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77章 奉献

第八百七十七章 奉献

其实齐天林就算没有卖弄神棍,没有神迹,一样可以促成这样一个非主流伊斯兰教派跟自己的大业联合行事。

任何一个宗教都是希望自己能广泛传播并拥有尽可能多的信徒,齐天林已经在前期用强大的战斗力控制了相当多的区域,用武力来扶持一个已经拥有完备教义的宗教,这绝对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只要齐天林深入浅出的谈一下,肯定就能促成这样的合作。

但是!

很关键一点就是,在利亚比这样伊斯兰教占据98%的人口比例,乍得占45%,尼日亚利50%,尼日尔84%,卡隆迈30%,马里73%,北苏丹85%,索马里同样超过90%的这样一种情况下,贸贸然的寻求宗教合作,是不是能掌控得了!

所以任何人要在这个区域寻求跟伊斯兰教的合作,就必须考虑这个问题,随之而来的猜忌、争权、暗杀、宗教疯狂几乎是必然的。

而齐天林恰恰就可以避免这种情况,他只是作为一个精神领袖存在,就好像以前耶米斯基纳在非中首都的体育场造神大会上为他表现的那样,齐天林自己是不参与任何实际国家政权或者宗教权利的,这样就有效避免了他的抛头露面,也让下面的国家领导人或者宗教领袖们,都是董事会成员或者总经理的身份,对他这个董事长负责而已。

既然有这种神迹,可以获得绝对的忠诚宗教力量,为什么不用呢?

齐天林也是自己考虑再三,觉得现在才是正式使用这种力量的关键时刻了,他需要宗教好像强力胶一样把自己已经陆续打下的几个政权粘合起来,形成一个坚固的联合体!

靠坐在高塔宽大的石窗边,齐天林开始娓娓道来自己的安排:“阿联酋的阿拉伯兄弟是我们忠实的战友,所以我们利亚比国内的石油交给他们来操作,他们更专业,也会本着真主在上的诚恳,把利益最大化的留给利亚比,政权就由那个叫苏海亚的女人来控制,我们现在不需要任何贪婪的人来掌权,我们要国家得到安宁,人民得到吃穿的幸福生活,这就是你们进入的黎里波以后建立宗教中心的主要努力方向!”

喜形于色的大长老一边点头记录,一边小心翼翼的询问:“这位女士……是您的妻妾么?”

齐天林摇头笑:“我的太太是现在在的黎里波掌控军事力量的蒂雅,就是加拉镇的人,和你们也是老乡,你们到了首都就可以寻求她的武力支持。”

长老们更加笑逐颜开的鼓掌,再恢宏的宗教也讲究个亲疏,地位崇高的奥塔尔教派就是因为地位比较高,在利亚比一直被老

卡猜忌,生怕他们政教合一的夺了权,所以在首都相当压制这一方,这次终于有机会在首都开坛,并且可以一统全国了,怎么会不兴奋?

齐天林分派任务:“在班西加的,就是我在阿联酋培训出来的奥塔尔军团,你们以后也可以招募宗教武装人员,但是全部输送给我的作战部队,这些国家都不能有自己独立的武装,民间也不能有枪械,包括你们,都不能有,这样才能保证所有的宗教网络下面不至于坐大,不会有民间武装力量敢于挑战政权和宗教管辖!”

其实都算得上要掌控一方的长老们听了都点头称是,对他们来说,他们已经注定起码能掌控一个国家的宗教权利了,放任宗教武装扩大,只会危及自己的权力,全部收归给齐天林,更能保证他们的存在,要知道这时候的他们都明白,自己要是拥兵自重想反抗齐天林,那绝对不可能!

但是对奥塔尔军团的感情肯定很深刻:“我们的武装力量能不能也都组成到奥塔尔军团下面去?”

齐天林摇头:“所有的军事力量只能以武装公司的形象存在,这样才不会引起外国人的注意,所有城市的收缴枪械完成以后,只有佩戴手枪的警察和宗教护卫,然后才是每个城市存在的武装承包商公司办事处,根据城市大小,具有不同数量的武装人员,这些人都是在我的公司拿工资的,他们隔三岔五都会被相互调动,保证不会在一个地方呆久了作乱,而且尽量避免当地人在办事处,武装人员只接受我的控制,任何地方政府和宗教力量都不能控制武装人员,武力泛滥才是非洲的原罪!”

