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30章 怎么办

第八百三十章 怎么办

真是出乎蒂雅的意料,齐天林这捞钱的活儿轻松得紧!

他压根就没下过车,几乎都是在带着装甲保护的沙狐上,指挥自己的精锐人员用机枪扫,榴弹打,只有一次调用了唯一一辆车后部的迫击炮,取掉顶部的装甲天窗盖,把升起来炮口伸出一点,用一百毫米口径的次重量级迫击炮轰击三个街区外的目标,齐天林他们还得苦哈哈的开着沙狐到前面去观测目标和结果。

一个轮次的三发高爆榴弹就把米苏拉塔军的一个街头重机枪阵地炸成了粉末!

因为这种德国人生产的车载迫击炮都是用电脑控制坐标的,只要能测算出距离和抛物线,用手指在触控屏上跟玩儿愤怒的小鸟差不多,最多试一下就能找到完美抛物线,砸出美好的未来!

到晚饭时分,齐天林他们已经打掉了七处攻坚点,玛若笑得嘴都合不拢的打电话过来:“又加了五百万!吃饭没?再打几处呗?打了再回去吃饭,蒂雅说酒店现在餐厅挤满了人,反正回去早了也没吃的,再打点嘛!来,小奥,给你老子笑一个,请他再给你赚点奶粉钱!”抱着儿子居然还带上了一点撒娇的味道!

这贪财娘们儿!齐天林笑骂着就挂上了电话,外面其实已经乱作一团了!

要不是沙狐强悍的防弹能力,他们根本无法游走在城市里。

绿党武装人员越来越多,根据攻打某些堡垒时候观察到的情况和高点的狙击手们通知的结果,从城市的西面开始进入了不少成队的武装人员,应该就是利亚比西面邻国突尼斯的所谓反战志愿军,这些明显带有一定正规军模式的人员帮助绿党武装人员用压倒性的作战能力突破了三分之一的城区!

政府军同样也是一股无法忽视的力量,他们大多是接受了政府收编的前军人或者起义军,但缺乏训练和装备的结果就是在这场突然到来的内战中腹背受敌,他们的损失是最惨重的!

然后才是米苏拉塔军,他们因为是民兵组织,本来就有点不招政府方面待见,所以一直都在城郊东南面和东面的大面积区域,真正的农村包围城市。

只是在城内打起来以后,接近中午才开始连续的也往城内冲击并构筑工事……

最后就是普通城市老百姓!

这些家家户户都有枪支的老百姓,不相信现政府能控制局面,所以历次收枪都没有上交,少数上缴的这个时候后悔得不得了!

手里有枪,心中不慌!

起码能够一个街道,一个圈子的人集结起来,把家人妇孺藏在房间里,地下室里面,男人们端起枪来形成

一个小型的自保圈,遇见游兵散勇的抢劫掠夺还可以抵抗一下……

可只有在这样内乱国家呆过的人才明白,有秩序的生活和放心大胆的吃饭睡觉是多么的珍贵!

国与国之间的战争有时候都没有这样的内乱恐怖!

国家战争起码都是军人,是有约束或者有纪律的军人,就算再无耻再丧心病狂,二战时期的德军或者日军起码还是在大多数城市保持了假惺惺的征服态度,控制性的屠杀但不血洗,全都杀完了统治谁去?只有在需要展示、鼓舞士气等目标达成的时候,在进攻受到中岛挫败的时候,指挥部会适当的放开对军队的约束,产生诸如血洗、屠城的丧尽天良行为!

而内乱,那些人明明就是跟你我一样的市民,昨天也许还在笑嘻嘻的打招呼,今天就完全如同蝗虫过境一样,无差别的袭击掠夺,成群结队的肆意妄为,这才叫乱世!

最悲惨的乱世,那些口口声声叫喊要自由,要民主,要明亮天空,要放开枪支管理的有识之士来看看吧,这就是动乱以后却无法控制局面的结果!

无论什么战争,苦的,哭的都是老百姓!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刚开始他们还能零星的抵抗一下,当蜂拥而至的绿党武装分子开始成群结队进攻以后,虽然这些武装分子已经够散漫了,但起码有个共同的目标,几十上百,数百人会朝着同一个方向进攻,消灭所有抗拒他们的一切东西。

而居民就是没有领导,能有十多个人一起就算是不错了,而且他们的弹药有限,在绿党不停用卡车运送补给弹药的对比下,那点抵抗显得那么苍白!

只是还在激战中,抢掠和**滥杀的暴行还没有产生,只要接到居民不抵抗,这些新的起义军就一掠而过的冲过去,后面陆陆续续来的人也不停的扫荡这些区域避免被奸细潜入,并且收缴枪支,如若不从,视为反抗,立刻杀之,哪里需要什么审判,哪里有什么天理?

