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04章 怪异

第八百零四章 怪异

真的,现在对叙亚利反政府武装,美国、土其耳、以列色乃至阿盟都很不满意,大家出钱出粮让你们推翻现政府,你们天天跟在开玩笑似的,一点都不认真,网上的搞笑视频倒是大把,真的以为是在玩游戏么?

对于叙亚利,各方有点不约而同的心照不宣,阿盟是因为教义不和,以列色更是犹太教跟伊斯兰教的死对头,美国则是跟俄罗斯的大国博弈,土其耳是因为邻国争端民族纠纷,所以各处都在落井下石!

但是人世间的事情,往往就是这样,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同样的方案在利亚比行得通,在叙亚利就不一定了,卡菲扎那些年是独裁了点,但是最核心的问题还是国内民族矛盾部族矛盾导致反对派声势浩大,现在的叙亚利想复制,有点难,反对派一直就跟扶不起的阿斗一样!

难得有两三家比较像样的反对派,今晚一下就被端掉了!

俄罗斯新特种军的作战模式还是一如既往的蛮横强势,只是他们的技战术水平的确也足够过关,一百来人,分乘皮卡车靠近城镇边缘以后,就直接掩杀而上!

全副武装携带所有通讯设备,就按照之前无数次演练的技巧,直接血洗了这个镇子的一半边,完全是用杀戮推进到那个反对派总部的,直接格杀爆破了那个总部的一切以后,又专业的撤退!

中途只有三人因为冷枪受伤,最后是被拖回去的。

顿时就让这边的反对派元气大伤!回过头打电话给阿迪力这边通报情况的时候,都有些得意洋洋,炫耀了一下战果。

阿迪力嘿嘿嘿的笑,没吭声,他已经按照齐天林的指挥把绑架出来的那个人连夜带走,装了一辆皮卡车,五六个人,把齐天林簇拥在中间,飞速的穿越土其耳和叙亚利的边境,从一个无人区步行才穿越,那边已经是买买提带着人在接应了。

一部车把俘虏带走,阿迪力又带人返回,齐天林接过买买提给的一辆车钥匙,正要上车启动,这家伙抓着轿车的后门一脸的哀怨状:“我跟您去!我去打个下手!我帮您扛包!”那叫一个死皮赖脸!

相比之前的向左和冀冬阳,买买提这家伙性子是要乐观油滑一些,正是这样,齐天林才放手让他独当一面做了更多向外的事情,看了他这模样,齐天林就想笑,打开车门把那把步枪扔进去:“走吧!你不主动给我说补给点地址,我就知道有鬼魅!”

买买提一下就乐了,转头给自己的两个副手说几句,剩下的战士就赶紧离开朝着东北方向走了,然后他自己一下就拉开驾驶座:“我帮您开车,我熟悉这一带了!”

齐天林点点头上了副驾驶,把那把很普通外观的M4步枪靠在门边,把座位调节舒服一点,就靠在上面开始打盹。

买买提开车技术相当不错,但不停的小心翼翼侧脸看齐天林,齐天林感觉到了:“有话说,有屁放,你又不是第一天跟着我了。”

买买提满脸放光,哪里是下半夜的时间点应该有的精神状况:“您真的是去单枪匹马挑场子?”

齐天林想起自己那年在加大拿对越南人做的血案,点点头:“这就是我的优势,我没有政策纪律的约束,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既然东突组织敢在土其耳有一个明目张胆的对外办公窗口,我就敢上门去搞掉他!”

买买提简直崇拜:“我……跟着一起去动手?我是维族,我们家乡没少出这种事情,我恨得很,所以您一说有这个想法,我立刻就过去摸了底,还实际到现场都看了好几遍!”

齐天林摇头:“你是现役军人,或者说是华国人,你和我不一样,我有把握,任何情况下我都能全身而退,你敢么?要是你成了我的包袱累赘怎么办?这是去杀人,不是办家家,你去了最多……帮我把风接应就好……嘿嘿,我可不管这帮东突分子是温和派还是激进派,只要有这个想法,我就会狠狠的斩掉他们的手!”

买买提就喜欢这个调调,也许是军人,也许他这段时间混迹在齐天林的身边也见了不少血,终于开始暴力起来,使劲点头:“我把这事儿也稍微跟上级打个擦边球的问了一声,就是一迭声的提醒我注意方式方法,说不能把所有的温和派也用血腥的手段让他们偏向激进派,难道温和派就不是分裂主义分子了么?我说这些温和派搞的那些潜移默化的文化宣传侵袭,还有让他们在国际社会上到处泼粪,才是最恶心的,相比之下那些激进派的武装暴力手段反而幼稚得多!”

