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88章 狗胆包天

第八百八十八章 狗胆包天

其实日本人的能源需求,就是从那次的海啸核危机事件以后陡然爆发的,因为整个日本地区的核电站因为核安全问题被大量关停,造成原本就资源匮乏的日本本土需要大量能源投放,所以以前只是少量从坦桑尼亚以及莫桑比克等非洲东海岸国家进口能源,现在急需更多更好的原油。

而日本人在能源方面的投资以前一直都比较集中在南美洲,所以这次居然能够惊喜的在传统优质油田区域利亚比分得一杯羹,日本人简直是大喜过望,当然日本人内部的团结就远比华国人做得好,他们是一定会严防死守这个消息,尽量不泄露到欧美国家的耳朵里面去。

打着人道主义和旅游资源勘探的旗号跟着皇太子一起来利亚比暗度陈仓,要不是阿卜杜拉这种一直混迹在石油圈的老手敏锐的发现了同行,根本就不会被人注意到。

好几个石油资源勘探队被派出去了,随队的廓尔喀PMC每天都会把日本人的行程和工作量详细的反馈回来,齐天林这里完全能掌握,这个环节上不可能有什么别的人能逃过已经从军事和宗教上全面掌控利亚比的齐天林眼睛。

日本人看来也清楚这一点,对齐天林的刻意交好算得上是煞费心思了,有鼎鼎大名的欧洲公主和现在看起来在利亚比掌握军权的小夫人,日本人很聪明的没有走什么美色路线,虽然看起来这个一夫四妻的架构说明这个男人也许容易陷入桃色陷阱,但去惹怒安妮或者蒂雅都不是什么明智的行为。

那么对于一个武夫的结交,最方便的就是军械藏品了,日本人在枪械上面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对自己的刀械却相当自傲,稍微一打听就听说保罗这个南非人具有极强的冷兵器作战能力,所以一位同样是南非籍的日裔就笑眯眯的上门了。

说起来现在齐天林在利亚比都没什么行宫别墅,依旧还是住在那个豪华酒店对面的废弃写字楼里面,蒂雅也跟他在这边搭帐篷滚睡袋,只有安妮才架子十足的住在对面酒店的高级套房,但随着经济开发和商贸的恢复,豪华酒店周围肯定属于优先繁荣的地带,蒂雅就毫不客气的把这栋十几层楼高的商业大厦纳为己有,倒也不对外经商贸易,就是把一楼进出口打理一下,楼上依旧清水房一样的驻扎作战人员,真是明珠暗投,多有商业价值的一栋楼就这样白瞎了,但真没人敢说什么,总比那些达官贵人拿下首都就到处搜刮财产,抢夺别墅地产好吧,而且这明显也不是要牟利的想法,就是拿来屯人。

于是日裔南非商人藤原仁史被一名黑妞带着上楼来时,齐天林正在跟两名廓尔喀主管相当随意的

蹲在空荡荡的水泥大厅地面上,拿颗子弹在地上画着讨论最近的兵力人员结构问题。

原本就有近两万人的黑人武装人员,外加三千余名廓尔喀、哥萨克外加几百名欧美籍PMC,最近因为乍得和利亚比宗教活动,突然暴增一两万人,特别是数千名米苏军投诚人员,和一万多名陆续正在进入各种不同阶段军事培训的宗教武装人员,如何安排才是齐天林最要紧的问题。

非洲别看面积这么大,为了防止军队势力过大,随时反叛,其实每个国家的常备军事力量一直都不高,通常小国家五千到一万,类似华国蜀都省这样的中大型国家三军齐备也就三五万人,极个别例如尼日亚利和南非样的国家会有一二十万的军队,所以齐天林的三四万人其实已经招眼了,麻桦腾三番四次的跟他提出要分散这些人员的架构,降低敏感度,现在的确是迫在眉睫。

阿腾的办法也很简单,因为齐天林现在控制的所有区域,除了绿洲公司作战人员,是没有武装警察的,所以除了各地的警察,那些以绿洲公司安全事务办事处名义存在于各地的特种作战小队,两三百个城市集镇,就成了最有效的分散点。

在绿洲公司拿工资吃饭的这些小队,通常都是以十人为一队,配备两名狙击手,三名重火力手,五名突击手,其中小队长一名,主要的工作就是训练,接到当地政府机关或者警察局的请求才出动执行面对武装犯罪人员,就有点类似于美国SWAT的特警性质,这样最大程度的保证了各地都有武装安保人员,又不会让各地拥枪自重,掌控权都在绿洲公司手里,对各国中央政府来说也是个比较好的办法,最大可能的减少了地方叛乱的因素。

齐天林上次在非中西部视察,就着重观察了这个部分,但是现在显然是需要作出调整了,廓尔喀们只能作为各地的教官和巡查队,所有从利亚比各处培训军营出来的利亚比武装员工要开始大面积的上岗工作了。

实在是这帮人的数量太大了,而且不管是米苏军还是后来的宗教武装人员,对穆塔伊清真寺的忠实度都比较高,所以控制起来不难,那么齐天林就开始混编把这些人以十人二十人的小队形式到各地去替换原来的黑人小队!

