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52章 脚步

第八百五十二章 脚步

住在以深海浴为卖点的高级酒店里,安妮换了一身泳衣,舒适的靠在滨海房间的露天泳池里,夕阳西下的地中海现在呈现出相当迷人的浪漫景色,从这海边望过去,尽头都是带着迷离朦胧感觉的天水一色。

齐天林没这么悠闲,他还不能这么举重若轻的随意抛开,靠在泳池里也让侍者拿了一台手提电视过来,自己逐个换台,关心政治大事。

安妮绝对没有一般女人那种甜腻腻要求男人必须陪着自己,别忙事情的忸怩姿态,端着一杯饮料,心满意足的看齐天林这种被她彻底改造出来的气度:“对嘛,你现在地位不同了,任何国际大事都有可能跟你产生关联,你看看,随便翻几个频道,一定能看见有关我们去美国的新闻报道,对不对?”

齐天林点点头,目光还是在九吋的小屏幕上:“不少……宣传我去领勋章的肯定少,但是讲老卡被击杀的新闻以及综合报道还是多,至于你,那就铺天盖地多了去,我现在关心的是究竟中非到北非一带的频繁政变,国际上的看法是……等等?”视线一下就专注在一条新闻上。

安妮举着杯子,自己在碧波荡漾中轻轻的飘过来,靠在齐天林的肩头,跟他一起看屏幕,画面上相当热闹,解说词平淡无奇:“在土其耳爆发的民众示威运动和骚乱,今天已经进入了第五天……”

土其耳真的乱起来了!

这真的是把双刃剑,曾几何时,土其耳还在不亦乐乎的向叙亚利提供各种内乱的因素,输送武器,培训武装人员,制造国际舆论,挑动边境紧张气氛,设立那么多的跳板进去折腾,现在在齐天林和俄罗斯人的联手反制下,以其人之身还治其人之道,终于结出果实来了!

可以想见,当土其耳自顾不暇的时候,叙亚利背负的压力就会陡然减轻,这个也许要走上利亚比老路的国家,说不定被齐天林这么在背后轻轻拨动一下运行轨迹,真的熬过来了!

安妮不了解齐天林具体操作的很多隐秘事件细节,但是能猜测未婚夫关注的消息肯定有关联,就这么伏在齐天林耳边:“这种掌控的感觉,引导历史发展变动的感觉是不是很有成就感?”声音有点轻悠,又有点诱惑的味道,甚至还试着伸出点舌尖在他耳朵上舔一下。

齐天林感受着耳边的低声呢喃,认真的想了想:“好像是……当我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小士兵,当我拥有了一定的军事力量而不是个人力量,那么在很多事件里面我就有了参与的资格,似乎真有点掌控的味道了……”

公主的声音愈发娇媚:“我就喜欢这样的男人……男人就是

要征服感……”

齐天林佯装皱眉调笑:“你这腔调,怎么老给我感觉是个吹枕头风祸国殃民的狐狸精呢?”

安妮还得普及一下这个典故,居然心有戚戚:“其实有权势欲望的女人就应该这样吧!我觉得你说的这位妲己可比女沙皇更有传奇色彩……”

齐天林只能归咎于各国的文化理念不同,转身把姑娘抱在怀里,水波里面分外轻巧:“你真要跟我讨论这样的权力欲望,不搞点别的欲望?”

安妮才恍然大悟:“哦,对……我本来就是……嘿嘿,我最近一直在俱乐部保持锻炼,还不错吧……”引导着齐天林的手在自己的身上遛圈,眼眸里面倒是越来越亮晶晶的化作一团柔水,只是看齐天林打算就地正法,才娇喘着:“进去……别被人给偷拍了……”

那倒是……名人夫妇了,就是不一样。

所以等到天黑以后,两人出门时更加遮遮掩掩,好像在防着狗仔队的模样,越野车穿过城区,到达其实就在海岸线另一边的一座富人聚集的海滨半岛。

齐天林取出一个小型LED头灯戴在头上,把腰间的手枪拔出来检查上膛并装上消音器以后,才开门下车,同样把一支格洛克手枪别到后腰的安妮满脸好奇的也跟在后面,蹦蹦跳跳得跟个大兔子似的。

纵然家里已经在全球各地拥有了超过三十处豪华房产,最近蒂雅的脖子上又挂满了那么大一串,但还是得说,眼前的这栋小楼,真的足够漂亮,起码安妮一看见,就轻轻的树拇指点头:“不错!我真喜欢这儿……”

那当然了,能入得老卡之类的国家领袖法眼的宅子,当然也当得起公主的喜爱。

和想象当中荒凉无人不同,突尼斯这个原本就相当享受富足的国度里面,这个顶级的富人聚居地都是有统一社区管理的,就算这栋宅子实际上没人住,但该维护,该修剪,该打理的一个都不少,眼前的几组环境照明灯就轻巧的展示出了这处滨海别墅的风格。

