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18章 炸营

第八百一十八章 炸营

这只是一个临时起意的会面,只是布鲁克林正好经过日本看见了跟安妮有关的采访新闻,他们的系统里面稍微一查就知道齐天林也在度假的富翁其中,所以才联络人见见面。

主要也就是通通气,认识一下,为也许即将到来的合作做个铺垫。

所以气氛很好,笑着就谈了谈各自目前的一些想法,却都不往深了说,直到齐天林和全家返回欧洲,他和蒂雅在班西加中转奔赴非洲的时候,跟调研完毕回迷雾岛的麻桦腾会了个面,把这番情况叙述一遍,这黑瘦汉子却顶着一头的玉米辫皱眉:“会不会是在试探你什么?”

齐天林比他想得开:“人家一个司令,找我啰嗦一阵好玩么?找CIA或者FBI来试探我就足够了,我也是把情况给你一说,你自己琢磨,我忙着呢!不许传递回华国!”

阿腾理所当然:“既然我现在锁定你这一块,就不会两面三刀,而且这很可能是试探揣摩你跟华国军方有没有沟通往来,我更不会把这种战略意图上的消息传递回去,我明白你的意思,顺藤摸瓜深入其中,才会有更大的收获!”

齐天林满意的点点头就匆忙登机了。

的确是忙,他和蒂雅返回加图拉以后,就投入到轰轰烈烈的军事教学当中去。

目前这个阶段,是暂时各方都僵持住的时期,麻桦腾和迪达得出来的结论都是利用这个时间秣兵厉马,而齐天林更是要在这个阶段尽可能的参与培训教学,对自己的员工树立起领导导师的形象来!

加图拉现在就因为正好在几个兵源中心,就成为了最重要的军事训练基地

在原来那所带有政治思想培训功能的职业技工学校之外,又建立了驾驶学校、猎人学校、矿工学校……

分别对应的其实是装甲车辆驾驶维修技术培训,高级作战技巧以及狙击手培训,爆破以及炮兵训练学校!

所有在各地新军中能脱颖而出的黑人,主动申请就能参与学习更高技巧并获得更高的工资。

这种看得见摸得着的就业模式,让各处的军训中不断涌现出军事尖子然后先做思想政治培训合格以后,才送到不同的军事技能学校学习。

齐天林没什么犹豫的,除了到处看看露个面,发言鼓励一下员工们的训练劲头,就在狙击手的培训方面多下了一些功夫。

毕竟这个算是他最擅长,也能够传授给部下的,不然以他那些非正常人所能敌的技巧,教了才是害人。

能挑选出来的黑人枪手,已经算是准头比较好,思想比较过硬的,也都能听懂简单的

英语和法语,一百三十来个人,齐刷刷的站在兵营里。

所有绿洲公司的培训学校以及兵营都是一样的砂石网柱墙体两层楼高,在荒原上两三百米见方的围起来,有哨兵在高处巡逻,不允许任何人靠近,所以迪达那个所谓的职业学校才能不停的培训政治干部。

齐天林标准的PMC打扮,就是一件T恤加多袋裤,带着墨镜和棒球帽,只在腰间挂了一支手枪,看着眼前如饥似渴一般的学员勾画美好前景:“我就是从一个狙击手成长起来的,你们两人一组,也许就是你一辈子的伙伴,只要忠心耿耿的为公司工作,你可以一直效劳到你扣不动扳机的那一天!然后开始拿养老金颐养天年,但现在,你们当中肯定有人会不能适应这个工作,只有惭愧的退出,也许在明天或者后天!那么你就拿不到我们雇佣兵当中同等工作条件下最高的狙击手工资!”

面对他这个传说中的大老板,来自卡隆迈、尼日亚利和非中的新狙击手们越发激动,要知道在之前的思想培训中,没少搞那些站在齐天林半身像前面背颂词的把戏!

现在居然能跟着大老板学习走上康庄大道,幸福指数是噌噌的上涨!

齐天林也终于能有机会系统的培训自己的狙击手团队,可以想见,在这样的环境下,他如果能拥有一支战术能力过硬的狙击手队伍,会增加多少的胜算!

