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99章 狠角色

第七百九十九章 狠角色

既然到了阿联酋,齐天林肯定就是要去叙亚利了!

无论是因为给贾拉尔将军一个自己很重视这一片战场的态度……

还是因为这里以后会成为阿腾说的华国西面大陆战略的主要核心方向……

自己都需要过来给买买提这帮菜鸟们带带路,同时还得给俄罗斯人一个下马威!

买买提这帮人可不是没有后台的无根之萍,别想仗着北极熊的体大腰圆欺负人,齐天林必须要带着买买提他们在这边折腾出大动静,让未来的合作者看看自己这拨人心狠手辣的手段!

当然前提是,齐天林会尽量隐蔽自身的踪迹,不让俄罗斯人抓到自己的把柄。

他从来都不会信任任何一个国家层面的合作者,因为国家的利益随时都在朋友跟敌人之间转换。

当然阿联酋和贾拉尔这种知道点他神迹的可以另当别论。

在有宗教信仰的前提下,他们对齐天林说不上忠诚,但起码不会主动坑他,齐天林从来都不会过高的看待自己,双方有利可图是个基本原则。

所以他对于贾拉尔目前的状况还是觉得有必要伸手。

欧美国家已经持续了好久对叙亚利动手动脚,或明或暗的行动,但显然叙亚利现政府没有卡菲扎那样独裁,所以虽然风雨飘摇,但还是屹立不倒。

但根据齐天林自己的观察判断,欧洲国家大多是不太感冒这件事的,就算有,也是被美国拖着上船,又或者是被罗斯柴德尔家族这样的共济会犹太力量怂恿着参与的,要知道叙亚利才是对相邻的以列色最为坚决的宗教政治反对派,无论是黎嫩巴真主党,还是长枪党,都有叙亚利在背后支持的影子。

而现在由于欧洲跟美国越来越貌合神离,加之经济危机各国自顾不暇,哪里有兴趣参与这种没多少实际油水的国际战略布局游戏?

所以美国人游说一圈,最后应者寥寥,还是以列色人因为自己切身利益的地缘政治关系,出头发难,开始空袭叙亚利,就跟当年英法意因为利亚比有石油的原因就近发难空袭一个道理。

齐天林整体的判断是没有问题的,根据他混迹美国军政两边得到的讯息判断,美国人还是打算打一场背后隐秘的作战,虽然阿腾的意思是看上去美国都不会太在意这场作战了。

那么齐天林最后总结出来的是这两个观点不矛盾,这场战争更大意义上是犹太人在伸手。

所以这一次,齐天林也是要去试一试自己的那张无形网络的。

很快,没有任何人跟他交接,齐天林就好像一个货

物一样,被快速的传递倒手,途径科威特、伊克拉,还在伊克拉境内兜了两个圈子,换了两拨人,但也就一天半的时间,就最后一段用汽车从越过叙亚利的边境送过去,每一段的人都不知道他来自哪里,也不知道他最后去向何方,阿联酋方面是在借此向他展示他们在这一带经营的能力,保证齐天林通过这条线送进叙亚利的人一定不会被查到来源。

进入叙亚利,就是穿着无徽章的军装人员把他直接驱车六七十公里,送到跟土其耳接壤的一个边境城市。

这一带其实已经属于库德尔人聚居区。

但叙亚利这边由于库德尔人数是土其耳、伊琅、伊克拉四国中最少的,只占百分之五不到,所以最为薄弱,这个城市实际上是被叙亚利政府民族混居化的城市,而且由于有库德尔人,反而在这次土其耳方面作为背景的反政府武装作战中,不怎么被惊扰,被齐天林和贾拉尔商量作为买买提等国际PMC作战的根据地。

只有贾拉尔知道齐天林自己会过来,齐天林也拒绝了他激动万分想过来会面的想法,说是等事情做完了再见面,别因为老头儿过来被人注意到什么。

买买提直属的阿迪力被留在这边等待接应,当齐天林风尘仆仆的走进一座毫不起眼的小院子里面,这家伙一脸喜悦但竭力控制的跳过来,用英语低声:“就等着您了!”

一点都不耽搁,穿过后门,又连续穿过几个院子,连带路来的叙亚利军方人员都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以后,又是一辆极为破旧的日产小汽车,两名同样神色激动的华国战士给齐天林点点头,坐在前排,等齐天林坐好,晃晃悠悠就出发,直到离开城区,才加足了马力高速奔驰,阿迪力给齐天林介绍情况:“这个城散居了以库德尔人、阿拉伯人为主的十来万人,反对派有一派的家族也在这边,所以这里有种相对的平静,最奇特的是,这里还有个犹太社区,几十年时间从数千人的规模减少到最近的一百多人,总之就是民族成分复杂,政府军把这里当成自治区,只管治安和大体的秩序,所以很方便我们行动。”

说起行动,这帮家伙现在才算是初尝PMC滋味,在军队里面呆久了都会有一种纪律性,而现在,他们几乎就是完全自由,无法无天的山大王一样,而且在这个正号召东突在自己祖国,自己家乡肇事的国家杀人越货,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了!

