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25章 值得

第八百二十五章 值得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齐天林的疆界开拓会遵循连片开发,稳扎稳打的形式,他却突然就跳开了。

不过这个行动却几乎是连迪达和麻桦腾都有点意料不到的。

老板嘛,也不需要什么事情都跟手下解释……其实他自己也没想到。

他真是单枪匹马的就去了利亚比,在班西加培训中心也没有遮遮掩掩自己的行踪,接过部下迎上来的一辆崭新的沙漠色沙狐,扔上自己的硕大装备包,就带着飞扬的黄色尘土上路。

沿着海岸线从班西加、艾季达也比、苏特、米苏塔拉,再到那个曾经天天占据新闻头条位置的的黎里波,一千公里左右,都是他和自己那帮战友多么熟悉的地名!

右手边的浅海里,现在都还躺着一枚核弹,似乎在提醒他,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自己也是在这里重新获得生命,重新创造出眼前的一切!

革命以后的利亚比,并没有绽放出热火朝天建设四化的劲头来,可以说齐天林这么一路开车走来,冷清得要命!

不过这一路行来,十美分一升的油价,就算是超级油老虎沙狐也觉得轻松愉快,除了随时都有可能出现武装检查站不能让块头巨大的装甲越野车横冲直闯,利亚比一直都建设得不错的交通公路系统相当通畅。

路边有不少之前内战时期被击毁的装甲车辆装备,而那些武装检查站就设在车厢里,一把椅子一面小红旗,就随时截停检查,齐天林并没有仗着自己腰圆体阔的重火力冲卡,一律乖乖的停下来交出证件,有时还顺便聊几句抽根烟。

齐天林最大的感受就是,相比其他国家的非政府军武装分子,利亚比的武装分子绝对是讲道理的,这里的人几乎都竭力的在表达一种自己是很有秩序的感觉,就算是个提着破烂步枪的家伙,也要表达自己是很正儿八经的部族检查站,就跟华国以前过道上那些随便拿个竹竿子就拦路收费的村民差不多。

而且他们对手持北约、美国以及联合国认可的武装承包商证件的齐天林相当热情和充满善意,特别是美国,言谈举止里面都难以掩饰对美国的向往和拥戴,这一点又是跟齐天林在其他地区接触到完全不同的。

也许这就是美国人没有直接动武,而是怂恿资助反政府武装的最大好处吧?

没有那么一个明显的标靶在那里,那种敌对的感觉就少了很多,毕竟他自己亲身经历了班西加的袭击事件,那都是一些外来极端组织的行为,跟这种普遍的民众反映有很大区别。

应麻桦腾的要求,齐天林是带了一部视频电话,让这家伙实

时的也能看看利亚比的风土民情,对这个到处都喜欢研究的家伙能提供翔实的一手资料。

可齐天林笑着跟两名守卫挥挥手,拿回证件,爬上高高的沙狐,启动车辆,刚把视频电话顺手放在中控台的固定架上,就听见麻桦腾的声音要求免提,齐天林随手按了一下,那家伙的声音就传出来:“其实……这表达出他们的一种极不安全感!”

“怎么说?”齐天林一边开车一边观察周围开阔的地形。

阿腾说到这种带点研究的话题就来劲:“遇见十多个人了吧,几乎每个人都很积极的在表达他们得到了自己向往的自由……但是却避而不谈自己现在的生活怎么样,只是反复强调他们崇尚和平,向往美国人那样的幸福生活……你注意到他们的表情和情绪没?很急切的向你这个外来人,也许还代表了一点美国人外国人的表达……其实他们是很惶恐和没有安全感的!”

齐天林随意的笑着:“想过美国人一样的日子?那里是很爽,只有移民到美国,成为美国人,不然全世界都得为过着那样生活的美国人买单,但总不能把全球人民都变成美国人吧,谁来买单呢?”

阿腾也笑得没心没肺:“利亚比和阿汗富或者伊克拉是很有点不同的,这里宗教并不是大问题,部族也不是绝对的问题,这里的生活条件是全非洲数一数二的,但在美国或者别的国家挑动之下,依旧会造反,依旧会政变,你看出点什么来了么?”

齐天林耸耸肩:“人心不足?”

阿腾点头:“你现在是依托欧美国家在非洲折腾,用你的武力可以压制扫荡,但一旦有一天你没有按照欧美国家的路线在走,他们要颠覆你的时候,无论你对这个区域的民众有多么好,不可能百分之百让所有人满意,所以总会找到间隙来挑拨推翻你,到时候四处起火,这就是你的前车之鉴!”

齐天林烦躁:“那我能怎么办?我就是个大头兵,我只想做我想做的事情,难道把人都杀光么?”

