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85章 探讨

第八百八十五章 探讨

对齐天林来说,什么直布罗陀之类的事情,都是闲暇时候的消遣了,他关心的只有大布局的非洲跟华国,自己苦心积虑的捣鼓这些事情可以因为利益交换和布局的需要跟欧美分享那么一点点,但如果居然要分给日本人,居然要让日本人到自己用鲜血和生命打下来的地盘上面挖掘石油能源带回去,齐天林简直就要暴走了!

所以直到安妮出来找他,齐天林的一张脸都是黑的!

公主很少看见他这种表情,皱眉轻声:“因为日本人?王室之间的交流是必须的,你也不要过于耿耿于怀?”

齐天林看自己有点神经质抖动的手:“我真想进去折了他的脖子,不是因为他是个皇太子什么的,就因为想泄愤,他我还不看在眼里,不过就是个玩偶,特么日本人居然跟我耍花样,从利亚比想挖走石油!这都还不算最气愤的,最气愤的是,这件事儿多半还是那些个华国人倒腾出来的!”

安妮追问了几句,笑得安泰祥和:“对于你来说,现在需要扮演的是一个跟华国没有关系的角色,日本人这样的做法,不是更加帮你掩盖了么,至于石油,不是还在勘探么,石油也还在利亚比的地盘上,他们设备也在源源不断的运送过来,怎么弄到几千公里外的日本本土去,不是都还在你的掌控当中么?愤怒或者情绪永远都不能有助于解决问题,更好的做法就是利用眼前的局势,从中寻找最有利于你的方式方法来解决,你现在已经是拥有各种权力跟资源的势力了,别还局限在一个小兵的思维模式上面。”

亲一下齐天林有些思索的脸:“待会儿进来寒暄两句,更有利于你的行动,记住没有永恒的敌人,也没有永恒的朋友……嗯,亲人和爱人是永恒的!”笑嘻嘻的就进去了。

所以说安妮这种高屋建瓴的思维角度,完全带开了齐天林的脑子,原本有些发热的头部一下就清灵了,有些阴测测的站在窗外笑了笑,接过阿卜杜拉递过来的一部电话,里面正在进行汇报:“初步勘察的结果,应该是华国石油集团公司的内部,有人把这个消息传递到了日本,日本现在基本明了利亚比的石油勘探是出了方向性的问题,不是没有了,而是石油流向出了问题,所以他们知道利亚比肯定还有石油,又通过华国石油集团的一些高层,高价购买了这样一部分地块进行勘探,代价是给这些高层个人回馈一部分好处。”

已经没有那么愤怒了,齐天林似乎已经习惯了那个神奇的国度时不时就会有这样一些人,总会把个人利益放在国家利益,人民的利益之上,也无视作为一个华国人基本的道德操守,更不用

谈那个所谓的党和国家赋予他们的职责了,转头问问阿卜杜拉:“这是带加密的么?”得到确认,才拨打了老吕的电话。

轻言细语的把事情给那一头的将军陈述了一遍:“这就是我辛辛苦苦在利亚比炸掉油脉,干掉老卡,获得石油开发权,把这个消息不要一分钱的传递给你,得到的回报?”

老吕顿时有些语塞!

齐天林还是不紧不慢:“这就是我在乍得发起政变,为了保护华国在乍得的投资,把所有现在濒临内战危险的华国采油地块全部换给阿联酋,让华国石油能从我已经掌控的利亚比国土上面安稳开采的结果?”

老吕有些呐呐:“国内……有些情况……”

齐天林冷哼一声:“老吕,这个讯息我是从你这里传递到国内的,最终演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我非常失望,我现在明白那句什么向明月,奈何照沟渠是什么意思了,我也不关心你们是否会进行自查,又是否会把这件事当成个事,我告诉你,人心是会冷的,再滚烫的爱国之心,在面临这样的事情以后,都会逐渐的冷却,好好掂量一下吧,我会调整我对待华国的态度,不再是无所求的奉献了,一切按照市场规律来办事吧……”

正要挂上电话,老吕可能也听出来音,抢着开口:“改革开放三十年,日本人在华国的布局相当大,无论是设备、人员、经济、学术界都到处有日本人的影子,因为八十年代我们急需一切的资金、设备和技术,当时最符合我们要求的就是日本人的东西,所以渗透非常厉害,八十年代出国留学的日本比例也非常高,所以现在为日本人摇旗呐喊的公知也非常多,要不是国内的反日情绪,估计舆论还要偏向日本,国家是在尽可能的清查有关这样泄密卖国的事情……你也知道华国很大……”

齐天林笑了:“你知道么,这背后隐藏多么大的经济效益,上百亿美元的能源开采,你们都可以顾若罔闻的卖掉?这意味着我随时都可能被你们卖掉,好了,不跟你白话了,好自为之吧,我会按照我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你们已经失去在我这里曾经有过的一定发言权,再见!”

