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26章 惊讶

第八百二十六章 惊讶

其实齐天林的感受也跟当地人差不多,应该,但真不值得!

就连他自己走在利亚比的天空下,都没有那种头上有个隐隐约约盖子的感觉了。

可方式方法不太对……

他对前首领的那种国家领导方式说不上多喜爱,虽然能给利亚比国民还算不错的生活环境,绝大多数平民也能过下去,但是以人治世袭的方式来管理这个国家,终究还是落伍了,迟早会被摒弃的,所以齐天林那不算太灵光的脑子里也在借鉴这些东西,现在的他打下江山控制一个国家也许不算是很难,但怎么经营好这个国家,才是最重要的。

现在他想试试用公司管理的方式看看,用耶米斯基纳样的职业经理人来管理国家,自己只掌权在边上看着……

很有点匪夷所思吧?

但还真是这样在慢慢变成现实啊。

蒂雅肯定不会想这么多,指指前面的酒店:“我们就驻扎在那边,但是,我认为所有人都聚在一起不安全,作战人员分为三部分,贴身分队跟着客户一起住在酒店,我带领主力人员呆在外面租用的一个办公楼,游动岗哨和狙击队分散在周围警戒。”二十岁都不到的姑娘,还称得上少女,当同龄人在享受爱情或者追求时尚的时候,蒂雅已经从一个小吃货真实的成长为一个合格的一线作战指挥员,既在苏威典国防大学正规的学过点课堂理论学习,又跟着齐天林从战场上学来太多点点滴滴,所以那种对危险和形势的判断能力就能释放得淋漓尽致。

齐天林相当得意,伸手就过去摸姑娘的头:“我看看,我看看,你的小脑袋里都装了些什么,比亚亚那愣头青可灵活多了!”

说起来蒂雅怎么也算是小时候念过点书,启蒙过的,加上又是一开始就没走弯路,还真比亚亚那土包子更容易接受新思维,这会儿喜笑颜开:“我说了会成为你的好帮手!”

这样的话语似乎就在昨天,就在两人坐在驾驶座和副驾驶一样……

的确安排得不错,因为首都唯一不怎么受到攻击的就是涉外高级酒店,从西南部过来的政治团体包下了一层楼,五十多个人的议员加部族长老,外加一对一的六十余名贴身护卫住在上面二十多楼。

蒂雅选择了一栋大型办公写字楼,虽然在内战中也受伤不少,但是主体结构其实只要不是大量爆破,是不会坍塌和燃烧的,因为里面没有装修和使用的楼层不少,她直接在六楼租下近千平米的一层楼,原来的公司办公区,三百多人就用野战地铺的方式住在里面,蒂雅自己带几个姑娘住老板办公室,齐天林走进去

,就从用报纸贴住了玻璃,只留很多缝隙的落地窗看见街斜对面的酒店,忍不住再树了个手指:“专业!”

因为这样,就算有什么居心叵测的狙击手也无法观察到这里面的情况,里面却能很方便的管理周围局面,小老婆得意的下巴都要扬到天花板去了,笑眯眯的把自己的亲随撵出去,帮齐天林把装备包打开:“晚上就是总统接见西南政治团体的宴会,你留在外围还是到宴会上去?”

齐天林摇摇头,随意的找个靠近气窗的角落坐在一个防潮垫卷起来的包袱上点雪茄:“外围,我们都在外围,现在我们已经是在率领很多人了,要学会把自己放到指挥的角度来看待场面,这点其实你比我还做得好。”

蒂雅把齐天林的长短枪支拿出来平铺在地毯上:“这些原来在苏威典都学了一些,安妮老是开小差,不认真!”齐天林的装备数量还不少,而且现在都是高级货,两长三短,外加一支霰弹枪,战地服装和城区用的西服各一套,原来在加图拉就是蒂雅天天在打理,离开了些日子,很不满:“都有皱褶了,回头得把那几个家伙好好修理一顿……”

一边把衣服挂起来,一边就顺势坐到了齐天林的怀里,借着落地窗缝隙透进来的夕阳余晖,舒服的调整一下动作,眯上眼打盹。

短暂的休憩之后,外面就有黑妞轻轻的敲门:“老板,要开始出动了……”这个老板是称呼的蒂雅,可不是齐天林。

两口子才从有些懵懂的相拥中醒来,快速的装备好东西相互检查一下出门,外面二三十个黑妞也正在挨个检查各个廓尔喀小黑战斗小队的装备外表,然后一组一组的把人放出去。

空荡荡的写字楼里面除了地毯什么都没有,灯光也没有开,只有借着地面的一点路灯和部下们身上的低照度LED灯能看见点影子。

因为数百人的武装队伍进入首都还是很敏感,其实周围很留了一些人来防备他们,所以呈小组分队的人都是三三两两分散出去,登上地下车库里先由西南地区部族安排的几十辆轿车面包车,错开点时间,避免一窝蜂的慢慢撒到首都城市里。

齐天林站在门口满意的看着有条不紊的节奏,他把最好的新兵和好些经验丰富的廓尔喀小黑都交到这里来,狙击分队更是他培训班里面的尖子,不光因为这里是蒂雅的业务范围,更因为这里的重要性!

