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78章 神明

第八百七十八章 神明

深夜,恩加纳美著名的独立自由纪念碑……

米白色的碑身依旧呈现出宽大的轮廓,三十多米高的碑身顶部,如果不爬上来,基本不会注意到上面多了一个跟纪念碑体涂料接近的物体,微微隆起在碑顶那个极为狭小的平台上。

这是伯恩,轻轻的把带有消音器的M40狙击步枪从身上覆盖的伪装布中伸出去,屏息凝神的看着纪念碑对着的独立自由广场主席台,足有六百米开外!

这是个华国人援建的广场,纪念碑是独立在广场的一角,周围是大片十来米高的猴面包树环绕簇拥,所以米白色的纪念碑显得相当醒目,但这里也就是方圆几公里内最高的地方了。

恩加纳美其实是个法西兰人在一百多年前建立的军事堡垒,但扩展以后的城市由于在两条河的汇合点附近,所以有点平坦,选择这个地方真要有点艺高人胆大的味道!

但正因为周围有不少树木,除了个别角度,几乎仰头看不到碑顶细节,于是伯恩盘旋了一天就选择这里。

六百米外的主席台上,有几个在瞄准镜里面加上夜视仪才能看见的身影,一个举着带有荧光标识的靶位,一个举着俘弹箱,前面这个决定好位置,后面那个就用相机脚架把汽油桶一样的俘弹箱固定在人体高度,夜视荧光靶就贴在外面,两条身影在主席台两侧把风,这两人闪开点用步话机通知:“好了!”

伯恩安静得就好像纪念碑的一部分,就算是听到这种很不专业的同伴呼叫,也绝不会出现齐天林翻白眼撇嘴一类的动作,标准的回应一句:“小鸟鹰收到!奥特!”那边的小黑倒是有点撇嘴,十足跟着齐天林学来的模样。

微微调整一下自己的呼吸频率,扣动扳机!消音器口有微微的红光闪过,极轻的枪声,根本不会引起注意,标靶和俘弹箱上也只是传来很小的噗嗤一声,一条身影立刻迎上去查看,伯恩终于忍不住:“应该等我确认不会射击,你再把头凑到我的瞄准镜里面来,好不好?万一我再开一枪呢?”

耳机里面传来那边嘿嘿嘿的声音:“左偏下,左4.7厘米,下3.2厘米。”不解释……小黑有什么规矩,就算是狙击手队伍里面的小黑,都完全跟欧美军队两回事的,和正儿八经的科班狙击手解释不通。

伯恩调节一下自己的步枪,重新清理风偏,如此三番以后,几条黑影才无声又无痕的带着所有东西消失了,没有在主席台上留下任何弹孔,伯恩往回退了一点,手里握着一把还有些温度的弹壳,仰躺在碑顶平台上,眼睛看着浩瀚的星空,说起来非洲的天空的确非常明

亮,近得好像星星就能一把抓下来,把弹壳塞进衣兜里,用米白色的伪装胶带,斯条慢理的包裹步枪,最后还要在枪口到瞄准镜座之间非常独特的用三指宽纸胶带横着拉过来绷平,最后把步枪用脚架放在身侧,自己眯着眼睛看着星空,开始数星座,嘴角却怎么都忍不住笑,这种跟着偶像的生活真特么带劲!

得吃药了……

偶像齐天林也在黑夜中轻笑……

确实是只能裹腹的晚餐以后,聚集了两三万人的清真寺破天荒的开始清理人,一般状况的信徒都被赶出去,只有最坚定最虔诚的六七千人,几乎相互都认识知根知底的那种,才被留在了广场内,武装人员虎视眈眈的在清真寺外紧密排列,防止任何人窥探,这样的荒漠中城市,最高大的就是清真寺建筑了,真不会有人能看见什么。

五位长老坐在高台上,带领齐声诵经,高唱恶魔之歌……

外面不明所以的信徒们也都齐刷刷的趴在地面高深吟唱,都觉得今晚一定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要发生。

果然,内场的虔诚信徒们,在激动不已的吟唱完毕以后,就看见大长老居中转身跪伏在地面,其余四位各分两边跪伏两侧,全身灰袍的齐天林就好像幽灵一样,从大殿里面走出来……

能让至高无上的五大长老都跪伏在地面的人,信徒们不问三七二十一就开始整齐的高呼“太和也……”反反复复拉长声音高喊……

类似万岁的意思……

外面的人更加山呼海啸的应和……

如果说这个时候的呼声,还是一种出自本能的宗教反应,那么接下来就是发自内心的人体反应。

没有灯,没有电,只能隐隐约约利用周围的白色墙面反射看见点人影,齐天林从腰间摘下战锤,轻轻的挥动,黄芒一下就冲出来,有点人来疯的意思,好像比平时更欢快的充溢周身,连同灰袍的齐天林似乎都被染上了光芒!