挂上电话,丢给阿卜杜拉,也不管他是否能听懂华语,轻轻拍拍他的肩膀:“通过你们的渠道,尽可能详细的收集这一批日本企业在利亚比开采石油的讯息,这些地块我迟早会拿回来还给你们的……”

阿卜杜拉微笑着就低下头致谢:“我们已经跟奥塔尔教派的长老取得了共识,这些石油我们会尽可能的用在利亚比的建设开发上,会跟阿联酋遥相呼应,成为您最有力的支持者!”

还在国内的时候,齐天林就明白日本人对华国的觊觎是从来都没有停止过,无论是在经济军事情报战线上的斗争,还是对于在华国产业链上的隐秘布局和扩张战略,日本人都在华国积累了大量的人脉,也更别提那些从跟日本交流获得实际效益的既得利益团体,太多了……自己都根本没兴趣去问问题出在什么环节,低头看看小羚羊,带上笑容抱给了安妮。

已经洗过的小羚羊真的很纤细可爱,勉强用自己的四条腿在有些光滑的石材大厅地面上站住,还得控制不要往边上滑,怯怯的目光打量着跟自己生长的森林完全不同的环境,让安妮爱心爆棚,抱着就跟齐天林娇嗔:“还是送回森林去吧?”

日本皇太子妃也能提着一个小手袋,很惊讶的观看,偶尔用英语参与点交流,齐天林听上去她的口语就比皇太子好很多了。

皇太子终于有机会在亨瑞的介绍之下跟齐天林热烈的握手,日本人总是这样,从明治维新开始,他们就致力于学习西方社会的一切,从工业革命到君主立宪制,所以在欧美国家面前相当的谦卑,其实他们在华国人面前也是做出非常有礼貌的样子的。

但他们骨子里面那种极度扭曲的国民性格导致他们不可能看得起任何人,觉得自己凭借一个区区海岛都可以跻身世界强国之林的地位,要是能给他们一大块丰美的国土,那将会迸发出多美璀璨的未来。

所以他们对齐天林这个华裔南非籍人在非洲取得的成绩,相当的艳羡,真的是发自内心的艳羡,当他们还在因为一些巴掌大的岛屿跟周边国家不遗余力的进行争论的时候,突然发现非洲中北部地区居然出现这么大一块开放给欧美国家,乃至华国都能分一杯羹的区域,所以他们才会迫不及待的凑上来。

齐天林拥有的璀璨未来是他们也可以看见的。

皇太子很有风度的仰着点头跟齐天林提到了之前他们在东京湾的那次富豪寻宝游艇聚会,说自己对考古学跟航海也很有兴趣,邀请齐天林两口子参加他们将会在下半年举行的亚太地区海上音乐会。

安妮今天是穿了高跟鞋的,那叫一个高,齐天林都要仰头,皇太子就更别提了,所以还得弓着点身子点头致谢,齐天林也能笑着保证一定到场。

其实心里在揣测自己到场带去的不知道是什么恶魔了……

啰里啰嗦一番完毕出来,外面等待的小黑却奉上了一个内部电话,是麻桦腾的,齐天林有点烦,难道老吕还找阿腾当说客了,所以拿过电话来没什么好气:“干嘛呢?”

麻桦腾丈二和尚摸不着头

脑:“不干嘛,就问问你搞这个欧洲王室聚会有什么目的没?我这边好配合思路。”

齐天林摸摸自己有点笑僵的脸:“嗯,有点烦心事,以为你也在跟着磨叽呢,没别的原因,就是想让欧洲多关注下我们这个区域,延缓美国人把军事基地建设到腹地来的做法。”

声音压得很小,也许觉得有些错怪了自己的军师,看看周围的几名小黑已经自动把警戒范围扩大到十余米外的角落防止有人窃听,齐天林就把自己今天遇见的事情通报了一下:“就是这事儿,万一他们叫你跟我唧唧歪歪,就免了。”

麻桦腾估计也撇了撇嘴:“这种事情啊……估计也没人好意思跟我说……这种烦心的事情回头再说,我想跟你探讨一下的是,到底有没有必要让美国人把基地开进来……”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