阿腾嘿嘿嘿:“所以说,两个办法你必须加强采用,一个是宗教的力量,一个就是政治思想的洗脑,这是必须的。”

齐天林嗤之以鼻:“你跟迪达不是一直在捣鼓么,我又没阻拦!”

手机屏幕里面的麻桦腾挠挠自己辫子头:“但你也没太提倡,可能你不太喜欢这些形式上的东西,但我得告诫你,有时候为了目标,你真得做出一些妥协。”

齐天林是真不喜欢这些事情,挥挥手:“你们操作吧,我是董事会主席,你们想当CEO都可以。”

麻桦腾

请安退下之前再次提醒:“你到的黎里波都可以注意这种情绪,其实是有点后悔说不上来,但花这么大力气推翻前政府以后又没得到什么好处的感觉!这几乎是利亚比很多方面比较类似的一种心态,他们只是取掉了头上以前的盖子,但目前却一盘散沙,做什么都聚不起来,没有国家或者民族自豪感的样子。”

齐天林哼哼两声:“那当然,石油比水还便宜的大量卖给外国人,除此之外没有什么收入,生活比以前没提升,有机会的都出国,这样的国家谁来爱?好了……前面要到首都了,看见这帮卖国孙子我就没什么好气,真想把他们全都移民到美国,祸害美帝国主义去!”

麻桦腾哈哈哈的笑着挂了电话。

齐天林抽完一支雪茄,就看见两部同样款式的VIP级沙狐却是银灰色,就那么停在开阔的的黎里波市郊的公路边。

一看见这辆车,蒂雅那被裹在黑纱中间掩盖了身材,但稍微动作一下却完全能体现出婀娜摇曳的高挑个头就跳下来,不顾后面还有几个黑妞帮她在拿墨镜什么的,就喜笑颜开的挥手招停。

蒂雅是三天前携带四百余人到达首都的,主要任务就是保护一整个绿党的议会竞选团队和部族长老一起参与最近政府召开的政治协商会议。

因为其中还有几名女性议员,所以蒂雅直属的黑妞们也有了用武之地,原本安东尼那边问齐天林是否让他这个小老婆也去参政议政的,齐天林怕想当地主婆的熊姑娘要是跟人家一言不合,拔枪杀人就太大条了,赶紧拒绝:“她就是个保镖的命,别管她。”

鉴于前首领在位的时候也有一支相当有名的美艳女保镖队伍,安东尼嘿嘿的在电话里面笑两声表示明了,齐天林就真觉得郁闷,这姑娘是真爱岗敬业不是花架子呢。

但现在,看见这拉开面纱的容颜,肯定不会郁闷了,想伸手去那边帮忙打开车门,但沙狐实在太宽了,还得是姑娘自己打开跳上来,伸手就抱住齐天林的脖子响亮的亲一口:“早就该过来了!”然后才摁动手指上跟个戒指一样的PTT:“一前一后带上我们的车回酒店……”

然后就把脚收在宽大的副驾驶座上开始絮絮叨叨的讲述自己第一次独立大型操作的项目:“有二十多个分队在各地,但相隔距离都不算远,基本集中在西南地区到中部的六个城镇市区里面,我带着直属安保队四百七十人驻扎我们以前拣了……他的那个城市。”

真是恍若昨日,几年前两人还跟两条野狗一样逃出这个国家,躲躲闪闪的在经过那个叫赛普拉的西南部城市时候营

救了首领,现在自己两口子却堂而皇之的以外部军事力量的身份回来,那个曾经风光一时的首领却只能继续躲在阴暗处。

想到这里,齐天林突然心中一动,这一次,似乎首领真实的接触到了自己的实力,虽然只有蒂雅暴露在阳光之下,但要是对方对自己有什么想法的话……

要知道那位年迈的首领可也是个两面三刀,跟美国人都一会儿蜜月一会儿翻脸的枭雄啊!

这三辆沙狐都是体型略小一点,可以单独一辆开进AW101里面运载的型号,但现在有了安124,假如把轮胎气放了,一架次就可以分两层运走十辆!相当方便。

但现在全身银色和沙色的烤漆,看上去还是有点都市越野车的味道,体型虽然比一般车辆大一些,但绝对没有悍马那么根深蒂固的军车感觉,所以经过一些街头路口的时候,不算太多的路边民众还有张望用手机拍照的。

除了周围的楼体墙面上到处清晰可见的弹孔跟爆炸痕迹,有时在巷道或者广场角落还能看见锈迹斑斑的大炮或者装甲车,这看上去真的就是一个很正常的城市!

值得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