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84章 怒发冲冠

第八百八十四章 怒发冲冠

俾格米人其实就是传说中的小矮人,普遍身高都不超过一米四,算是中非一带原始森林里面的土著人!

传说中的猎手之王……

齐天林不知道啊,看见那边有两个小孩子一样的黑人端着弓箭躬身从灌木丛里小心翼翼的出来,就准备招呼自己的手下包抄,用北非土语试着高喊:“放下武器!”人家根本就不理他!

卡洛斯赶紧张嘴:“保罗……别开枪,他们没恶意……俾格米人很好沟通的!”

所以说知识就是力量,亨瑞王子能提高点声音说几个零星的土著语词,连古斯夫塔都能直起腰走过来从齐天林身后探头探脑:“哦?真是俾格米人,是你的错嘛,保罗,他们认为所有还在生长的树丛植物就是生命,不能砍杀的……哦,亲爱的丽莎,能不能帮我给他们一起照个像?”

谁说王室成员外出打猎旅游不喜欢照相了?得益于亨瑞王子的几个齐天林完全听不懂的词语,对方的态度有明显的缓和,几个本来就隶属于索马里那边的小黑也听不懂,只会看着老板的反应,齐天林摆摆手,随他们去……

这贵族的底蕴就是不一样,多少都能说几句匪夷所思的这种偏门语言,亨瑞很有些得意的跟齐天林炫耀:“反正都要学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要不是在这里遇见我估计一辈子都用不上?”

人家王室成员是真熟悉这些环节,敲敲树干,搭配点词语,叽叽咕咕的再说点什么,就能获得对方的善意,收起了武器,看来那些年的殖民统治还是没少让这些欧洲国家接触整个非洲的部落。

最后打猎就成为了俾格米人当做向导的娱乐活动。

他们的方式也很奇特,用棕绳编织的小网挂在树林里面,再大喊大叫的到处撵,急速奔跑的羚羊什么的就会撞在网上,要不就是很多张小网连起来在荒草原上拉网捉羊,让用惯了猎枪的欧洲王室们玩得大呼过瘾。

古斯夫塔都气喘吁吁的问齐天林:“这不是你安排的吧?不错不错……比用枪好玩多了……”

唉,贵族的世界,齐天林还是有些不能理解的。

整整两天,晚上都住在丛林里面,有小黑和齐天林还有近在咫尺其实相当和善的俾格米小矮人,安全系数相当高,所以王室成员们还要求住在茅草屋而不是高级帐篷里面,夜间的篝火晚会上,卡洛斯跟亨瑞终于商量出不少的细节,邀请齐天林以英兰格男爵的身份到直布罗陀挂名担任行政长官,不再使用总督这个名号,用一个非英兰格人去担任这个职务,两边国家都可以试探一下自己国民的反应,也都可以说是

自己在外交上面做出了进展,至于直布罗陀当地人方面,就要齐天林挂着恶名,让这个有些倾向独立,有些两边不认账叫嚣民主的弹丸之地吃点苦头了。

谁叫齐天林就是一口著名的黑锅呢。

他听了无所谓:“我没什么时间过去的,你们提供方案我安排人实施就好了,这种小事情,不用伤人,操作起来多简单的,现在我就可以提供两种不同类型的做法,一个是你们都宣布让我自治管理,然后停掉所有的经济援助,自给自力,我再制造两三个无人伤亡的爆炸案,在媒体上面一渲染,这个全靠旅游和免税金融的城市立刻就不会有人去,银行也会被挤兑,他们就知道自己自以为只要好处,不要政府的做法是多么愚蠢了。”

亨瑞哈哈大笑:“这就是你在MI6学来的东西么?”对英兰格来说,现在他们在直布罗陀实在是收不到任何的好处,无法驻军,无法税收,还要挂个海外殖民地的名跟西牙班做无谓的争执,而且连当个烫手的炭元要扔出去都甩不掉,真的是个鸡肋!

卡洛斯也点头:“这样做最好,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以后要恢复也容易,只是这个只有免税港口的名声会受到点伤害了,还有什么办法呢?”他毕竟是一国之君,虽然是名义上的君主立宪制,但还是想为西牙班考虑以后收回以后不能太糟糕,就算是在他死后再收回也要为西牙班留下一颗不错的明珠,上次他们和英兰格私下讨论的就是五十年共管,结果被直布罗陀居民自己公投给否决的,非要死皮赖脸的呆在英联邦里面。

齐天林笑笑指指自己的小黑:“我当行政长官嘛,我有资格开放移民吧?那里才多大?就三万人?我大量的放非洲移民,嗯,也就是我的公司非洲裔员工过去,很快就能调整出那里的人口比例,外来移民跟当地人之间的矛盾不是最容易产生的么,无论是对他们的不满还是对我的不满,很快就能让当地人闹起来,这小地方没国家支撑,闹来闹去有个屁用,还不是要来求你们?”

