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98章 满足

第七百九十八章 满足

所谓的攻打城市,在现在的开放式城镇中,并没有以前的城墙,齐天林的人马分成几个队,从尼日亚利东北部省份首府迈杜里古市的三个方向在清晨时分同时进入。

只冲击主干道,直奔省府所在地、警察局、电视台、大学校园、医院、汽车站、火车站等一系列公共设施,就是把所有维护秩序的管理人全部赶走,故意留下朝着西面的没有攻击,直升机们不敢太低,就高高的在空中撒传单,用轰隆隆的发动机声吓唬人,驱赶着政府公务员往西面出城。

整个行动都很简单,按照PMC的基本法则,不主动杀人,但是一旦有抵抗或者袭击,那就是不问结果,不区分目标,一股脑的往死里炸,所以面对一个没有多少驻军的城市很快就拿下,然后才在西面城外跟闻讯赶来的附近驻军发生一场防御战。

齐天林带着美籍PMC们搞包抄,直接从后面端上千名政府军的后背。

这一次,齐天林算是见识了一次美军高手的战斗力。

因为随着对自己这些美籍员工的熟悉,他基本明白这些大多数是美国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系统的一帮子退役特种作战大队,只有少数几个是最精锐的海豹突击队和别的顶尖特种部队退役人员,领头的几个反而是有中情局或者国家安全局背景的军事特工,说白一点,就是类似老鹰当年那样的,在美国人派往海外的这些任务当中,部队出来纯做事的就是宝宝那种,只做事拿钱,不升迁,但这些领头的就除了有军队背景,还有情报特工界的身份,完全不同。

齐天林的感受就是这些人的确都有一种类似老鹰那样对国家利益的狂热和专注,而且对荣誉感都有一种极强的维护认同,说起来真不比华国军队那些政治思想工作出来的差,说不定更真实一点。

但那些特战兵油子们就不同了,海豹的人就算是在特种兵当中也是有极好口碑的,齐天林印象最深的一个细节就是,当他宣布这两百多名美籍PMC将负责包抄袭击的时候,分配任务的时候,绝大多数人都在看那几个海豹队员所在的分队,想跟他们在一起。

等真的投入战斗,齐天林算是更加领会到那种感觉,之前他和美国第五特种作战群的那几个去绑架贾拉尔的时候都没有这样强烈的感受。

刚刚勘定敌人的方位,准备发起冲锋的时候,几名海豹队员默不作声的开始整理身前的装备,相互点点头,开始选择出击角度方位,其他美籍PMC几乎都是下意识的跟在他们身后展开队形,齐天林甚至听见有人在小声招呼:“跟好超人,他们是开了挂的……”

其实一般伏击或者包抄,也是有阵地的,不需要这样冲杀,那都是冷兵器时代的做法了,可是这帮人显然是要从精神上彻底压倒敌人,不愿啰里啰嗦的陷入对峙的鏖战。

齐天林很少在这帮人面前展示自己的战斗力,虽然他已经很有名了,但也从来没有跟这些海豹们比划过,海豹也不会主动找他这个老板比划。

而这些海豹,齐天林知道并不是一期的人员,但是配合的默契几乎是和在一起很久的战友差不多,无论射击、补中、投弹、换匣、压制、掩护、跃进都是一气呵成,干净利落,连带他们身后的PMC们只需要依样画葫芦都可以达到类似的结果,而且最艰难的都是这些海豹冲在最前面控制局面,后面的人就真的好像跟着超人采蘑菇一样,收取性命!

想想当年齐天林跟着三个特种兵到叙亚利就搅得天翻地覆,现在两百多人,那真叫一个势如破竹!

这种冲击战斗的震慑力,齐天林现在手里的几支部队,都还无法媲美!

小黑们灵动有余,冲锋肯定没这么理智,有点瞎冲,从这队人这样一路冲杀,却没有多少中弹,就能看出来,同样一个跃进攻击的战术动作,美籍PMC们都是千锤百炼,下意识的做出来,规避动作和攻击动作有前有后,那都是美军这么多年南征北战,积累传承下来的经验教训,一定会是先寻找好下一个稳妥的掩体目标,这个目标是不是符合美军单兵教材上的安全系数,然后才会高效的判断一下自己所处现在位置是否会有人在注意射击,自己的战友这瞬间会怎么攻击压制,需不需要对某个角度方向给出一点指示,帮自己补充一下,只需要一个手势,后面的人立刻就会对那个怀疑有威胁的方位扔手雷或者射击,然后这边才会迅捷的扑出去,到下一个掩体点,接着为后面的人提供掩护压制到自己刚才的点,重新形成有效的钳制协助关系,又是一个手势就表明自己的下一步战术是攻击还是继续跃进,无数个这样娴熟的小环节编织起来,就构成浪潮一般有条不紊的逐步推进!一点点挤压政府军的阵地。