这就是让玛若滚滚财源的战争真相。

齐天林都看腻了,看得没什么心理波动,同样的事情每次都在上演,所以他只是约束自己的部下,就收队回去了,因为城内的各个方面都开始休整吃饭了,打仗归打仗,饭还是要吃的。

蒂雅看他施施然的从车上下来,就满意得很,准备了套餐给他吃,还有餐后水果:“我带人下午去洗劫了一家水果超市,这些都是意利大的进口水果,好得很,我顺便就抢了一个冰柜回来储藏,顺便抢了个发电机,以后你每顿饭都有水果补充的……”还骄傲的指指外面:“我

的部下也都有!他们开心得很……”

那当然,弱肉强食的世界里面,强者是最愉快的……

齐天林撇撇嘴,狼吞虎咽的开始吃东西,顺便又接安东尼的电话:“非常好!非常好,绿党的人都说你们的效率非常高,晚点是不是能帮我们端掉米苏拉塔军的一个指挥部,就东边城郊外,有准确的情报,两百万美元!”

齐天林伸头看看外面的天色,同意了:“发过来吧,让你们的人加把劲,天黑了以后假入双方都停战,明天米苏拉塔军大举卷土重来,你们会比较吃亏。”毕竟这些西南地区的部族武装或者前政府作战人员都是从七八百公里外过来的,首都周围早就被政府军和米苏拉塔军绞杀一空,说到底还是因为进攻时突然发起的,不但让敌方意想不到,自己也有些准备不足,而大本营就在一两百公里外米苏拉塔跟拜利沃德里的民兵组织要方便集结和补给得多!

安东尼在咬牙切齿:“我们从尼日尔集结的前政府军和这边的志愿军正在路上,明早凌晨以前一定会赶到,这帮叛徒一定会遭遇到凄惨的下场!”

齐天林没有表功,其实是自己阻挡了绝大多数国外势力的支援,才会让现在的民兵组织没有那么强势,呵呵笑两声:“嗯,用事实来说话吧,你们也要保持冷静……”

挂了电话,亚亚的声音就从蒂雅递过来的一部电话里传出:“我们已经锁定了他们的地方,就在这个山区省份首府的郊外十多公里外一个庄园里,来来往往的人非常多,我们稍微锁定一下就找到了,我已经带人在首府潜伏下来,随时可以行动,有人在那边监视……”还是做这种事情,带少量的人,亚亚才最得心应手,比他当个师长军长开心多了。

齐天林算算时机觉得还不够:“嗯,锁定人,特别是那两父子都锁定,一旦接到我的指令,全歼格杀其他人,尽量活捉目标,然后清洗他们所有的物资带走,特别是电脑设备,不要留下任何痕迹!”最近频繁转账,玛若说是在网上从苏黎世银行转过去的,所以要是能一股脑的收了也不错。

亚亚很开心的终于转职做了强盗,沉稳的答应了!

齐天林也不是什么善茬儿,如果他觉得利用价值完毕了,还会留下隐患,那就不如永久的消失吧。

现在他可不需要这号人物来给美国添堵了……

其实是他现在自身的实力和价值早就超过了曾经需要仰望的北非雄狮。

打过几个电话,再听收音机一般听蒂雅打开的内部电台,播放各处观察哨的汇报,中途蒂雅自己都出去指挥人抢

救过两组观察哨,不停的接回来,又换出去到新的观察点,尽量保证自己不是瞎子,而且还有大用处。

最后终于抹抹嘴,起身叫起那些回来同样休憩一番的家伙:“走了,今晚还有个活儿,这可是狠的,每人一万美元!”不是他贪财不愿意把钱给部下们都分了,实在是整个公司有工资价格体系的,不能因为个别肥活儿坏了规矩。

这帮家伙立刻怪叫起来,之前是每一处两千美元,今天这五十来个人都每人一万多美元了,现在来个重磅的,哪里会去考虑危险跟收益成正比,马上就跳起来上夜班!

再次让其他人都觉得还是跟着老板干直属业务最赚钱!

但这钱真没那么好赚了,六辆沙狐,每部车接近十个人,挤得满满当当,从南面绿党武装分子控制的区域出去,还到国际机场补充了弹药,兜了个大圈子,找到安东尼发过来地址的那个米苏拉塔军指挥部,灯火通明!

这里怕是集结了上千人,戒备森严,显然是在等待全部到位以后,才开始冲击城内!

而且由于这一带楼房较多,用迫击炮打上一个轮次,大多数人就会隐藏躲避,根本没法击杀有生力量和端掉指挥部。

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