两位王室抚掌大笑,认为此计甚妙,比前面那个还不着痕迹一些,决定回头都跟自己的政府商议一下,如果可行,就这么操作了。

所以这场密林中的打猎活动最后是皆大欢喜的回到首都,齐天林还给安妮捉了一只小羚羊回去当礼物。

路上亨瑞倒是笑着问齐天林:“我还以为你要招募一点这种俾格米猎人到你的作战部队里面呢。”

齐天林耸耸肩:“他们擅长的是打猎,做作战的区别还是很大的,更何况我一直都觉得非洲人过他们自己的生活就好,我没

必要去指引,人家有人家的生活方式,我最多提供点吃穿就行,至于教育或者别的什么,未见得我们的方式就是适合他们的。”

亨瑞有些惊奇的看自己朋友,拍打他的肩膀:“这一两年你的变化相当大嘛,看来这种纵横非洲的生活对你的影响和成长真的也很明显。”

齐天林邀请:“如果你觉得在欧洲一天到晚被媒体和闪光灯包围的生活太无趣,也可以来嘛,好歹我现在直升机部门或者机动侦察车部门都能请你指挥的,你们也是,有兴趣都可以来非洲长期呆一段时间,其实蛮有趣的。”向其他三位王子也发出了邀请,他们年轻,颇有些流连忘返,想再探险一段时间。

亨瑞颇为意动,也有些无奈:“盯着我们的眼睛太多了……回去商量一下吧,我们也不可能抛头露面做什么,还真是羡慕你。”的确是,背黑锅的事情或者说带有殖民主义色彩的侵入,齐天林可以做,这些王室成员其实都是避之不及的,哪里敢在里面挑头?无论怎么掩盖,他们一旦出现,那么其中的含义就太明显了。

所以说,亚洲王室的前来,也许就有这个目的,有种纯粹王室之间联欢的意思,不会牵扯到政治上去。

齐天林他们回到首都的时候,耶米斯基纳刚刚和日本、文莱、不丹、太国王室等等好几个亚洲王室接见会面完毕,安妮他们这些欧洲王室也态度和谐的聚在了一起,阿联酋、沙特这些介乎于两者之间的中东王室就算是串场的。

耶米斯基纳给齐天林做了个眼色,在门外小声说了几句:“日本方面想投资,口气还很大,貌似他们在利亚比已经拿到了投资项目,阿联酋和沙特王室的人都没张嘴。”

齐天林想想那边是蒂雅在把关,最好的石油开采项目也是阿联酋和华国暗地里掌控了,不是很在意的点点头回应:“一样的道理,放进来……日本人是典型的不见兔子不撒鹰,等他们的好处来了,我们再翻脸不认人,拿我们也无可奈何。”

耶米斯基纳这个非中新总统有特色,总是穿着一件披肩式的袍子,头上那块小饰品也卡在额前,这时候就笑得有点眯眼:“好咧……这就安排人跟他们签合约去。”

对于各国这种扶持起来的国家领导人,齐天林的模式跟其他欧美强国操控傀儡政府真有不少不同,起码耶米斯基纳自己能感觉到,齐天林和绿洲公司的架构简单明了是个商业机构,并没有直接从能源或者政府上面牟利,反而是承担了安全控制,并不对国内政府指手画脚,这种情况下,除非是野心极大,不愿受到这样控制的领导人,真心会觉得

绿洲公司和齐天林是真的给本国人民带来了可以预见的幸福生活。

所以按照齐天林的简单思路来运行这个复杂的结构,说不定还能收到点奇效。

不过齐天林实在是腻歪日本人,看着那几个木偶似的皇太子成员,没兴趣去接触,在接待大厅外面看看就要走了,原本打算把马嘉临时给召回来,让他带几个亲信去觐见尼尔泊国王的,结果安妮好好的把他嘲笑了一番,尼泊尔几年前刚刚取缔了君主制,这也是他们王室俱乐部最近退出的一位成员。

代表阿联酋来的就是阿卜杜拉,他确实也热爱打猎跟体育运动,远远的瞥见齐天林在门窗外晃了一下,毫不避嫌的就跟出来:“谁都知道我跟你关系好,所以也不用避讳他们。”

他跟过来是有个刚发现的小细节要给齐天林通报一声:“日本人好像在利亚比拿到了石油开采权,而且他们也在搞地质勘探!”

齐天林有点匪夷所思:“欧美国家不是已经放弃了在利亚比的重新寻找石油脉藏么?日本人哪里拿到的地块?”利亚比有可能有石油矿藏的地块,早就被私底下布局的阿联酋和华国分头买下了,全都是低价以冤大头的身份从欧美石油公司拿到的。

阿卜杜拉有点挠头:“我们正在清查整理情报,毕竟我也是昨天刚刚跟日本人一起经过利亚比的时候,偶然发现其中有认识的石油商人,然后紧急通知情报部门才有这么点苗头的……”停顿一下:“因为乍得的事情,我们全面接管了华国的石油地块,作为私底下的交换,我们把几块可能蕴藏量更丰富的利亚比地块给了华国……日本貌似拿到了其中一块。”这话其实已经说得很含蓄了。

齐天林特么的简直有点怒发冲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