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05章 贵贱之分

第八百零五章 贵贱之分

就是一根圆圆的黄瓜那么粗管子,下面一个握把加扳机,最难看的就是在上面加装了一个半透明的塑料圆盘……

这就是前南斯拉夫生产的一款极为罕见的176冲锋枪!

一盘子弹匣有一百六十一发子弹!

实在是搞室内血洗的最佳武器!

七斤多重的冲锋枪,有一半的重量都是压得满满的圆形弹匣!

面无表情的齐天林是故意带着一点一瘸一拐的动作走进去的,这可以有效的掩盖自己的背影动作,最重要的是肩头垫高的围巾可以改变自己体型轮廓,防止在这个到处都是监视器的年代,被留下太过确切的影像资料。

但既然已经进来,就没有什么可啰嗦了……

就和那些枪战片里面没什么两样,原本176这款冲锋枪最让人诟病的就是威力,因为.22LR口径弹非常小,就是射钉枪子弹那么大,比铅笔还细,只适用于很近的距离自卫,精度也说不上很好,但只要保持非常高的射速和非常小的后坐力,都让这支枪单手操控起来非常方便!

就是女孩子端着这款枪扣动都不会觉得困难,更何况齐天林这样的大汉,所以曾经有人把两支这样的枪拼接起来作为组合武器使用,买买提最不满的就是自己居然没找到另外一把同型号的,他觉得这才最适合自己老大用!

而且这支枪是没有单连发保险的,全凭手感,扣下去就是单发,扣重点才是连发,齐天林都很少用这种东西,所以被他开门举动吸引过来的两名成年男性刚向他扑过来,就被一串子弹抽耳光一般打翻在地!

不是子弹的侵彻力太强,纯粹是弹雨的冲击力!

齐天林不嗜杀,但分裂国家的人,他在这些年见过太多,无论出于什么样的私人理由,最终只会给那个和平的国家带去灾难,现在终于有这样一个机会杀上门来,所以扳机一经扣动,确实就没有再松开过!

一条长长的落地玻璃走廊,这家著名的所谓世界东突革命组织领导机构里两边都是办公室、会议室,就算没有消声器,这非常轻微的枪声一开始并没有惊扰到人,但是随着尖叫声和玻璃破碎的声音,越来越多的人冲到走廊上,齐天林的枪口前面几乎就是战地上最喜欢的纵向射击,几十米的距离上面,小口径子弹挥洒出一片片索命的咒符!为那些被分裂活动伤害到的生命,向这些洋洋得意躲在国外遥控指挥的人群,咆哮着撕扯他们的生命!

让他们知道,暴力永远都是会砸到自己脚面的!

有些反应比较快的人开始砸办公室的窗户,企图

跳窗逃跑,齐天林加快了几步跑动,隔着玻璃幕墙就开始射击室内,钢化玻璃碎片成片的倒塌!

可还是有人爬上了窗台,只是如同那些被他们害死的那些民警维疆居民都曾经在竭力求生一样,他们刚看到一点生命的希望,从外面就传来一串清脆的枪声!

几乎就是迎面把人一头就打下来!

齐天林知道是买买提带了枪支绕回来了,他的本意无所谓干净杀绝,这种分裂分子不是自己能杀得干净的,自己只是要表明一个态度,别以为国家温吞吞的就可以这样肆无忌惮以合法机构的身份,在国外势力的支持下得意洋洋的正大光明恶心人,自己一定会发现一处,就枪杀一处!

因为他现在逐渐已经构建起了自己的地位,自己终于开始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做一些以前敢想不敢做的事情了!

他这样的用枪老手,肯定不会扣住扳机不放,在一分钟之内就把子弹倾泻完毕,右手食指在单连发之间快速的切换,娴熟的收割生命,他这个时候的人道主义就是荡出左边腋下的那支M4步枪,抵近对每一个躺在地上的身体爆头!

既防止对方有人装死逃命,也算是帮那些受伤的人早日登天,去地狱跟他们的东突厥神明哭诉吧!

但就是这样,他也停下来换了一个弹盘随手扔到地上,毫不顾忌会不会留下什么线索,反正这些枪械都是买买提在叙亚利反政府武装手中收集来的,就让土其耳人自己去瞎折腾吧!

全世界最有名的东突组织一直都是以世界东突厥解放运动联盟的名义存在,几乎所有的东突恐怖组织都是他们的分支,可就是这样一个已经在华国制造了无数血案的组织,居然可以明目张胆的在土其耳拥有这样一个合法机构,就因为土其耳一直都拥有成立突厥帝国的梦想,就从背后一直在支持这帮人,所以从一开始,齐天林就对这个国家没有一丝的好感!

这种沉迷于过去强盛年代,不惜抵抗历史潮流的做法真的很让人生厌!

买买提显然只是在外面街道上看着,不允许任何人逃出去!

