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79章 祈祷

第八百七十九章 祈祷

这才是圣战好不好?

相比之下,拉胡子,奥独眼还有尼日亚利那些口口声声号称的圣战组织都弱爆了!

自己的神明都出现在眼前了,要指引自己的信徒去征战了,还有什么样的敌人会被这些人放在眼里?

第二天一早天不亮,数千人几乎就好像是打满了鸡血一样,开始在剩下的一万多人当中挑选自己的随从,组成一个又一个的传教团,开始向四面八方行进!

那些全城闲置的车辆全都被尽可能的发动起来,因为连夜就已经有运输机运输油料和生活物资过来了。

当然是阿联酋飞行员操控的C17运输机,但信徒们一概视之为神赐……

白衣飘飘高歌行,就是用来形容这个时候的!

几乎都是最虔诚忠实的神职人员一身白袍手持奥塔尔教派的一种独有权杖,带领自己的随从,去向利亚比各方,要把福音传递到每个角落,为神明剔除每一个不和谐的音符,只要谁胆敢抗拒,随之而来的就是宗教意义上的疯狂绞杀!

大长老已经挑选出了五百名随从加三千名外围,开始步行……

二长老带领三百人的队伍,前往乍得首都,这个距离更远,当然是用运输机来运的,齐天林自行离开前,留下电话号码:“你们多幸福,要找我一个电话就好,但是记住,对外,我们是相互没有关联的,表面上你们是自己在寻求发展,你们不拥有任何军事力量,这样才不会被欧美国家斥为极端宗教恐怖势力,但是信徒中间愿意作战的,集中起来送到奥塔尔军团去培训,成为我的战士!”

长老们激动万分,放言要把最凶悍的战士都送到神明麾下,恭送他离开……

其实齐天林就在班西加等着二长老的这批人。

过去接二长老人马的运输机是一位阿联酋王子亲自驾驶,回来以后才用步话机请齐天林登机,齐天林换了一身戎装,提着枪械走进机舱的时候,都有些被这种样式惊住了。

C17有一百五十平方左右的运输面积,差不多就是每平方坐了两个人,全都是白袍,整整齐齐的背靠背盘坐在地面,没有喧哗,没有交头接耳,更不东张西望,全都是端坐闭目,低声诵经,整个机舱里面弥漫着一股典型的清真寺特有的檀香味,神圣得很!

二长老独自一人盘坐在最前面,面向机尾,双腿上横放一根黑色权杖,他见过齐天林的脸,表情激动一下,忍住了,齐天林对他点点头,自己就小心的从盘坐信徒中间穿过,爬上侧面的舷梯上到三楼驾驶舱高度,进自己专用的休息室以前,忍不

住再回头看了看……

他真不知道,自己把这些宗教精英一股脑的放出来跟随自己,到底是福是祸!

宗教的疯狂,通常都会超越所有人的想象!

运输机直飞恩加纳美,以热烈欢迎的姿态,降落在首都机场外……

著名的北非奥塔尔教派穆塔伊清真寺长老,携带信徒和圣物巡游,要到恩加纳美来谈经论法了!

这个消息前一夜就从恩加纳美的清真寺传递出来,连夜全国就有虔诚的信徒从各地驾车赶过来聚集。

首都在国家西部边界,伊斯兰教在乍得占据半数以上的人口信仰,主要聚集在北部和东部,占据30%左右的基督教徒在南部,首都也基本能遵循这个比例。

全国六百多万人口,首都五十来万,可以想见,一夜之间聚集了多少人在从机场到民主自由纪念碑广场的宽阔大道上……

破烂不堪的大道,堪称非洲死亡之心,生活条件最差的国家,首都虽然修修补补,但是近几年的几次未遂政变,还是让这个国家到处都是破败残缺,但是同样信奉伊斯兰教的总统以及议长等高官的豪华车队崭新的停靠在机场边接待宗教贵宾……

二长老拒绝了乘坐轿车,选择带领白袍随从一步步的步行前往市中心,他端着权杖走在最前面,身后是抱着战锤复制品玻璃匣子的亲信,复制品上面覆盖着镂金织物,显得珍贵异常。

其他白袍手里也都拿着法杖,只是比长老的缺少那个多面形的杖头,没有欢呼,没有挥手致意,就是默默的跟在长老背后整齐划一的步行……

豪华车辆们跟在后面,两边聚集的信徒民众也越来越多,从开始的挥手欢呼到后来都沉默不语的跪拜跟随,等两个多小时以后到达纪念碑广场,已经有超过十万人密密麻麻的站在一起,全都面向那个高台一排白袍神职人员,包括了乍得本地清真寺长老在内,他们坐在主席台一侧,另一侧就是总统议长等人。

现场呈现出宗教那种难以言表的感染力,数百随从端坐主席台前面一字排开,低声吟诵《古兰经》和奥塔尔教义,然后开始吟唱恶魔之歌,全场从逐渐跟随到最后齐声高唱,气氛愈发热烈到了一个顶点!

