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76章 真心实意

第八百七十六章 真心实意

活动大概在六月底,七月初的样子,因为礼品还没运到呢

还是全订舵爷或者叛徒皆可,到时候会发布一个抢楼说明,在那边的论坛去开个帖子让大家来抢楼,每十楼一个纪念奖,每一百楼一个特别奖,每人限一件,一共一百来件,纪念奖一百件,特别奖十件左右,嘿嘿嘿,希望有趣点~~~~~提前说的目的,就是让那些养书的有个缓冲免得错过了

对于这种纯宗教场所,还是一个在欧美社会很不注意的奥塔尔教派清真寺,齐天林有信心不会被欧美情报机构关注到。

毕竟在整个复杂的伊斯兰宗教体系里面,除了最大的逊尼派和什叶派,还有无数密密麻麻的小派系从属于这两个派系之下或者干脆独立于外。

绝大多数人都属于伊斯兰逊尼派的利亚比人,只是在信奉真主之外,对整个阿拉伯世界的伊斯兰英雄奥塔尔格外崇仰,因为这里是奥塔尔战斗和生长的地方,所以穆塔伊清真寺也就是因为供奉了奥塔尔的唯一圣物,才在北非地区拥有难以匹敌的地位,但说到底,也只是因为奥塔尔这个传说中的人物,因为历来北非地区就没有因为宗教产生格外巨大的抗力,这边实在是没有中东的油水大,所以欧美国家更多是把奥塔尔这个似是而非的教派清真寺当成了一个古迹,谁会相信那个战锤有是什么格外的说法?

但宗教内部的人显然是相信的,就好像基督教相信诺亚方舟和十字架的传说,佛教对舍利子跟金佛格外青睐一个道理,伊斯兰教对圣地和圣物的崇拜更加疯狂。

数年前的那个夜晚,被盗走……不,之后穆塔伊清真寺的说法是被取走,因为当时闪现过的黄芒,就跟史书上记载的奥塔尔神迹一模一样,所有那一晚见到过黄芒的信徒,无一不是忠实于教派的虔诚信徒,可以说穆塔伊清真寺到现在还这么香火鼎盛,那一晚的功劳不可磨灭!

因为无数的信徒都在私底下传说神迹出现,保佑将会降临这片土地,当时齐天林顺口喊了一句“你们不该帮着外国人剿杀加拉镇的沙漠鹰……”也成了被偷偷记录下来反复揣摩的话语。

接着加拉镇的外国人油田就遭遇爆炸,从天而降一般的火海烧了个干净,艾季达也比的油田更是烧得莫名其妙,接着油田就没有油了……

这一切,在清真寺的解读看来,就是惩罚,对这个地区曾经被外国人染指的惩罚!

奥塔尔当年就是以抗争外国侵略者著称的,所以整个阿威兰德现在极度排外,所有的外国人在这里

几乎寸步难行,当宗教成为国教的时候,当整个国家的政治体系处于瘫痪状态时候,神职人员的话比什么都管用。

齐天林在的黎里波有些约束那边的宗教神职人员,但这个压制绝对只能是短期的,如果他不尽快获得宗教派别方面的认可跟协助,一旦反弹起来,类似阿汗富和伊克拉的局面,就会出现在利亚比,迪达捣鼓建立的那个天神教要在宗教体系更加稳定的北非传播,时间有点来不及!

所以齐天林才决定要来收复奥塔尔的教派了!

坐在白色的塔楼高处,能看见外面成千上万人的信徒跪伏在清真寺广场上祈祷礼拜,齐天林的面前坐着五个白袍长老,中间的就是整个奥塔尔教派的大长老,五人的目光相当复杂的看着齐天林。

肯定会复杂。

就好像教皇身为天主教的最高领袖,宣称自己是耶稣的代言人,今天突然跳出来一个耶稣,那罗马教廷传承千年的体系价值观不就崩塌了?

所有教徒对于教皇的崇敬不就要全部转交给耶稣?

等于说所有人顺次退一位,而其中特别是变成第二位的大长老绝对不是跟第一位仅仅是个位置的差别,完全等于是从天上到地下!

所以看向齐天林的目光怎么可能不复杂?

齐天林脸上的围巾依旧包扎,战术墨镜也没有摘,静静的观察着这几人,兴奋、猜疑、沮丧或者思索的表情,难以抑制的流转在这些人的脸上!

如果说是一个高端的政客或者安妮这样喜好权术的人来,可能会琢磨着在这五人之间再折腾一下,干掉大长老,扶持某个急于上位的当自己的副手,让对方对自己更加感恩戴德诚惶诚恐,心悦诚服,可齐天林没这个兴趣!

他也懒得磨磨唧唧的搞那么多花样,他完全就是用一种俯瞰的角度看待这一切,包括这些人,看对方五人都欲言又止又相互看的表情,有点不耐烦,直接拿出战锤放在自己盘坐的地摊上:“我代表奥塔尔而来……不,我就是奥塔尔……”

对方几人的呼吸陡然加重!

呆若木鸡!