所以他的培训全部都是围绕军事狙击手的类型来的,野战状态下、巷战中的各种状态都得模拟,文化理论课程也不少……

而且这个课程,也是齐天林难得培养一些高素质人员的方式,因为狙击手的培训是比较稀有的强调士兵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科目,而其他军事训练都得优先强调个人低于整体,必须把服从命令放在第一位。

这方面,齐天林是真有心得体会。

首先就是在他大放厥词的时候,表情比较冷静的人,这种人不会受群体影响,不受任何条件的干扰,才能一心一意的专注于狙击事业。

然后在齐天林开始安排各种热身活动,已有技战术能力展示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喜欢钻空子偷懒的人,也被他轻轻的点出身上T恤的号码,让一直跟随他身边的小黑副教官再记录下来。

因为这在很多教官看起来比较厌恶耍小聪明的行为,其实体现的是一个狙击手始终想办法克服困难的表现,因为成年人的思维模式已经固化,当遇见什么问题的时候,究竟是下意识的迎难而上去调整自己想办法来解决,还是硬着头皮生搬硬套或者干脆等待上级指示,这在狙击手这个职位中是有

天壤之别的。

经过这么一初步筛选,仅仅一天时间能挂上号的就只有三四十个人了。

接着就是高强度的训练了,烈日下暴晒,再用高压水笼头冲洗,还用大风扇吹得风沙迷眼,当然更有齐天林不问青红皂白乱踢乱打的喝斥!

依旧还是稳如磐石的人……

只有十来个了,但齐天林依旧没有把这些人提溜出来,一百多人还是在一起训练,毕竟都是筛选过的,在体力和意志力上没问题,都能坚持。

然后才开始真正的射击训练,这个过程中齐天林只做了一次示范,就是自己端上一支SR25,快速从十五米距离到三百米距离二十发子弹快速命中二十个靶位,身体还是在不停移动改变姿态的状况下,最后把二十个人头大的金属靶拿到一百三十名学员面前来展示成一排,齐天林自己拿了笔记本开始记录讲解,探讨回忆每一枪在人头钢靶上的落点位置原因,某一枪靠边,是因为自己的呼吸频率调节欠佳,某一枪略高是因为跑动以后,立姿射击枪口的微动……

纵然是这么好的成绩,依旧可以在二十块钢靶上吹毛求疵的找到问题所在,而且可以把自己脑海中射击的二十枪娓娓道来!

训练学校有小笔记本和笔随便拿,有人就能学着齐天林的这种做法,拿来记录自己学到的一切,射击以后也学着慢慢思考分析。

这才是狙击手,射击技巧永远都只是狙击手的一部分,这就是为什么射击运动员再精确也当不了好的狙击手,扣动扳机只是一刹那,但这一刹那背后需要非常复杂而系统的长期积累。

整整一个月,齐天林每天过来跟这一帮不限子弹,随便打的狙击手训练学员们厮混。

六百多支不同型号不同类型的狙击步枪随意选用,七万五千发子弹的总射击量,在小结月考的时候,终于呈现出成绩!

这个月考不是在训练场,而是直接用四架AW101运到尼日亚利、卡隆迈、非中靠刚果的边境、苏丹等四个混战战场,配给那些新军、哥萨克、流动作战打猎小队做实战考核!

持续了一周时间!

几乎所有接触过这些人部队都能感觉到,这帮人有种完全不同的气质了!

但其中的佼佼者,果然就是齐天林早期记录下号码的人中间出现的……

这种齐天林自己总结出来的培训挑人方式,被几名从小黑中间挑出来的副教官当做法宝,开始到各支队伍里面重新挑人。

可就在齐天林花大力气进行军队,不,公司员工业务素质培训的时候,在

卡隆迈又发生了一次炸营!

这种事情以前就发生过好几次,因为迪达的培训过程通常都是建立在先筛选投诚官兵素质,然后派小黑军事教官进行初期军事体能培训,接着再上政治教员思想统一,一步步剔除不适合呆在部队里面的人,留下能服从命令,决定投身到解放非洲大陆的事业中来的战士,再进行高阶技战术培训,形成战斗力。

但所有新军的原军官必须一视同仁跟士兵们一起接受考验跟训练,由小黑或者廓尔喀来担任领导,只有表现突出,特别是在思想上表现比较好的,才能逐步转成小队长,分队长……

以前的炸营还是在非中三镇的阶段,那些大多是一个部族或者原有编制的士兵不愿接受思想培训,厌恶早晚思想教育,或者讨厌严苛的体能训练,所以都被训导发现苗头,最多起哄反抗就被调集武装人员打散击杀,那时的规模也小,一个训练营一批次也就一百来人。

可这一次在卡隆迈的有明显不同,一支五百人的卡隆迈前政府军,在前期培训中都还说得过去,突然就在开始发放武器进行射击训练时候,由原来的军官领导,现在因为表现好也升格为分队长的几人指挥下,整体造反了!

直接击杀了几名小黑和廓尔喀,还把尸体悬吊在兵营里,就准备冲击旁边的城市!

却被每个训练兵营外都有的装甲巡逻队打了回去!

掌管这一带的亚亚很有些暴怒的调集了两千多新军部队,团团围住这里,打算血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