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19章 墙头

第八百一十九章 墙头

这几乎是一个很必然会出现的事情。

就好像训练狙击手一个道理,谁都想自己的军队好像是工厂铸造件一样精密,每个士兵都一模一样,冷酷准确的执行所有命令,其实这都是臆想。

人是有思维的生物。

小规模全都是以亚亚的族人为主的小黑,还有马嘉那边全部都是廓尔喀的情况,基本能做到这种情况,因为他们对齐天林的拥戴感情非常真挚,价值利益取向也一致,所以再加上同族的严格领导,绝对不会出问题。

但是随着齐天林麾下的人员扩大,周边几个国家的黑人士兵开始加入,这个问题就变得很复杂棘手了,要知道非洲原本就是以部族为单位,同在一个军队不同部族之间的矛盾和隔阂都非常大,更何况现在还有很多跨国领导的官兵。

最重要的是,聪明人或者有识之士到处都有,无论什么种族或者国籍,其实总会产生一些思维模式高于绝大多数人的个体,老实说,这种人才是迪达他们的思想培训体系最讨厌的家伙,可他自己不也是从这样的人发展起来的么?优秀的指挥员和狙击手这样的专业人才还只有在这样的人中间才能培养出来……

这其实已经是个政治范畴的问题了,每个统治者都期望自己的手下是赵云黄盖这样的忠诚部下,可其实卡菲扎、林彪这样的人也比比皆是,就连号称最能控制手下人的希特勒其实也是在一系列的清洗和不断剔除以后才保证了自己阵营的干净,但不也有TS组织这样的人会集结在一起暗杀他么?

所以同在卡隆迈第一时间获得消息的迪达一边通知齐天林立刻赶赴现场,一边叮嘱亚亚围而不打,自己跟麻桦腾开始加紧商量对策。

这就是政客或者说狗头军师的着眼高度比亚亚甚至齐天林都有些不同,解决当前的事情并没有什么难处,他们要的是用一个可以带来更多好处的解决方案。

于是最后给直升机上的齐天林反馈的结论就是:“我们会调集所有能调集到的培训新军过去围观,您亲自率领部队当着他们的面血洗这三百余人,用雷霆万钧之势给所有人一个警告!”

这其实就是类似当年希特勒清洗自己发家的冲锋队做法,把自以为劳苦功高的冲锋队用党卫队全部剿杀,才让后来的近卫军盖世太保乃至整个纳粹军格外的忠诚。

虽然齐天林没有走上纳粹的道路,但有些道理是共通的。

可齐天林在直升机上冷冷的俯瞰了一下下面的军营,拒绝了这个方案:“把在卡隆迈和迈杜里古的作战部队中层以上指挥官也全部调过来,两小时以

后,看我的做法!”

落地以后的他,拒绝了愤怒的小黑和廓尔喀亲信们请战的要求:“我是指挥官,是我的失误导致了这几个弟兄的殉难,自然应该我来收拾。”

随着几架原本就担负在卡隆迈和尼日亚利国境线一带运送给养的直升机带着周围的指战员降落以后,这一带已经集结了数千近万人,几乎是亚亚和马嘉的大部分主力,原本就在这周围一带密集驻扎,现在都围上了这里,天色已经是下午,有点偏西的日头感觉。

占领了训练军营的乱军士兵已经观察到外面的状况,原本打算趁乱冲杀出去却被十余辆沙狐猛烈火力打回来,就开始惶惶不安,现在外面已经远远的能看见密密麻麻的军队集结,却围着不攻打,他们已经彻底慌了,不止一次挥动白旗希望投降,但没有人理睬。

原本就是降军,训练未果就作乱,现在如果不收拾掉又笑呵呵的接受回去,怎么给其他军队交代?

所以近百辆沙狐整整齐齐的停在一起,军队就好像开会检阅一般,按照各自的部门分别,列队坐在平坦的荒原上,距离那个军营五百米开外几乎围了一圈,静静的等待下一步命令。

到这个时候,还有很多人都以为会跟以前非洲无数次平乱的做法差不多,当官的振臂一呼,四面八方包围上去,刀砍枪刺,杀戮完毕收工。

齐天林却登上一辆沙狐,拿着一个扩音喇叭,声音有些恼火:“我们再三强调,你们不再是军队!是绿洲公司的军事作战员工,你们是拿工资完成工作任务的武装承包商!不愿意干,可以离职,我们不需要任何一个不愿参与战斗的员工,每一个跟我们一起工作的人,都必须是一心一意要跟随我的人!”

说完,就被这辆其实是亚亚亲自驾驶的沙狐送到了军营大门前方!

亚亚紧锁眉头,鼓着嘴,满心恨意的样子,齐天林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这种事情不是以我们的意志来发生的,用狗头军师们的话来说是必然会发生的,马嘉带领这里也会出现,迪达来说不定还反得更厉害。”

亚亚不甘心的看看远处:“毒蛇也来了,跟那个白人保镖站在那边看!”