亲口听见自己供奉日夜参拜的神灵开口自承,那种场面对神职人员的冲击是难以估量的。

齐天林挥挥手,引亮了战锤,让对方的眼睛都直愣愣的看着黄芒,一动不敢动的时候,把战锤随意的顺着铺了地毯的地面滚过去:“看看吧,不是什么高科技搞的花样,这就是我的东西,也是清真寺里原来那把……”

五个人好像被触动了,赶紧躬身拿起战锤仔细查看,试着挥动辨析,没错

,他们基本都是生于斯长于斯的信徒,多少年里面无数次的抚摸擦拭过这件神器,带着难以抑制的表情抬头看齐天林,齐天林干脆再一句话打消他们也许存在的那一点点私心杂念:“你们还是你们,我不会公之于众我的存在,现在我需要你们扩张宗教势力,到的黎里波、到卡隆迈、到尼日亚利、到乍得、到苏丹、到非中,到整个中北部非洲到处去传扬奥塔尔新天神宗教!”

倒吸一口凉气,五人的眼中顿时绽放出狂喜的目光!

哪个搞宗教事业的人,不希望自己的宗教思想传遍四方?

现在的穆塔伊清真寺在北非只有高高在上的宗教地位,实际控制地区也就阿威兰德这个连省份都算不上的偏远地区,齐天林的话语却清晰的表明,他会在背后支持他们扩张,到处扩张!

请注意,是背后支持!

任何一个国家宗教领域扩张成功的话,地位都远远高于这个阿威兰德的小地区吧?

毋庸置疑,这里的五个人,最起码都会成为掌控一国宗教力量以上的大人物!

还是在一个已经承认自己是神明的支持!

这个时候,哪里还会去计较什么刚才那点好笑的大长老地位变化?!

大长老猛的一下就伏倒在地面,痛哭流涕:“您!终于回来了!您的光芒终于要照耀四方!”猛烈的哭声吭吭吭的就传来,肩膀抖动得那叫一个厉害!

齐天林几乎都能辨别出来,这位大长老的哭泣和那时阿联酋长官的哭声都多了几分功利性,也许长官那样的一国之君演戏的能力更强吧,总之大长老比长官还是差了有几个火候的。

但立刻,另外四人也失声痛哭起来,齐天林也懒得去辨认其中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再虔诚的宗教,都会思量自己,宗教本来就是为了让自己往生或者更好的希冀,说难听一点,比一般人其实更自私一些。

只是齐天林这么个突然跳出来的神明的确是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所以他就让这几位尽情的发泄一下情绪,慢慢的拨开围巾喝两口茶,这几人居然都不敢要他解开头巾,好半晌大长老才跪着双手高举战锤匍匐着过来,低声:“但是现在的黎里波……被异教徒控制起来了,防守非常严密!”

齐天林放下金属茶杯,解开自己的头巾,话说要不是高塔上面蛮通风,这么围着头巾真的热啊:“的黎里波就是我带人拿下控制的,不然这么一直打下去,只会让外国人占了去!”满头花白黑发,浓密的胡须之下,齐天林看上去跟北非人有些区别,但没人敢质疑,只是偷偷的不停打

量他的容貌。

齐天林随意的笑笑:“别管我这副模样是什么样子,奥塔尔的心和灵魂在这里!”

大长老惊讶的张大了嘴,也在打量:“首都真的是您控制了么?”

齐天林接过战锤,点点头:“不光是首都、班西加、米苏拉塔都是我控制的,非中、卡隆迈、尼日亚利、乍得、尼日尔、苏丹我都已经有大面积控制的区域,你们马上开始日夜兼程的挑选最虔诚的长老团队奔赴各个区域,建立清真寺,宣扬教义,和我的商业公司,修建工厂,住宅,带给信徒们工作、报酬和衣食,再把各个地区的教徒都变成我们最忠实的拥趸!跟着我一起去征战四方,让这片土地成为我们自己的土地!”

“我必须要先建立起强劲的作战部队,而且已经跟国外势力周旋出了结果,才能回到这里,要求你们,作为我最忠实的信徒,在我强大的军事力量支撑下,到处去宣扬教义,凡是敢于跟你们展开宗教斗争的,一律碾压格杀!”

“你们在这个发展过程中,完全就能够伴随整个教派的扩张成长,变成权倾一方的宗教领袖,请你们好好跟我在各个国家,各个地区的政治领导人一起,造福一方民众和信徒!但凡要是被我发现,你们利用我的神迹,鱼肉乡里,骄横跋扈,背叛伊斯兰教……”

轻轻从另一边滑下来的战刃,在齐天林露出来的手臂上轻轻划过,一条血珠绽出,齐天林放开手,战刃就那么神奇的漂浮在空中,用手指在自己手臂上一抹:“你们就是我的血珠,对我很重要,但是被我抹去……也很容易!”抹到手上,轻轻的这么一弹,血液就溅洒到五张面孔上!

分明都能看见他的皮肤分毫无损!

奥塔尔最为有名的神迹!

五个人目瞪口呆!

大长老最先反应过来,使劲把自己的头往地上咚咚咚的撞,疯狂的磕头,其他四人如梦方醒的跟上,似乎在比谁更用力!

这一刻,总算是百分之百的真心实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