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45章 水泡

第八百四十五章 水泡

在人手配备上,齐天林是花了点心思的,他没有完全照抄美国狙击小组的一狙击一火力支援或者一狙击一观察手兼副狙击手的组合形式。

他已经在中东、中亚以及非洲的这些战地上混迹了这么多年,对这种非对称的作战模式了解得非常透彻,他更愿意用一个纯狙击小队加掩护支援小队的模式来工作。

对于这些没有接受过什么教育的黑人或者廓尔喀来说,他们从一开始就被赋予比较简单的工作内容,别指望他们能一专多能,所以负责火力支援掩护的小队就在楼下当好自己的卫兵突击角色,狙击手们就安安心心的做好自己打靶的工作。

而在四人狙击小队组合上,他既不倾向于高精度的单发手拉枪击步枪,也不倾向于精度略差但速度更快的半自动步枪,统一都是两两配备,而且从一开始,就让枪手们自行选择枪械,逐渐组合。

作为一个深谙狙击作战理念的家伙,齐天林觉得这活儿不是人人都能干的,有些天分上的东西也是要用起来才会明白的,讲再多理论都不如让学员们自己感受,然后就是……多杀人!

齐天林自己是单发狙击步枪,在把眼睛凑到瞄准镜之前,就先拔出四五个五发弹仓放在稳定步枪的架子上,深吸一口气,开始调匀了慢慢呼出,然后才把瞳孔对准瞄准镜。

两名手持SR25半自动狙击步枪和一名端着M700单发步枪的黑人学员都学着他的模样,控制自己砰砰的心跳,力图把注意力都集中到瞄准镜上!

零星出现的只有两三个人,齐天林作为当之无愧的狙击队长开始反复念叨:“左侧破旧花盆100米,右侧废弃车厢200米,砖块堆在300米,超过这个距离就不用射击,请把你们的瞄准镜都归零到150米……注意在心中自动调节不同距离上的弹道变化,不用每次不同距离都去修改……不要开枪……注意选定目标,半自动步枪限定动作比较大的,单发针对动作固定的……”

反复的叮咛其实已经把很多作战中的实际技巧灌输到学员脑中,而且这样的做法更容易让战士们集中注意力,撇除心理上的波动……

然后齐天林就跟个瑜伽教练似的:“来……下面跟着我做三次深呼吸……一,二,三……呼气……”

肺部在这样的连续扩张以后,随着呼气缩小,也让整个心血管脉动减缓,而且随着注意力在瞄准镜上呼吸,浑身更加放松,手指都已经搭在扳机上均匀的用力,齐天林自己也在瞄准镜里选择了一个三十多岁挥手招呼别人上来的枪手,视野里面出现的人手已经增加到十余

人……

而火力支援的突击手们,除非敌人靠近到五十米范围内,狙击手不开枪他们是不许动的,所以楼下一片寂静。

齐天林一般情况下应该已经保持一种很沉静的心理状态了,现在不得不继续跟催眠似的:“不要急……注意看,确定敌人尽可能进入我们的射击范围,不要遗漏,最大可能的杀伤敌人,就能为战友赢得多一分的安全……FIRE!”

开火的命令几乎是突然响起的!

四支狙击步枪几乎也是在同时扣动了扳机!

SSG拉动枪栓的动作比M700要麻烦一点点,很多人都觉得这款枪不太适合快速狙击,但也要看在什么人手里!

一旦开始射击,齐天林就一言不发了!

他的部下同样也是抿紧嘴皮,把所有的专注力都用到了射击上!

这应该是一个企图通过遮遮掩掩蛮多的集市街道靠近北区,想包抄绿洲员工封锁线的做法,陆陆续续出现的人数应该过百!

所以瞄准跟射击技巧就不是第一位了,只要密位调节到点,枪支维护校调可靠,面对密密麻麻突然出现的敌人,命中真的很容易!

这间十多平方狙击小屋里面的枪声简直就是此起彼伏!

往往是还在瞄准镜里看见随着枪响在敌人的胸口上绽开一朵暗红色的血花时候,枪口已经微调,瞄准下一个目标扣动扳机!

军队在战场上作战狙击,从来都不会要求枪枪爆头,狙杀让对方失去作战能力就是目的,只要倒地,无论死亡与否都达到了目的!

而且让敌人看着同伴扭曲着痛苦的躺在街面上不敢去救援!

听着同伴撕心裂肺的呼救声,看着鲜血淋漓的肉体翻滚,这本身就是对敌人战斗意志的一种极大折磨!

杀死还不如杀伤!

SSG比M700轻不少,以前齐天林喜欢选择这款枪就是因为精度高,平时负重又轻,但现在纯粹是因为个人喜欢,马格西姆又把枪管加重了一些,但这款枪最大的缺点还是弹匣有点小,原本齐天林也以为自己用不到这样的速射,最多就是那晚误伤总统那样的决定性一击,很多时候连开第二枪的机会都没有,谁知道会演变成这样?