蒂雅帮他在背后调整好腰间的步话机频率,齐天林的耳机里面立刻传来熟悉的各种交流声音,从狙击观察人员的汇报到酒店贴身护卫的动态,一一呈现。

一辆专门负

责无线电中继的沙狐指挥车在那六七部银色沙狐的拱卫下停到酒店门口,齐天林两口子就坐在沙漠色的沙狐上远远的看着。

干净利落的廓尔喀护卫们穿着标有绿洲图案和英文名称的T恤,里面贴身穿着防弹背心,只在腰间藏着手枪,神情专注而专业的把客户们送上车,自己才也登上车形成车队离开。

到总统府所经过的路口都有人提前清理检查,保证安全,短短两公里的路程,在刚刚入夜的时分,很快就到达,根本不停车接受门口总统护卫队的检查,鱼贯而入。

蒂雅在开车,没有跟进去,而是晃悠着在外面把总统走了一圈,给齐天林指指自己安排的人手在哪些位置,随口:“要真的攻打进去,现在就行!”

五百人不到的数量,就敢直接政变攻打总统府?

对于齐天林这个政变专业户来说,也不算很难了,笑笑:“不急……我们的目的不是这一点点。”

巡视完了一整圈,蒂雅才把车停在一栋半边有点残缺的高楼下,齐天林抓过自己的枪械包背上一起进去,姑娘摁动自己的通讯器低声:“H2组,巡查到位,解除警戒……”

得到那边的回应和报上的楼层数,两人才步行到八楼,楼梯口一名小黑警惕的端着步枪躲在漆黑的角落里,看见蒂雅和齐天林才主动跳出来打开电筒拍马屁:“老板您上来可一点脚步声都没有!”这是喊的齐天林,老板的称呼还真是各管各有够乱的。

但战术上的东西就一点都不能含糊,所谓夜间查岗哨,真不能偷偷摸摸,高度紧张的外放小组指不定就搂火了!

所以齐天林两口子在楼房角落里找到的是一个四人狙击小队,这样的强度也小一些。

跟自己的学员点点头,齐天林不声不响的打开自己的枪械包,取出一支马格西姆最近改造的狙击步枪,拆掉外面的瞄准镜套,在一名狙击手给他让开的角度趴下,静静的透过上面的高倍数热红外像素放大瞄准镜,开始观察总统府里面的场景。

身边另一名趴着的狙击手充满仰慕的开始汇报:“您的正前方七百二十米,仰角7+1、风偏2又1/2,我们标定这个目标已经十五分钟,护卫组的成员把他带过来的……”

这就是齐天林来的目的,一名绿党内部的官员,却实际上是跟政府方面暗通款曲的两面派,安东尼要求能干掉他,并且是要在重兵护卫的状况下尽量能嫁祸人。

总而言之就是要让绿党自己的人被杀掉,然后乘机向政府方面闹腾,既除掉了内奸,又获得了政治好处。

本来准备开玩笑的说一句要是老子打偏了,还是要补枪的,但眼睛一凑到瞄准镜旁边,心神合一的感觉立刻就让齐天林凝固在那里,蒂雅已经开始悄无声息的检查这组人故意留下的痕迹场景,带有东欧牌子的烟蒂,叙亚利土其耳一带的食品包装碎片,等等……

总之就是要把场面带歪,让各方来揣测到底是谁在插手这一带,真真假假的把局面搞浑。

深吸一口气,慢慢的吁出来,不同于SVD常见的那种PSO-1瞄准镜风格,完全西化的狙击瞄准镜,就算马格西姆校调过,这支枪的结构决定了跟全手动的M700那种狙击步枪还是有差别,而且扳机力感觉也硬一些,齐天林之前在加图拉试射过几个弹匣,现在还是有点不习惯,但图像锁定的那个有些肥胖的男子有人在询问他什么,原本有些动作幅度较大的动作停下来……

这时候的齐天林根本注意不到整个会场的灯火通明,推杯换盏,欢声笑语,他的视场里面只有这个目标……

就是这个时候了!

扳机被向后平稳的拉动,齐天林的一口气也正好嘘完!

嘭的一声,加装了消声器的枪口就好像打开了一瓶啤酒!

瞄准镜里面清晰的炸开了一个头部!

但齐天林却惊讶的发现,弹头产生了反弹滚翻,又击中了旁边一米不到的另一个男人!

嗯,是现任总统……

真不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