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29章 真好赚

第八百二十九章 真好赚

这其实就是现在压在利亚比还有这些首都民众心头新的沉甸甸石头。

他们似乎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从他们推翻了那个虽然独裁,却基本保证了这个国家平静生活的前政府开始,他们无时不刻都在担心这片土地会沦落到跟伊克拉那样的地步……

人总是这样的,在能吃饭的时候,想加个菜,等把桌子一掀,闹起来换了一张不太稳的桌子时候,连一碗粥都战战兢兢都怕洒了的时候,就觉得之前的饭多好吃了。

利亚比国内现在就是典型的军阀割据,各自为政,根本不听从中央政府的管辖,虽然不至于像阿汗富或者伊克拉那样成天爆发恐怖袭击,只是因为中央政府太羸弱了,又没有外国军队作为矛盾发泄点,就是内部的军阀之间混战,看起来没有针对平民的随意攻击,这么一点点差别,就让利亚比民众沾沾自喜的觉得自己起码没有阿汗富或者伊克拉人那么惨,没有被外国奴役,也没有被恐怖分子袭击……

所以齐天林才不会把自己的外国人部下推到第一线去作战拉仇恨,他现在的目的就是要让国内矛盾激化,相互残杀,当然这些细节不用跟麦克陈述,美国人只要个结果,全世界那么多事情要操心,哪里事必躬亲的管得过来?

卡菲扎几十年的苦心经营,的黎里波已经变成了一个相当庞大的城市,而且由于非洲城市普遍高楼大厦比较少的原因,城市面积铺得非常大,整个城区有将近五十公里的跨度,当时要不是卡菲扎未战先怯,在首都城市好好带领打巷战,说不定结果还未知呢。

不过就跟那时一样,最大的原因还是首领判断自己已经失去了国外各种政治力量的支持,得到各种援助的反政府军胜利不过是时间问题,他就立刻在还口口声声说要坚持到最后一滴血的声音中抱头鼠窜了。

现在已经有各方面的声音出现在国际舆论,表示关注,齐天林也在等待看各方的明确态度……

他在首都的人最后把港口的部分也全部撤回来,加强了机场防范的力量,自己在酒店和办公楼留下百多人,遍布全市的狙击小组观察哨却没有回来。

因为那个首都国际机场在南面,就是绿党进攻的方向,第一时间就挂出了绿色旗帜,表明了身份,欢声雷动的西南地区散兵们觉得看到了希望,更加猛烈的就越过了机场往市区进发,可乘此机会就进入机场内部正式拿下机场控制权的这部分廓尔喀和黑人,立刻就在机场候机楼、停车场、塔台等一系列的建筑上搭建工事,收起了绿党的旗帜,等待自己的第一批援军。

从加图拉直接

起飞的一架C17装载了重型武器装备,诸如高射机枪和重型榴弹发射器以及大量的空爆弹药,搭载了一部分具有CCT(作战时期空中管制)技能的专业人员和一大队重火力手、狙击手最先到达,中午时分,就开始补强这个巨大的国际机场,用十来部沙狐进行巡逻,并停止了所有国内航班的运行,极少数的几架国际航班也被要求赶紧加油赶紧撤离,禁止任何国际航班再降落,实在没油可以下来补充,但是立刻转场到邻国,这里很快就要面临大量的运输机起降。

但国际机场的这点工作跟整个市区的战斗,就好像水库里面扔了块石头,有点涟漪,但没人注意到,因为激烈的巷战立刻就爆发在各个街道区域了!

手臂上临时都缠着绿色布条的绿党武装,在市郊就跟那些米苏拉塔军开始驳火,但由于对方分散太开,一个检查点也就两三人,所以绿党势如破竹的冲进了城区,也许安东尼或者老首领的思维还是停留在夺取总统府议会大楼和电视台媒体大楼就是政变成功的模式上,一个劲的往这些地方冲锋。

米苏拉塔军显然也不愿失去这些标志性的东西,双方很快就在相关区域展开了战斗。

这些区域在占领舆论制高点和引导国民的倾向性上确实没错。

但麻桦腾总结了所有政变,认为这种突发性没有准备,也没有打算让谁上台内应的情况下,还是先控制机场,最符合齐天林这个有众多外部资源的第三者。

真的是第三者,齐天林在办公楼顶部的天台上用望远镜俯瞰着城市街区,感受着到处冒起来的硝烟和爆炸声,观望……

安东尼完全处于亢奋状态的不停给齐天林打电话!

齐天林都连夜让黑妞到酒店买了好几部电话跟电话卡,让安东尼分散打,对方也换了好几个电话轮流打,可主题都是一个:催促齐天林赶紧动手!做最关键的一击!

