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89章 胡萝卜

第八百八十九章 胡萝卜

如果说没有安妮之前开导齐天林的那番话,也许齐天林真会慢条斯理的站起来,就在这一片废墟般的楼里直接砍了对方的头!

现在的利亚比,对齐天林来说还真是可以为所欲为的国度了,别说砍下这么一颗头颅算什么,直接让人炸了正在修建的日本领事馆也拿他没辙!

但有什么好处呢?日本大使馆可是申请了建筑项目正在开始施工呢,就算要炸也要等完工以后才热闹吧?而眼前这个日本商人居然敢熊着胆子来挑自己的火气,也应该听听究竟是为何吧?

所以现在的齐天林的真不是之前那个愤怒的小兵,可能前些天那个关于华国石油高层擅自把关于利亚比资源的机密透露给日本人,也让齐天林的心态有了那么一点变化,人家都不着急,自己着什么急?

一切还是利益最大化吧,所以笑眯眯的把刀完全的抽出来,刀鞘随手就递给藤原仁史,双手握持,刀刃对着窗户这边,完全竖立,还别说,手感的确好,目光注视在光亮如一汪秋水的刀刃上:“不错!我很喜欢……这个礼物我就收下了,你有什么事情直接明说,我能帮上忙的不含糊!”

藤原仁史笑得很安静,也很满意:“这把刀的养护也很重要,配套工具我都放在了盒子里,待会儿我给您的侍卫再叮嘱一番,他们会帮您维护好的……”

齐天林这粗胚什么时候养护过刀具了?战刃那么顶级的神奇所在,也被他一天随意的插在刀鞘里扔来扔去,更别说为了掩盖黄芒,还经常在上面贴胶带,搞得黏黏糊糊脏兮兮,展展眉毛:“这么麻烦?”他是知道日本刀格外讲究这些养护,按照日本人酸不拉几的说法,这个养护的过程,也是平心静气的剑道一部分,其实就跟欧美国家现在喜欢强调个传统、传承一个道理,没有足够长的历史,就硬用这种东西来表达。

藤原仁史接过了齐天林递还回来的刀,小心的装回去:“在支那战场,我的祖父就跟人打赌过,只有这样的养护,才能保证这种特有的刃口设计,既锋利又不会在遇见骨骼的时候卷边,立刻就到街头选了一个支那人,一刀砍下,没有丝毫损伤!”满脸的沉醉跟骄傲!

齐天林哈哈大笑,仰面大笑,因为不这么笑,他实在是无法掩饰自己变得有些狰狞的面部表情!等低回头的时候终于带着笑容:“那我现在占领了利亚比,不也可以随时到街上拉一个人砍一刀试试?”

藤原仁史居然嘿嘿两声:“四十岁左右的男性颈骨是最考验刀刃的,这是我的祖辈他们历经无数次试验才得到的结论,女性骨骼偏细,儿童偏软,老年人

偏脆,只有这个年纪的男性骨骼最适合……”

齐天林只能再次哈哈大笑了!笑得都有点喘不过气:“还有这样的研究……有机会一定试试,上次我在中非一带,一夜之间手刃过百人,要是有这柄宝刀,该有多带劲!好!”一边树大拇指,一边接过了藤原仁史恭恭敬敬又奉上的连刀带鞘,一脸的爱不释手。

藤原仁史似乎完成一个试探或者测试,终于满意的开始进入正题:“我们伊藤商会在南非经营了超过三十年,但是一直想在非洲树立一个具有相当规模的中心,南非显然还是太靠南了一点,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跟我们深度合作建立呢?”

齐天林的注意力似乎都在刀上,不停的把玩,头都不抬,实在是不想让对方看见他强忍拔刀砍人的冲动,特么的这台面上的事情就是没有在战场上横冲直杀来得爽快,听闻一个日军后代,得意洋洋的宣扬在华国战争期间砍头取乐的事情,还得迎合两句,真正是难煞他也!所以声音也有点变形,但还好,听上去更像是玩物丧志的漫不经心:“哦?哪些方面?你们那个厂区……你们申请了多大的厂区?我听说好像面积比欧洲国家小很多吧?”说起这些事情来,话一顺表情就能控制了,齐天林终于抬头,满脸困惑:“伊藤商会有多大的规模,我看你们现在……”

看看现在能涉足进来的欧美企业,无一不是响当当的名号,在欧美经济普遍滑坡的时候,非洲这样的经济增长点真的很能吸引大公司加入,就连华国来的那些企业,撇除不争气的国有企业,那些民营公司也个个都有些名气吧?

藤原仁史骄傲:“我们伊藤商会是隶属于三井物产旗下的工矿产业投资公司,具有强大的开发能力……”

齐天林忽视这些听起来对他都不熟悉的名号,摆摆手:“嗯,这些我不擅长,直接说你先要什么,我能得到什么!”