齐天林嘿嘿一声:“只要你把其他白人和外国人都清理出现场就好,这就是做给所有非洲军人的看的!”

是的,就是做给在场所有隶属于各种突击队、新军、天神军、特别行动队等等各种齐天林越来越复杂的非洲员工们看的!

齐天林单枪匹马的去冲营!

当远远的这些士兵看见齐天林跳下沙狐,身上连战术

背心都没有,只有一条战术腰带,上面用快拔套插满了弹匣,然后手中提着一支步枪,腰间和腿上各有一把手枪就慢慢步行朝着十多米外的大门走过去时候,惊诧声四起!

这时候,已经用运输机弄过来的百余名狙击手公开的跃过这些坐在地上的士兵,围成一圈的按照两人一组,在三百米环绕的距离上架好狙击步枪。

迪达却通过步话机要求各部队的队长:“带领你们的人再靠近,越过狙击圈,靠近军营,听一听老板是怎么解决叛军的!”他居然想让这些人其实坐在狙击步枪的枪口前,接受齐天林的这场单人挑战数百人的不可思议做法!

说完以后,放下喊话器,他也忍不住侧头问旁边的德让:“他这样真的可行?一个人去杀那么多?”

德让爱理不理的抱着手臂:“别问我,我枪都没有!我不行,不代表他不行!”

迪达瞟一眼德让腰间和腿边一边一把长短不同的战刀,悻悻的闭嘴了。

因为有狙击手,原本在兵营围墙上探头探脑的乱军,立刻就被标定击毙了几个,再也没有人敢爬上来,所以外面的军队在迪达的一再要求下,居然几乎就坐在了围墙外!

也清晰的看见了齐天林走到那扇标准的军营铁门边,若无其事的从兜里掏出香烟盒大小的一块塑胶炸药,插上一根香烟一样的雷管,顺手就用食指折断了雷管头上的延时爆炸器,很随意的就利用门扇合页边的水泥柱头转折那么漫不经心的躲一下,距离爆炸也就一两米距离!

嘭的一声闷响,端着步枪的齐天林一个快速转身,扑上去就是一脚踹开已经爆破的门扇合页,在一片呛人的爆炸硝烟中冲进去,消失在外面的士兵视线中!

坐这么近!

就跟看电视一样,就是门前没有,因为门扇是唯一可能会被里面的枪弹击穿流弹射杀外面的地方,但门前正面的士兵们把齐天林刚才所做的动作窃窃私语的传递到了每一个方向的每一个角落!

实在是那种举重如轻的作战动作,太让人心旷神怡了!

只有最强的人,才会在面临这样看起来不可能的战斗之前,还潇洒的吐掉一个雪茄烟头!

相当的装叉啊!

但爆炸声仅仅就是开头,里面立刻就如同炒豆子一般乱七八糟的就开始各种枪声爆发!夹杂着大声的嘶吼!

空中没有任何直升机,所有人都只能隔着围墙听里面的声音,猜测里面的作战,但是那乱成一片的枪声,哪里能揣摩出真实的状况来?

那些叫声开始还有些战术上的呼

喊,诸如他只有一个人,杀了他或者活捉他要挟外面的军队之类,但后来,就只有惨叫和魔鬼、撒旦之类的惊叫声了!

从一开始对这个很多士兵还第一次看见的大老板行为表示惊异,到不敢相信,再到惴惴不安,又到枪声中惊疑不定,所有外面的部下都在面面相觑!

只有如德让或者亚亚还有那些资深小黑廓尔喀,能从偶尔的两连发点射中大概听出点端倪来。

连片的枪声并没有持续太久……

五百余人的乱军在外冲的时候就被射杀了百余人,剩下的因为训练,弹药量也有限,但那也是几百支枪啊!

半个小时以后,枪声就稀疏了!更多的是此起彼伏的求饶声!

就在黑人士兵们惊魂未定的时候,里面的枪声变成了很固定的单发射击,很清晰!

几乎所有人都是上过战场的,能判断出这是在补枪!

这样的枪声冷酷得好像在敲打每个人的心灵!

但起码说明老板应该是还活着?!

这样的神经捶打一直持续了快一个小时,直到单发射击的间隔越来越长,后来明显就是在翻找以后再击杀,那种绝不放过一条活口的做法让人不寒而栗!

连酷爱用刑,听着惨叫声似乎还很兴奋的迪达脸上都不停的在变化,不由自主的往德让这边躲过去,德让一动不动,早就僵硬得跟石头一样,口中只能喃喃:“我早就说过……早说过,你在他面前什么都不是!你特么就老老实实吧!”不知道是在说自己还是迪达!

可最后所有人是在围墙顶部看见的老板!

他居然就那么相信自己训练出来的狙击手,不怕他们会神经过敏,手一抖就把自己打下墙头,那么浑身几乎溅满了鲜血,小腿以下完全是从血泥泞中走过一般的暗红一片!

随手拿着一把砍刀,开始一个个割断绑住自己部下遗体吊起来的绳索,把已经破烂不堪的身体一具具轻轻放在墙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