谁都没有注意到几百米外那个高大的现代风格设计的纪念碑顶不到两平方的平台上,一张米白色伪装布下面盖着的伯恩,他已经把瞄准镜锁定了左边那一排达官贵人,耳机里面有轻轻的播报声:“第一位总统、第二位议长、第三位首都最大的商业财阀、第四位国防部长、第五位首都最大的地主……”

从利亚比被安排过来的那个乍得小组也站在了人群中,哈代比就是其中的首领,他也是被带到的黎里波参观的米苏军首领之一,曾经的疯狂作战已经变成了沉稳,看看自己脚下地砖上那个白色的圆圈,确认自己已经站在了上面,轻轻蹭掉印记,挺直了胸膛,指指自己的脸颊,他身边围着的一圈乍得属下中有个人戴上一副墨镜看看,确认他的脸上有一个红外线瞄准点,才点点头摘了墨镜,跟其他人一起把他紧紧的围住隔离开来,一起抬头看向主席台。

他们既然去到利亚比作战,那就都是北部的虔诚伊斯兰教徒,自然是熟悉这一切,这时候才惊觉原来自己现在所属的部分跟奥塔尔教派居然是同属一脉的,那么……那些同样拥戴奥塔尔教派,却都消弭生命在米苏拉塔的反政府武装分子不都是冤死了么?

齐天林当然不会这么想,他一定要把利亚比现在最无法控制的反政府武装主力歼灭,才能动用宗教力量来重建,这是个前后关系,武装分子不除干净,后面的重建就算他们归顺了,一样如鲠在喉,随时可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作乱,上万不能掌控的武装分子,已经不可能再变成平民的武装分子,还是倒下最好……

现在也容不得哈代比想这么多了,连续一两个月在政治思想学校的严格培训和洗礼,已经让他脱胎换骨,甩甩头集中注意力到眼前的一切!

二长老已经手持权杖占了起来,主席台上架着的麦克风有一大把,将把他的声音传递到各方,甚至外地,别的国家……

“伊斯兰……的本意是什么?真主在上,神明旨意,许多人都已经忘记了伊斯兰教的本意,本意就是顺从跟和平!现在所有人听到伊斯兰教,都是暴力……那是因为我们信奉伊斯兰教的穆斯林都生活在极为艰难困苦的条件之下!我们需要得到伊斯兰教旨引导我们去争取的来生往世的和平与安宁!”

整个广场欢声雷动,无论是黑人还是皮肤稍白或者偏棕的阿拉伯人,都在欢呼,宗教信仰面前是不分种族的。

伊斯兰这个词的本意本来就是顺从的意思,顺从安拉真主的旨意获得安宁幸福,这才是伊斯兰教的根本原意,哪里是到处炸得血肉横飞,动不动就以身殉爆的自杀式袭击,那已经是走火入魔成了极端主义了。

这原本就是个极为温和的宗教,一心向善,真的是被艰难困苦和殖民主义,还有自己内部的人性争夺逐渐变了性。

齐天林给长老们提到这一点,熟读经书深明教义的长老们自然懂得怎么自圆其说跟扩展,所以极有煽动性的语言顺着扩音器,带

领整个广场气氛一阵阵上扬,直到沸点,二长老才突然问:“你们现在过得幸福吗?能吃得饱,能感到安宁吗?”

会场一片喧哗后的突然寂静!

长老高声吟唱:“真主在上,请您给予我们指引,请你降下漫天的怒火,惩罚那些没有顺从您意志的叛徒以及他的爪牙吧!”坐在他身后一侧的白袍们一起跪伏下来同声祈祷!

台前的白袍们也由坐改伏,高声祈祷!

就在总统一帮子听得乐呵呵,觉得宗教也在劝这些喜欢作乱的民众要当顺民的一瞬间!

伯恩的耳机里面传来小黑的声音:“目标一!”

啵……

轻巧得就好像情人之间在脸上啵一下的声音,M40步枪前面加长的消音器掩盖了所有声音跟火焰!

总统的头部诡异的就在过十万人面前众目睽睽之下,炸开了!

紧接着那电波中传递的:“目标二!”

议长的头也炸开了!

接着财阀、国防部长、大地主的头几乎连原地趴下的躲避动作都来不及!

如果齐天林来,都做不到可以在一个弹匣五发子弹中,毫无间隙的感觉,几乎是连发的速度,命中五颗相距跨度其实已经三米左右的人头!

吟唱声还在继续,炸开的头颅跟血迹溅在了二长老和他身后白袍的身上,他们一动不动,继续高声祈祷!

整个会场顿时被这样的气氛引导,居然没有产生任何慌乱!

滚滚的祈祷声汹涌而来!

十万人的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