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07章 谁

第八百零七章 谁

其实关于迈杜里古城的现状,无论是前苏联政治体系,还是美国北约军事体系以及华国的政治研究中,都有关注。

用阿腾给齐天林分析的说法就是:“我们要尽可能的避免自己成为美国人的目标,把自己游离在美国人决定谁是敌人的那些定义之外,让别人去充当敌人,才能最有效的保存自己!”

看看,只有人家这种书呆子才能说出这么拗口的话来,迪达那自学成才的和齐天林都说不来!

因为在美国人看来,跨国极端主义思潮是目前他们最重要的针对力量,准确点说,齐天林就是属于这种定位。

有别于以前国家对国家之间的战争威胁,这种局部性的威胁被称为非常规威胁,某些跨国组织譬如塔利班、极端伊斯兰圣战组织、基地组织等等常常会利用国内或者地方的冲突兴风作浪,而虚弱或者失败的国家常常没有能力来控制那些对政府不满的行为,所以才会造成各种跨国威胁。

但在美国人的研究理论看来,这种现象既然存在了,就看怎么去利用,究竟是去压制这样的行为,还是顺势引导,目前齐天林的做法显然就是后者,利用尼日亚利的内乱来让美国人自己获益,所以实际上跨国组织绿洲工程披上了一件把美国人也迷惑住的外衣!

当然在叙亚利的内战也是基于这样一种理论操作的。

但现在叙亚利和土其耳接二连三发生的大件事显然掩盖了非洲土地上发生了什么,这也是一种新闻媒体的惯性或者说是欧美国家刻意为之的结果。

迈杜里古城里面爆发的血战,来得快去得也快,因为双方都没有补给,在马嘉的刻意指挥下,各支分队游弋在城外阻击任何一方的物资运输,也绞杀小股的逃兵。

这对于千余人的新军来说,就是在练兵,高强度的实战演练,强度大到了什么程度?有时候一个分队一天都会接敌五六次,刚刚鸣锣收兵,还没坐下歇息打扫战场,又有一股逃兵跌跌撞撞冲进他们的阵地,连马嘉的直属分队最后不得不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到处补充弹药物资和补充人手上面,最后只能要求亚亚这边提前发起攻击,三天三夜一直不停,他的人伤亡还不算太大,四分之一不到,但疲惫得已经非常需要休整,枪械报废率高到必须撤出战场!

所以齐天林麾下有史以来第一次人数过万的军事行动终于产生……

小黑们竭力的约束着下面的非中军,非中军人们又尽量控制卡隆迈新军,但无论怎么努力,这支部队还是有些乱糟糟,带有典型的非洲军队风格的驾驶各种能找到的交通工具,尽

可能的保持三路突进的势头,但其实东拉西扯,很有些忙乱的突然越过边境,争先恐后的涌向国境线那头只有几十公里距离的迈杜里古!

但这样的情形倒是让军队里面随行的中情局观察员漫不经心了,这跟以往挑动的那些非洲内战没什么两样,这些军队也没有什么特别出色的作战能力,对齐天林控制的万人队也不太在意!

真不是故意这样的,亚亚已经很努力了,但军队就是军队,万人是什么概念?整编师的规模,没有一级级完整的指挥体系,没有各种管理经验和能力,小部落酋长的儿子亚亚真的是手忙脚乱,不是谁都有韩信那样生来带兵的天赋跟能力,纵然有美国军事顾问的指导,击伤两名苏威典参谋的协助,亚亚还是把这场攻击演变成了跟他差不多的风格,他自己其实也是什么都在尽量学,但是一打起来还是喜欢按照那些非洲人的路子行动的路子!

但关键点的控制,还是做到了!

起码上万人奔袭到了城外,能令行禁止的把所有人都约束住,哗啦啦的一下就把城给围没有冲进去!

就是用一个个分队的形式,堵住了所有城区的路口,这比马嘉他们开始游弋阻击来得更严密了,然后腾出手来的后备部队才开始清理外围战场……

主要就是清理尸体,从邻国开过来的挖掘机开始深挖坑掩埋尸体,防止尸体腐烂疫情发生,到处都在开始救死扶伤,总之就是摆出了慈善大军的模样。

马嘉的人终于可以撤离战场建立营地开始休整,马嘉自己倒是强打精神来亚亚的营地交接,这两个从齐天林起家时候就属于最高指挥官的两人从不会相互争夺,也许廓尔喀人那种被英兰格教育出来的服从性和亚亚对齐天林兄长般的尊敬,都让他们对齐天林绝对的服从,所以马嘉说了几句就靠在角落里睡着了。