几乎是以二比一的比例把黑人小队换出来,让大多数都是阿拉伯长相的利亚比人到非中、乍得、尼日亚利、卡隆迈各地的办事处把黑人小队换出来,这样一下数千人就润雨细无声的消失在各地!

虽然这些各地的安全事务小队不是非洲黑人,但是来自利亚比的北非身份,还是不容易让敏感的黑人反弹,

而且这些作训小队依旧也是自闭门户训练的时间多,平时并不插手任何地方警察的事务。

而汇集起来的两千余名作战能力更强的原非中、卡隆迈、尼日亚利籍黑人员工在数百名索马里小黑的带领下,顺着混迹在苏丹的游击队开辟道路,从陆路悄无声息的再越过埃塞俄比亚,潜入了索马里。

亚亚已经带着人先期潜入了,这样两三千名作战能力相当不错的武装队伍其实在索马里已经可以占领半壁河山当军阀了,但他们静静的在索马里那个7字形国土的那一横的海岸线一带悄悄的驻扎下来,从不跟下面各地军阀混战最激烈的地区打交道,因为上面相对生活条件最差,没人争。

在这样的情况下,阿联酋借道也门,横跨三四百公里宽的亚丁湾,用大型货轮运载物资补给这帮人,非常轻松,而且在船运繁忙的亚丁湾,也不会被人注意到。

这是齐天林要在索马里发起行动的征兆么?

廓尔喀们最大的优点,就是不会问这些问题,因为肤色种族的原因,他们现在主要就是在阿汗富轮战,然后换下来非战时期就是到各个军营担任教官和督察队,现在听齐天林要求他们到各个城镇去检查办事处作战小队以及装备,更换人员,一切搞清楚才点点头站起来。

灰扑扑的楼层,完全没有富丽堂皇的办公室感觉,于是穿着相当整齐的藤原仁史就看见一身PMC标准打扮的齐天林脖子上围着一条红白格子围巾,满脸的胡须却能看出认真打理过的痕迹,满头花白的寸发,愈加显得彪悍凶猛,就是因为胡须的关系,东亚人种的长相也被掩盖了不少,爽朗的拍拍自己部下的肩膀,两名廓尔喀分队长对他行个捶胸礼,才转头离开了。

黑妞也对齐天林行个礼,齐天林用英语接待客户:“怎么样?现在的黎里波的投资环境还是很不错吧?能不能适应这个气候?比南非还是要炎热不少。”

藤原仁史就是通过在纽约的宴会上那些日本人介绍来的,这些天跑一些关于日本经济开发区的手续,所以也见过面,现在非常彬彬有礼的拿过手中的一个盒子:“这是我通过在日本的朋友,为您找到的一柄战刀,希望您喜欢!”

在自己控制室内范围,齐天林一般是不挂长枪,而战锤战刃因为维拉迪或者清真寺的原因,他越发显露得少了,闻言笑着上前接过盒子,指指窗边,那里用弹药箱做了几个座位,坐下,齐天林随意的把盒子放在中间的弹药箱上打开,脸色却有点发紧,但还能控制:“军刀?现在用得上的机会非常少了,看上去很有点历史?”

齐天林泰然的横握这把带鞘军刀在手中拿起来掂量一下,重量感很好,有些陈旧的鞘皮应该是硝制过,很紧密,墨绿色的精心编织绶带形成刀柄,在精美的尾柄上一条金色和红色相间的刀穗简单的打个结在刀柄上,一把带有浓厚东洋刀风格的军刀!

藤原仁史的目光紧紧的盯在了齐天林的脸上,试图捕捉哪怕一丝一毫的变化,从而判断这个华裔的心理,就好像他们一直都觉得非常擅长也容易影响华国人一样:“这是一把将军佩戴的战刀,有超过三百年的历史,非常珍贵!也非常适合您的身份!”

齐天林笑了,三百年算个球啊……轻轻一推,一道冷冽而静谧的刀影滑了出来:“的确是一把好刀?但这些刀在二战结束以后不是被美国人全面收缴了么?”盟军曾在日本全面收缴刀械,用以彻底瓦解尚武好战的军国主义,几乎让日本刀断代,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才重新以艺术品的名义恢复。

藤原仁史有些猝不及防,没想到齐天林居然了解这点历史,脸上楞了一下才有些抑制不住的傲然:“优秀的东西总会保存下来,这是一柄在华国战场上立下赫赫战功的军刀,是我朋友的长辈传承下来的,因为也早早的移居海外,所以得以留存。”

一把在华国战场立下战功的军刀?那就是在对齐天林**裸的宣扬打脸了?

齐天林简直有些诧异的转头看向这个狗胆包天的日本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