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75章 回来了

第八百七十五章 回来了

没有来过北非的人,就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这边战乱频发,只有混迹在这里这么多年的齐天林,才知道,为什么自己可以堂而皇之的在这里把好几个国家慢慢的连成片,世界舆论或者欧美强国都会选择观望甚至偷偷帮忙。

那句全球气候变暖说的就是这一带……

随着文明社会进入非洲的不光是枪械,还有各种开发能力,急剧消耗和破坏这里原本就非常脆弱的生态环境,每年这一带的环境恶化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滑的。

真的是完全可以看见,就好像齐天林现在站的这片乍得湖,五十年前,这里的湖水面积有两万多平方公里,现在……连十分之一都不到了!

一方面胡乱开采,一方面天气变热蒸发加快,这样一个全国赖以生存的淡水湖就在未来完全就会消失,齐天林都不敢想象,这个内陆沙漠国家,继续让这些贪婪得只会捞取石油开采金的政客们不顾老百姓的死活,最后一走了之剩下的人道主义危机是怎么样子,石油也开采完了这个国家就活活等死?

所以这样一片死地,并不会引起太多波澜,齐天林在这里无论怎么折腾,只要他能提供一个相对稳定的社会环境,保证各方能够持续的从这里获取资源,那么都会默许他的行为,因为这里太穷太艰难了,乱子也太多了!

齐天林就是要抓住这一块国际地缘政治最忽略的地方,打着防止穷匮导致恐怖主义泛滥,防止极端势力扩展的旗号,自己来逐渐控制这个区域,不但能扩充自己的实力,也能挽救这里的人民!

看来安妮的确是把他改造成功了,他居然也会下意识的思考这种上位者高层面的问题了,他也确实有种责任感,能不能利用自己现在常人难以企及的势力和能力,做点什么。

所以拿下这个国家首都的政权,就是第一步。

伯恩一脸仰慕的站在他身边,听齐天林分析了乍得的千疮百孔,话说这欧美国家的人就最喜欢这种思维模式,挽救别人,这个以沉默为主的狙击手只会点头,听从齐天林的安排。

齐天林给他的要求很简单,带一个五人狙击小队先进入乍得首都恩加纳美:“在我的战场上,永远都不会出现一枪不发的情况,保护好你的生命,用你所有的战斗去证明你的能力,我也需要你的帮助!”

专业合格的高手就是这样,在军械库里面挑选了从步枪到背囊、服装、刀具乃至近身武器之后,带着几名黑人狙击手,伯恩就消失在夜色中。

几天前都还疲软得像抽掉筋的蛇,一下就变得生龙活虎,也许对他来说,只有战

场才是他最适应的地方,也只有那种士为知己死的心情才能让他陡然焕发新生。

这些非洲国家定都的时候,都只能按照自然条件,从某个部落林地发展起来,完全没有其他欧亚国家侧重国家利益定都的原则,很多非洲首都都在边境线上,这个恩加纳美也一样,距离迈杜里古其实只有两三百公里。

用亚亚和马嘉手中现在过万的战斗力,直接掩杀过去,肯定可以一举拿下这个首都,但是这个在全球排名国土面积第二十名的国家其他地方呢?

这个差不多是阿汗富两倍面积的国家,难道齐天林也要学习美国人在这里打一场持续的艰难战争么?那样无论是人员还是资金的消耗都是难以想象的。

所以用战争的方式夺取首都,肯定不可取,还是得用手术刀似的精确夺权,对于齐天林这个政变专业户来说,杀死总统乃至拿下总统府真的不难,难的是如何拿下整个国土!

迪达和麻桦腾给齐天林出的主意都是一样……宗教。

之前在非中首都,齐天林已经演过一场神棍了,带来的后果就会非中首都比较顺利的拿下,也让非中目前的政局比较稳定,但是这不够,麻桦腾一针见血的指出,必须要建立一个宗教网络,由神职人员来推广这一切,才会保证宗教的传播性和狂热性,而现在假如要推行一个新的宗教形式,时间周期肯定会比较长,而且还面临着这个伊斯兰教下的分支新教和别的教派产生抵触跟反作用,有点得不偿失。

所以这个课题让阿腾很有些挠头。

齐天林没有翻给他们看自己最终的那张底牌,他本来就真是个神棍!

