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51章 话题

第八百五十一章 话题

被看守们用沙狐带着在城内到处转悠的俘虏们愈发的沉默了。

随行的廓尔喀和小黑可都没什么讲解能力,只是默默的把俘虏带到地方,用手铐把自己跟对方连接在一起,用围巾盖住手铐,带到人群中、工厂里、集市上还有体育场的难民营里,各种百废待兴的工地,甚至还有崭新的家里。

到处看。

齐天林还安排了一个让这些俘虏绝对想不到的地点,和平委员会的办公室,苏海亚女士向他们展示了从前政府到过渡政府,再到割据时代,最后才是现政府以来的全国经济状况,被老卡掠夺而走的数百亿资金掏空了国库,而一点不懂经济的反政府武装彻底停滞了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当石油枯竭以后,整个国家其实已经处在内战不可避免的边缘,因为所有的生活物资就那么一点点,好像苏丹那样争夺并且最终分为南北苏丹,内战和饥荒几乎是必然的结果。

而现在……

所有在建以及投产的工厂和重新开始恢复的生活秩序,建筑工地都表明,一切都在重新起步,戴着头巾面纱,面色文静又有些焦虑的苏海亚低声质问:“这就是你们的革命!让整个国家乱七八糟的革命,让我们饭都吃不饱,无法保证妇女儿童任何安全的革命!过度的暴力已经让我们这个国家马上就要崩溃了!现在必须要建立一个安定的利亚比!”

十个男人面面相觑,他们大多数人都是从平民拿起步枪投入到反对老卡的战争中来的,哪里知道什么经济秩序和国家体系,有些人还是只知道部族利益的,现在看看成千上万人聚集在一起,一起为了同一个目标奋斗的样子。

他们沉默了……

傻子都看得出来什么才是能让人生存下去的环境。

当其中一个人奇迹般的在一处建筑工地突然发现了自己的儿子,惊喜万分的拖着廓尔喀守卫乞求给他一个机会跟自己儿子说说话的时候,其他人都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

大家都有家庭,都有心爱的人,也大多都有儿女,现在是死亡还是失踪,简直渺无音讯!

十三岁的少年居然一直都在工地上搬运砖石,看见父亲也是抱头大哭,当问清楚儿子跟一帮少年聚集在一起住在青少年中心,已经得到了慈善机构的基本生活补助,他们每天都来搬砖,为的就是能尽早获得一份正式的工作,得到正式身份,成为首都的市民。

十三岁的少年比父亲都看得更清楚:“我要吃饭,我不要打仗……”

其实这一帮俘虏,一直都是有记者陪同拍摄的,远远的,这一组颇具深意的照片被

记者捕捉下来。

要知道青少年题材可一直都是摄影大赛,新闻大赛以及著名杂志封面的宠儿,当年利亚比内战的时候,一组青少年儿童帮反政府军清洗枪械,搬运枪械的摆拍照片,表现出全国人民是多么上下同心的要推翻老卡,可是获得了不少大奖和收入,现在呢?

当天晚上,十名俘虏,就有四人提出要返回米苏拉塔俘虏营,另外的人却决定再仔细的看看,特别是其中比较有心的人,他们要把这个政治形势看清楚一点。

之前的政府非常混乱,就是因为西南部支持前政府的部族和东部地区发起起义的军阀们都不服从管理,后者还提出了要自治联邦,想自己掌控东部地区的石油资源。

而现在,他们看见的政治体制很有些奇怪,更有一种社区政治的感觉。

按照首都的社区选举各区的平民议员,他们不是专业政客,而是具有监督和提议案职能的兼职议员,然后这些议员合起来才是市政府议会,这个议会的常任工作机构向苏海亚的和平工作委员会负责,议会议长就是兼任的市长。

一个简单的政治架构就这么树立起来,苏海亚不担任任何实际政治职务,她只带领委员会管理和监督市政府的工作,有权罢免市长,现在所有的架构都仅限于的黎里波市,但可以看见的未来,这种模式即将逐渐推广到全国!

安妮很满意自己跟苏海亚呕心沥血的成果,苏海亚也带着谨慎的表情看着齐天林,特别是他背上的枪支。

齐天林主动跟她握握手:“我是一个商业公司,我们会好像经营一家成功的公司一般来经营利亚比,尽量让每个员工都吃饱饭,过上安定的生活,至于那些不遵守这个公司规则的人,我们就毫不客气的踢出去,同样的情况,我们已经建立了非中共和国,现在这个国家的运行相当正常,我们也尽可能的避免国家资源被掠夺,希望把利益尽可能的回报在国民的身上。”

苏海亚显然还没有耶米斯基纳那样对齐天林的盲忠,起码转头看了两次安妮,才开口:“我……反对暴力,我只想让大家都能过上好日子。”

