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92章 豪气

第七百九十二章 豪气

中情局这几天很有点殷勤的送了好几份情报过来,把法西兰中央情报行动局和法西兰国家安全部的一些最近的调动资料故作神秘的展示给齐天林。

上面有很清晰的中央情报行动局一个训练小队之前以演练的名义在法西兰西部靠近迷雾岛的地区发动攻击的计划书!

还有齐天林最近在巴黎击杀了同样隶属于这个行动局行动人员以后,相关几个机构部门针对他做的一些私底下的应对讨论,里面甚至有份会议纪要,齐天林很惊险的和恐怖分子这个定义擦身而过,来自特工情报界的反应比较强烈,而军方不愿搀和,政府方面却竭力反对跟绿洲公司有什么不妥当的敌对行为,再三强调所有之后产生的不良后果只能由行动局自己承担,这种说法,让原本参与其中的国家安全部都抽身出来。

零零碎碎还有其他部门对沙漠鹰公司以及柳子越电视传媒集团的监控调查报告……

简直就是赤果果的挑拨嘛……

齐天林拿着这堆文件就似乎能看见布伦那张狡黠而幸灾乐祸的脸,当然,这也可能是钟情欧洲部的分管领导觉得这件事可以利用一下,自己做的决定,反正他们干这种事情已经很擅长了,不过从一个侧面,这也说明齐天林具有值得挑拨的地位了。

中情局非洲部跟齐天林的沟通现在非常多,多到他在伦敦,中情局那边每天都有各种简报通过电子邮件发给他,主要是关于中非各国的一些具体情况,方便他自己定夺有些行动计划,说起来,美国人才是最深谙将在外君命有所不为的道理,签了合同就很少指手划脚,只看结果,但是从这些情报简报当中,齐天林倒是看出来一个细节。

那就是官僚主义……

因为其中的邮件,大多是群发的,通过一个中情局特定的高保密级服务器,他这样拥有一个账号的相关人员,都能登录去查看,虽然不是之前汤姆那个中情局内部的逐级开放式的情报系统,只是单方向接收的情报渠道,但也说明对齐天林有了一定的保密开放等级,所以伴随这个不知道多少级的保密级,齐天林偶尔也能看见一些完全跟他不相关的情报,虽然没多少情报价值,但说明纰漏其实不少。

真的,什么CIA、FBI或者国安局、克格勃都不是一般人想象的那么无所不能,事无巨细没有遗漏,都是人或者电脑在操作这些东西,都会出错,齐天林都能感觉到,因为自己的地位不同,对他的监控或者调查肯定有人在负责,但又不敢过于靠近,免得被自己发现产生逆反效果,所以主要还是通过电子讯号等一系列的技术方式来管理

,加上自己跑来跑去涉及的区域太多,行踪管理反而要薄弱不少。

谁叫美国人在电子监听和电讯控制、因特网控制方面具有逆天的优势呢?

比如这次自己在巴黎的击杀行动,因为所有法西兰内部的情报里面都没有提到总统和齐天林有什么会面,于是有一份情报里面还提到很奇怪总统府没有任何反应,对齐天林为什么到巴黎也自作主张的认定为是齐天林过去检查柳子越传媒集团的安保情况,应对现在的袭击危险。

所以齐天林自己也慢慢整理出来一个脉络,电话电邮照常使用,但是关键点,还是通过见面交谈的方式,譬如和阿布的交流。

曼苏尔的曼城球场不在伦敦,所以平时安妮或者齐天林跟他交流都是在他伦敦球场租用的客场豪华包间里面,而阿布的切尔西主场就在伦敦,所以整个看台中央的豪华长条包厢,都是他私人的,当然他有时为了在媒体露面,也会故意到外面的看台上面去看球,但是谈事情么,还是坐在里面好。

阿布不拐弯抹角:“你带到非洲去的东欧行动队员里面,有我们的人,他们有个别人已经到达叙亚利……”说这话的时候,憨厚的大汉脸上带着的亲密笑容,让齐天林很有点起鸡皮疙瘩,怀疑他的性取向!

还好他们是各坐一张沙发椅,齐天林皱着眉先弯腰点燃一支雪茄,喷点烟雾到两人中间隔绝一下基情才回应:“我还是那个判断,美国人自己的军队肯定不会向伊克拉那样去直接动手,所以我通过叙亚利方面的要求,去捞点钱也没什么不可以,要知道,我以前还帮卡菲扎抵抗过反政府军呢。”

阿布还是笑着半倾身,毫不介意雪茄味:“但那一次你不过是个小卒子,你失败了,现在呢,你汲取了教训,现在你能做的事情已经完全不是那时的模样了。”

齐天林还是打太极拳:“嗯,你找我来总不是就为了跟我炫耀你们那些卧底吧,小心我一个个找出来在战场上打黑枪!”

