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06章 距离

第八百零六章 距离

齐天林和买买提并没有马上返回东部库德尔战区,他们却驱车离开了土其耳政治首都,向西去往土其耳的经济首都君士坦丁堡。

这是齐天林临时决定的……

因为他在杀掉那个所谓精神领袖起身的时候,看见她的桌上有一张土其耳政府领导跟她的合影,也许是为了狐假虎威狗仗人势,还有好几张跟各国政要的合照都被挂在这间最重要办公室的墙面上,齐天林看着就一肚子的气!

这几年他很少这么动火气了,也许是在叙亚利、也门、伊克拉还有利亚比见多了那些卖国贼,今天确实有点火气大,扯下墙上的一张东突旗帜,塞在背包里面,有些一不做二不休的打算,要给土其耳人一点警告!

但他还是明白什么是自己的底线,恐怖主义永远不是他针对平民的手段,所以他决定把这面东突旗帜挂到土其耳的标志建筑上去!

买买提听了他的打算,长大了嘴,惊讶得好一阵都闭不上!好半晌才马屁滚滚的开始奉承:“老板!您真是太英明神武,敢作敢为了!”

齐天林一点没有刚杀过人的后遗症,坐在后面开始换身上的衣服,鞋子在越野车上就换过了,现在不过是为了换个样式:“你在部队也是这么喜欢拍马屁么?我看之前来的人都比你要闷葫芦!”

以示尊重的买买提从后视镜里面看着他说话,还扭了扭脖子摆个维疆舞的动作:“我本来就是个能歌善舞的文艺骨干,话多……您这样也不会觉得闷嘛……我一定鞍前马后的给您做好支援,您看我今天的表现还是不错吧,起码一下就把那几个狗崽子给撵回去了,我可是看着两侧的窗户,防止他们跳窗出来的,以前来看的时候就想好了,就把车子在街道上晃来晃去,谁叫他们要装蒜,搞在这个颇为高档的商务办公区,人都没那么多……而且176的枪声实在是太低了,我在外面要不是听见有人砸玻璃,我还以为您在给他们讲道理谈人性呢……”

啊!实在是有够话痨,齐天林都不想理他了!

以前向左跟冀冬阳真没有这么活泛的,不过也许买买提这种性格他更喜欢一点,有时候太沉稳的人,和他都是闷葫芦,有什么意思,以前宝宝都比他活跃……

不过他也理解,有些人在杀人之后,就会特别的叨叨,其实是在缓解自己的紧张情绪,谁叫自己这样的,一点没有感觉呢?

齐天林觉得自己真算得上是杀人如麻了,不过也许奥塔尔的那种超然心态让自己已经不是一个人,带点俯视的态度看着这一切,这一切也不过是延续着半神的精神做做游戏而已,

不然空有一身的神奇,不折腾点什么,真是太浪费了!

但是真有点无法无天的俩人到了君士坦丁堡,才发现自己俩真的有点土包子,六七十米高的那个被列为全球最著名标志建筑之一的索菲亚大教堂圆顶是那么的大那么遥远!

上去不是难事儿,齐天林有这个信心,只要准备得当,晚上攀爬上去是肯定能做到的,可是两人就这么看了看就笑起来,实在是因为他们手里面的这面东突蓝色星月旗太小了,真挂上去,完全就是一个小点点!

最后还是买买提出馊主意:“要不我们先去偷一张巨大的窗帘挂在下面吸引注意力,然后把这星月旗挂在顶尖上?”

平易近人的老板修改一下采纳了,但爬上去的时候他才知道这是个多么非人的事儿,一面百多平方的窗帘折叠起来都一两百斤重!

买买提细心的帮他背上,还心有不甘:“老板,您真的不要我去帮您垫个脚递个包什么的?这么宏大的事情,您不带上我!”

齐天林哈哈笑:“我会轻功,你会么?一边儿玩儿去,好好把风!”

白天在城里买了步话机的,所以齐天林真的就在买买提拿着一个高倍望远镜的观察下,让这家伙瞠目结舌的看见齐天林背着那么大的一个布包,居然飞快的在砖缝之间攀爬上去,最后毫不畏惧的在二十层楼高的大教堂圆顶上飞奔!

道理他是明白的,越远处看着宏大的建筑,其实走得越近就会发现砖缝是很大的,攀爬起来,就算是一个华国的消防队员都经常练习这种技巧,并不困难。

但是负重,还爬这么高,速度还这么快……

真让人崇拜了!