所以齐天林看见那些人满脸惊恐的到处躲藏倒下,终于也看见那个他在好些宣传资料中曾经看见过的花白头发老妇人,跟自己母亲差不多年纪的一个老人,整个东突组织的所谓精神领袖,颇为狼狈的躲在一张巨大的办公桌下面,齐天林都怀疑这支冲锋枪子弹是不是能击穿这么厚的台面,一边顺手击杀手边的生命,一边快步上前,蹲下身子,把冲锋枪伸进去,里面传来一阵哦哦荷荷的惊呼声,惊慌在撞击另一边的大班椅想

从另一边逃出去,齐天林低下点头,和对方四目相对,用左手步枪托拨开自己的头巾,用华语开口:“谢谢我吧……你们曾经在维疆袭击过那么多的政府机关和居民家庭,就是这样的心情,我帮你们体验了一把……记得回头看见人家的时候要道歉……”然后就扣动扳机,带着飞溅的木屑,那个无数次站在镜头前大放厥词,号召分裂祖国的丑恶脸嘴一命呜呼!

拉上围巾的齐天林还遵照自己一贯谨慎的风格,上前补上一枪爆头,结果搞得整个场面到处都是面容难辨的修罗场!

当终于安静下来的时候,齐天林开始从长廊的另一头用S型的路线开始挨个房间检查搜索,一边寻找有价值的东西,一边开始纵火,甚至还在卫生间里面枪杀了几个人,再提着一个随手找到的双肩背包,走回长廊中央的时候,脚下的鲜血真的已经填满了鞋底缝隙,走起来带有非常粘稠的感觉和明显的嘎叽声!

相比上次在加大拿学习越南人的会馆,这一次虽然没有任何可以挑起他怒火的东西,作为一家经常接受别有用心的媒体采访的机构,这里一直都把自己装扮成为被华国压迫的可怜模样,正是这种装模作样,让齐天林愈发不齿,甚至比他在阿汗富剿灭那些东突作战人员都下手更狠。

也许他是一个武夫出身,对这种玩心计的软刀子机构,有种下意识的厌恶,所以越杀就越有种赶净杀绝的冲动!

只是枪口终于在一个五六岁的儿童面前停留下来,已为人父的他,终于还是从对方已经惊呆的表情中似乎看到自己儿子的模样,那还算稚嫩的脸蛋上没有戾气,甚至都没有恨意,只是漫天的血红色似乎填满了所有的眼珠!

齐天林在他面前蹲下来看看……拭去孩子脸上的泪水,摸摸人家的头,自己都觉得自己这动作有点神经质,不过倒真是把自己从有点疯狂的杀戮中拽出来!

才扔下那支M4步枪,施施然的提着装满各种U盘、名单文件、甚至两台笔记本电脑的背包就从大门出去!

吱的一声,果然换了一辆蓝色越野车的买买提一下把车冲过来停在他面前,齐天林跳上去,越野车风驰电掣一般的就消失了!

身后的办公室燃起熊熊的火焰,耳边隐约能听见警车的声音。

其实两人刚转过两个街口就扔了车和枪械,徒步跳上一辆公共汽车,然后坐了一站路,换上一辆停在那的轿车离开了这座城市!

就跟在美国发生的无数起枪击案差不多,短短的十多分钟,有近百人丧命!

这点时间里面,警察根本就来不及赶

到现场,因为几乎所有现场目击者都会在枪林弹雨中丧命!

而这种枪击案最终的丧生人数也经常都是取决于枪杀者的用枪能力,对于一个不怎么熟悉枪械的人来说,留下一地伤员是很常见的事情。

但齐天林显然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他的专业加冷酷,足以让他慢条斯理的挨个收割生命,不留活口!

所以等警察们匆忙赶到的时候,就只看见那个傻傻站在血泊中的儿童!

被称之为东突惨案的枪击事件顿时好像一枚重磅炸弹一样在全球媒体炸响!

包括美国政府在内的许多西方政府都严厉谴责这种恐怖事件!

华国在静默了一小会儿以后,跟在其他国家后面表示了相当的遗憾……

东突组织的各种分支机构表达了强烈愤慨,号称要发起圣战总攻!

但来自中东中亚非洲等国的媒体却有点刻薄的嘲笑,终于有一个不是发生在美国的惨案,会引起美国人的关注……

因为一直以来,每天在中东地区非洲地区都在发生类似的爆炸袭击,到处都在身亡的阿拉伯人和非洲人,都只是欧美国家媒体上的一个数字,伤亡数字不过个百,根本就算不上大事。

而美国一个区区的马拉松爆炸案,死个三五人,就要全世界都来关注,人的生命真的是有贵贱之分么?

人的确应当生而平等,但这个妄想其实从未真正实现过,而美国所鼓吹的在一个社会内实现平等,于国家和民族之间的平等根本就是两码事,别管那么多,一定要让自己的国家跟民族不再处于那个被人随意欺侮,肆意践踏的地位!

这就是齐天林最心底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