阿布满不在乎:“下面的人死多少都是为了整体目标,这方面的思维模式,华国跟俄罗斯都差不多,不过你算是比较爱兵如子,但伤亡也是不可避免的……”顿一下,说正题:“国防部斥资一百二十亿卢布,建立了一个新的快速反应纵队,是空降突击部队、特种作战部队、海军陆战队等等抽调人手组成的,归总参谋部指挥,而且以这部分军力为基础,成立一个独立的机动军区……你就知道这个档次有多高吧?”大约三亿美金吧,这点军费能干什么?

齐天林点头正色:“回过头,我就会把这个情报送给

中情局邀功……”

阿布哈哈大笑:“你才不会呢,你多细致狡猾个家伙,你肯定会考虑按照你的渠道,你怎么会接触到这种内容的情报,真找到一个合理解释的情报来源,你才会假惺惺的把这份情报送给美国人表忠心……哈哈哈,你这王八蛋!”

齐天林享受高级古巴手制雪茄的馨香:“说吧,总不会是把这个独立军区的长官给我当,也不会是把这些人交给我的培训中心来训练,对吧?”想一下:“我可以给你一个忠告,这种新型作战部队的人手,其实最好不要从现有精锐部队里面抽调,而是从一般部队里面找好苗子从头训练,那些精锐作战人员已经成型了,要他们按照现在国际上流行的作战训练方式来改正他们原有练习了很多年的习惯,很不划算,在战场上也会出很大的问题。”

阿布居然很认真的点头:“我会转告……这边的情况是这样,我很正式的联络你,你已经进去了多少人?是不是有非常可靠的接应基地跟联络人,如果可以,我们会把这支部队的一部分人,也送进去,送到你这支部队的名下!”

齐天林的笑容就变得也很玩味了,隔着袅袅的轻烟,俄罗斯人看来也看懂了这个局面,只是苦于之前找不到切入点,现在打算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你美国欧洲还有以列色土其耳不是通过资助反政府武装来背后搞手么?你不是偷偷派遣特种作战人员混迹在反政府武装分子当中拔钉子、炸要害、做标记、引空袭么?

我也会!

只要有了一个可行的落脚点,不会让进入的人员变成无根的外来盲流,在实际占领了大部分区域的政府军当中发力,比跟那些实际上乌合之众的反政府军一起,还是要占据不少优势的!

齐天林不关心现政府是不是得民心,他一贯的态度就是使绊子,现在更加有想去土其耳这个鼓吹大突厥斯坦国的地方捣乱的思路,所以只要斩断了自己跟买买提等人的联系,只要把人送到了叙亚利,剩下的都会是阿联酋方面派人从伊克拉给他们送给养……

但是得解释一下,这件事阿联酋是完全顺着他操作的,本来沙特距离叙亚利邻国约旦很近,可沙特实际上也是怂恿叙亚利反政府军的一员,这其中有伊斯兰教派的原因,也有故意想把美国人拖下水的独特想法,在这一点上,沙特很有些唯我独尊的意思,哪管周围伊斯兰国家水生火热,只要能把美国人拖进一个个泥沼,我又可以超然富贵就好,所以相对更务实的阿联酋选择从叙亚利的另一个邻国伊克拉不为人知的提供援助。

现在……

俄罗斯介入?

其实俄罗斯一直都在介入,急吼吼的建立一支新型黑海舰队,要去给叙亚利撑腰,可是现在的北极熊,除了能源出口创汇,别的经济都还在艰难复兴当中,那几艘破破烂烂的黑海舰艇走到一半就坏了不少,很有些丢面子,只能灰溜溜的回去,现在倒是立下一个黑海舰队将优先发展的计划,但那都是好几年以后的事情了,军备的事情哪有那么容易的,动不动就多少个亿……

得益于最近几年纵横飞驰,齐天林脑海里面飞快的梳理着那一带的国家地理结构……

阿布捉狭的笑嘻嘻从自己座位旁边拿出一个平板电脑递过来:“有地图,有地图,我专门找了个华文版的给你看……包你看得明明白白,慢慢想,我不着急,才上半场呢……”转手拿起手边一部步话机:“你给教练席说一声,那个九号怎么还不上?赶紧换上去,买了就得用!”

齐天林不抬头,看平板电脑,也知道鄙夷他:“所以说你就是个土鳖!外行指挥内行,不懂就别乱伸手好不好?你看看美国人就很少插手我的直接行动计划……”

阿布呸他一句:“我又不是你这种可以到处翻云覆雨搞乱的家伙,我就是无聊找个乐子!”

两千万英镑的身价!买来就是找个乐子!

真豪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