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74章 卖

第八百七十四章 卖

果然,MI6的老板索斯给齐天林的第一印象就是这货完全是个政客!

根本就没有传统意义上英兰格间谍情报界的那种鬼魅神秘感,笑声爽朗,动作充满个人魅力,齐天林觉得这家伙肯定就是来军情界镀金以后奔着首相位置去的,所以自己也流露出热情的笑容跟对方握手:“非常荣幸有机会跟您见面。”

对方也荣幸,因为齐天林是勋爵嘛,在英兰格没有爵位的人就算是上级,见了面也得客客气气……

但是谈话内容果然很快就拉到了西牙班的事情上,索斯“善意”的提醒齐天林可以关注一下在西牙班的业务,虽然MI6不会承认这样的行动,但是无论哪一方面的政治回报都是很好的,从头至尾就是不提到那个什么直布罗陀。

齐天林不接招,自己快速的相互敲击两下大拇指:“嗯,回头我问问西牙班政府的朋友,关于恐怖组织的分布详细了解一下,但最近人手的确很紧,我在亚速尔群岛刚接收了一个美军基地,这是美国跟葡萄牙争得相当厉害的一件事情,我跟双方的关系也不错,做了个缓冲,所以现在很多后勤人手调动,相当繁忙。”

什么时候,齐天林也学会这样绕着圈子说话,既然你不提直布罗陀,我也不提,但是抛出亚速尔群岛上的那个美军基地来说话,话说那个基地的面积比直布罗陀还大呢,虽然性质不太一样,但是总比这样僵持着闹下去好,而且以齐天林现在的眼光来说,去西牙班折腾一下转移视线,连拆东墙补西墙都说不上,矛盾还在那,西牙班稍微得空就会来继续闹,而且分管直布罗陀事务的人或者部门,不会因为国内有恐怖袭击就正好被转移工作重心吧?

而且他也表达得很清楚,自己可是两边都有联系,现在抛砖引玉提出一种新的解决方案,这种做法也许对老牌的MI6情报头子不关心,他们只关心情报界的事情,只关心英兰格的利益,但政客就不同了……

索斯显然知道那个美军基地,眼睛一亮的就多问了几句,齐天林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双方客客气气的握手告别,索斯说齐天林让他有了新认识,会尽快找时间再跟他聊聊的。

齐天林只负责放饵,对方咬不咬都无所谓,对于那么一个五六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地,齐天林没有什么觊觎的,但英兰格自己都把军队从那里撤走了,根本就不拥有保存那里的能力,何不换个角度看看呢?

他这边一大家子还等着呢。

立刻出发,在巴黎放下玛若跟柳子越,她们自己有太多需要忙碌的事情,安妮却出人意料的跟在齐天林身边一起前

往利亚比。

齐天林原本有点诧异:“你的慈善机构不是已经在利亚比运行起来了么?”

安妮有自己的思路:“我打算去跟苏海亚女士好好谈一下,在这个首都建设的时间段,应该优先搞一个体育联赛,把平民的注意力吸引到这个上面来,这肯定会有效的降低冲突,作为一个原本就很喜爱足球的国家,这应该是我比较擅长的事情。”

齐天林愣了好一阵,只能表示景仰,在的黎波里把安妮交给蒂雅保护安全,接过自己的武器装备包,立刻就带着马歇尔和伯恩马不停蹄的直奔尼日利亚,这里有人在等着他,而且已经等了一周时间了。

就是那名曾经在非中三番五次找到齐天林请求解救那帮法西兰石油公司员工的总经理。

法西兰人终于狠下心,决定要捞取利益跟齐天林穿一条裤子动手了!

作为曾经全境占领过乍得,至今都在乍得拥有一个1200名作战人员军事基地的前宗主国,法西兰才是支持目前这个2006年上台,迄今没有被频繁作乱的叛军推翻现政府的有力臂助。

而齐天林在离开利亚比之前就给了法西兰人一个明确的讯号,自己必须要拿下利亚比和非中之间的乍得,把自己正在着手控制的区域连成一片,保证所有方面的进行不会受到跨国干扰。

态度很明确,这是必须动手的,法西兰如果一起参与推翻现政府,那就在现有份额基础上获得更多,如果不参与,那之后的大饼,就由别人分了,到那时候,法西兰真的也学华国跳脚嚷嚷抗议,是不会有多少欧洲国家呼应的。

齐天林甚至把法西兰即将得到东西都给了一个承诺,把法西兰目前在乍得占据百分之四十的石油开采份额提高到百分之六十三!