没多困难,要不是买买提知道这回事儿,放大倍率艰难的在望远镜里面寻找那个黑夜中移动的小小身影,不会有人发现的,一路上有不少的监控设备跟防卫岗哨,但在齐天林的强大能力和战刃的面前,那都不算什么,一个多小时以后齐天林就气定神闲的回来了,还埋怨上面那叫一个脏,到处都是灰,只是不知道明天起风不,能不能把那窗帘吹起来……

所以好事儿的两人晚上回去看了一夜东突惨案的新闻报道,第二天早早的就跟无数游客一起去看大教堂日出。

因为君士坦丁堡就处在地中海和黑海的海峡口结合部,又是横跨欧洲大陆跟亚洲大陆的海峡两边,所以在风景上极为壮观,海风也很盛!

所以当天边的一轮红日跃出海面冉冉升起的时候,伴随着海鸥的鸣叫声,在清朗的海风中,来自全球各地的游客惊讶的发现自己的相机当

中那个著名的在六根尖塔拱卫下的大圆顶有什么不同!

这可是齐天林和买买提开着车转悠了大半个城,才找到的一幅商场巨大蓝色窗帘,半夜偷了来,就在人家商场看好的黄色油漆,铺在商场毛毛躁躁的画了个歪歪扭扭的星月标志!

旗帜没这么大,不能自己做一面么,去买去定做都会留下痕迹,这样最简单,反正是个意思,又不需要多精细!

但是在海风下,在远远的眺望下面,那真是该有多么清晰!

要知道东突的所谓国旗,就是跟土其耳的国旗一模一样,只是欲盖弥彰的用蓝色星月旗替代了红色土其耳国旗,两者之间的关系可想而知了!

可现在,在土其耳的国家象征上面,居然出现了这样一面看上去就有不同意味的旗帜,正在迎风招扬!

这俩远远的看见,乐成啥了,很有一种恶作剧得逞的感觉,看见周围的游客都纷纷在惊讶的用单反相机以及各种拍摄设备进行记录难得一见的乌龙事件,两人就乐淘淘的跑了,这一次终于是奔着库德尔居民区那边,一连串的行动还在后面呢。

可是就在两人这天晚上在半路上找了家酒店入住的时候,原本是想看看关于东突惨案有有什么新的进展消息没有,却看见了一个更新的消息……

叙亚利反对派那边出事儿了!

一夜之间,叙亚利反对派被连锅端掉两个重要派别的总部,伤亡超过两百人!

当然主要的伤亡其实是毛子的进攻造成的,但最后那个高爆炸药的场面却是最惨烈的,不停被摄像机反复扫过。

媒体上面一边倒的谴责是叙亚利政府方面进行这样的恐怖袭击!

还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了,一个主权国家,在自己的国土上向反政府武装发起攻击居然都能被称为是恐怖袭击,还连篇累牍的宣扬这种行为是不符合国际法之类,这越发让齐天林嗤笑:“这国际法,就是被这帮孙子给用顺了手,随时都可以拿出来擦屁股……”双手撑在床边往后靠着:“得让将军他们那边赶紧操作了,不然叙亚利政府还是有点被动……”

的确是,之前齐天林他们也知道肯定袭击以后就是这种局面,所以才会绑架了个反对派领导带走,打算演戏让反对派认为是有人在中间袭击挑拨,可现在,齐天林的手突然被硌了一下,转头一看,就是那个自己在屋顶跟那名美国潜伏特种兵搏斗以后,在对方身上找到的定位器,脑子里突然似乎抓住点什么影子!

这时候电视机的屏幕上正好开始播放反对派人员群情激昂,要在第二天

举行声势浩大的聚众游行示威!

齐天林若有所思的拿起手里的这个定位器,这种东西他曾经在空投进叙亚利执行颠覆任务的时候接受过简单培训,就是给这些潜入人员用来标明各种袭击目标的,原理很简单,里面有个高频电子信号,带激光制导,只要附着在重要目标上面,空袭的时候战斗机投放只需要在超视距的数十公里外捕捉到这个激光光束,就可以引导激光制导导弹袭击,非常准确方便,对提高飞行员安全和导弹袭击成功率有非常好的效果。

不然上百万一枚的导弹哪里能随便投放?!

当然这种东西在需要营救的时候,也能为搜救队提供准确定位,实在是潜入颠覆的必备佳品!

所以齐天林突然就跳起来,招呼刚狼吞虎咽吃完东西的买买提:“走了!我们赶紧回叙亚利去,有大生意要做!”

是的,十多个小时以后第二天上午,两人已经乐呵呵的坐在了成千上万人的反对派抗议大会边缘的围墙上,跟着别的反对派一起,装模作样的挥动旗帜!

那枚手机大小的GPS激光定位器已经被齐天林毫不经意的扔在了那个群情激昂的主席台边一大堆旗帜的上面挂着!

距离他们俩也就两三百米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