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02章 巨大

第八百零二章 巨大

齐天林的身份已经不能用指挥官来形容了,大老板!

所以就算他再怎么喜欢事事冲到前面,身边的战士也会不由自主的对他有一个掩护或者保护的举动,这纯粹是因为尊重,要知道齐天林现在连身边的亲卫队都全部分散出去担任监督官教官之类的职务了,因为他们本来就属于战术能力强于指挥能力的单兵专家,所以齐天林只能在目前这个中高级人手捉襟见肘的阶段,重新物色自己的亲卫队,也就只能让各处随行的战士临时主动充当他的护卫。

于是一直到轿车停在一条很纷乱的街道旁边,齐天林下车的时候,身边两名华国战士都紧紧的靠在他两侧,实在是这个区域冷枪流弹太多,每个角落每个窗户都有可能躲着黑洞洞的枪口。

齐天林的步枪都还一直挂在肩膀上,也是按照这个地区常见的那种懒洋洋跟挂个扁担似的把手肘搭在枪身上:“稍微把队形散开点,这种地方,我比你们来得多,自己管理好自己的小命……”话音未落,就听见哗的一声火焰奔腾,然后带着一下巨大的爆炸声!

不用说,肯定是RPG在周围什么地方发射的声音,齐天林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把自己一下撞向旁边的墙面隐蔽,有个明显战地经验比较少的华国战士还楞了一下就地伏倒,被齐天林一把就抓过来扔墙根:“野战是要求尽量就地伏倒,但巷战就只有墙根才是最安全!”肩膀一颠步枪就就滑到手中,警惕的指向一个方位,另外几名战士也纷纷朝向不同方位,防止突然袭击。

这帮家伙的战斗能力的确是有些参差不齐,比最早出来的向左和冀冬阳差多了,但也正常,这一拨儿优先考虑的是长相和政治忠诚度,作战能力反而靠后。

齐天林跟对街墙根的阿迪力做了几个手势,示意他带人从小楼房背后往目标进发,自己带人从街道搜索过去,一明一暗。

可阿迪力刚刚在炒豆子般的枪声中站起来,齐天林就突然做了一个下压的动作,让阿迪力立刻把自己这边十多人也压倒在地,立刻靠在墙边一动不动!

因为齐天林敏锐的听觉的帮助他在一片似乎杂乱无章的枪声中,听到一种之前他几乎没有听见过的枪声!

就好像一个出色的猎手能够根据地面的脚印判断猎物的种类大小,萨奇能根据各种痕迹知道敌人的人数方向,齐天林这个轻武器高手就能从枪声判断出大概的枪支型号跟作战强度,而他现在听见的一种极为特殊的枪声,当然这也是其他人不太可能注意到的一个细节,极快的两连发射击,很有节奏,而且不是一支枪这样,好多支两连发的步

枪在快速射击!

两连发是个射击技巧,就是为了高效精确的射击,齐天林可以很自傲的说,能比他的两连发打得更熟练快捷的没几个,但耳朵里面几乎成片的两连发,而且之间的间隙比他还短!短到一般人听到耳里就是一声略长的声音而已!

就是这点让他停下来,因为无论是出现一支技战术超高的队伍,还是别的什么情况,都不适合自己这支祖国的新手加入战团,这样的敌人太强了!

为了保证在这样的区域不太特殊,齐天林和阿迪力的战队都是没有携带步话机的,所以先低头给身后的几名华国战士叮嘱,齐天林才躬身跑到街道另一侧:“前面的作战能力非常强,我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你马上携带人手绕个圈子,到这一边待命,听见我的讯号,才能按照第二方案发起攻击,我会在指定位置等你们!”

这就是齐天林灌输给阿迪力他们的习惯,一定要有备用方案,战地上瞬息万变,一切的计划都比不上变化,所以现在担任过齐天林亲卫队的阿迪力点点头,立刻跳起身,带领自己的人转身就往后面撤退,沿着镇子内的外围线路绕过去,街对面的人手没他对齐天林这么熟悉,还犹豫了一下,才跟走了。

齐天林看看周围没人了,才挥挥手臂,把步枪斜背在背上,好久都没有从战刃那里吸毒似的轻飘飘,疾跑几步,快速的在旁边墙体缝隙上扣住一翻,就把自己灵巧的甩上三米来高的二楼,开始在小楼的楼顶上快速奔跑,狸猫似的接近枪声区域!