藤原仁史就更满意他的反应了,一个唯利是图的军阀,才是他们更喜欢利用的角色:“我们愿意投入巨资在利亚比建设能源开发,甚至代理利亚比国家能源机构,也承诺会在利亚比投资经济发展,让日本和利亚比成为经济战略伙伴!”

齐天林似笑非笑:“你一个产业商会的管事人,能跟我谈这种国家层面的问题?”

藤原仁史唾沫四溅了:“利亚比具有相当良好的战略地位,处在非洲跟欧洲的交界处,又能够涵盖中东,联系亚洲,所以我们日本非常有诚意进行战略投资,我当然是作为前期勘察的接洽人,毕竟这里也被很多方面都看着,我们不愿意商业上的举动被外界事先捕捉,

对吧?”

齐天林笑得很从容了:“我不是经济学家,这些东西我不懂,我还会在非洲持续拿下更多的管理区域,你们投资利亚比,不如投资我,我才是根源,别跟我玩那么多虚的,我不耐烦,我要看到的是真金白银的好处,美国人先投了几十个亿,才能在我的盘子里面占取主导,阿联酋、华国、英兰格人的投资更多,但他们的收获却没有美国人大,法西兰人不怎么乐意,所以现在回报最小,我也不怵他们,所以来吧,我是个只看好处的雇佣军,让我看到你们的诚意吧,而不是政治术语,我们的习惯是先签合同拿定金,然后再办事……”打个响指,那边就过来一名黑妞,齐天林毫不客气的挥挥手:“送客!我得玩玩这战刀了!”

十足的军阀作风!

藤原仁史毫不介意的笑着起身,礼貌的鞠躬退下,这种自以为是的家伙当年在军阀割据的华国他们伺候少了?最后捞到好处的还是日本人!

未曾想,齐天林随手用刀鞘挑起自己跟蒂雅住的办公室外面布帘子,迈进去就随手把所谓的宝刀扔一边,掏出一部电话:“阿腾……刚才的对话都听见了吧,我就不多说了,要不是让你听听,我估计现场就能宰了这四十来岁的家伙,看看刀刃会不会卷边,给我拿个结论出来!”原来两名廓尔喀还跟他一起蹲在地上写写画画的时候,瞥见日本人上门的齐天林就索性拨通了麻桦腾的电话,让那边来了个现场直播。

麻桦腾的声音还是斯条慢理:“老板……其实我觉得呢,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国内是有些人不像话,但没有这件事打开个缺口,您还不好把手伸到日本人头上,这样不就名正言顺的和日本人挂上钩了,反正你都是在跟美国人走钢丝,再跟日本人走走也未尝不可,关键就是您打算到底跟日本人走到哪一步。”

齐天林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已经逐渐热闹繁华起来的街道:“哪一步?我肯定是要阴日本人一手的!”

阿腾的回应终于有了选择题:“阴肯定是可以阴,也就是说您跟日本人之间,究竟是打算来场战斗捞一把就收手,还是来场战役,打掉日本人的所谓非洲政策,让他们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当然最高档次就是战略,利用日本人急于寻求能源,急于对外扩张的心理,也应该对您没有那么高看的防范心理,彻底的斩掉他们海外之手!”最后这句话是说得真铿锵!

齐天林听了都来劲:“战略?这个什么仁义忠诚家伙还跟日本国家战略有关联么,我还以为就是个经济层面的事情。”

麻桦腾解释一下:“三井物产是日

本最大的三井财团一部分,多了不说,耳熟能详的索尼、东芝、丰田全都是三井财团的下属子公司,这种大财团模式是日本能够在明治维新和二战以后快速崛起的根本所在,而包括三井财团在内的几家顶尖财团,才是日本的脊梁,可以说对华国的所有侵略行为跟经济扩张,都是这几家大财团的影子,三井财团侧重的就是能源地产经济,另一个著名的三菱财团侧重军工、机械电子,这些上百年的财团说起来都是二战以后成立的,其实都是发动侵华战争的幕后黑手,而现在……这么说吧,你所懊恼的那些不成器的华国高层,其实很多都是被这些财团的经济布局拉下水的,国内非常多关键行业都被日本人渗入,这已经是个不争的事实,要改变,要清理,都有一个过程,我是从战略的高度来看待这个事情,所以之前听到你的愤怒,来得没那么激烈,但你却有这个能力,从华国之外的国际层面,来收拾这些财团的所谓商业行为。”

齐天林沉默了,憋了一会儿才吱声:“阿腾,你这是在老子前面吊了个胡萝卜!”

赶驴呢!