亚亚还得耐住性子管理所有团队对城内进行心理作战……

也就是用架在皮卡车上的大喇叭进行宣传,希望里面的人弃械投降,外面有吃有喝……却只字不提自己是天神方面的人,这个时候让城内的宗教极端分子誓死一搏真的不是什么好主意。

迈杜古里是整个尼日亚利东北部唯一拥有铁路和飞机场的省首府城市,现在被撬掉了铁轨的铁路瘫痪了,但城外的机场早就被马嘉占领,亚亚的指挥部就建立在这里,从加图拉起飞的运输机不停的往这边输送物资,部分美国人调集的物资也从尼日亚利西部开始运过来,他们也必须要对这次行动作出贡献的。

迈杜里古的城区水源都是从城外十多公里的一个湖抽

取的,亚亚没什么犹豫就派人连输水管都关上,他可不会那些文绉绉的人道主义危机,既然在作战,那就越快达到目标越好,现在齐天林没在这边,他们更要又快又好的把事情做好,别出岔子!

所以那些受到迫害最深的当地人最先开始偷偷逃出来,让他们惊喜万分的是出来才发现外面居然是天神军!

外面已经到处贴上的宣传画和这支部队特有的纪律性,还有那种迎接亲人般的好吃好喝,简直让这些人感激涕零!

日食行动,就是要让对方先内乱,然后扮演观世音笼络人心,重新普照大地!

现在显然是做到了!

和俄罗斯人当时攻打车臣首府格罗兹尼不同,这里迅速的就瓦解了整个城市的心理防线,拥有大量拥护新军的当地人,吃饱喝足带着报仇或者邀功心理的当地人就开始要么希望加入队伍,要么带路带队去剿灭城内的极端宗教组织,只有他们的才最明白里面是什么情况,比那些留在里面的探子还清楚。

而俄罗斯当年就是硬生生的把一座城逼得万众一心,打了一场极为艰难的城市攻坚战,让整个俄罗斯军队在那座城打出了号称越战以来最残酷血腥的巷战!

真没必要!

进进出出穿插的各支分队完全就是带着练兵的态度轮番上阵,一点点压缩收割城区,其中一支暗藏的政治小分队更是不停的在物色各种当地人,对自己方面最拥护的那种当地人,偷偷的集结到一起,在城外一个临时的营地开始培训教育,已经要开始为尼日亚利地方政权领导人培养做准备了……

而这一切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等待齐天林回来……

因为齐天林实在是太忙了!

他跟买买提坐在墙头看起来还是很悠闲的,挥动旗帜乱嚷嚷哄抬气氛,口中却用很小声的华语跟买买提讲解这种信号指引器:“原理很简单,装上电池打开开关就启动,能利用GPS反向给出一个坐标信号,北约指挥系统就能发现这个点,只要确认频率是他们自己预设的,又有空袭任务的话,就会安排成为空袭目标,而因为战机是发现了激光光束才发射制导炸弹,所以精确性非常高,十多二十公里外就发射,这里还没听见喷气机的声音呢,就一定会砸在那定位器上!”

买买提居然也不怕那几百米外的定位器正在运行,嘿嘿笑:“看眼前这热闹劲,就算飞近了,他们也发现不了!”

确实很热闹,说是要召集十万反对派民众在这个小镇进行抗议活动,可是最后零零散散只来了几千近万人,其实基本都是各个反政府

武装派别的人手来凑人数的,但也算是叙亚利反对派难得的人数众多场面,所以高音喇叭,挥动的旗帜,搞得气氛还是很热烈的,只要拍照摄像的时候注意点角度,还是能拍出感觉非常多人的感觉,特别是要求不少人爬上墙头屋顶,地面都没站满,高处站这么多真真是在牛鼻子插大葱,装像!

有食品饮料派发,说是要持续二十四小时,给国际舆论添上重重的一笔,好些别有用心的电视台也派遣了记者在现场记录拍摄……

从安放定位器到真的来了以列色战机空袭,只等待了五个小时!

谁叫以列色人的空袭行动那么高效,谁叫以列色人就在叙亚利隔壁,谁叫以列色人跃跃欲试的要在这一片插手呢?

齐天林原本算计的是土其耳人,因为他知道很多携带定位器进来的人手和他之前一样,都是从土其耳过来的,他以为这一次可以给土其耳人在东突惨案、大教堂旗帜事件之后来个三连击的!

没想到来的是以列色人!

当然,爆炸的一瞬间,齐天林也不知道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