伯恩已经进去了,亚亚在恩加纳美已经安插的人手会接应他到合适的任务地点,齐天林开始做自己的工作来配合他,直接飞赴利亚比。

到尼日亚利这边纯粹就是来放下马歇尔和伯恩,顺带跟法西兰人谈合约的,圣玛丽号把齐天林放在了班西加,才结束了此次非洲之行,返回欧洲,玛若跟柳子越需要频繁往返圣玛丽岛跟美国欧洲了,她们才是用商务机的主力。

没有在班西加停留,齐天林又马不停蹄的搭乘直升机前往阿威兰德的穆塔伊清真寺!

对的,就是那个当年齐天林和蒂雅刚刚离开加拉小镇前往的第一个大城市,也就是奥塔尔的战锤曾经被供奉的那座利亚比最为著名的大型清真寺。

这个时候,齐天林才觉得自己是可以利用奥塔尔的身份,来获取宗教政治支持了……

齐天林的直升机没有招摇过市的降落在市区里面,而是在城

市边缘的一块空地上,放下他一个人,满载二十来名全副武装作战人员的AW101拔地而起,另觅高点等候,一架这样的高科技直升机靠近宗教领地,还是一个充满武器和敌对色彩的区域,可不是什么明智的做法。

齐天林没什么惧怕的,但穿着打扮也尽量靠近这边的人,土黄色的格子围巾遮住了脸,只露出眼睛,快步前往穆塔伊清真寺。

几年过去了,当见过了多少大城市的繁华战乱,再看见阿威兰德,就觉得这个城市衰败得厉害,也许是战乱以后没有建设,也许是周围的石油开采区变得荒芜,还有很多青壮年也前往了首都和那些作战的地区,又或者有点钱有点关系的人都离开了这个国家,这里到处就是一片冷冷清清、百无聊赖的景象!

除了清真寺!

老实说,齐天林自己是有点不太喜欢神职人员的,从华国古时候那些和尚庙里经常藏污纳垢,人面兽心的故事开始,到逐渐接触欧洲文化,中世纪宗教的残暴色情虐待一系列传说不堪入耳,再到现在看见阿拉伯世界政教合一的疯狂,都让他觉得这些用精神宗教控制他人的神职人员有点……怎么说呢,都是利用教徒达到个人目的的典范。

但撇开这种个人看法,宗教确实也是在艰难困苦之下,能够为人提供精神支柱的源泉。

所以在阿威兰德,穆塔伊清真寺香火鼎盛得不亚于战乱前,那些周边的民众虽然已经迅速退化到战乱前的游牧生活状态,但高大巍峨的清真寺,这一小片没有战争没有暴行的净土,恰恰说明了他们对目前和平的极端珍惜,也许心底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后悔吧?

几乎没有看见在使用的车辆,连战乱时期还能得到外界输送的油料,现在都完全停止了,齐天林发动的新革命开始以后,刚刚恢复的那一点点石油开采和炼油销售系统又被打掉,阿威兰德城里只有废弃的车辆,没有油料可用,甚至骆驼终于开始又成为大家的代步工具,一溜顺的趴在了清真寺外面的椰枣树荫下。

人声鼎沸的清真寺里面高唱着奥塔尔的歌曲,也许只有在这里,平日的艰难困苦才会暂时忘却,乞求那从未显灵的神明让自己的生活赶快好起来吧。

神明就是这个时候走进去的,依旧随着拥挤的人流,慢慢的走进主殿大堂,看着那个已经被复制了假战锤的玻璃罩子,有点讪笑,所谓的宗教……拜个泥胎彩塑或者铁疙瘩都可以,心中要有佛嘛……

轮到他的时候,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对着玻璃罩子磕头或者供奉手里的一点钱粮,而是昂头直接走过去……

周围的信众也在喝骂,齐天林恍若未闻,直直的站在那里,站在玻璃罩子的前面,定定的看着那个仿制品,感受自己腋下的战锤似乎也在嘲笑这个西贝货,直到有人对他伸手碰到他,齐天林才开口:“带我去见大长老……”

身为利亚比第一大庙,连卡菲扎上台都来这里拜祭过的地方,大长老岂是说见就见的?

周围的人大骂着他对神明的不恭,有几人就要掏枪威吓了,齐天林才从灰袍里面摘下战锤,快速的挥动一下,展开的宽袍遮住了他的举动,绝大多数身后的信众根本就没有看见,但是身前的神职人员顿时就惊呆了!

战锤简直就是带满嘲弄的表情,浑身一下闪出黄芒,懒洋洋的表现出什么才是对神明的不恭!

数年前那个被叮嘱决不允许外传的夜晚,那个神秘的身影拿走了圣物,在屋顶带来的那一道圣光!那道数百年乞求,都从未出现过的神迹!

在战乱丛生的现在……

终于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