所以那种脸上的兴奋劲,真的是别提了。

车辆越过一条山间机耕道就算是越过了惯例并不严格边境线,这也是为什么要选择这里的原因,就因为库德尔人在这

相邻四国之间的走动非常多,所以国境线形同虚设,也更方便买买提他们往来,而这些家伙典型的维疆长相,跟这些突厥斯坦系的相貌真的没区别,反而是齐天林就的依赖一把胡须和满脸灰尘来掩盖自己的长相。

但这辆车过了边境却离开库德尔人聚居区,沿着边境在土其耳一侧往西面走,直到一百多公里以后,已经到达土其耳境内一座城市停车吃饭加油完毕,换上一副土其耳车牌再突然转头向南,也就是画了一个直角,直奔这边的土叙边境,这里已经不是库德尔人传统意义上的聚居地,而是目前叙利亚反政府军实际控制区域。

那么对于从土其耳方面过来的车辆跟人员监控就很松懈了,一车四人叫嚷着是去参加民主自由圣战的,就被笑嘻嘻的放行。

再往西在叙亚利境内前行了一百多公里,就能听见零星的枪声了!

开车的战士把车往旁边道旁的小路一转,轿车就颠簸着开进路边一座不起眼的农家院子,听见车辆声音,就有人打开门放进去,又立刻关上。

等齐天林下车,看见就是十来个自己的华国战士齐刷刷的站在面前,阿迪力排头敬礼:“叙亚利自由军联盟第二作战小队集合在此!”还是带点原来军队的味道,可能他们也是想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正式敬意。

齐天林果然不太习惯,摆摆手笑:“不用了,来吧……给我看看装备和计划,我们是雇佣军,现在要放弃这些军人的架子和习惯,你们也好好准备,争取在今天给我看看你们在非洲训练打磨了几个月,都有什么样的成绩了!”

阿迪力真有带人齐声喊口号的架势,这会儿强制压抑住,指挥人搬东西,打开旁边地面角落的一个地窖,两名战士跳下去,就开始往外面送出枪械。

这本来就是在叙亚利的国土上,由政府军方面供给装备,按照贾拉尔的要求,还是供给给国际主义战士,所以那叫一个好。

油亮的AK步枪和FAL步枪,这是反政府武装最喜欢用的,五花八门的弹匣胸挂袋对于华国士兵来说很熟悉,阿迪力介绍他们已经在这里潜伏了十来天,中间还混在反政府武装分子中间去胡乱射击乱打一通,这里的武装分子很多派系,互不相识的情况很严重,所以一点不起眼。

俄罗斯方面也有几十人在这附近,准备为今天晚上的行动同时发力。

抓过一支身材很修长的FAL步枪,齐天林决定当成自己的武器,蹲下来看阿迪力在地上铺开一张手绘地图,其他战士已经把枪械开始分发,默不作声的往弹匣里面压子弹,检查各种

装备,有少数人略显紧张。

齐天林能注意到,但能理解,这些家伙上战场的次数还是太少了,阿迪力这种就好点,说话声音都不带抖动:“这次行动是俄罗斯方面提出来的,他们认为以列色无论如何也最多只能提供空袭,不会派部队进来,所以我们的着眼点还是在反政府武装上,于是这一次俄罗斯人准备了一些资料和我们互通,政府军联络人也综合了这些情报,提出了两个重要的反政府武装派别的总部,打算按照俄罗斯人的意思一举端掉,让这两个人数众多的反政府武装瓦解,群龙无首,可能会分裂出更多的小派别,越乱,就越不容易成事儿。”

阿迪力指点的就是他们这两天观察出来分给他们的这处总部地形图:“两个总部相距五百米,俄罗斯人还是觉得应该以他们为主,所以无论计划制定,还是发起时间,都是他们决定的,买买提告诉我您的态度就是没必要在这些细枝末节上争,所以我们一直就没吭声。”但军队里面的人都明白,那种憋着劲的感觉肯定有。

齐天林点头笑:“你明白就好,这里只是我们的副战场,是为买买提他们服务的,枪林弹雨的事情可以让俄罗斯人冲前面也无妨,不过我们迟早就让他们也看看什么是狠角色。”

下面的战士已经把最后一包东西托出地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