齐天林哈哈笑着给下属递上香烟:“小同志的牢骚很多嘛!”点燃烟,深深的吸一口:“真的,我也是这个态度,有些人就是想捂盖子,不想事情爆发在自己的任期内,得过且过,殊不知这叫养虎为患,形势只会越来越恶劣,所谓的温和派其实才是有脑子的,我在外面见过太多国家的分裂分子了,真能搞出事情的全是这种温和派,真正闹革命有用的是秀才!”

两粗胚哈哈哈的笑着……

搞这些事情的确是要动脑筋的,好比被阿迪力等人抓走的是个反对派头头,用麻醉剂弄昏以后直接兜个圈子送回利亚比国内,然后又通过贾拉尔将军的地下渠道交给了他,一系列的安排手段还在后面,这哪里是那

帮毛子的暴力手段可以比拟的?

轿车奔行了一夜,八百多公里,买买提怎么都不让齐天林开车,一定要把这个助手的责任尽到本分,所以等两人开着很有点脏兮兮的车在土其耳首都郊外一处洗车场洗车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

这是个投币式的自动洗车场,看着外面滚滚的毛刷,买买提问齐天林的安排:“您是要晚上去动手么,我准备了休息的地方……”

齐天林已经把衬衫脱下来包住了步枪,摇摇头:“我是来杀人的,就是来制造影响的,所以才不会挑选晚上,就是要明目张胆的血洗这帮人,让所有国家都知道!”这种类似的事情,以列色和美国都做得不少,他们认定了是国家的敌对势力会或者敌人,千里走单骑的过去格杀,不惜触发国际法和当地法规,也不顾人家之后怎么抗议和外交经济上打仗,都会坚决的按照国家利益的最高方针下手,毫不留情,这点齐天林很欣赏。

买买提看看那支步枪:“就一个弹匣?要不要去补给点拿点?我准备了几支好东西,准保您喜欢!”

齐天林想想点头:“嗯,中午12点前,我估计那个时间段是人最多的时候,我可不希望什么头目还没来上班!”

买买提熟络:“肯定!他们的事儿还是多,所以一般十点过以后,还是有不少人的……”不一会儿,方向盘一转就进了一个社区,几栋公寓楼,两人上楼以后,稍微装备一下就又回到车上,买买提的嘴还在啰嗦:“给力吧?很带劲吧?很好用吧?”一脸好大喜功的样子,沾沾自喜。

齐天林都忍不住想给他一脚:“你哪里去搞的这种东西。”

买买提一脸的鄙夷:“在这个叙亚利的反政府阵地这边混了这段日子,对于枪械,我算是开了眼界,全都是欧美国家淘汰的各种型号,我觉得美国一次次的禁枪运动,收集来的枪支全都打包送给这些地方了,只要能保得他们国土上安全,哪里管这些东西送到别人国家,会带来什么动乱!”

齐天林拍拍他的肩膀点点头:“道理是这样,但是你现在还是兵,就是一把刀,别想太多,多了自己的思维就乱了,我们会看到太多影响思维的东西!到了,远点就把我放下,你慢慢的滑着在这一带掉头,记得遮住脸,街头的监视器可不少……”

买买提居然很有间谍天分的狡黠笑一笑:“我在那边街口的停车场还停了一部车,从来没用过的,直接来接您,就查不到我们怎么来的了!”

齐天林哈哈笑:“老子不给你报账!”

买买提有志气:“我拿自己的

出差补助买的二手车,不可以么!也算是我为这个单人行动做贡献,我也是其中一份子!”

齐天林真的在下车前踢了他一脚,拿围巾在肩头塞了一下,戴上一顶棒球帽,整整有点宽大的衬衫就站在了走道上,漫步朝十多米外的一个单层方形建筑走过去……

的确是,齐天林可以想象,自己走进去看见的不是凶神恶煞的武装分子,很可能就是表情和蔼的平民知识分子,甚至还有青春可人的年轻姑娘,也有一辈子没动手伤过人的慈善老者……

想太多的话,真下不了手……

可他太明白这些在国外的毒瘤做了些什么,一次次到联合国叫嚣要把维疆分裂国际化,跟各国政要见面,充当反华势力的标志,被那些对华国别有用心的国家用来当做要挟华国的砝码,再利用各种政治捐款购买枪械,训练暴乱分子潜入国内,制造一次又一次的恶行!

最重要的是,这些人不停的在挑拨华国民族之间的矛盾,从网络,从媒体,从宣传资料,从文化意识形态的各种方面影响维疆人,制造挑拨,甚至还跟西藏那些雪山国独立分裂分子联合起来,到处折腾!

这才是真正杀人不见血的刀,比那些暴乱分子更厉害的大铡刀!

拉上脖子围着的围巾,遮住了自己的大半张脸,伸出左手推开明亮的玻璃大门,右手略微抬起,从他的右腋下就荡出一支造型极为怪异的冲锋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