么塑造出来的,没有任何国家的背景,却变成了现在这样一个军事经济混合体,而且还开始向政治发展,你还认为你是个小卒子么?”

齐天林不要脸的吞下最后一块肉,打个响指要求再送一份奶油蜗牛过来,味道是真不错:“我这是谦虚,我一直都在说,我不介意任何一位盟友加入到我的事业中来,所以别让我把你定位在敌人的层面上,一旦开战,也许目前我还无法抗衡你这样的国家机器,但是你,你个人或者家庭一定会马上成为牺牲品,这是很

容易的事情,我有这个自信,虽然我不太喜欢这种恐怖主义行为,我一直都竭力把战斗行为限定在战场,但是谁要是突破这个底线,一定会招致我的报复!”现在的他说出话来是真的掷地有声,他也能制定规则,制定底线了!

皮洛瓦一口喝完剩下的酒,对于他们这种讲究很多的人来说,这算是个很不寻常的动作了:“我得告诉你一件事……共济会现在已经不能完全控制美国……”

齐天林恍然大悟的哦一声,随手开始吃甜品:“您继续。”

皮洛瓦想想才开口:“你知道共济会,但知道共济会的背后么?”

齐天林顺口:“罗斯柴德尔家族?”这才是这个星球上真正的首富家族吧,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

皮洛瓦点点头:“就是这个犹太家族,他们才是共济会的实际力量,他们正是通过共济会,通过美国控制了金融,控制了传媒,可以说我们所有欧美国家或多或少都跟这个以罗斯柴德尔家族有关的团体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但现在,美国有了一定的变化,不再是冷战以前的那个美国,也不是二战的那个美国……”

齐天林点点头同意:“什么都在变化,这很正常。”

皮洛瓦其实很放松:“共济会其实是个很松散的组织,只是分为无数个极为紧密的小团体,美国的共济会带有很重的犹太色彩,法西兰也同样,但犹太人的特点就是永远跟着领导人走,保证他们的利益,所以美国的共济会最强大,但正是这种太过强大,让美国人内部开始有一种反抗的力量逐渐延伸,目前的政府隐隐就开始有这种体现……”

想想自己接触过的那个有点对犹太人不太感冒的国防部长黑格尔,齐天林点点头不说话。

胖老头招手让侍者倒上酒推开以后才继续:“骷髅会你听说过么?”齐天林茫然的摇摇头:“这么俗气的名字?”

皮洛瓦笑起来:“这是美国近代总统的秘密社团……他们力图想摆脱共济会乃至犹太团体的控制,而现在对他们进行谋杀也没有以前那么容易了。”

齐天林听着这种猛料,有点瞠目结舌:“难道你们打算吸收我入会,然后去暗杀美国总统?”脑海里面只浮现出好多年前看过的那部电影,天地会招收韦小宝入会去算计皇帝的时候,周星驰的经典台词:“你们是天地会还是整人会?!”

哈哈笑的皮洛瓦指指自己:“我是共济会的一员,代表着共济会的普世价值观,同时我也是法西兰的政府成员,也要代表法西兰的国家利益,这是不冲突的,共济会同意成员忠于自己

的国家,但无论是哪一边,都受到了你的侵入!你连为什么都不知道,就莽撞的冲进了这一趟浑水里面来!”

齐天林求证一下:“我知道那些财富榜上的所谓富翁都是做给一般人看的,罗斯柴德尔家族那么有钱,连美联储都控制住,那么多银行企业也在控制当中,就不能控制住总统?”

皮洛瓦点点头:“按照共济会的思想,一个跨国的团体才能够保证适当可控的动荡,在这种动荡之下具有强大的利益流通,也更容易保证世界大战不爆发,二战就是反对共济会犹太化的美国方面先资助德国人,然后从德国将罗斯柴德尔在法兰克福的家族所在铲除,搞犹太人清洗,只是没想到共济会的力量如此强大,形成了反击,才打压下去,我们不希望看到新的世界大战……但现在北美的共济会分裂出去了,他们只在乎美国的利益。”

前后持续数十年的世界大战,死亡七千万人,就被他这么三言两语解释了?

但这些秘闻传说一直都存在,到处都能找到长篇大论的篇幅,估计也是为了言简意赅给齐天林论述一下。

齐天林真的有点抑制不住自己嘴角的哂笑:“利益流通?就是保证共济会内部越来越富,哪管非洲或者亚洲水生火热?共济会的思想是不是那时就把亚洲分给了日本?”

皮洛瓦毫不在意的也笑:“你还有点小愤世嫉俗的思想?格局放大来看,就是这么回事,优等人控制劣等人,这本来就是亘古不变的原则,你能崛起,那当然就能把相关的地方分给你来掌控,不过共济会当时是跟华国的关系更好……”好像也是,怪不得在抗日战争时期犹太人在华国的也很多。

齐天林总算是把对方的关系搞清楚了,脑海里面突然冒出来一个念头:“TS组织你听说过没有?”

那个神秘的反希特勒组织,不知道在皮洛瓦描述的那场利益交流中扮演的什么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