所以五发一换真是让齐天林不厌其烦!

使用二十发弹匣的SR25跟十发弹匣的M700就好很多,特别是两支SR25在遇见这样对精度要求没有那么高的集团目标快速狙击中,简直就是砍瓜切菜的大杀器!

他们安装的消音器不光是为了消声,更加是为了

降低枪支后坐力,使用得当只会产生那么一点点的后座颠簸,铮亮的弹头接二连三的喷射出去!

四支狙击步枪完全封杀住了一条宽约五六米的集市道路!

后面的人还在叫嚷着往前冲,前面的已经翻滚在地面痛呼,看见惨状的只会尽量的寻找躲避地点,毕竟现在能活下来的,基本都是经历过多次作战的老手,就算没有太过正规的训练,也知道怎么活命!

但齐天林选择一个被烧成光架子的汽车残骸,感觉那后面死死的挤了四五个人在躲避射击,烧掉轮胎的汽车残骸看上去好像一个金属堡垒,的确是能给人比较安全的感觉,可是在7.62毫米的狙击弹头面前真的跟纸差不多!

只能是大概判断方位,齐天林隔着车身朝最宽的地方扣动扳机,随着前面锈蚀的车身板上微凹出一个弹孔,非常明显的看见后面有支手挥了一下,一飙血迹飞溅,有人中弹,但其他人的反应是挤得更紧一点,甚至把那个受伤者或者尸体挤出去!

那种在枪林弹雨中寻找生存的恐怖感觉,已经让他们完全放弃了理智的思维能力,只知道本能的挤在一起寻找安全感!

其实就跟一群鹌鹑躲在窝里,惊恐的看着人类伸手抓走同伴的感觉差不多吧?

手指没有停歇,几乎还是同一个位置,又扣动一下扳机,又产生一下抖动,齐天林从烧掉的车窗边缘判断还是有人躲在后面,就接着再扣动……换了个头巾颜色,那还是要打!

终于有个武装人员似乎精神崩溃了,猛的跳起来要逃离这个区域,齐天林还没有来得及转动枪口,随着脚边一声扑哧的消音器枪声响过,身体在空中扑腾了一下双手,似乎在召唤什么,又似乎在扔掉手中的步枪,被子弹带动翻了个面,齐天林清晰的看见他脸上中极为狰狞的垂死表情!

脚下的枪声明显放慢!

新手有点动摇!

齐天林都惊讶自己还能一心二用的观察到这个细节,一边更换自己的弹匣一边沉声:“别忘记……当他们拿着枪面对手无寸铁的人时候,也会这样毫不犹豫的开枪,如果他们抓到黑皮肤的外籍枪手,绝不会只是一两枪毙命完事!”

枪声又加速起来!

战地上的铁石心肠就是这样磨练出来的!

战场上从来都容不得对敌人的一丝一毫怜悯,所谓的可怜软弱都是对比出来,只有自己足够强大,足够冷酷,敌人才会可怜,不然的话的,就该这些端着步枪的武装分子冲上来把自己人五马分尸了!

多了不说,看看齐天林他们当年面

对这些反政府武装分子,死得几乎一丝不挂的下场吧!

不仅仅是仇恨,光是为着自己不要落到那种地步,都会促使每个作战人员竭尽可能的冷漠看待敌人的生死!

只有敌人死得越多,自己活下来的可能性才会越大!

楼下的步枪手们没有开枪,但肯定都在死死的盯着面前这条通道上上演的生死剧,齐天林提高了声音再重复一遍,自己的弹匣也装上了,又是五发子弹寻找五条性命……

也许是惊惶,也许是感觉枪声不多,总有那么一点侥幸觉得可以冲过来,却不知在优秀的选位和可靠的射击术之下,这一往无前的血性冲锋只能是叫做愚蠢!

停下枪声的时候,终于没有再看见人站立在这条通道上,当剩下的人丢下同伴掉头逃跑以后,齐天林都觉得自己的右手食指有点不适,当他屈折几下手指的时候,身边那个M700的狙击手献宝一样把自己的食指给老板看,上面有个明亮的水泡!

但更夸张的在后面……

足足过了半小时,齐天林才提上自己的突击步枪,在三支狙击步枪的掩护下,在六个突击手部下的陪伴下,小心的贴着墙面一点点蹭过去检查战果,轻点对方死亡人数的时候,他在那个汽车残骸的背后看见一堆尸体和艰难喘息的重伤员!

光这一处,就躲藏了七个人!

没有怜悯的端上步枪,远远的朝那些貌似还没有断气的身体发射子弹,确保所有躺在地面的全都是尸体,才走上前去,把尸体拖拽到一起,呼叫沙狐运尸车运到城外焚烧!

死了,都得防止产生疫情伤害到自己的战斗力……

战场就是这么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