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01章 开道

第八百零一章 开道

而人心是会在磨难中变得麻木的,对周遭的环境麻木,对自己受到的伤害跟压迫麻木……

曾经经历过的那一点点美好生活就会成为希冀,成为藏在心底最深处的引线……

这才是日食行动的中心主题。

不经过大破哪来的大立!

在光明以后必须要有一段短暂的黑暗,才会觉得之后的光明那么的珍贵!

只有经历过苦难的人才会格外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跟安定生活,无数次战后重建都说明了这个道理,但用宗教驱使的地方,例如现在的伊克拉和阿汗富的战后重建是那么困难,所以一开始日食行动的切入点就是要从宗教上来摧毁这一带!

毕竟尼日亚利的东北部还是不同于几乎全国宗教统一的伊克拉阿汗富,那些国家都只信奉伊斯兰教,只是教义不同派系不同,这里还有力量同样雄厚的基督教徒……

暗藏在城里的探子已经很少了,因为麻桦腾的指示是只有政治上极为过硬的政治学员和侦查员才能留在城里,他们按照一系列事先准备好的行动步骤,挑拨纠纷动乱、偷袭刺杀各方人员、记录拍摄各种暴行,最重要的是,暗暗的把天神教的各种小塑像、祈祷宣传画到处散发,放到那些遭罪的社区街道的房屋外面。

让那些遭受苦难的人有一个心灵的寄托,在痛苦的间隙只能向天神祈祷,用这种精神麻醉的形式摆脱肉体和心灵的痛苦……嗯,宗教的虔诚性通常就是这样培养起来的。

当然这些东西有时候也会被警卫队发现,接着又会带来更加残暴的清查施暴,随之而来的就是把受苦难的民众愈发推向天神教的拥趸中去……

这几乎就是一个设计好的行动计划,暴动者在熟悉政变暴乱心理的麻桦腾操控下,一步步走向他预计的结果,那就是内讧。

这是很简单的,超过二十万的伊斯兰信徒陆陆续续进入迈杜里古城,这里原本也拥有二十来万本地人,数千人的极端圣战组织虽然武器最多相比之下却是少数,而开始被他们折腾施暴的非伊斯兰教徒原本就更少,这么多人,这么多的情绪是需要宣泄口的,就算不挑拨,这三拨人在折腾了寥寥无几的异教徒之后都肯定会摩擦生事,马嘉留下的探子们不过是加快这种节奏。

所以对同样伊斯兰教徒的暴行才会快速加剧,先是对那些曾经拥护过天神教的人,接着是持中立态度的观望者,逍遥派,逐一都被拖下水来收拾,然后各种亲属关系导致这帮人要救谁谁谁,那些人不满自己的人被杀死或者强奸之类,无数的争斗就开始了!

没有生产资料,没有粮食储备,连弹药都没法补充,只有最直接的斗争……

这样的情况根本就持续不下去,所以很快就爆发了一场算是决战式的大型混战,伤亡极为惨重!

这不过是前后几天的事情,迈杜古里城就彻底疯狂了,这个没有粮食储备根本无法养活几十万人的城镇一旦被游弋在城外的新军分队,切断了周边农村对这里的农产品支援,就只能弱肉强食,相互争抢。

超过三千人在之前的所谓清洗中丧命,最后的几方混战更像是带着宗教理念的圣战,过万的死亡,更多的伤残!

整个迈杜古里城里面尸横遍野,那种尸体被人少或者腐烂的气味弥漫着整个空间!

到处都是残垣断壁,烟熏火燎的痕迹随处可见!

打到后面,根本到处都是肉搏……

这一切都被隐藏起来的极少数探子们用照相机手机记录下来,他们的宗旨是一旦被发现,就赶紧撤离出城,所以剩在里面的人越来越少,但他们要做的事情也越来越少,记录,就足够了。

马嘉不停的把这些照片视频接出去,运送给养的直升机又会把资料再传递回加图拉和卡隆迈首都的迪达手中,通过卡隆迈的政府媒体,再通过欧洲的星云传媒集团,这些爆发在尼日亚利本土国民之间的“大屠杀”或者说暴乱,就改头换面的出现在各大洲观众眼前……

事实的真相永远只有极少数亲身参与者知道。

国际社会对极端伊斯兰教的谴责,对人道主义危机的担忧铺天盖地,美国人立刻跳出来义正言辞的要求在这一带重新建立秩序保证生命的安全,只有生命才是最重要的云云……

但是为了避嫌,美国相当义薄云天的只提供物资和经济援助,不派兵不插手,把所有的一切合同单交给在中非一带享有盛名的绿洲工程技术有限公司来处理。

不少欧洲国家也有类似的援助计划,也都陆陆续续的交给了绿洲工程来处理……

各国名正言顺的能进入尼日利亚了,甚至尼日利亚人都意识不到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改变……

那些之前在攻打非中就出现过的各国PMC跟美国PMC再次集结在邻国卡隆迈的那些北部营区里面,还有大量的卡隆迈新军也集合过来,亚亚带着原本非中的西部军过来执掌总指挥权,除了那些西方人,他现在陡然一下又从千余人的指挥跃升到万余人!