这是麻桦腾反复研究乍得局势得出来的一个合理诱饵,因为乍得是个全球倒数第五经济发展能力的国家,除了近几年开采出来的石油,什么都没有,这是一片最典型的非洲土地,就是人们脑海里最容易浮现的那种,漫天黄沙,到处干旱和暴晒,瘦骨嶙峋的黑色皮肤跟干裂的嘴唇……

这些开采出来的石油不但没有让这个国家的生活状况有丝毫提升,反而导致了这个拥有两百多个部族的国家战乱更加频繁,只是因为法西兰伸手,才勉强帮助贪污率极高的现政府控制了局面。

而在这个贪污政府的不多几家国外投资公司中,就有齐天林他老丈人曾经供职的华石油!

乍得是华国正儿八经在非洲自己拿到不多几块油田开采权的地方,跟法西兰、南非和马来西亚

的几家公司一起分享这片开采权,齐天林极为霸道的就拿下了南非和马来西亚的份额预先送给法西兰,华国的么……他说自己要了,会让阿联酋人来操作。

只是最后阿联酋和华国会怎么交换,那就不需要他操心了。

两厢一比较,法西兰人真不太困难做出这个决定,实在是每年喂这些狼心狗肺吃不饱的家伙,法西兰也厌倦了,只要能保证自己的利益,反正早就不是宗主国了,那就……一起来吧。

这里要说明一下,齐天林在中非和北非国家所有的石油份额出卖的仅仅是开采权,任何国家还是要按照产量给钱的,只是这笔原本流进总统或者官员腰包的钱,现在彻底被齐天林拿出来用给了这个国家,这才是他的本意,只是说给谁,这就必须他说了算。

要知道乍得曾经通过世界银行资助了一条输油管道往外运输赚钱,世界银行的要求就是要把80%的收入用到国家发展上面,政府强行压到60%,后来连这个数字都从未做到,索性耍赖,让世界银行再也不愿为这个国家投入一分钱的援助,受苦的还是老百姓。

于是,就在尼日亚利跟乍得交界的乍得湖边,一个草棚搭建的凉亭里,齐天林和法西兰人就达成了共识,握手以后,没有任何文书条约签署。

一场针对现政府的政变军事行动就开始了!

调动的上台人手就是目前利亚比境内刚刚投降给齐天林的那帮米苏拉塔投降军!

一点都不奇怪,当年政变推翻卡菲扎的时候,米苏拉塔军当中就有不少乍得人,齐天林刚刚接受这数千人投降,就发现了其中上百名乍得籍武装分子,所以最终挑选到首都的十个人当中,就有一名是被判断很有可能会被洗脑的乍得人,整个十来人的首都之行,重心才是这个人,为了找到一名有儿子有亲人的头目在的黎里波的工地“巧遇”,迪达手下那个人数越来越多的民主大学政治学员没少花心思,最终的结果就是让这名乍得人回去整顿百来名乍得米苏军人员被单独编成一个连队,拉到一个新建军营搞封闭训练!

重点集中在思想教育而不是军事技能,这些人中会产生一部分以后出现在乍得国家政府平台上的官员,但前提是必须要接受一系列的洗脑和民主煽动教育,要知道,迪达现在纵然人在卡隆迈首都,对外宣称为技工学校的民主大学已经能跟出产标准件一样,不停筛选培训适合搞政治工作的学员,派驻到各支部队监视观察,他们没有军事指挥权,主要就是负责各种思想动态跟部队动向观察,不停加强各种忠诚思想的教育,配合齐天林的嫡

系人员控制部队。

所以越到后来,这种思想政治工作的做法就越驾轻就熟,剔除其中显然不符合政治发展方向的人员送到作战部门去,最后筛选剩下的十来个人,就配合出现在乍得湖边……

当然,他们不是作战的主力人员,在齐天林的公司里面,专业的事情还是让专业的人来做,让亚亚派人把一直处于亢奋状态的马歇尔带到营地休息,明天会有一个战术沙狐车队带着他会在周围到卡隆迈的边境线一带选址建厂,由这个厂,会陆陆续续的扩展出一个工业园区,乃至一座城,这就是齐天林给急于要做点什么的马歇尔提出的要求,而这个一直生活在各种猜疑和惊恐防备中的大毒枭,站在属于齐天林的数千名武装人员中间,那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让他忍不住老是哈哈哈的笑几声!

齐天林拉着伯恩走进军营里的枪械库:“很快,我们就要开始进行我们最近最平常的一次行动,到乍得首都去搞政变行动,你有心理障碍没?”看见性侵平民都会枪杀同僚的家伙,会不会有点道德洁癖?

伯恩一脸的肃穆:“我把我卖给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