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91章 聊聊

第七百九十一章 聊聊

皮洛瓦一句话就解释了!

“他们就是早先跟美国人勾结起势,资助纳粹起家,后来发现希特勒已经不是他们能控制,又发现无法达到完全清洗犹太人的目的,就立刻见风使舵叛变投诚的一帮墙头草!”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隆美尔在日记里面也表达过这个组织的变化和底蕴!

齐天林觉得自己要问的已经问清楚,吃也吃饱了,要杀人运动一下得趁早,擦擦嘴:“好了……为什么袭击我的家人,又为什么现在想吸纳我进入共济会?”语调很平静。

胖老头似乎能感觉到他的戾气:“你没必要杀我,决定也不是我一个人做出的,何况你的夫人又没事,只死了几个手下,今天也扯平了……你就当成是测试好了,不然怎么能证明你具有过人的行动力跟局面控制力?现在你在非洲的状况,的确让我们有点没法还手,你可以不在乎所有国外的企业,不光是法西兰的,打击我们对你没有丝毫损失,美国人更乐意看到你把资源交给他们。”

齐天林多问一句:“美国的共济会已经跟你们划清界限了?”

皮洛瓦耸耸肩:“美联储现在是被八家私人银行主要掌控,洛克菲勒家族是最主要的,他们代表了新兴美国势力,被视为美国独立以来的第二次经济独立,是他们在阻挠欧洲一体化,这本来是罗斯柴德尔家族大力推行的事业,就是从这件事开始,双方渐行渐远,所以你现在实际上代表的是美国共济会的利益,当然也有美国骷髅会的利益,伤害的是我们的利益!你杀了我,也没法改变这个事实,矛盾放在这里,迟早都会爆发,不达成合作,共济会只能跟你一直争斗下去。”

齐天林没被他绕晕过去,略一思考就找到其中的中心点怀疑:“你表达的更多是法西兰的利益吧,共济会只是被你拉过来当幌子的!”他总算明白了,自己拉扯起来的那个欧洲同盟,其实其中很多都有共济会的影子,包括维拉迪、洛克等人在内,多半都或多或少的可能跟这个圈子有关,大家都是到非洲去掠夺被法西兰视为禁脔的后花园利益!

一贯凌厉的胖老头脸上居然有了一丝波动,齐天林笑起来:“得了,说这么多,就是你们法西兰给抢了,我奉劝你一句,别以为那都是你们的,今时不同往日,你们那种旧殖民式的思维模式在非洲行不通了,看看你们遮遮掩掩在非洲搞的那些事儿,屁用都没有,还没我们大刀阔斧捞得多……”沉吟一下:“既然你跟我谈,不选择战斗,那我就更愿意合作,总统先生估计是不太同意你们这种做法的,他已经几次跟我达成了共识,我期待等

来的是合同,而不是子弹……虽然我也不介意,就按照你说的,之前就扯平了,如果无论是你的行动局还是共济会,再纠缠在这个非洲利益上面要折腾而不是合作,我只能说很遗憾……”

说着,居然探起身,伸手抓过了对方原本拿住酒杯的手:“但我是个武夫,睚眦必报的武夫,是你挑起了事,不可能让你全身而退,这样以后你或者别的什么人,再想对我动手,都必须思量清楚……”

一直以来,从齐天林踏上那辆车都泰然处之的皮洛瓦终于有些紧张了:“你要做什么?”

齐天林笑得很安详:“日本人有个习惯我觉得很好,做错事,就切掉一根手指,我的律师已经在处理今天下午的袭击事件,我会让他们停止诉讼调查,我希望你被我伤害以后,也不会对我提起什么诉讼,我们刚才谈的一切才有一个平等交流的平台……”左手摁住皮洛瓦的手,右手就突然亮出他那把刚才切牛肉的铮亮餐刀,用老胖子根本无法阻挡的坚决,压在了他的手指上开始用力:“你们都是人上人,永远都认为自己是握住枪的手,但我告诫你一句,不擅长摸枪,或者**枪,一定会受到伤害!这是我代替被你们随意行动导致死亡的我那些部下,还有你今天的那几个倒霉蛋下属一起送给你的!”

刀刃一侧带着锯齿的餐刀还是一把钝刀啊,还好齐天林手法熟练,没让这位遭遇太多痛苦,迅猛的就一下压在皮洛瓦右手的尾指第一指节上,六十多岁的老人叫声还没喊出来,就被刀口沿着指骨之间的间隙狠狠的切下去!

齐天林松开他的手就把自己面前的餐巾一下塞进他的嘴里,胖老头就只剩下哦哦哦的疼呼声!

雪白的桌布上面顿时就有一个灰白色的指头!