那支尺寸很有点长的FAL步枪就不如齐天林最近用的那些高级枪械方便了,一搭一搭的撞着屁股,这人啊,就好像一般的男人开过好车就不愿开破车,齐天林这最近用惯了好枪,也有点不习惯这破枪了。

所以当他突然在拐角的地方,突然发现这边的二楼顶上也趴着一个携带枪械的男子时候,第一反应居然是掏手枪,这种事情,在他最近几年来说,包括以前在沙漠鹰的时候,都很少见,因为从一接触枪开始,他就最明白那句手枪永远是步枪的辅助品!

可这种七八米之下,屁股感受着背后步枪枪托的撞击,齐天林一下就把腰间带过来的P226拔出来!

但为了掩盖在这片战地上很少见的快拔枪套,齐天林偷运过来就只携带了一支手枪和几个弹匣,是阿迪力笑呵呵的给他找了个皮枪套,就是那种华约军警经常用的那种三角形皮枪套,以前齐天林在华国军队也用过的五四枪套那种,而且最该死的是,他这还是个警察型的,因为实在是没有想到自己对这支步枪这么没有信心!

但转角的一刹那,是在右手边的墙体,齐天林只能用左手拔枪,这是个很别扭的动作,而且还是他不熟悉的皮枪套。

举个例子,对于一个顶尖高手来说,身边的每一样东西都比一般人要求都高,才能体现出水平,就好比台球王子亨德利拿根十多块钱的球杆在华国乡村田头的简易台球桌上,还不一定能打赢当地的草根球手,齐天林虽然没夸张到这个地步,这一下,真是少见的有点手忙脚乱!

右手只来及扶住墙面稳定自己还在前冲的身形,左手尾指勾开皮枪套的皮带锁扣,好多年都没做这个在华国军队练熟的动作了,但还算熟练,只是手枪握把是朝前的,只来得及用无名指和中指插进扳机护圈,扣住手枪握把就把P226拔出来,按照他的习惯都是上膛的,对面的枪手动作并不比他慢,也是一支手枪在隐约的路灯光影下拔出来就开始射击!

因为惯性,齐天林已经冲出了大半个身位,躲回去多此一举,索性不躲不调整,P226就被他握把朝上,枪身在下的反握住,用尾指就开始扣动扳机射击了!

真的不是耍帅!

但把手枪反过来射击,本来就是现代手枪训练术的一个项目,只是原本不是为了战斗使用,而是让枪手在反过来射击的时候更好的体会手指跟扳机的关系,对于一个训练有素的枪手来说,只要练习好了指哪打哪的感应瞄准基本功,这样反过来射击的精度并不会有影响,只是动作很诡异罢了,就好像提了只高跟鞋的样子!

齐天林脸上胡须遍布灰尘不少,看上去跟这些当地武装差不多,对方肯定不会发现他是谁,但是他这个动作刚打出第一发子弹,对面的枪手在几米之外就做了个单膝滚翻,横跃边射击,边隐蔽!

高手啊!

这几乎是两个人这一瞬间,同时的感觉!

敢争分夺秒的反提手枪射击,和原本趴着,却第一时间跃起翻滚射击,这都不是利亚比反政府武装分子应该有的动作。

齐天林的就不说了,大多数人趴着打靶或者射击都是正确的,因为这样对枪支最稳定,自己的横截面中弹面积也是最小的,可是高手不会这样,因为趴着是最被动的动作,只能根据对手的移动艰难的转换角度,所以一旦接敌,无论长短枪,高手都很喜欢第一时间把自己调整成为单膝,既方便倒地躲避,又方便起身转移,可这位看见齐天林的动作立刻明白他不是什么反政府武装分子,鱼跃跳起的同时还开枪,虽然不敢说能命中,但肯定会延缓对方枪手的攻击!

那就是不死不休了,齐天林绝不能

让一个高手发现自己的踪迹!

他的手几乎就没有停顿,一直连续的扣动扳机,强劲的手臂力量保证了手枪后坐力都被控制住,应该有两三发击中了目标,但是擦黑的天色,让他看不清战果,而且太过纷乱的枪声,也掩盖了对方可能的中弹反应,所以齐天林的P226快速击发,右手已经在甩肩膀摘步枪了。

该死的步枪用的是最老式的帆布枪带,两头还有金属扣的那种,也许就是这个翻腕摘枪的金属声音,提醒了那个躲在残墙背后的枪手,他明白齐天林已经在摘长枪,一旦长短换位,把步枪还扔在刚才趴那个位置的自己,就肯定是齐天林砧板上的肉了!

所以齐天林只看见一块黑乎乎的砖头朝自己砸过来,就在自己刚把步枪兜头摘到头上的时候,一条迅猛的身影就飞扑过来!

P226肯定又击中了他一两枪,可对方依旧在中弹的情况下,不管不顾一手抓住齐天林反手提着的手枪,另一只手就抓住了那把沉重的FAL步枪的枪身往齐天林的头部砸!

力量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