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83章 敌袭

第八百八十三章 敌袭

真有日本人的事儿,蒂雅手握重兵,别看她年龄才二十岁左右,整个首都到班西加海岸沿线,加内地一部分城镇分散驻守的近万人各种武装力量齐刷刷的掌控在手里,虽然她没有调动来调动去的折腾,但是那些死心眼的廓尔喀和小黑,在齐天林不在的时候,只听她的。

所以利亚比现在的控制区域里面,从警察到海关都是她俨然把控的区域,虽然她不是个得瑟的调子,从来不在外抛头露面,但利亚比人现在隐隐都知道苏海亚女士和另外一位姑娘才是国家的掌权人。

蒂雅又是个极为专心认真的性子,既然是齐天林交给她的事情,那必须得一板一眼做好,每天不是带着这自己的亲卫队驾乘几辆沙狐在的黎里波城里到处巡查,就是严格管控各种警察到海关的口子,严查各种城内外渠道,严防西南部的武装分子余孽作乱,跟着齐天林在阿汗富的喀布尔和伊克拉的巴格达见识过那种城不城,国不国的三天两头爆炸样,她就明白这是齐天林最不愿意看见的情况。

当然,她也知道齐天林对日本人的不感冒,以前在北部三镇的时候,还是她亲口把不接受日本商人的做法传递出去的呢,所以当她看见一整架日本人包机到达的黎里波首都消息,给齐天林一边汇报,一边就有要拿枚防空导弹打下来的冲动,反正就是按错了按钮,误发射不可以么?

齐天林哭笑不得:“有个日本皇太子在飞机上呢……他们是过来投资的,严格管控,无论是在利亚比的,还是到我这边来的,都要注意好了。”等日本人真金白银投进来了,再宰他们没商量!这话当然不会在电话里说。

好吧,小蒂雅只能按捺住脾气,瓮声瓮气:“叫安妮回来!她那个什么联赛要开始了!”

齐天林还是疼小老婆:“要不你过来非中休息一下?”

姑娘执拗:“这是你的地盘,我要替你看着,我等你回来这边……才不像安妮那样,就知道到处玩!夫人跟玛若都要好点!”还是有同仇敌忾的阶级气氛。

齐天林哈哈笑:“人家是公主嘛……就擅长玩!”

旁边的安妮顺腿就是给他一脚!

换来皇额娘一声轻咳,从小到大都没觉得自己这个女儿这么野蛮啊!

周围的公主其实真的很不少,起码就有四五位,已婚未婚的都有,见面还能开开齐天林两口子的玩笑,居然敢未婚先生一对双胞胎,在欧洲王室也算得上是异类了。

不过齐天林现在的身份地位还真配得上安妮,妥妥的也有三五个国家在手了吧,还别说这些国土面积加起来都快接

近大半个欧洲,等过段时间真的横贯东西打通了,绝对比欧洲面积还大呢!

所以开点玩笑也是很善意的交流方式。

齐天林收了电话才走到那边正在等待上车的一大帮王室成员中间问亨瑞王子:“日本皇太子经常跟你们往来么?”这位前英兰格空军上尉可也是实打实的直升机驾驶员,在欧洲装饰一新的AW101就是他顺便载着几位年轻王室开过来的,跟齐天林算是经常打交道,相当熟识了。

亨瑞同样一身猎装,正在逗弄自己身边的猎犬,摇摇头:“跟他们能有什么共同语言?你没听过他们那个英语发音,无论怎么纠正,都有点怪怪的。”

当着媒体一直板着脸远离英兰格人的西牙班国王其实都偷偷看了这边好几次了,齐天林明显也跟英兰格走得比较近,有时候国王想问点什么最终还是选择跟苏威典老国王一起沟通,年轻一辈就是有优势啊,西牙班王室就正好没有二三十岁左右的成员,不像苏威典、英兰格、诺威这帮年轻人可以很亲密的交织在一起。

古斯夫塔国王其实很懂得为女婿拉圈子:“直布罗陀的事情还是需要都妥协一点才好办的。”

卡洛斯国王也很苦恼:“英兰格人自己搞的龌龊事,花那么多时间把直布罗陀的人口全都换成了英兰格佬,当然公投不愿意回归西牙班,现在连英兰格的都不听,他们更乐于这样倾向独立的形式,谁的经济都不会影响到它……”

古斯夫塔再次援引葡萄牙和美国解决圣玛丽岛上美军基地的例子:“现在直布罗陀的管辖还是叫个总督,属于伊丽莎白的,何不就商量取消这个总督的说法,换个中间的缓冲,两边都可以对国民交代,保罗是英兰格的男爵没错,他也不是英兰格人,你们也等于从英兰格人手里取掉了直布罗陀,只是还没有完全拿到手里而已,就是个时间问题了,折中一下,我觉得不错。”

卡洛斯笑着揶揄他:“你倒是愿意,你这个女婿现在……不是国王胜似国王啊,我的公主都结婚了,还有个小公主十一岁,是不是也嫁给他?”