廓尔喀们有点类似,但主动性又不如这些人,按照美军的军队体系特点,特种兵退役的多半都是军士,就是当班排连长阵亡以后,会顶替指挥权的高级军士,他们对局势和状况是有很高的判断能力的,能够表现出相当高的基层指挥能力,也就是类似齐天林以前到军事学院学习过的那些短期指挥技巧,了然于胸,所以齐天林不得不考虑自己在军事培训方面除了现在借着挖退伍兵这条捷径,自己也要试着开始进行较高层次的培训了。

自己肯定不能依赖这个系统!

战果是斐然的,毙伤对方五百名以上,这帮美国人仅有十余人中弹,托防弹衣的福,仅有三人受伤,反而是担任正面阵地吸引火力的马嘉带着小黑指挥的一千来人卡隆迈新军中,有十七人阵亡,三十多人受伤,培训还算不上到位。

所以悄无声息离开的齐天林再三跟马嘉强调要好好琢磨出一套培训非洲士兵的套路来,这是目前的当务之急,按找齐天林他们四面出击的态势,到处都能俘获大量投诚士兵,也会招致周围国家的联军攻击,必须要赶紧改善自己的士兵素质,准备应对可能的恶战!

但现在,随着这一批廓尔喀返回卡隆迈的齐天林马不停蹄的登上一架从加图拉运送物资的运输机,混在几名同样打扮的廓尔喀中间,根本不在加图拉停留,直奔班西加。

那个一贯在某些时刻充当他替身的拉姆图已经上班,没有和马嘉在同一个游击分队,携带齐天林跟麦克有联络的那部卫星电话,不定时开机,能向通信卫星偶尔传达一下自己的方位就好,戴着类似的面具跟服装枪械,如果细心的查找目击者,也能找到齐天林在到处移动的身影。

而一直在班西加度假的家人们,当齐天林被当成行李送进圣玛丽号货舱以后,慢条斯理的在美军培训人员的注视下离开,奔赴迪拜那个销金窟血拼消费。

很符合超级富豪家人们应该有的生活习惯跟轨迹,连孩子们都没有见到靠坐在货舱里面的父亲,那几名飞机空乘人员更不知道了。

两小时后,降落在迪拜王室机场以后,一架装卸机在重兵把守的情况下搬走了三只箱子,其中两只当然就是玛若的珠宝首饰了,一步不落的跟着,之前的日子调了一群黑妞给守在房间外,这姑娘平时都不出门玩儿了!

这次当然是要一件件当面交代给投资局安排的珠宝专家,人家见多识广,当然一下就能看出来路,不是盗宝贼赃也不是文物禁品,全都是纳粹时期失踪的超级珍品啊!

这些事情都不需要玛若操心,人家是有专业操守的,酋长们购买消费从他们手里经过的珍宝多了去,怎么掩盖来路,装着是从欧洲某个地方发掘出来的,自然有渠道,而且阿卜杜拉一直陪在旁边,笑嘻嘻的介绍这是阿联酋王室的御用本国专家,绝对可靠保密,玛若还是琢磨要不要回头让蒂雅带人过来暗杀了这专家灭口!

以前的小玛若是多纯良个姑娘,所以说财宝真的会扭曲人呢!

安妮笑嘻嘻的旁观,只有柳子越有些表情紧张,呼吸急促的站在齐天林面前:“我……

现在总算知道你天天都在做什么了,你现在这么隐秘的来来去去,肯定有很危险的事情要去做,我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很慌,心里沉甸甸的掉不下去!”

齐天林入手抱着她,姑娘才真是沉甸甸的,把鼻子抽在她的发间,嗅着那股让人沉迷的馨香:“男人总是要做事的,安妮和玛若都能习惯我这种危险程度,你也要适应,所以以前才不怎么告诉你,就是怕你担心……”伸手把那根皮绳重新给妻子系上:“这是我的保佑,在你的身边,就是你在保佑我……我会平安的……”

真温情的依依惜别,柳子越满足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