长老们一一记录,然后才开始叙述目前穆塔伊清真寺的实际状况:“钱粮经济运作其实已经很艰难了,关键就是没有粮食,这里处在内陆干旱地区,运输很不方便,成本也很高,国家一乱,这里就很艰难,所以清真寺更接近是一个慈善机构的存在,利用信徒的供奉,尽可能的养育周围的人,但信徒的所有物也越来越少……我们尽可能组织他们放牧,种植,才能面前维持目前的局面。”

二长老偏重数据:“这里已经聚集了两万三千余名信徒,其中最虔诚的忠实信徒有六千多人,都是绝对忠实于教派,甘于献出生命的,其他人则可以作为他们助手,跟着他们派往四面八方!”

三长老叙述是全国形势:“我们自己本来就在全国拥有二十六座清真寺和分支机构,靠近首都、班西加以及别的城市清真寺对我们的援助供奉也是我们能支撑下去的原因,这些清真寺也是我们的忠实教徒并且有丰富的建立清真寺宣传教义经验,可以调配人手派

往国外。”

齐天林微笑:“你们五个当中商议一下吧,谁去往首都,那里需要建立一个强大的宗教中心,保证全国最后都归顺首都,谁去尼日亚利的迈杜古里,那里是要跟尼日亚利的基督教信徒进行斗争,保证我拿下那个国家的,谁去非中的吉班,那里的伊斯兰教比例是最小的,但是那个国家却是我真正已经全面控制,而且推行了新天神教的,要在那里全面建立宗教信仰……接着有一人要带着信徒队伍跟我前往乍得,我也要拿下这个首都以后,用宗教保证这个国家全面和平,要在这个比利亚比更穷困的国家建立完善的宗教制度,接着还有苏丹,伊斯兰教的比例很高,但也很糟糕,我们要用宗教夺权,谁先过去发展清真寺网络,我有强大的物资后援支撑过去搞慈善……最后还有这里,是不是需要留下谁来主持这里,把这里搞成一个圣地?”

长老们有些喜不自禁,散发着神光的金光大道就在眼前,每个人几乎都可以选择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甚至他们几个都还不够,还得把自己的心腹徒弟拉进来,这个时候只怕是蛋糕太大,别把自己撑死了!

大长老闭上眼沉思了一会儿,其他长老看了,也陆陆续续试着放平静自己的心态,刚才的确有点失态了,看看齐天林靠在窗边似笑非笑,都看着大长老,毕竟能在这里杀出重围拿下大长老位置的,必然是有些超越众人的。

果然,不多一会儿,大长老睁开眼,目光诚恳和坚定了许多:“我很幸运……是我担任大长老的时候,遇见了您……我想,利亚比一定要成为您福泽天下的根源,我会用我的一生帮您守好这份基业,我去首都,我来组织一场万人迁徙,带着信徒用步行的形式,沿途宣传教义,宣传国家的安定和平,带上几千人开始,最后一定能成就数万人的忠实信徒,到达首都,用宗教的形式确定我们的拥戴,灭了那些地方武装企图反抗的心思!”

大长老已经六十多岁了……

就算他一路行去有人抬或者别的什么非车辆交通工具,比如骆驼什么的,在北非这样的天气下面,一千多公里到首都,也算是苦行僧的行为了!

其他四位长老都有些屏住呼吸,看着大长老,又看齐天林的反应。

齐天林笑着鼓掌:“好……我就需要这样的支持,物资由我来承担,会让你的威望达到最高点!”

大长老摇摇头:“威望是您的……这里也会留下我们最坚定的后辈,为您建设这片圣地,我们要把这里建设成为不亚于麦加的圣地,我们有您的神迹,这里以后一定会成为最著名的圣地!”

说完,大长老就再次跪伏下去,伸手捧过齐天林的手,在自己的额头触碰一下,认认真真的跪拜一下,双手往两边摊开放在地面低声颂词祝福一番,重新抬起头,之前那些闪动的各种情绪抛得一干二净:“我去为您准备虔诚信徒的名单跟分配……”

其他的长老再次面面相觑,学着闭上眼沉思一番,逐一选择自己的去向,终于也抛开了那些个人的心思,全身心领悟到这是一个多么大的机遇,就好像类似耶稣十二门徒一样的青史留名机遇,稍有不慎,只会成为犹大那样的结果!

还是战战兢兢的奉献自己所有力量,完成那千载难逢的霸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