典型的北非土黄色门脸,看上去并不大,两边是炮塔似的圆柱形楼体中间连接带点佛拉明哥时期风格的墙体,带着雕花的铁栅栏窗户一看就价值不菲。

门前小喷水池环形的道边,只有几米宽的草坪上棕榈树和白色土陶大花坛上弯弯曲曲的绿化植物都很精细,两人尽量摆脱刚下车时候情不自禁的偷偷摸摸,相互挽着好像参加富人派对晚会一样走近其实只有一米多宽,四米左右高的双扇灰白色雕花格子大门,安妮掏出齐天林手心的钥匙,自顾自的打开,齐天林随意的环顾一下周围的环境,判断

应该没有人在监控这里,最近的宅子都在两三百米外,亮灯的房间并不多,主要是安静幽远的路灯在烘托这个区域的气氛。

门锁同样维护得不错,一声轻响就打开了,齐天林伸手拦住要跑跳进去探幽的安妮,拔出手枪,打开头灯,顺手轻轻的关上了门:“还是小心点……”

安妮收回原本要去打开门边灯的手,配合的做出胆怯模样躲在齐天林背后,两人慢慢的靠墙往前走,姑娘还提醒:“注意脚下别有陷阱……”

实在是齐天林觉得这里也太干净了点,而且想想老卡这次从突尼斯方面得到的援助,说明他在突尼斯是有臂助的,齐天林觉得还是小心为上,开灯以后的灯火通明可不是好事,万一有人在关注这里就容易走漏风声了。

只是很显然,这栋房屋跟他和蒂雅在迈阿密看过的那座海滨别墅庄园差不多,正面虽然不大,里面却很深,主体三层楼都是L型的占地广阔,从随意一面落地玻璃门窗看出去,远远地在夜色下能看见网球场、草坪和游泳池,绝对没有杂草丛生的感觉。

安妮熟悉:“应该有聘请物业公司平时在打理……”

齐天林耸耸肩:“哦,那要是哪个工人打算偷偷在这里煮碗面什么的,我们的亿万财产就灰飞烟灭!”

安妮笑嗔:“哪有……这种顶级别墅,每个服务细节都要写进合同,来这里做什么都是有管理人员看着的,这边……按照格局,厨房应该在这边……”齐天林偷偷摸摸的正戴着头灯奔着雪茄房和酒吧间去了,这种装修格局上的东西,他真不如未婚妻和老婆拎得清。

但最后两人一共发现了四个厨房,整套别墅应该是有不止一个厨子工作的大型厨房就在大屋安妮指向的方位,基本可以媲美好些餐馆的面积和设备了,一共有超过十个灶眼,倆小贼偷偷摸摸的看了个遍,都没有收获,然后才是仆人们自己的小厨房,同样没有,最后是在二楼发现还有两个独立的套间,带有厨房,显然是假如户主的子女要单独做饭或者玩玩情调才用的小型厨房。

两人终于在这么一个一尘不染,一点油烟都没有的全现代化厨房的电加热炉盘的下面,如愿找到一张叠起来的纸卷,打开不是想象中的账号或者金额数字,而是一张手绘图。

以齐天林娴熟的地图阅读能力和安妮丰富的藏宝图经验,两人自然是一下就看出来这张非专业人士勾勒的图案就是这栋楼的一个角落,藏了个什么东西。

安妮最喜欢这种事情了,乐滋滋的就要抢过去,正要开口说话,齐天林突然一手关灯,一手就捂住

了她的嘴!

因为他那超越常人的听觉似乎感知到一点很轻微很谨慎的脚步!

安妮听不到,但能完全相信自己男人,无声的把纸卷折叠塞到自己的袖口一个拉丝小袋里封住,顺着齐天林手臂的用力被抱到了他背上,踮着脚尖无声的往后退,直到两人都靠在墙角,安妮已经被齐天林遮了个严严实实才放下,齐天林右手拔出手枪,双手握持,身体微蹲,做好待击姿势才突然醒觉安妮个头那么高,用自己的屁股蹭后面的姑娘,要她低一点。

安妮有什么可担心的,自己的枪都不拔,乐淘淘的躲在墙角把头靠在齐天林背上,确实是高了点,又没那么多战场经验跟默契,觉得齐天林在跟她调笑,吃吃的把嘴角笑得翘起来,伸手环住齐天林的腰,还顺便往他的腰下摸过去……

这贵族,可真是有情调!

齐天林根本注意不到这些,几乎全神贯注在那连续有点纷杂的脚步声上,相当轻微!轻微得跟他用了战刃差不多!

心头简直大骇,哪有这么多强人……

只是在他的手指到腰间要拔出几个备用弹匣的时候,就看见一抹白色,轻悠悠的走进来,东张西望!

然后后面还有更多……

原来是猫!

突尼斯满街最多的动物……

齐天林这在战地上混了太久的家伙,真是草木皆兵到了极点!

原本有点在紧张气氛下却胡思乱想的姑娘笑着就滚到了地上,让拿着枪的齐天林尴尬得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