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87章 乐事

第八百八十七章 乐事

和平的气氛,在大长老带领已经密密麻麻的信徒来到首都以后,达到顶峰!

齐天林自己都稍微低估了宗教或者说国教的力量,当宗教结构一边倒的非常坚定的表达自己支持新政府,以及相信那个为新政府提供安全保障的绿洲公司可以为这个国家带来和平以后,各地的部族长老几乎是只能选择顺从。

纵然利亚比是个部族长老或者说部族结构高于国家机构的半封建制社会,但是宗教还是高于了部族,特别是奥塔尔作为整个利亚比最至高无上的英雄神明,部族长老几乎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的只能选择服从。

而且还必须是无法反抗的服从,因为各地的清真寺就好像宗教管理机构一样,紧紧的盯住了各地的部族,如有任何不从,只会引得全国信徒的共同攻击。

原本散乱无疆的利亚比局势,神奇的在宗教梳理下,瞬间太平。

堆积如山的枪械被绿洲公司挨个儿清理,所有老旧枪支都被销毁,只是销毁以前,众所周知的小夫人,都会带着自己的护卫队,兴致勃勃的再个人检索一遍,蒂雅实在是对枪械收藏有种发自肺腑的喜爱。

现在迷雾岛主要就是麻桦腾跟马格西姆的地盘,阿腾搞情报搞理论的,又不占地方,所以整座城堡俨然有种被马格西姆变成枪械博物馆的倾向,有这样一位顶级高手打理自己的收藏,蒂雅对搜刮藏品更加感兴趣了。

这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堆积如山的枪械被绿洲公司的武装人员分拣出来,蒂雅就跟个拾荒的小姑娘一般,在中间到处转悠,看见什么没见过的型号,就让人检出来,有时候看见个别成色特别好的,还会乐滋滋的转头跟齐天林炫耀,哪里像是掌管首都过万武装力量的指挥官了。

这个带有半展示意义的枪械堆积场就在以前的总统府军营,所有在城郊收缴的枪械都会运到这里来,市民们也随时可以来远远的参观那堆积在足球场一样大的区域高达好几米的枪山,感受远离这些杀戮生命物件的幸福。

齐天林就跟大长老站在附近的一个台子上,远远的观望这一片曾经的权力中心:“小夫人……真的是非同凡响,真是阿威兰德的好女儿……要不要在清真寺为她塑个像?”大长老很诚挚的希望自己的家乡人能够坐实跟神明的关联。

齐天林忍住想笑的冲动,那妮子当个地主婆就很满足了,哪里愿意变成塑像:“还是低调一点吧……随她去……”宠溺的味道却溢于言表。

大长老就更实际一点:“那……能不能尽早诞下孩子,我们……也好有个,我们能提供最好的教育

环境,让他成长为最优秀的宗教领袖!”

齐天林更不愿孩子变成和尚:“呃,这个也顺其自然吧,我找你谈的就是……把这里,全部都改建了,改建成为清真寺,你看怎么样?”

以前的总统府,变成现在万人敬仰的清真寺,那敢情好,大长老一个劲点头:“行……行,感谢您的赐予,我们一定把这里建设成为和穆塔伊遥相呼应的圣地!”

齐天林的重点却在后面,伸手悄悄的指一个方向:“那里,下面掩藏着超越常人的怒火,可以把异教徒变成一片火海死地的怒火,不能被异教徒发现,你得明白现在有多少人偷偷在注视着这里,想摘取这里的果实,你建设这片清真寺,一定要用最虔诚最不会泄露秘密的教徒!”

有时候对大长老这样的人形容核武器,还真要用虚渺一点的形容词,果然就带来非同凡响的效果,大长老睁大眼睛,嘴唇不停抖动:“您……您是要我来守护这片怒火么?”这该是多么大的一个荣耀啊!

齐天林慎重的点点头,从胸前的战术背心地图袋里拿出半本使用手册:“这里是关于这片军营下面,前总统挖掘的地下工事和工程的结构图,除了那个圆顶移开以后,看见的方孔要用机关封住,不许任何人进去,只能是我到时候来查看,其他的地方你都可以安排信任的人去检查一番,把找到的东西好好保存,再把那些隐秘的地方掩藏在清真寺下面,我还会有很多的珍宝需要运过来埋藏……”

大长老愈发觉得责任重大,想半躬身的趴下发誓,却被齐天林拉住:“工程机械方面可以找阿联酋人帮忙,但操作必须是你的人来做,如果你的人手在操作技术和建造技术上不能完成,宁愿等他们掌握了技术才能做,记住,这是我们奥塔尔最重要的秘密所在,要层层叠叠的把这些秘密掩藏起来,如果被异教徒发现,在我们还没有做好抵抗准备以前,就会是灭顶之灾!”