黑夜里面有点光的神迹效果果然是非常好!

呼声顿时乱作一片,变成了撕心裂肺的狂吼!

历史上很多王朝,都有一类战斗力极强的兵种,那就是用宗教信徒组成的僧兵、法师武者,因为具有强大的心理精神支持,这类兵种只要训练得当,在作战的时候,都是极为疯狂而悍不畏死的,这种不怕死和任何军队的类型都不同,他们几乎都是奔着死去的,能受伤,能伤痛,能死亡献身,都是极为欢畅的。

这样的军队,任何敌手都不愿意遇到!

眼前的虔诚信徒们,显然就具备这样的心态……

神迹……终于出现了!

外面的上万信众只能听着这样惊诧莫名的叫喊声,更加疯狂的跟风怒吼!

齐天林觉得自己跟绝地武士拿个电筒剑亮起来一样挥一挥蛮傻的,不想这么傻站着,其实他的心里也有点激动,往前两步,大长老泪流满面的要亲他的脚,齐天林下意识想躲开,觉得自己这双ALOSO战地靴好久都没洗过了,可六十多岁的老头在地上抓了好几下,他还是停下让大长老抓住了,叹口气,提高自己的音量:“你们……”

瞬间,就是一刹那,整个人头攒动的清真寺内广场,一片鸦雀无声,极个别人在强忍自己咳嗽的声音,真是掉根针都能听见,于是所有人都听见大长老疯狂的嗯叭叭叭亲鞋子的声音!

齐天林弯腰拍拍他的背,小声:“好了……我要升天了……”

大长老骇然的抬起头,齐天林另一只手拔出战刃,再那么轻轻一挥,又一道黄芒溢出,还跟战锤这边似乎有点相互吸引的感觉……

虽然看不清这边是什么物体引发的传说中的黄芒神迹,可毫无意外的再次疯狂!

哪里还能强忍寂静,信徒们完全是本能的就全部放开音量大吼,数千人的声音真的就好像一大片洪涛骇浪一般冲击上涌,其他四位长老也爬过来,齐天林看看,还是别被包围了,仗着战刃带来的轻盈感一浪一浪跟战锤交错,脚尖在地面一踮,双脚交错的在旁边栏杆上再一弹,就完全超出人体机能的跃上三米多高的一座大殿前的拱形小亭,就类似佛家寺庙前的香炉,这里是一个围起来的泉眼,据说是奥塔尔当年喝过的。

但两道黄芒和他从信徒跟长老的角度看来就真的是飘飘的升天!

刚才已经癫狂的叫喊声,奇迹般的再次提高一个音量,所有人都朝着这边涌过来,所有的残存理智都已经消失,刚才还知道维持礼节,保持跟神明的距离,现在完全什么都忘记了,只知道尽可能的靠近,用顶礼膜拜形容都显得太文雅了……

还好长老毕竟是长老,他们五人能立刻冲过来在亭子前的台阶上挡住,没人敢冲击他们,那些虔诚信徒中的高级神职人员终于展开身形也挡住在台阶前。

齐天林坐在弧形顶上,真有一种俯瞰众生的感觉,耳中听见外面不明所以的信徒们,疯狂齐声高唱恶魔之歌,笑着就用战刃轻轻的敲打战锤,当然是用刃面,他可不知道锋利得无所不摧的战刃割了坚固防守的战锤有什么结果,别闹这种自相矛盾的笑话,那种清脆的噌噌噌声音,居然就让下面的人们如痴如醉的安静下来,一起聆听外面的歌

声……

齐天林的声音都不用提高了:“利亚比……是我们的,北非……是我们的,非洲……还是我们的,你们都是我最忠诚的战士,跟随我最坚定的长老们吧,把我们的光芒,带向四面八方,碾压推翻任何企图阻挡我们的敌人!直到我们强盛幸福的那一天,我们再到这里来欢庆吧!”

带有明显地方口音的阿拉伯语,有点吟唱般的流传出来,在场的所有人都竭尽所能的听着,一字一句的听着,这也许就是他们一生中都不会忘记,牢牢镌刻在心底的一段话!

齐天林最后收起战锤战刃,黄芒亮起的时候他模模糊糊,现在依旧看不清他的面容:“我们都是弟兄,任何企图内乱的人所有人群起而攻之,不得滥杀无辜,不得伤及妇孺,不得因私敛财,不得横征暴敛,希望你们不要忘了伊斯兰教的本意……一切听从长老们的指挥吧……我会一直看着你们,帮助你们的……”

说完来了个极为花哨的后空翻落地,当然是先把战刃拔出来才翻的,要是这时候摔个四脚朝天,那就太好笑了!

神明一般轻飘飘的消失在大殿门口……

只留下一地无比忠诚和无比疯狂的信徒,齐天林战场之外的思想架构体系,终于建立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