齐天林踌躇:“很艰难,因为我的人全都摆明了是外国人,我今天上午试着在国际机场那边动手,都引来不少注意,现在我只能搞暗杀,不敢明目张胆的占领……你拿出几个你们确认的硬骨头,我的人来帮你攻打下节点,怎么样?一百万美元一次!”当年他们一帮人在利亚比防御几个月才多少钱?

这关键时候不漫天要价,什么时候要?!

安东尼毫不犹豫:“行!我让人组织一下,很快就把地址给你!”

齐天林笑眯眯:“账户你知道,我见钱上阵,一个个来……包你满意!”

人家根本就不在乎这点,一个卡隆迈前总统就可以

卷走数百亿美元,利亚比有钱多了!

所以齐天林打电话给玛若,请她热烈关注账户金额的时候,那姑娘就大呼小叫起来:“来了!真的来了!五百万美元!这么快?还有没?”

这才是大户,根本就不在意什么定金什么尾款,直接先付五次攻击的费用。

齐天林笑着让女朋友乖乖数钱,自己就伸手抓起了步枪,蒂雅帮他整理装备,嘟着嘴:“她们就知道数钱,不知道你有多疼……还是要小心。”

齐天林低头亲亲她的额头:“男人赚钱,不就是让女人来数么!帮我防守好这里,加强调度,保证狙击组的安全……”说完就招呼外面待命五十余名精干廓尔喀和小黑出发。

呆在五六辆沙狐上等了十分钟,第一个地址就发过来,是绿党目前冲锋被卡在了一个城西的军营边,驻扎在里面的政府军还是对绿党造成很大的阻碍。

齐天林一边招呼部下把绿色布条扎在车外后视镜或者直接夹在车门上,就一边带队冲过去,远远的就从城内往外面冲。

连夜从七八百公里外过来的绿党散兵们基本都是皮卡车加轻武器步枪,那些在上次内战中大出风头的车载火箭弹、平射双联装机炮都没有出现,因为上次夺下政权,国外的弹药补充就停止了,打一发少一发,而现在刚刚开战,库存货还没拉出来,所以被人数众多的政府军在街头拉上拒马阻挡车辆以后,就立刻受阻……

说实话,这种作战能力让齐天林看了都哂然而笑!

挂着绿旗的沙狐呼啸着从政府军背后掠过,遥控手柄控制的六管加特林机枪从车顶部哗啦啦的倾泻子弹,腹背受敌的政府军鬼哭狼嚎的乱跑,两部沙狐顶着绿党武装人员的枪支误击冲过去,直接硬桥硬马的把加粗保险杠直接撞在水泥砖砌的军营围墙上,只看见那些砖头掉下来砸在引擎盖上,留下的印记比子弹还明显点,让齐天林一阵呲牙,在车台里面大吼:“撞门不行么?修车的费用算你们小队的!”

引来几个黑人部下们哈哈哈的大笑,嘲讽这队莽撞家伙的言语层出不穷,气氛很是轻松!

但撞墙的效果真的是很明显!

首先绿党武装知道这是盟友了,接着大面积撞开的墙面缺口更方便这些人跟着就冲进去!

在宽阔的军营里面,两部沙狐朝着前方不停的重点攻击,有一部榴弹发射器接二连三的准确打进各种营房里!

齐天林自己在车上试过这玩意儿,真的跟打电子游戏差不多,看着十寸彩色显示屏上的图像,车载遥控发射平台上自带测距仪,

能根据实际发射距离自动计算调整俯仰角,游戏飞机手柄一样的摇杆控制,只要盯着屏幕中间的命中小红圈,准得很!

而且齐天林自忖自己都没这些小王八蛋打得准,这些常年在那几个国家参加打猎行动的小黑,操作遥控平台的技术那叫一个炉火纯青!

一百多米的距离,直接抛投榴弹从小气窗里面打进去!炸得里面都是闷罐响!

绝对比榴弹打到墙面的杀伤力强了多少倍!

后面的绿党武装欢呼着拍打车体外壳,围在沙狐周边就协同冲锋!

其实这就是最简单的车步协同,可看看这些平民武装,除了一个个挤在车体后方,根本就不知道怎么才能达到最佳效果,更别提那些得意忘形的不顾车辆是不是能提供支援就到处乱跑的家伙了……

反正沙狐也不在乎这些家伙的性命,帮助他们轰掉这里的军营火力点,尽可能杀伤对方有生力量以后,就高声鸣叫着喇叭,从蜂拥而入的乱军中间逆向撤退,会合等在外面警戒的齐天林三四部车,赶赴下一个场子……

一百万美元就到手了!

钱真好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