齐天林点点头:“我一直都反对军政府掌权,所以利亚比将不会有军队,除了你们自己保持的警察队伍,我们在肃清这个国家的武装力量以后,就会以受雇的形式驻扎在城市之外,同样的模式我们在阿联酋也运行得非常好,希望你能以国家元首的身份到非中或者阿联酋去参观学习一下……”

苏海亚显然对国家元首这个词还有些猝不及防,也许想到过,也许猜测过,但是齐天林这么

明明白白的说出来,还是让她惊吓不小,几乎是有些本能的往安妮和蒂雅之间退了一下,蒂雅倒是耸耸肩,用自己的肩头抵住了她的背,满不在乎:“没什么的……我会保证你的安全,你来当总比那些老爷们会让妇女儿童获得更好的生活吧?”

安妮也轻言细语的劝人上当:“我姐姐也是国家元首,具体的事情其实都是政府在做,元首更多是一种国家的形象,你要学会看着这个国家在你的手里变得生活美满起来,才对得起你失去的丈夫和女儿……”蒂雅当时救她的时候,这位女士已经孑然一身只剩悲伤了,对战乱中的暴徒更加憎恶和厌倦。

这样的说法果然让苏海亚的脸色变化不少,默默的点头……

一组在迪达的政治学校培训过的黑妞早就成为陪伴苏海亚的贴身护卫队,顺便一家分校也被十多个政治教员带过来在城市一角不声不响的开张,从现行的市政府工作人员中挑选适合的人手进行学习班培训,最后再由蒂雅安排到市政府当中去,宣扬独立非洲,自由非洲,民主非洲的联盟思维,加入这个秘密的民主自由联盟……

看来对苏海亚的政治思想工作也要提上议程了。

所以蒂雅这个阶段,就没法跟着齐天林离开的黎里波,她得好像一个大地主婆一样,牢牢的守住目前的黎里波的局势!

于是齐天林和安妮,就拿了她那一片突尼斯的宝石小牌钥匙,驾驶骑士号沿着海岸线离开。

柳子越跟玛若则会乘坐自家的喷气机到圣玛丽岛上的新家等待他们一起奔赴美国。

从突尼斯沿海经过阿尔及利亚到达摩洛哥,进入大西洋到圣玛丽岛,实在是相当方便的一条航线。

所以齐天林两口子走的路线也相当合理,当晚便降落在突尼斯首都机场,下榻距离首都一百公里不到的一家著名高级海滨酒店,安妮很熟悉的指挥齐天林在机场租了一辆很不起眼的越野车,两人就奔着酒店去了。

在战乱的邻国劳累了不少日子,身为富豪贵族名人的两口子放松一下,更是合情合理。

只是把座位尽量放开,舒适的放倒一点,靠坐在上面,刚刚担任主驾驶的安妮现在交出驾驶权,就斜倚着靠在中间的扶手上,很有些玩味的看齐天林到处梭视的目光:“好像不是那种防备突然袭击的VIP护卫眼光哦?是不是在考虑怎么拿下这个国家?”这口气,啧啧!

齐天林却摇摇头,收回看周围的视线:“是要拿下,但是我也在考虑,这个国家又是另外一种例子,比老卡对国民还要好,医疗、住宿、教育都不要钱

,看看这个号称非洲经济最稳定,发展最好的国家,到处的设施如此漂亮美丽,却也可以爆**乱?真是值得我让两个狗头军师好好写篇论文来给我解惑一下。”

安妮一脸惊喜的看着男朋友:“你是发自内心这么思考的?”抱着齐天林的脸就响亮的亲吻一下:“我就说你这些日在非洲折腾得越来越大,视野和高度也会水涨船高嘛!这才是一个领袖应该有的思考角度!”

齐天林翻白眼,感觉自己也好久都没有这么轻松的做鬼脸了:“天天混迹在这样的事情里面,多多少少都会受点影响,思考这些东西吧,不然以后要是真按照苏海亚说的,只是一心想让老百姓过得好一些,突尼斯可不就是个失败的例子?难道真要学着好像拿把青草在牛鼻子前面,给点希望,带着走,别太好,才能经营好?”

安妮更是笑得前仰后翻:“你养过牛么?我倒是在城堡里面放过牧,你没搞清楚情况就别乱说了……突尼斯的情况其实跟利亚比是一样的,都是当政的独裁统治太长时间了,这就是个最大的弊端,只是突尼斯的政府军政控制力比较好,把总统撵走,保证了国家没有在这一轮的骚乱当中发生内战,你真要考虑这里的话,就得考虑这个国家不同的因素,争取和平演变,避免暴力夺权,如果不破坏这里的经济结构的话,发展潜力是真不错,假如有我们的大力投资,一定能解决现在最棘手的高失业率问题,这是个很值得利用的王牌。”

看看……人家两口子随便坐个车,现在都讨论什么话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