古斯夫塔文雅的呸了他!

上车了……

当然是一水儿的沙狐,今天的狩猎活动是到首都西面的一处著名森林猎场围捕羚羊,当然如果能遇见野生大象,王室成员们也会很兴奋的。

天色都还没完全亮起来,十余辆沙狐就快速顺着平坦的草原公路出发,距离首都只有两百公里左右距离,快得很。

亨瑞王子其实说的也是这个事情:“现在是两边儿都拉不下脸,两边的媒体和民众

都看着的,我怀疑美国人在里面也伸手挑拨了一下,据说最近这次直布罗陀的公投就是一位美国商人撺掇的,我们现在在直布罗陀也不能派驻军队,收不到税收,还不敢随意归还,一方面直布罗陀叫嚷着要自己的民意,另一方面国内也不能忍受一个个海外属地的丢失!”

诺威王子也年轻,跟齐天林也熟识,但没参过军,所以有点兴奋的摸着猎枪:“你们那些包袱对你们的影响本来就很大……保罗,这种枪跟你们的有什么区别?你这次在美国当那个鉴定人的视频我都看了,相当震撼啊,我都去你那个粉丝社区注册了!”亨瑞的哥哥没来,另外两名年轻的欧洲王子跟着哈哈笑:“我们也去注册了……来来来,签个名嘛。”

齐天林笑着拉开自己座位下的暗藏格,同样上过战场的亨瑞也帮忙挪开脚拉:“哇哦,你还真是藏了不少好东西……”

的确是,相比王室用的这种高档雕花的猎枪,座位下藏的基本都是沙狐们都会准备的一两支M700狙击步枪或者M82巴雷特反器材步枪,看上去虽然没有王室猎枪精美高贵,但是那种简练的军用枪支风格,更加冰冷凶悍。

其实就好像齐天林跟这些王室后裔一样的比较,他绝对没有那么渊博的古往今来的知识,绝不会谈天说地纵横五千年,对于那些花里胡哨的礼仪、帝王术、上流社会的爱好也一知半解,但他就是战场上的一杆钢枪,干净利落的散发冷冽的凶光。

所以连带这样打猎的活动,都被他有点嗤之以鼻,只是因为安妮的原因才勉强耐着性子混在中间应酬。

原始深林打猎和猎场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女性王室成员来得不多,只有两名不爱红装爱武装的公主王妃一起来了,连安妮都只是乐呵呵的在停车场跟额娘一起送男人们上车就回去继续睡大觉。

所以十来人的猎手,配备了一对一的背夫加向导,就齐天林没有,这样的深山老林,把他扔里面过个一年半载的都没问题。

不是一般景区的背夫,都是从小黑部队里面抽调出来有丰富猎手经验的家伙,背上背一支军用步枪,然后还扛着几十斤的给养,健步如飞,王公贵族们肯定就只需要端着一支枪就好。

齐天林也背了一支可以充当猎枪的SSG狙击步枪,顺便还背了个行军背囊,手持一把开山刀在最前面开路,根据GPS显示前行,打算到熟悉这边的耶米斯基纳建议的一个林区打猎。

但迎接他的不是猛兽,而是一支尖利的箭矢!

得益于齐天林敏捷的身手跟听力,刚刚拨开挥刀砍开一段树

枝,就听见一声极其细微的穿刺风声,腾的就是一个翻滚,口中习惯性的低呼一声:“敌袭!”

这可是十来位欧洲顶级王室成员,要是在齐天林这一亩三分地上出点乱子,被什么恐怖主义分子袭击了,齐天林和安妮就算是把欧洲王室得罪遍了!

而且脸面可也丢尽了!

所以一对一的小黑不但是背夫,也是保镖,一跃身就把人一一挡在身后,肩膀一甩就扔下行李包变成步枪在手!

那个原本用非洲人特有的挂在额头的包袱侧面,唰的一下就摘下一个个防弹板展开,快速的朝向几个危险角度遮住VIP客户,不愧是跟着齐天林干过不少类似活计的家伙,动作都很熟练。

从国王到王子,再到王妃公主,都能习惯于被人保护,亨瑞王子毕竟还是当过军人,下意识的伸手就扶住了身前略显老迈的卡洛斯国王,毕竟这位之前因为猎象,曾经髋关节受伤动过手术,现在瘾还是这么大。

这个时候,终于两国的王室有了个友好的回应,卡洛斯回头对亨瑞笑笑:“老了……不过你父亲现在应该还没我硬朗吧?”六十多岁的王储了,亨瑞这个父亲也够倒霉的。

但亨瑞正要说话,眼神就瞟见了齐天林正在探头观察的方向,来不及回复国王的话,惊喜的轻呼一声:“俾格米人?”

哦?国王也充满好奇的转头看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