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44章 尽头

第八百四十四章 尽头

狙击从来都只是正面战场的一种有效的补充,而非主流。

但是在人类连绵不绝的战争史上,有两次局部作战是无可争议的让狙击成为主角。

很巧,都发生在苏联。

一次是二战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中的城市巷战;

另一次就是两次车臣战争中的格罗兹尼巷战;

前者的历史意义和背景渊源很多,非常瞩目,但如果把视线都集中在狙击作战上,那么那场巷战成就了无数的顶级狙击手!

二战狙击手总排名前三十位都是超过了狙杀人数三百人的,其中二十五名来自苏联!

而这其中大多数人都是在这场巷战中疯狂刷数据!

那个被搬上电影屏幕的著名狙击手瓦西里,仅仅是以四百个有效记录名列第十四名,战斗血腥程度可见一斑!

狙击从那时起开始越来越受到重视。

但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车臣格罗兹尼巷战中的狙击,再一次让世人明白,狙击可以让战争惨烈到一个什么程度。

俄军一个千余人的步兵团,被车臣狙击手加外籍雇佣军狙击手折磨到,仅剩一名军官和十名士兵活着离开!一百四十余辆装甲车辆被击毁百分之九十!

美国这种二战以前不重视狙击的,就是汲取了这些经验教训大力发展这个兵种,并且在历次作战中不断改进,形成了现在相当重要的环节。

但狙击手出身的齐天林,显然更重视这个环节,也把这个环节在这一次的作战中发挥到了极致!

首先,他的部下占领了最大的两座城市,切断了来自国外的任何补充,虽然他在国际上的交流和通气也保证了这个结果,但天晓得哪个国家会不会还偷偷运点什么进来捣乱,所以防住最有名的两边海港是第一步。

第二步就是把米苏拉塔周边乡村小镇扫荡一空,把平民疏散撵走,两千余人的沙狐打猎队伍游弋在宽阔的城外空间,和建立在米苏拉塔西面的军营基地也连成一片,让米苏拉塔成为孤城,无法像当年的斯大林格勒或者格罗兹尼一般得到某个方向上的物资援助。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打猎队却故意放过任何从城里逃出来,身上没有任何武器情报的人,无论这些人是逃出去求援还是心生胆怯决定放弃作战。

只要有退路,在陷入绝境的时候,很容易让人心理产生变化,这是无数次的战争和政治都说明的,真是逼得背水一战了,那才是给自己找事儿!

这有些攻心战的核心思路,当然是阿腾的手笔。

齐天林

只负责作战!

最开始在城区边缘,是大家都从几栋民宅开始的,二十四小时过去,散开的狙击小队已经深入到主城区西面的范围,开始有效的控制封锁街区,形成对峙的局面。

齐天林当然会亲自上阵,数百人的狙击队伍是轮班的,学习美军的模式,每次十来个狙击分队上班,其他轮休,这样无论神经还是视觉都不会那么紧张,上班时候也能保持比较好的注意力。

所有狙击手得到的命令都一样,看见任何持枪人员出现在视野中,都会毫不犹豫的击毙!

这一天,可以说让很多狙击手晚上都有点吃不下饭……

因为齐天林还特意安排今晚的晚餐是西红柿炖牛肉,那红通通的菜肴舀进餐盘里,就让不少人忍不住泛呕!

这和自己开枪击中头部爆开的场面太相似了!

这一天,太多的米苏军武装分子出现在他们的瞄准镜前面!

因为在狙击学校学习的时候,就提供了很多种狙击步枪运用,所以这些狙击手们的枪械从俄制的SVD到美制的M700再到各种欧洲型号的狙击步枪都有,但瞄准镜都是一样的,统一采购来自德国S&B的3~12倍白光瞄准镜,为什么不用更有名的美国货,这个道理谁都明白,在这种高精密度的东西上,还是德国人的最好!

通常都是在两三百米的距离上,还没尝到过苦头的米苏军武装人员,嗯,因为加上了不少绿党投降人员,要称呼他们为利亚比武装人员,还不怎么懂得隐藏自己,几乎都是还没发现敌人在什么地方,就被子弹无情的击倒!

对于经过了月考,初涉战场的狙击手们来说,之前在的黎里波城里的观察生涯,非常好的锤炼了他们的观察能力,却不能扣动扳机,憋住了,现在犹如放出牢笼的毒蛇一般,从每一个角落缝隙,用狙击步枪开始疯狂的射击!

几乎第一天执勤下来的人眼睛都是红的!

不是因为流泪,而是因为频繁的击毙对手看到太多鲜血的原因!