为了能保证这样的作战靠谱,麻桦腾甚至请安妮从苏威典调了两位军事学院的参谋过来当顾问,帮助亚亚能指挥这样的万人队!

但是这边的掌控是有截然不同的,迪达和麻桦腾总结出来的经验总是前面的队伍充当后面队伍的领导,小黑给非中叛军当领导,非中军队给卡隆迈新军当基层指挥员,这样一级级的往下,就能在短时间内形成一个比较有效而忠诚的指挥网络!

华国产的步话机和太阳能充电板都买了一集装箱来分发!

他们就在迈杜里古几十公里外的国境线上蓄势待发!

而齐天林他们已经发动了……

天色刚刚擦黑,俄罗斯行动队那边就发来讯号,他们要动手了,这距离齐天林他们私底下准备的时间还有四个小时!

熟悉中东一带的他们最明白,每天太阳下山到天色刚黑的三四个小时,才是这些热带地区最热闹的时候,处于一个气温逐渐变凉的过程,很多人之前都躲在屋子里,这会儿才出来活动。

这个时候上阵,那不是捅马蜂窝么?

可俄罗斯人的高傲还是放在那里的,用阿迪力的说法就是,自打接上了头,俄罗斯人根本就不听他们这帮二毛子的,把这些东欧前苏联国家的哥萨克们根本不放在眼里,而现在对方也不知道齐天林在这里,所以他们一如既往的强势,决定就只是通知一声,哪管你的行动是不是还方便执行。

而毛子做事有个特点,就是计划很美妙,执行很糟糕,从他们的军火到任何一件产品都有这个特点,设计很巧妙,但是做工嘛,总之就是粗糙加应付,传说美国人第一次拆开让他们垂涎三尺的前苏联飞机的时候,都惊呆了,这些家伙都是用些什么破铜烂铁在天上飞出超音速来的?

虽然有点夸张,但真有这个特点,就是绝不会跟德国人那样精细慎密,所以当齐天林稍微考虑了一下,决定还是配合对方行动,刚要求自己的十多个人出发去召集散居在周围还有几十名哥萨克的时候,已经能听见远处突然响起枪声了!

无论是别斯兰惨案还是莫斯科剧院行动,都表明了这些毛子一旦决定开始行动,就好像北极熊一样笨拙但坚决!

齐天林只能一边心中大骂,一边跟三名华国战士一起加大油门往那个镇子冲过去!

开车的战士熟悉地形,也用俄语低声:“俄罗斯人有两百多的队伍渗透进来,所以也觉得自己是最牛的,谁都不怕!”另一人正在给齐天林脖子拴上一根蓝色带子,这是两边作战的敌我识别,这种浅蓝色带子也是反政府武装喜欢用的,但他们基本都是拴手臂,不会拴在脖子上,就这么点小差别,都能达到用美国人的高科技敌我识别系统的效果。

但随着这

边七八部乱七八糟装着人的皮卡车小轿车冲到城镇边缘的时候,就已经有武装检查站,挥着手臂阻挡这些看起来绝不是政府军的车队:“弟兄们,不能进去了!里面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好像有叛徒在作乱!”

是的,俄罗斯人的计划就是,三五个人上街,骂骂咧咧的在目标周围跟人发生纠纷,打斗一下,装着吃点亏,然后回头拉了人马过来找回场子,这样的接近才不会引起注意,然后就顺势攻打了这处叛军派别的总部,烧杀抢掠一番再撤退,就这么简单!

齐天林听了这黑社会似的计划,只觉得他们是不是看多了港片!

只有阿迪力伸出头一脸的焦急:“就是我们自由联盟军的党部受到了袭击,我们必须过去看看!”

检查站的人还想阻拦,阿迪力就扔几包烟和一叠美钞过去:“帮我们看着点,别让民主阵线的人进来!”对方立刻就笑嘻嘻的打开栅栏了。

齐天林连这些派别都搞不清楚,要知道光是在这个镇子就驻扎了超过七个派别,而这样城镇在反政府控制的区域有六七个,几十个派别!

但看来贿赂开道的做法确实是在乱世最有用的,几辆车风驰电掣的就带着这一地区特有的尘土冲进镇子里。

所有人都开始暗自的抓紧自己手中的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