老头子只差把自己的胡须咬在嘴里赌咒发誓了……

齐天林终于把自己在的黎里波最大的软肋交给了值得信赖的人了,只有那本说明书的前半册,关于弹道导弹的发射部分,被蒂雅自己用拍摄的方式记录成数据文件并藏起来以后销毁。

拍拍决定马上就在这里搭个帐篷,守住这片军营的大长老肩膀,齐天林招呼已经收获了三十多支各种枪械的蒂雅一起离开,得去看看安妮捣鼓的足球联赛。

赛制现在还非常简单,就八支球队,分属整座首都的八个主要街区,尽量拉长了赛程每周相互捉对厮杀,周六周日各两场,还别说,免费的门票,

赠送不含酒精的果酒和热狗,加上刻意渲染的各队历史渊源,让各个街区的民众相当有对自己球队的拥戴感,在利亚比这个原本就很热衷于足球的国度,周末多了个好去处!

只是进场要接受严密的安检,这是第一场比赛以后就发现的问题,刚刚经历过战乱的民众攻击性非常高,战到酣处大打出手的事情还真不少,所以隔离双方球迷成了个必修课。

不过齐天林自然是被沙狐送到修茸一新的大新体育场后方,进入贵宾包厢,喊了好几遍,都蹲在车厢里面专心整理自己新收获的蒂雅才依依不舍的跟着起身,拉好脸上的黑纱,吐吐舌头挽着齐天林进场。

已经能看见巡逻看守的人员换上了全黑制服的当地警察,没有枪械,只有一根伸缩警棍加上通讯系统,得益于来自欧洲的设计,警服相当挺拔,腰间挂得满满的黑色皮套装满各种警械,刻意挑选过的身高个头,也让警察们很有威严感。

这就是建设一个国家的点点滴滴,看见一身戎装,左胸口贴着绿洲公司徽标的齐天林,警察们都能笑着敬礼,能全副武装出现的都是绿洲的经理级别了,一般都不许携带枪支出现在这个城市,武装人员基本都驻扎在外围。

安妮就不愿看齐天林穿着PMC标准的T恤加多袋裤还有战术背心,腋下挂着步枪的行头:“现在基本已经戡乱平和了,就不用这么穿了吧?”

蒂雅就比她体贴,进来就开始帮齐天林摘步枪的锁扣,顺便把腰间的一条装备带解开,上面的手枪、烟雾弹之类不方便坐着有点硌腰的就都取掉了,齐天林大马金刀的一下坐在松软的皮沙发上:“你以为我就是来看看球赛的?还不是看看你,休息一会儿,我就要去米苏拉塔,那里的几千名降军正在搞培训测评,我得把人清理出来送到清真寺再做心理培训,才能送到别的国家去作战,太忙了!”

安妮帮齐天林拿了瓶饮料,有点喜笑颜开的坐他旁边:“责任这么大,当然会很忙,你知道陪我,还知道这么说,真不错……来,小夫人,你坐我这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谁都这么叫蒂雅了,这姑娘觉得也还不错,就欣然接受了。

有时候,战乱的国家更珍惜眼前的这点娱乐,所以别看战乱平息没多久,比赛的激烈程度和技战术水平却相当高,原来利亚比的足球水平就不算差,现在比赛的人也更纯粹,就是通过比赛找到娱乐和竞争的感觉,安妮多专业的,边看边点评:“我们已经安排人申报了今年的世界杯预选赛,我给国际足联和欧洲非洲足联都打了电话,就非洲的有点磨磨唧唧。”

安妮娇嗔的打他一下:“其他非洲国家总是有点不怎么舒坦吧?在联合国或者非盟的大会上面说过好几次了,利亚比等国都是在外力的侵扰下被殖民化,愤愤不平的都不想接受这几个国家。”

齐天林嘿嘿的冷哼几声:“殖民化?他们是怕类似的事情落到他们头上,失去自己的政权,才会这么担心……”伸头问蒂雅:“日本人的事情进展得怎么样?”他还真是不得闲。

蒂雅放下正在吃的小零食,还掏了个小本才开始照本宣科:“在使馆区选址,递交价值一百二十万美元的使馆建设申请,商务区分别购买超过六千平米的写字间,分属六栋写字楼,在经济开发区却只申请了一块厂区建设用地,面积是0.27平方公里,入境一共278人,离境113人,留在首都的现在只有十七人,其他都在各地搞勘测,分为四个勘测队,聘请了我们公司的武装人员随从,今晚才能拿到详细的路线和他们的行动报告。”工作确实做得很细,不过在绿洲公司全面掌控安全事务的情况,结合苏海亚的政府工作机构,要了解整理这些真不难,难的是一贯只喜欢枪的姑娘,做起这个来有板有眼了。

安妮适时提醒:“现在日本人是投资方,你不能贸然对这些日本人的商务行为做什么,不然很容易挫伤各国来利亚比投资的环境担忧信心!”

齐天林哼哼的阴笑两声:“我知道……”

算计人嘛,在掌握绝对力量的时候,算计起来还真是一件乐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