齐天林顺手拉餐巾帮皮洛瓦裹住,自己却捡起那点指头,随手在自己的盘子里面蘸点调料,扔嘴里嚼了:“你们引以为傲,津津乐道的那些东西,在我看来不屑一顾,清醒点吧,我不知道你代表的是石油还是别的什么矿产资源利益,都一样!我要的是合作,不是来算计我,下一次,我嚼掉的,也许就不是你的手指头了!”

呸的一声,把一厘米左右的指骨吐出来,才冷哼一声,在疼得满头大汗皮洛瓦肩上拍两下:“我期待你的好消息!”

然后就扔了餐刀,堂而皇之的就在另外几桌食客吓得瞠目结舌的表情中间走出去,还给同样大惊失色的那个站在门口的秘书笑笑:“就缝两针,止个血,没多大回事儿,回见!”

自己就顺着巷道出去随便招了一辆出租车走了!

一个情报局长很了不起么?!

齐天林现在是要学着越来越强硬了!反正都看出来这位跟总统不算是一根线,那就试试看这些政客的底线吧,究竟是怕横的,还是勃然大怒来反击……

这次就直接到中央车站,乘坐英法海底隧道的欧洲之星到伦敦去了……

算是陪着家人过个周末吧,只是打电话给蒂雅,让她叮嘱所有战地的指挥官们收紧手中的力量,严密监视各方面的反应,特别是加图拉,加强戒备,盯住所有法西兰人!

必要的话,齐天林随时可以杀掉几个法西兰人给法西兰政府看看!

看法西兰政府有没有直接在非洲作战的勇气,在没有北约,没有美国人支持的前提下……

事实证明,法西兰人怂了……

在齐天林没有看到的场面里,迅速就有几个预案做出来,针对齐天林的好几条打击方案摆在皮洛瓦或者军方人员面前,可无论是调集外籍军团到非洲跟那边的PMC做正面对抗,还是动用中央情报行动局自己的“赤手”行动部队到伦敦或者别的地方袭击齐天林的家属……

最多都只能算是泄愤。

前者起码要调动两万人以上的军队,才也许能保证在那边打一场胜仗,法西兰目前还不具备快速反应输送这么多人到非洲打一场不知道会持续多久的战争能力!

还不一定能打赢,最重要的是,师出无名,为了对方咬掉一根指头?

说出去都嫌丢人!

而后者呢?

英兰格是个主权国家,跟法西兰惯有小摩擦的欢喜冤家,派行动队去那边袭击另外一帮拥有极高战斗力的护卫队,其中还有苏威典公主,嗯,由此而来的国际纠纷,比两万人打仗还麻烦!

而且一名参谋很无奈的说了一句:“无论我们怎么做,都无法根除他,也就无法阻挡对方在我国境内实施恐怖袭击报复……那将是我们的政府和人民都无法承受的痛!”停顿了一下:“这句话是总统让我转述的……他不适合作为我们的敌人。”

难道真的要宣布齐天林为国际恐怖分子,彻底撕破脸皮?对于国家意志层面的事情来,干掉一个人,一个关键的人,让整个体系崩塌,再来慢慢收拾,都是不困难的事情。

但问题是干不掉啊!

所以齐天林伦敦呆了两天,就接到了苏珊的电话:“总理府已经给我们公司发过去一份价值七百五十万法郎的军事承包合同,项目内容全部都是关于在非中境内的石油资源开采安保合同,关于卡隆迈的还在协商中……”

齐天林不知道在法西兰政界还有怎么样的权力倾轧,总之自己算是把目前自己建立的这个欧洲同盟中最不老实的法西兰人警告了一把,虽然对方随时还有可能翻脸,但是目前,起码目前是压下去了……

对于这件事,安妮的简直双手鼓掌:“耍狠是必须的,有时候耍赖都是必要的,你看看称王称侯的哪个不是这么过来的?接下来给他们一块好处就是了,让他们一直都没能在非中一带实际获取到的油田立刻获得效益,他们就会觉得值得了……巴掌和糖必须轮流使用!”

至于共济会,她也是一样的态度:“加入与否,意义都不大,你不可能成为核心成员,永远都是被调动利用的位置,那还不如就索性跟他们保持合作关系,相互利用……你现在也不是可以随便拿捏的了!”只是她判断洛克跟维拉迪可能还是跟共济会有点距离,这个顶尖组织以银行界和政府官员居多。

麻桦腾更直接:“安排迪达联系点人手现在开始接触法西兰的科西嘉反政府军,必要的时候资助他们到法西兰国内闹闹就行了……”

所以说到了齐天林这个层面,国家不是国家,都只是筹码棋子了。

只不过,就这么几天,随着各种国际媒体开始报道一些非洲国家产生小型动乱,又一个在伦敦的熟人把电话打到了齐天林这里:“怎么样?今天下午有场英超比赛,我在包厢给你留了个位子,就我们俩,聊聊?”

是阿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