其实米苏拉塔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巷战了,当初班西加开始造反,政府军就是在这个介于首都和班西加之间的城市和反对派激烈拉锯,最终败北导致政局大变。

但那一次作战最大的因素还是在于国外空中支援跟特种兵渗透支援,这帮米苏军就真以为自己拥有很强的战斗力了?当他们撇开那些外部因素,甚至把那些外部因素转加到对方身上,他们的战斗力真的很不及格!

齐天林在第二天才轮到执勤位,抱着自己依旧钟爱的SSG狙

击步枪,在前后两名小黑点头哈腰的陪伴中走上随机选中的一个街头狙击天台,很想给这两个家伙一脚踹开,可小黑有些委屈的说是亚亚叮嘱他们只要碰见老板,就要尽可能的服务好,所以齐天林连自己的装备包和战斗步枪都被这两个家伙扛着了,只是上了天台以后,有些玩笑的情绪就一扫而空,相当满意的点头给这边靠在墙边整理好东西要后撤轮休的狙击分队长一个表扬的手势,那名廓尔喀乐得喜笑颜开!

的确很专业,密密麻麻的城区,选择哪一栋楼房,哪一层,哪个方向,哪一间都会带来完全不同的结果,这纯粹是有点对个人是否具有猎人或者狙击手天分的考察。

眼前这个设在三楼的狙击位就非常好!

不是越高就越好的,高,只能说是看得远,但是对狙击是没有好处的,思考一下高处往下射击的角度就明白这个浅显的道理,越高打地面,角度就越大,人体中弹面就越小,而且自己探出来的危险就越大,只有业余狙击手才会在最高点傻愣愣的摆场子。

然后在墙面用钢钎锤,看似很随意的砸开了一些散乱的洞口作为射击口,因为相比窗户,这些小洞根本不会被注意到,而狙击步枪却都设定在距离墙面洞口一两米外的地方,被射击的人根本不知道子弹从哪里飞出来的,无论枪声还是枪口焰都无影无踪!

然后这个房间正好处在一条长长的闹市街道尽头,正对街道,几乎可以俯瞰控制这条位于城市西北部的主要集市干道,很有作战价值。

和齐天林一起执勤的另外三名狙击手熟悉环境以后,留一人陪齐天林分别看住两个方向,另外两名黑人新狙击手就打开毯子,靠坐在墙根打盹休息,但明显是睡不着,欲言又止的反复观察老板的动作。

让眼部放松在狙击镜前面的齐天林能注意到:“怎么……还是有点紧张?”

学员说得上认真,对教学也还牢记:“嗯,就是课堂上讲过的猎人情绪,想象即将到来的猎物,就觉得无法平静……”

齐天林笑得轻松:“难道因为猎物是人?”

三名黑人狙击手都有点笑:“那倒不会,我们都杀过好多敌人了……就是作战前的兴奋。”非洲枪手有这个优势,不像欧美同行,他们考虑人文的东西比较少,不会有太多道德上的约束,更多还是生理上的情绪变化。

齐天林有经验的传授:“这个时候要做的,就是熟悉标定距离,熟悉你从瞄准镜里看出去的每一样东西参照物的距离,了然于胸,把最远距离的一半数据在瞄准镜上归零,甚至把这些东西记录下

来,当你专注的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刚才你们说的那些情绪很快就会消失一空了……”

射程标定本来就是狙击手的工作之一,前面的狙击队留下了几张他们画的标定图,但几乎大多数认真的狙击手到位以后只是看看,还是自己亲手专门重新画一张,重点就是通过这个过程,熟悉自己工作的环境,熟悉到哪怕瞄准镜里面的一块砖头,一片碎陶片都能明确的记得实际距离,这对于在射击时候,快速调整自己瞄准镜里面的弹道偏差有很大帮助。

昔日应该熙熙攘攘的集市现在没有一个人,只有一些搭着的布蓬摊位乱七八糟的层叠开来,齐天林随意找了一片布缕指给部下看:“风向的判断,阳光温度对弹道的影响在两三百米内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但是你们现在也要学着多观察这些东西,射击的技巧永远都是最后一步,前面观察跟判断的能力培养才是最重要……”

几个在楼下负责警戒的轮休枪手也靠在楼梯拐角听老板讲话,然后齐天林忽然就招招手:“上班了!我已经看见那边有动静了!”

两名休息的狙击手立刻弹跳起来,他们负责低姿,也就是趴着的几个枪眼,齐天林和另一名枪手站着用搭在架子上的步枪负责高点枪眼。

一看之下,不由得神经立刻绷紧,探头探脑出现在远处两三百米范围内的武装分子正在靠近这条街道的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